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2章 42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演出正式开始。m.depulinong.com

    第一个上场的是顾临舟和顾安然两兄弟,他们当时选中的是幽灵船房子。而顾安然又是主角,幽灵船长。

    幽灵船长面对着众人,很投入地在打游戏。

    似乎队友不小心送了人头,他怒骂一声,手一挥将桌上的东西全部拂落在地。

    水杯碎裂,血红色的不明液体淌出来,有两个圆溜溜的小球像有生命力似的咕噜咕噜滚到幽灵船长的脚下。

    “咦,怎么掉出来了?好浪费。”幽灵船长弯腰去捡,黏糊糊的红色液体顺着他的指尖滴滴答答。

    而他却毫无所觉似的,凑近了仔细看,又放在鼻端嗅了嗅,最后竟然塞进嘴巴里,慢条斯理地嚼起来。

    嚼食的声音很大,像在口腔里爆浆了似的,黏糊糊的水声啧啧作响。

    幽灵船长吃下了那东西,又伸出带着血色汁水的舌尖舔了舔嘴唇,“唔,很甜,明天再弄两个来。”

    此时一只纯白色的幽灵飘飘荡荡从幽灵船长身边慢慢现身。它没有五官也没有四肢,它抬起头面向众人,原本应该是眼睛的地方慢慢洇出两个红色的血窟窿。

    幽灵船长混不在意地瞥它一眼,像在看一个彻底失去用处的废品。

    “味道还不错,你的使命完成了。”

    幽灵船长用指尖抚着电脑屏幕,点了点几个队友的头像,咧开一个肆意的笑,他雪白的牙齿上还沾着血。

    “这么多猪队友,明天该轮到谁了呢?长着眼睛却不好好用,不如献给我吧。”

    演完了,幽灵掀开从头顶盖到脚面的白布,帅气的顾临舟终于恢复原貌,和幽灵船长顾安然一起鞠躬谢幕。

    兄弟俩信心满满地对视一眼,觉得他们肯定能拿个高分。

    尤其是顾安然刚才吃眼球的那一幕,口腔里嚼食的声音通过扩音器放出来,逼真极了!

    秦知意摸摸手臂上的鸡皮疙瘩,打了个寒噤,“没想到顾安然这么个帅气小伙居然吃眼珠子,还吃得那么香!”

    宋沅咽了口唾沫,往秦知意身后缩了缩,“猪、猪队友就得被杀掉吃眼珠子么……”

    他虽然人菜还瘾大,但罪不至此吧!

    宋沅看了看台上的顾安然,心想以后绝对不要和他组队打游戏,心里阴影太大了。

    导演上台充当主持人,朝台下的小朋友们笑道,“两位哥哥表演得好不好呀,大家愿不愿意把小红花给他们?”

    顾安然颇为自信地半抬起下巴,露出一个自以为很亲切的笑。

    小朋友们原本还能勉强憋住,一看到顾安然笑了,嘴角还有残留的血迹……这下子终于忍不住了,哇一声哭出来。

    “呜呜呜呜这个哥哥吃人眼……”

    “他还说很甜明天还要再吃两个QAQ”

    “我不打游戏不要吃我的眼睛呜呜呜呜……嗝……呜呜呜呜呜!”

    都哭到打嗝了……?

    顾安然的笑容僵住,没料到自己的演技居然这么好,让这些小朋友完全沉浸式体会了一把。

    “是演戏,都是假的,这位哥哥不吃……不吃眼珠子哦,大家别害怕好不好?”

    “伯伯骗人,他刚才明明吃了两个!”

    导演赶紧冲兄弟俩使眼色。

    快点想法子哄啊!

    顾安然反应过来,从兜里掏出来两颗暗红色的小球,除去包装外壳,然后塞进嘴巴里。

    场面顿时凝固了,抽抽搭搭的小朋友们也安静了。

    顾安然松了口气,把嘴巴里的树莓味果冻嚼了嚼咽下去,“看,哥哥又吃了两个,真的不是眼珠子。”

    他话音刚落,神情呆滞的小朋友们仿佛又受到了大惊吓,再次哇哇大哭起来。

    全场一片混乱。

    导演赶紧救场,让工作人员又去拿了一些果冻过来,交给孩子们辨认,再三保证这真的只是果冻。

    在导演的哄劝下,小朋友们终于平静下来,相信了这位哥哥没有吃人眼珠子。

    但被吓到的情绪一时半会儿还无法散去,导致孩子们一见顾安然就扁扁嘴要哭。

    节目组原本打算让孩子们将小红花亲手交给嘉宾,这样一来顾临舟两兄弟算是失策了。

    只有几个年龄大点的孩子上台将小红花给了他们。

    “唉,哥哥下次别演恐怖片了,弟弟妹妹们年龄太小,分不清的。”

