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3章 致命爱人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1

    卓然连夜前往宝山寺,他在路上不停的吃着补血剂和各类药品,可是那种虚弱感挥之不去。m.yingyongshudian.com

    它倒不会对卓然产生技能使用上的影响,可是这种跗骨之蛆的感觉在不断提醒他,你被一个弱小的女人给伤了,还被骗的团团转,这简直是人生的耻辱。

    作为工会会长,他还没经历过这么大的挫折。

    他明白,如果不能一雪前耻,他恐怕一生都会留有阴影。卓然的额角都在跳突着疼痛。

    他不会就这么放过厉火,放过卓郁的,这件事一定是卓郁的手笔。

    “队长,你没事吧?刚子去哪了?”后座的队员没有察觉到空气的压抑,一下子激怒了正在气头上的卓然。

    “他妈的,别和我提莫刚,他把咱们的技能和弱点全都告诉了厉火,现在也不知是不是被人假扮了,你们看见他的时候也留点心。”

    卓然这么说,显然是给莫刚判了死刑。

    在这么危险的电影里,失去同伴的支撑,莫刚不会活太久。

    其他队友噤若寒蝉,他们不敢再问钟晓晓和莫刚的事,更不敢触霉头,只能沉默的前往宝山寺。

    卓然也知道自己失态了,他深呼吸了几下,挑挑拣拣将在红花会所发生的事情告诉了队友。

    天翔的人气得不轻。

    “不能就这么放过他们,既然他设局骗你,你也可以把他调走啊!”其中一个脑子比较好的成员怒道:“卓郁是队伍的核心,应该先把他杀了。”

    “你有什么想法?”

    “既然我们能借到宝山寺的势,那也能利用警察……”男人想了想:“虽然有所怀疑,但不管卓郁杀没杀人,都先举报他,让他离开别墅那个魔窟,我们单独一个个对付。”

    卓然眼前一亮:“把卓郁调走,然后再让法师去别墅收割厉鬼。好主意。”

    他感觉自己胸口的憋闷都消散了不少。

    “卓郁,我倒要看看你还有什么本事,这次我要亲自会会你。”

    夜色已逝,宝山寺的油灯一直都没有熄灭,蜡烛燃烧到了天明。

    当清晨的第一缕光照耀在市中心的江河时,平静的江景别墅忽然闯入了不速之客,十几个白衣人践踏着花园中平整的草坪,凶恶的敲打起卓郁的房门,其中不乏接到报案的民警,他们慎重的将手放在了枪套上。

    见迟迟没有人来开,其中一人更是直接砸坏了密码锁,强行撬开了别墅大门。

    卓郁被门口的巨响吵醒,他虚弱的朝着窗外看,那些人却很快来到了他的卧室门口,毫不客气的来到了卓郁的私人空间。

    别墅里阴冷阴冷的,那些身着防护服的白衣人没有看见,他们的头顶上正有一个厉鬼在蹙眉。

    “这么大动静,我还以为是谁来了。”

    卓郁慢悠悠的穿上衣服,看着领头人笑了起来:“是你啊,怎么,你不是前两天还要我回家相亲去吗?现在又是闹得哪一出?”

    来人正是卓然。

    卓然在红花会所丢尽了脸,他本来已经不想再和厉火有任何正面冲突,但是他的队友提出了一个非常好的计划,那就是利用电影中的本土势力来对付卓郁。

    卓然在落败之后就调查过,附体在林安齐和钟晓晓身上的鬼怪就是厉火工会的成员,而接着查下去,就有了更惊人的发现,这两个人几天前就死了,而死前唯一接触过的人就是卓郁。

    所以,他决定听队友的,来一招驱虎吞狼。

    他在电影里报警了。

    卓然不仅联系了警方,还呼叫了本地最大的私立精神病院,他塞了不少钱,势必要先把卓郁弄进去,既然卓郁不仁,想要先除掉他这个工会会长,那就别怪他也使用同样的招数了。

    卓然露出了假惺惺的笑容:“弟弟,我来看你了,千万别害怕。”

