手机上阅读

第五章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陆岩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又渐渐起来,抵在他的腹部上了。他难以置信的看向陈述,觉得再这样下去自己就要被陈述玩坏了。

    “宝宝不想在床上?”陈述支起身,胸肌腹肌随着粗重的呼吸一并起伏。

    “有声音。声音……”太大了。陆岩的话说到一半,才想起来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

    虽然他也半硬了,但是他的体质实在太差,根本经不起陈述的折腾。他想说不要了,可对上陈述那双深邃黑黝的眼眸,他又有点不忍心。

    他当然知道陈述有多喜欢和他做爱,他也很喜欢和陈述肌肤相亲的感觉。

    他微张的口又闭上了,那副无奈的模样多少带着纵容。

    陈述从床上下来,地板很干净,完全可以裸脚踏在上面,可他还是让陆岩穿上拖鞋,以免着凉。

    他从上衣口袋里拿出润滑液,在陆岩不敢置信的目光下把润滑液挤在手上。透明的液体向周围扩散,滴落在地板上。

    上衣口袋里装着润滑液,看来陈述本来也没想放过他。

    陈述拍了拍陆岩的屁股,示意他把住上下铺中间用于攀爬的梯子。陆岩当然知道把住之后自己应该干什么,耳后和脖颈却仍控制不住的泛红。

    他把住梯子,翘起了臀部,好方便陈述做润滑。润滑液带着陈述手指灼热的温度侵入体内,陆岩把臀部挺的更上,弯出诱人的弧度,仿若贡品,把身心都献祭给了自己至高无上的主。

    陈述两指在陆岩体内不断抽插,嘴上的下流话也不停下。

    “好湿啊,宝宝,你里面一紧一缩的夹着我呢。”

    陆岩把头低的不能再低,胳膊无力的攀附着床梯。陈述又往里加了一根手指,模仿着性交的动作一进一出,润滑液的作用被充分发挥,陆岩能感觉到自己后面已经变得湿淋淋的,“咕叽咕叽”的水声刺激着他的耳膜。

    陈述觉得扩张的差不多了,手上的动作却依旧没停下来,甚至比方才更深的插入进陆岩的里面。他慢慢贴近陆岩,把自己的性器往陆岩的臀上撞,肉体和肉体相互碰撞发出的啪啪声和水声混在一起,陆岩整个人都要崩溃了。

    陈述的另外一只手一点点向上滑,弹钢琴一般的触碰过陆岩的背,引来陆岩更急促隐忍的喘息,终于他的手揉捏到陆岩的乳头,那敏感的一点根本经不起挑逗。陆岩的性器在空气中弹跳了一下,顶端的淫液不断冒出滴落,看上去极其诱人。

    “受不了了……唔,陈……啊!”

    陈述揉捏着陆岩乳头的手猛地一重,逼的陆岩叫出声音。

    “乖,宝宝,叫老公。”陈述诱导着陆岩,“叫老公,老公就插进去。”

    陆岩的乳头又痛又痒,因为长时间翘着屁股,他的腰有些发酸。陈述的手指一直在他的里面抽插,却只是抽插。他微微摆动起臀部,想让陈述的手指按到自己发痒的那点,可陈述似乎就是想捉弄他,避开那一点继续抽插。

    陆岩终于忍不住,他微微扭过头去看陈述,眼眸被情欲润的亮晶晶的。

    “老公,嗯…操、操我。”

    陈述脑袋里的那根弦因为陆岩的一句话“突突”猛跳,他揉捏陆岩乳头的那只手变本加厉起来,探进陆岩体内的手指则快速抽了出来。

    “啊……”后穴变得空虚,陆岩忍不住又挺了挺臀部,“唔,老公……进来…”

    陈述那双深邃的眼眸早已酝酿出了狂风暴雨,他把陆岩的屁股打的啪啪作响,声音听上去很大,实则力道掌控的很好——只会让陆岩爽,而不是单纯的疼痛。

    陈述恋恋不舍的松开蹂躏陆岩乳头的手指,一手扶住陆岩的臀,一手把着自己的性器缓缓插了进去。

    陈述之前的润滑做的很好,进去的过程基本畅通无阻。

    “唔,好满,好胀……”陆岩的下体被陈述带动着一晃一晃的,他的手攀着床梯,随着陈述的动作无力摆动。

    陈述先是缓缓抽插,慢慢抽出来又慢慢插进去。后穴的饱胀感,刺激着陆岩的神经。仅仅是这样还不够,他还想要更多……

    “快、唔快点……”