    “虽然我不爱看恐怖片,但还是给你们一朵小红花吧,别太难过了,其实你们演得挺好的。”

    顾临舟和顾安然面面相觑欲哭无泪,他们只想着要搞个一鸣惊人的大剧本,但完全忘记了观众全是小孩子,最大的才十来岁。

    有了顾临舟两兄弟的前车之鉴,接下来的两组嘉宾……也并没有好到哪里去。

    沈冰河叔侄的剧本是血族王爵和杀手管家,一个生性嗜血却没有捕食能力,一个明明是人类却为了主人的口腹之欲不惜杀害同类。最后两个角色都被吸血鬼猎手烧死了,连骨头渣子都没剩。

    林荷比沈冰河还认真,她从出道以来演的都是大成本大制作电影,道具精良非常讲究,连异形獠牙上的粘液都稀稀拉拉往下落,逼真得不得了。

    可以预料到,这两组卯足了劲使出浑身解数的演出其实都没拿到多少小红花。

    孩子们虽然不像看第一组表演时哭得那么惨,但也有些排斥,各个皱着小脸,拖着小板凳慢慢往后退,离嘉宾们隔得老远,似乎生怕自己沾到了吸血鬼喝剩下的血和异形獠牙上的粘液。

    有了前三组的对比,秦知意和宋沅一上台,画风突变。

    他们俩为了省钱,服装都是用塑料布裁剪的。

    宋沅个子高,爱运动,少年有力的手臂上隐隐约约可见流畅的肌肉线条,但这并不耽误他穿了一身抹胸黑裙子。

    寸头短发里还别了一只头冠,虽然是用矿泉水瓶剪出来的,但头冠的配色相当讲究,正中央一块粉红色的宝石,旁边都是细碎的圆钻。

    就是不能碰,一碰就染一手颜料。

    秦知意袅袅婷婷地上台,虽然都是塑料布剪成的黑裙子,但明显看着顺眼很多,黑发里别着的小头冠也算得上精致小巧。

    贸然看过去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才是公主。

    宋沅当时也这么想的,所以特地在两人的裙子上做了记号。

    宋沅迈着猫步一摇一扭走向他的继母,背对观众时后背上硕大的两个银色字体闪闪发光

    ——「公主」。

    在看秦知意,她后背上也写了两个字,「王后」。

    还都是用银色水笔写的,在黑色布料上尤为显眼,想忽略都难。

    这戏服和道具真是既潦草又讲究。

    “母亲,你以为这样就能击碎我的意志么?”

    宋沅面露不屑,为了表明他的态度,抱着臂冷哼一声,“我是国王唯一的血脉,你一个区区继后,有什么资格收走我的权柄?”

    按原计划,到这里宋沅该用眼神狠狠地怒视王后了。

    但是台下突如其来爆发出一阵掌声,还伴随着欢呼。

    “好!——”

    抱着毛绒玩具的小朋友们拼命鼓掌,“好耶!演得太好了!”

    “天哪!怎么会这么好看!”

    “哇!我已经迫不及待想继续看下去了!”

    宋沅猝不及防差点NG。

    宋沅清了清嗓子,说台词的同时拼命用眼神示意台下。

    抱着毛绒玩具的小朋友们了然地互相交换了一个眼神,然后安静下来。

    宋沅安心了,继续和秦知意搭戏。

    接下来是秦知意的戏份,她眼波流转之间将跋扈的恶毒继母展现得淋漓尽致。

    “血脉而已,算个什么东西,你以为你有多尊贵么,不过是个身无长处的废物。”

    宋沅面露耻辱,正要反驳,突然台下爆发出一声清脆的叫喊将他打断。

    “太棒了!演得太好了!”

    “天哪!怎么会有如此精妙的演技!”

    “哇塞!我现在是在电影院吗?”