    在见到卓郁前,卓然还在想,这鼎鼎大名的残疾会长是个什么高大俊朗的男人,才会让粉丝那么疯狂,但见了才知道,卓郁和他想象的样子完全不一样。

    卓郁很年轻,看起来才刚刚毕业,他的身体看得出锻炼过的痕迹,一层薄薄的肌肉线条分明,又不会太过,加上那白皙至极的皮肤,让人恨不得掐上一把。

    而那张脸,则是真的精致优越,一双漂亮的杏眼下藏着些许憔悴,略微瘦削的感觉让他充满了易碎感,却又让人忍不住将他弄得更加破碎,很能引起别人内心的施虐欲。

    卓然一下子理解了他为什么女粉那么多,因为看着卓郁的脸,恐怕就是一场视觉享受。

    他下意识的咽了下喉咙,将视线移到别处去,发现了卓郁身上还有不少噬咬的红痕,脖颈腰侧尤为严重,也不知道是发生了什么。

    卓然竟然不敢再看。

    卓郁拢了拢衣服,在心里叹了声气,昨天那只疯狗又发疯,咬了他好几口,别是让人误会了吧。

    卓然在心里重复了三四遍自己是来复仇的,才将目光再次落在“弟弟”身上。

    他要先解决唯一的活人,然后再让大师去对付那三个鬼。

    卓然环视了一圈帮手,足有二十人,他心下稍安,那点对BOSS的恐惧也被抛之脑后。他知道江星宇肯定就在别墅里,但是,这么多人还是白天,他能怎么样?更别说自己还带着大师的御守。

    他赢定了。

    饶是卓郁,也对卓然这冒进的一招感到惊讶。

    这人还真有胆子来啊。

    “小郁,不要执迷不悟,你的爱人已经死了,无论你做什么都挽回不了他了。”卓然演技也不错,他像个马上就要潸然泪下的好哥哥:“走,我们接受警方调查,然后好好在疗养院里治病。你只是病了,你不是有意的。”

    而警方就没那么好说话了。

    警长直接拿出死者的照片,询问道:“这两人与你有关吗?”

    卓郁看着罗木生和柳静云的生前样貌,有些头疼的揉了揉额角:“在此之前,您能出示一下搜查令吗?”

    警长一愣,但还是拿出了证件。

    “这样啊,我说我完全不知道怎么回事,估计你们也不相信。”卓郁耸耸肩,主动递上白皙的手腕:“走吧,我接受调查,有什么事情警局里说。”

    诶,等等。

    卓然不知道他这个便宜弟弟是玩的哪一出,他怎么这么配合?

    卓然忽然明白过来,世界上还有哪里能比警局更安全,只要去了警局,他就很难在警方的眼皮子底下对卓郁动手了,这个老奸巨猾的家伙。

    “不,警官先生,拜托您先不要带走我的弟弟,我说过他爱人死后他的精神就出了一些问题,在审讯之前,我申请先带他去精神病院鉴定。”

    他双目坚定,好像害怕极了警方现在就要给他定罪,而警长也见多了这种富人,出了什么问题就要去医疗鉴定,非要坚定出个精神病来逃罪。

    但是,这是合情合理的,他们无法阻止。

    “把嫌疑人带上车,我们亲自送他去。”警长看了看身边的那些白衣人,他们都是私立精神病院的安保,像极了要抢人的样子,果然,掺和上有钱人的案子就是会变得很麻烦。

    卓郁伸了个懒腰,将最后一颗扣子扣好,他指了指不远处的轮椅,对此没有异议。

    而隐匿着的江星宇,却是要绷不住自己的戾气了,这些人要在他眼皮子底下把卓郁带走,无法容忍!

    窗帘忽然无风自动,窗子吱嘎吱嘎的叫了起来,连头顶的点灯都像电压不稳一样忽明忽暗,火花四溅,所有人都被别墅内的异状吓了一跳。

    不少小摆件从桌子上掉了下来,那咚咚的声音好像砸在众人心上,一种诡异感油然而生。

    “好了,你就让我去吧,我好久没出过门了。”卓郁冲着床边,像是自言自语:“你要乖乖的,等我回来。”

    他的这番话,似乎坐实了他是个精神分裂的患者。

    可别墅刚刚的异状又不像作假,警察们心里也有点发毛了。

    所幸的是,卓郁非常顺从的跟着白衣人走了,没有反抗执法。

    【工会频道】

    【卓然:我见到厉火的人了,计划顺利的让我有点心慌。】

    【李文强:这说明有用!等到了精神病院,看我们怎么教训他。】

    【卓然:也许是我多心了。】

    【卓然:不要动他,把他留给我,我要亲自折磨卓郁,让观众们看看谁才配得上成为赢家!】

    被羞辱的愤恨再度涌上心头,看着被关进警车的卓郁,卓然痛快了许多。

    他也不想在这个晦气的地方久留,开着车子跟随车队离开了市中心,前往C市私立精神病院。

    另一头的宝山寺,也紧跟着展开了行动。

    昨天夜里,卓然紧急找了住持一趟,这打扮古怪的大师做出担保,一定会派出座下弟子前去收服厉鬼,眼下正是时候。

    不管是社会层面,还是玄学层面,卓然都为厉火设下了层层阻碍,这是他的复仇。

    “飞鸟,绳树,退治的任务就交给你们二人了。”大师闭着眼,默默把玩着数珠:“卓然施主已经将活人带走了,别墅中的三只厉鬼就是你们的目标,不要丢宝山寺的脸。”