    陈述扶着陆岩臀部的手开始不老实的掐揉起那柔软的一团,陆岩的肤色偏白,那红色的手印清晰的印在他的臀部,陈述感觉到自己那处硬的发疼。他又缓慢抽插了几下,然后把性器从陆岩体内抽了出来。

    陆岩感到后穴一阵空虚,茫然的扭头去看陈述,臀却还乖乖挺翘着。陈述被他的小模样萌的不行,轻拍了下陆岩的屁股,“宝贝乖,先站起来,咱们换个姿势,换个姿势我再操你好不好?把你操哭。”语气像是在哄小孩,说出的话却流氓无比。

    陆岩站起来,陈述让他正对着他,侧着身把住床梯,两腿岔开,一条腿被陈述扶在腰侧。

    这姿势太难受了,自己根本掌握不好平衡,一会儿陈述操进来,他搞不好还会因为顶弄变得无力攀附床梯。陆岩刚想说不行,陈述就操了进来。

    这一回没有丝毫停顿,陈述刚进来就开始强有力的撞击。陆岩被顶弄的措不及防,险些没抓稳床梯。

    “啊!不…哈啊!唔……”陆岩根本来不及准备,那浪叫没有丝毫克制的喊出来,吓得陆岩后穴一阵紧缩。

    “我……艹!宝宝你怎么那么能夹?那么想老公射给你?妈的,你怎么那么紧,夹死我了!”

    陈述更猛的撞击,囊袋打在陆岩的臀部发出“啪啪”的声响。陆岩无力攀附着床梯,摇着头,发出破碎的呻吟。

    “唔,太、太快了,呜…慢……啊!嗯啊……”

    “乖,宝宝,你是不是撑不住了?转过来搂着我的脖子,我把你抱起来操……哦——你夹的好紧,我要被你夹射了。来,乖,让老公操死你,嗯好不好?”

    陆岩顺着陈述的意思松开手,双手紧跟着环绕住陈述的脖子,腿也跟着攀上陈述的腰。

    “操……啊操死我,呜呜……操我,把我操坏,老公……”

    “宝宝好棒,把老公吸的这么紧,是不是想吃老公的精液,老公射给你好不好?射满你的肚子,射到怀上我的孩子!”

    “啊……嗯…操我,怀……嗯啊,老公的孩子,嗯……老公插死我了,我要被操死了……”

    陈述双手托住陆岩的臀,大力的撞击着陆岩,把陆岩向上顶弄。陆岩被操的泪眼朦胧,张着嘴发出无力破碎的呻吟,唾液因为来不及吞咽而亮晶晶的挂在嘴角。

    “唔,老公……啊,快一点好不好,我要受不了了呜……快点射给我……”陆岩被戳弄的上下起伏,手都要环不住陈述的脖子了。他实在受不住,觉得自己要被操坏了,后穴内壁被摩擦的发热发烫,自己从内到外都要烧起来了。

    陈述的胯骨撞击在陆岩的臀部上,连同着囊袋一起,迫使交合的那处发出淫糜的声音。陆岩的臀部都被撞的通红,他却仍不住的挺动着,让自己的阴茎更深的插入对方的体内。

    “宝贝,你里面太棒了!操!好湿。操死你!操死你!”陈述要被陆岩夹射了。陆岩湿润的内壁不断挤压着他的阴茎,像是有呼吸一般的紧缩压榨着他。他又加速抽插了十来下,低吼着射进陆岩体内。

    “啊啊!射进来了!唔……好胀,精液……嗯啊……”陆岩在陈述射进来的同时也射了出来,阴茎顶端流出的淫液全部蹭在了陈述的腹间,那精液也射到了两人的身上。

    陆岩的肚子上、胸上和脸上满是星星点点的白浊,俨然一副被操坏了的模样。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