    宋沅和秦知意:……

    过了,孩儿们,戏过了。

    接下来,他们每念一段台词,小朋友们都会在台下一边拼命鼓掌一边吹彩虹屁。

    一开始只是一小波,后来由于感染力实在太强,全场几十个小孩自发变身彩虹屁精和无情的鼓掌机器。

    直播间观众看得迷迷瞪瞪,一头雾水。

    【秦知意演技确实比我想象中好很多,但是这么热烈的捧场我还是第一次见……】

    【小朋友们拍手太用力太投入了,我刚才差点没忍住跟着一起鼓掌。】

    【不对劲家人们,肯定不对劲,合理怀疑又是这母子俩在作妖。】

    【但没发现他们使了什么特殊手段啊……算了,放弃揣测,继续看吧。】

    在几十个小朋友们异常热烈的捧场助威中,宋沅和秦知意完成了他们的表演。

    两人鞠躬谢幕,台下又是一阵经久不衰的掌声。

    同时夹杂着诸如“太感人了我看哭了”“好好看呀还想再看一百遍”等夸张到极点的彩虹屁。

    投票的时候他们当然也收到了很多小红花,数量比前三组嘉宾加起来的几倍都多。

    秦知意这组断层第一。

    在台上充当主持人的导演满脸茫然。

    他看向秦知意和宋沅怀里抱都抱不过来的小红花,不由自主地摸了摸自己光亮的脑门。

    这场面,这派头。

    人气这么高,反响这么好,他这是碰见紫微星了?

    不管了,先继续走流程吧。

    导演回过神来,绽放出一个夸张的笑容,“现在,我宣布,本场文艺汇演大比拼的第一名是——”

    导演将话筒朝向台下的小朋友们。

    小朋友们鼓着掌用力欢呼:“黑珍珠公主和他的继母——”

    尴尬,太尴尬了。

    虽然断层第一,但秦知意和宋沅暗中抠紧了脚趾。

    导演展开任务卡,公布获胜者的奖励。

    “恭喜秦老师,恭喜宋沅小同学,你们的奖励就是在下一期的任务中自动避开错误选择。”

    这确实是个很有用的奖励,比如在盲选房子的时候就可以首先排除最差的那间。

    属于赢在了起跑线上。

    其他三组嘉宾都上来道贺。

    “不错啊小秦,人气这么高,下期记得带带我。”

    秦知意尬笑:“哈哈,没有没有……”

    “沅哥你们剧本很棒诶,小朋友们都很喜欢。”

    宋沅眼神回避:“哪里哪里,运气,都是运气。”

    “哎呀,你们俩太谦虚啦!”

    秦知意和宋沅面面相觑,看到了对方眼中和自己如出一辙的心虚。

    秦知意:“咋整啊,作弊作过头了。”

    “再说一次,这不是作弊,是合法正规的拉票。”宋沅义正辞严道。

    但腰杆还没挺直一秒钟,他就看到了几个小朋友挤眉弄眼递过来的眼神。

    宋沅又把脑袋耷拉下来了。

    “要不咱招了吧?”

    不然他抱着这么多小红花还有奖励,感觉有点烫手。

    秦知意也是这么想的,虽然招了之后不仅奖励要被收回,还可能有惩罚。

    但心虚的滋味儿太难受了,还不如拿倒数第一心里舒服。

    两人耷拉着脑袋,迈着沉重的步伐,走到导演面前。

    秦知意:“那个,有个事儿得跟您说一下……”

    导演微愣,“怎么的?”

    宋沅眼一闭,开始竹筒倒豆子。

    ……

    “事情就是这样的。”说了实话之后秦知意心里好受不少,抱着怀里几十朵小红花依依不舍。

    “好啊!果然有猫腻!”

    导演指指点点,“我说呢,怎么这些小孩一个个都这么热情,感情你俩搁这招水军呢?”

    宋沅:“那还是有点区别的,他们应该是真喜欢。”

    秦知意:“我们只是附加了一点点小外挂。”

    导演噎了一下,觉得头疼,这都录了好几期了,但凡有这母子俩参加,就没有一期的走向是完全在控制当中的。

    一会儿火烧厨房,一会儿钓鱼开挂,现在又收买了一群小水军。

    害群之马!

    自由散漫!

    无组织无纪律!

