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30章 我明白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说完就盯着李鑫和的双眼,他似乎是非常纠结的模样,沉默了几分钟都没有回答我的问题,但是我能从他的表情之中感觉到一件事情,李鑫和的心里绝对了解殷柔,哪怕不是真正的一面,但是应该比我知道的多一点吧!

    李鑫和叼着香烟的模样让我的心里格外的不舒服,这是什么跟什么啊,他的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都已经发展到了这个地步还跟我藏着掖着,李鑫和是不是也会算计我?

    忽然间的,我觉得我似乎除了自己的父母之外,好像已经没有什么人可以相信了,而这一刻我从李鑫和的脸上看尽了一些我不想看见的事情,那表情好像是在告诉我:楚天南,只有唐婉流产的孩子是你的,殷柔是一个无法说清楚的女人!

    瞬间,我就掏出电话拨打给那个老中医,我的问题其实非常的简单,以我现在的情况,一击即中的几率是多少,而老中医的回答让我的心里格外的添堵,他说,你本身那个成活率就极低极低,一炮击中的几率就像是你花了两块买了一张彩票一样中了五百万那么难!

    是啊,难!

    老中医的回答让我的心里更加的不舒服了,奇迹出现了一次,那一次是在我跟前妻唐婉的身上,而唐婉一直觉得自己似乎被人迷奸了,从而导致了怀孕,所以自编自导的一出戏!

    而殷柔肚子里的孩子是不是我的,现在似乎无法有一个确定的答案!

    难道还要跟唐婉一样,等到孩子没了或者出生以后才去做亲子鉴定么?

    “李鑫和,你回答我,别跟我装哑巴!”我怒气冲冲的说:“你要是跟我磨磨唧唧发的,我只能说你一句话,滚!”

    “楚天南,你真的不知道殷柔是一个怎样的女人?”李鑫和有点疑惑的看着我。

    殷柔?她到底是怎样的一个女人呢?

    我不知道如何回答李鑫和,而他在我不知道说什么的时候,又说了一件事情:“楚天南,我可以确定通天酒业肯定有故事,而这个故事的开始,也许没有什么,但是最重要的是这个过程,期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我知道!”

    李鑫和知道殷柔的事情,他到底知道多少?

    我将询问的目光看向了李鑫和,等着他的回答,但是李鑫和却没有继续说下去,一口一口的吸着香烟,那模样让我的情绪已经到了即将爆发的边缘。

    “李鑫和!”我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这么一句话,他现在已经想到了自己最后的结局,而他绝对不会在这个时候去诋毁任何一个人,所以我相信他眼中的殷柔跟我眼中的殷柔绝对是两个人,到底哪一个是真的殷柔?

    “还记得唐婉那次宴请同事的时候吧,我想告诉你的是……”李鑫和微微的停顿了一下:“在那之前,其实她已经打给了刘伟,但是刘伟没有出现!”

    我又愣住了,刘伟是刘伟,暂时不提他跟唐婉的关系是什么,不是说了殷柔么,怎么又牵扯到了他?

    在我看向李鑫和的时候,我明白了一件事情,他们几个之间都是环环相扣的关系,每个人的接触都有自己的初衷和目的,而殷柔的目的是什么?

    李鑫和接下来说的话让我有些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了,除了唐婉做的事情之外,先从一个人的身上说起吧,而那个人,我知道么也认识,她就是莫泽玲!

    李鑫和告诉我,莫泽玲虽然是他的情人,但是莫泽玲在圣新地产除了偷窥自己的一举一动之外,更多的还是陈松安排在自己身边的一个眼线,也就是因为莫泽玲的存在,自己才做了后来的事情,同样因为莫泽玲的存在,唐婉才会跟她做出别人觉得变态的事情,而她们两个却觉得很满意的蕾丝边。

    我安静的听着,从李鑫和的口吻来看的话,莫泽玲绝对是一个让我不得不提防的女人,我也有些着急,但是并没有担心什么,即使莫泽玲以及唐婉和刘伟现在在双龙酒店,但是谢子峰现在不是已经去了那里了吗?

    “然后呢,还有什么?”我看着李鑫和非常严肃的问:“你要是有什么知道的事情,或者你知道的事情都告诉我,你现在这样,我真的非常的难受!”

    李鑫和的神色忽然之间就变得有些纠结,至少在我的眼里是这样的,他纠结什么?难道还有什么难以启齿的事情?

    “莫泽玲的事情,你知道了吧?”李鑫和忽然仰头大笑了几声:“我觉得我还是一个很聪明的男人,但是聪明反被聪明误,我就算在牛,我也没有算计过陈松。我的意思是在当初的时候,我根本就没有打算去算计陈松,也就是因为我把他当兄弟,而且是过命的兄弟,我才沦落到了今天的这个地步!”

    我没有说话,此刻的李鑫和是真正的李鑫和,他知道的事情都会毫不犹豫的告诉我!而我现在最关心的只有一件事情:殷柔到底是这怎样的一个女人?

    “除了莫泽玲之外,还有一个人左右了故事的过程和结局!”李鑫和呵呵一笑:“那个人就是……死掉的陈舒!”

    我还是保持了沉默,因为我知道李鑫和在这个时候会将他知道的事情全部都告诉我,包括唐婉,包括陈舒,包括莫泽玲……

    当然,我最关心的也是我最在乎的一件事情,那就是殷柔到底是怎样的一个女人?

    李鑫和又说了很多很多,我都明白了,当他微微停顿的时候,我咳嗽了一声说:“李鑫和,你的故事挺多的,可我现在想知道殷柔到底是怎样的一个女人,牛逼为什么觉得她肚子里的孩子不是我的呢?”

    我说完的是偶,我的心里都有点酸楚,他妈的,不能生孩子怨我吗?这一切还不是写书的八荒给去我的设定吗?

    “提到殷柔,那么我就跟你说点正儿巴八经的事情吧!”李鑫和看了看早就紧锁的房门,停顿了一会说:“我……比你了解殷柔!”

    PS:我真的特别想笑,我从来没有要求过谁订阅以及打赏还有月票,我挺安静的,我只是写完罢了。我只说最后一次,你们爱怎么说就怎么说,我写我的,我从来没有要求你们看,尤其看盗版的!

    手机端阅读:m.yumibook.com 更多更好资源。。。。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