    导演头疼,觉得要是突然收回奖励直接给他们个倒数第一也不合适。

    看那些小孩子们那么高兴,像自己得了第一名似的,贸然公布结果估计会让孩子们难过。

    导演和其他三组嘉宾商量了一下。

    秦知意和宋沅俩人坐在小板凳上眼巴巴看着,像两只犯错的小鹌鹑。

    温城柳安慰秦知意:“没事儿,下期好好努力。”

    秦知意下巴抵在膝盖上,手指在地上画圈,闷闷地“嗯”了一声。

    宋邺看得直皱眉,节目组怎么回事儿,不就是拉拉票,规则里一开始也没说不能拉票,怎么就要收回奖励了呢。

    就算不拉票,凭前三组那寥寥几朵小红花,他们这组肯定也是第一名,又没占谁的名次,凭什么要接受惩罚。

    宋邺转了转手腕,思索事情还有没有转圜的余地。

    他透过窗户看向室外,院子里停了两辆节目组的大巴车,外观和内里都有些陈旧,估计上一季就在用了。

    也不知道下期录制地点在哪,这个节目的住宿条件也很一般,不知道是不是缺预算,还是赞助商太穷?

    宋邺避开众人去院子里,给高总助打了个电话。

    高总助也来了沂市,不过没跟来福利院,正在节目组宿舍楼里加班工作。

    高总助接电话的速度飞快,“总裁,您放心,十五分钟之内我肯定把这个计划案整理完。”

    宋邺:“节目组赞助商是哪家?”

    “……?”

    话题转移速度未免太快,高总助晃了下神。

    怎么没声?掉线了?

    宋邺皱眉:“喂?”

    高总助猛然回神,凭借着在宋氏集团工作多年淬炼出来的超强记忆力,从脑海中快速搜寻出几家公司的名字。

    “江东食品,浩原乳业,同游旅行网,还有一家外企,是巨树电子科技集团。”

    宋邺:“果然穷。”

    高总助:“啊?”

    *

    “原来是这样。”

    林荷若有所思地看了一眼不远处的秦知意,像恍然大悟似的,淡淡笑了一下,“我还以为小秦他们那组真的有那么高的人气。”

    何彦川小声道:“其实人气确实挺高的,秦老师和阿沅得了第一名,我看那些孩子们都在真心实意为他们高兴。”

    顾安然倒是不在意,挥挥手,“他们剧本确实不错啦,咱们几组虽然也很好,但是不太适合小孩子。就算没拉票,估计他们也是第一名。”

    林荷皱眉:“话是这么说,但到底还是违反规则了。”

    沈冰河:“害,说是违反规则,其实也不算,导演一开始也没说不能拉票啊对不对?”

    这又成他的错了?

    导演无语:“……那几位老师的意思是?”

    沈冰河摆摆手:“第一名还是他们的,那奖励说白了只是个小提示而已,也没必要收回了。”

    林荷却不太同意,“这有点不公平吧?”

    “实在不行就给他们安排个惩罚?”顾临舟出了个主意,“比如打扫福利院之类的。”

    这个提议但是没再遭受反对,林荷也只是蹙了蹙眉,并没有说话。

    导演看大家都没意见,便这么决定了。

    几分钟之后,秦知意和宋沅等来了他们的最终“审判”结果。

    第一名还是他们的,奖励也没被收回。

    只是多了个惩罚。

    打扫福利院而已,其实也算不上什么惩罚,他们来这里的初衷本身就不只是为了演出。

    现在已经是晚上七点钟了,天色慢慢暗下来一点。

    到了福利院孩子们的晚饭时间,后厨的师傅们正在热火朝天地忙碌。

    秦知意跑过去帮忙,把头发挽起来,穿上工作服,戴上口罩,仔仔细细地洗了手。

    他们这次过来不仅带了玩具和学习用品,还有大批的生活物资。

    比如各个尺码的儿童贴身衣物,卫生清洁剂,纸巾和洗漱用品。

    除此之外还有很多生鲜食材,放在福利院的冷库里,足够所有孩子们吃不少时日了。

    秦知意走进后厨,原本师傅们已经做好了她会添乱的准备,没想到她做起饭来像模像样的,对火候和调味都很有成算。

    到了饭点,孩子们乖乖坐在小餐桌旁边等饭吃。

    雪雪没急着吃,缠着厨师阿姨问东问西。

    “哪道是秦姐姐做的呀?”

    她要留着最后吃,一点一点吃。

    福利院人手不够,工作人员通常会身兼数职,比如这位厨师阿姨。

    厨师阿姨给雪雪盛菜,然后点了点雪雪的额头,“小白眼狼,你秦姐姐才刚来就把你的魂儿都吸走了。”

    雪雪笑嘻嘻的,“阿姨别吃醋,你做的菜我也会吃光光的。”

    秦知意却有点不好意思,她只做了葱烧豆腐和酱爆鸡丁,大锅饭一次性要炒大量食材,看着容易但其实很消耗体力,她只做了两道菜手臂就酸得不行。

    除了孩子们在吃饭,嘉宾们也留下来蹭饭。

    几个大人坐在小板凳上,还专门去拣秦知意做的菜来吃。

    雪雪是为了珍惜地留在最后吃,几位嘉宾却是想开她的玩笑。

    小秦细胳膊细腿的,手指嫩得像水葱尖儿,一看就四体不勤五谷不分,还是个豪门太太,厨艺肯定好不到哪去。

    虽然前面也有嘉宾们做菜的环节,但基本上都是大家一起做的,还有一次是厨房被烧了,她也没好好露一手,所以大家都不知道她手艺到底怎样。

    问宋沅?

    宋沅现在大馒头就菜吃得喷香,但这孩子出了名的不挑食,给他一碗白水煮面也能吃得飞起。

    问宋邺?

    这位首富少言寡语,没人敢凑上前搭话。而且从来就没个笑模样,单从表情你都看不出他什么反应。

    问孩子们?

    雪雪没忍住,夹了一块豆腐,还没咽下去就夸张地吹捧:“哇!真的好好吃啊!”

    ……算了,还是亲自尝尝吧。

    原本都做好了吃黑暗料理的心理准备,沈冰河夹了一小块酱爆鸡丁,小心翼翼放入口中。

    突然眼睛就亮了。

    哟,还真的挺好吃,葱烧豆腐也外焦里嫩咸鲜适宜,看来雪雪这孩子这次没夸张。

    别人刚吃到一半,宋沅就把自己餐盘里的菜吃光了,他又不好意思再去盛,感觉像在跟福利院小朋友们抢饭吃。

    宋沅左看看右看看,见秦知意餐盘里还有好多菜,便拖着小板凳往她身边挪啊挪,眨巴着大眼睛拼命暗示。

    秦知意饭量不算大,而且一累就不太想吃饭,餐盘里还剩下三分之二。

    见宋沅眼巴巴地看,秦知意白他一眼,“饭桶。”

    宋沅知道她同意了,欢天喜地就要把她餐盘里的菜拨到自己碗里。

    但不料旁边突然伸过来一只大手,无情地截胡。

    宋沅呆愣愣地看过去,见他爸还是面无表情,但眼神里分明写着寸步不让。

    宋邺沉声:“我也没吃饱。”

    宋沅张了张嘴,下意识看向坐在他和他爸中间的秦知意。

    想到宋沅都吃了两个大馒头了,大晚上吃这么多小心积食。

    秦知意犹豫了下,直接把餐盘推向宋邺,“你都吃了吧,我吃不下。”

    宋邺甚至都没拨菜,直接就着秦知意推过来的餐盘吃。

    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总感觉他向来冷肃的脸上多了一点点几不可查的笑意。

    众嘉宾和节目组工作人员吃瓜的吃瓜,看戏的看戏,嗑cp的嗑cp。

    只有宋沅满脸茫然懵懂,外加掩饰不住的震惊。

    秦知意不是和他一个战壕里的吗,怎么突然就背叛战友,向着他爸了?

    ……

    大家道了别之后,秦知意和父子俩乘坐私人飞机返回帝都。

    宋邺在飞机上拿着笔记本工作。

    秦知意今天累到了,恹恹的,两只小臂又酸又痛。

    她自己揉了揉,感觉没丝毫缓解,便使唤宋沅。

    “儿,来。”

    宋沅:“……你就算使唤黑豆也得说两句好话吧。”

    秦知意颐指气使的,直接把手臂伸过去。

    宋沅憋气,瞎按一通。

    “嘶——”

    秦知意一声痛呼还没完全发出来,宋沅突然觉得脖子一紧。

    ——他被薅住了后衣领,然后整个人被提溜到了一边。

    宋沅:……?

    宋邺取而代之,坐在秦知意身旁,握上了那只□□粉的小臂,掌心稍稍用力,开始按揉。

    短暂的酸痛之后,紧绷的肌肉和筋络放松下来,秦知意舒服地咪起了眼睛,小声哼哼唧唧。

    “唔,再往上一点,胳膊肘那里。”

    “好。”

    机舱宽绰,乘客拢共就只有四个人。

    高总助远远地坐在角落里仿佛已经封闭了五识,宋沅干脆利落地走过去,然后加入他。

    宋沅最后看了一眼秦知意和宋邺,毫不犹豫地戴上眼罩和耳塞。

    呵,这爱情的酸臭味。

    从今以后,他宋沅就是一匹孤狼!

    来自北方的!孤狼!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