    两个拥有多年经验的弟子点头,自信满满道:“放心吧师父,我们心中有数。”

    不就是鬼吗?作为C市屹立不倒的长青寺庙,他们身为大弟子也都是有本事的,不会被轻易吓到,更何况那是师父看上的东西,只要捉回寺庙,他们的地位一定会提高的,说不定还会成为下一任住持的候选者。

    两人不仅自信,也各怀鬼胎,背上行囊便朝着市中心进发了。

    2

    【工会频道】

    【柳静云:队长,你为什么要跟卓然走?他明显是想让你落单,然后单独对付你。】

    【卓郁:不慌,小场面。我不怕他来,我怕的是他不来。】

    【罗木生:你又有什么鬼点子?】

    【卓郁:是他说的,精神病伤人不犯法。】

    【罗木生:……我好像知道你要做什么了。你一个人能行吗?】

    【卓郁:问题不大。】

    躲在阁楼的柳静云两人,听着楼下警方搜查完毕,拉上封锁警示带的声音,不由得轻叹一声。

    天翔工会,果然是在作大死吧?

    别墅里不断传来东西炸裂的声音。

    柳静云不想下去触霉头,BOSS看样子非常生气,连别墅里的气压都低了很多,作为厉鬼,她能感知到江星宇的能力之强,只要他想,这些警察和白衣人会像是走进失落世界一般,再也离不开这栋别墅。他完全能把他们带入异空间。

    但是,卓郁想走。

    这让江星宇暴躁的同时,又不得不承认,也许离开他一段时间确实是正确的选择,因为卓郁的身体快撑不下去了。

    天天被三个厉鬼所浸染,卓郁怕是命不久矣。

    江星宇既期待卓郁的死亡,又不想让他随随便便的死去,连柳静云都能感受到江星宇的纠结。

    “有人来了。”罗木生忽然道。

    “还是警察?又来取证吗?”

    “不……”罗木生皱了下鼻子:“讨厌的味道,像是道士法师一类的,我闻到香灰味儿了。”

    飞鸟绳树两人,按照师父的吩咐来到了市中心的江景别墅,一踏进这里,两人就感受到了浓浓的怨气与戾气,这种令人发毛的感觉证明,里面确实存在着不干净的东西。

    “这种气息很古怪,那鬼是叫江星宇吧。”飞鸟有点紧张的取出白纸黑字的符箓,在自己面前晃了几下,驱散晦气,“上次遇见的,被虐杀致死的女鬼也没有这么重的怨气啊?”

    绳树道:“人和人是不一样的,也许江星宇有特殊的体质,不然师父也不会看上他了。”

    “说得对。”

    两人将手指比在身前画了五芒星,然后将符箓沿着外墙贴了一圈,这不是中国本土总结的黄色符箓,而是日本神道教的符咒,对付这种被一手制造出来的怨鬼相当有效。

    他们要做的,就是先把厉鬼困在此世空间,让他无法逃脱。

    只要困住了厉鬼,那么接下来的行动就会方便很多。

    两人一边贴符咒,一边朝着出入口撒盐。

    然而,一滴豆大的水珠砸在绳树的手上,他朝着天空望去,发现不知何时,原本晴朗的天竟然阴云密布。轰隆隆的雷声响起,雨点很快密集起来,噼里啪啦的打在大地上,远处的雨雾像是下冒了烟。

    这是一场超出预料的骤雨。

    突如其来的大雨直接把符箓冲刷下去,那些贴的牢固的也遭了殃,墨字被水晕开,看不清写的是什么了。

    “倒霉!!”飞鸟大喊,“我们快躲雨,再浇下去,一整个背包的东西都没用了。”

    他们的法器都写满了符箓,如果遇了水,怕是不能成事。

    可是这别墅区空旷极了,远处只有一条汹涌的江,他们唯一能避雨的就只有别墅本身了。

    两人对望一眼,决定进入虎穴,一个厉鬼而已,还不至于让他们就此遁走,师父说过,不能丢宝山寺的脸。

    他们推门进入,而那些半开的窗户,飞散的窗帘,全都在发出萧瑟的啸叫,被拆掉锁头的大门黑洞洞的,像是一张巨口,正等待猎物的进入。

    另一头,阳光明媚的市郊精神病院,卓郁已经被好几个心理医生和精神科的主任轮番“审问”,哪怕他没病,也要被问出病来了,卓郁看他们这敬业的架势,也不知是收了卓然多少钱。

    几个专家讨论了一番,说三天后才能得出详细的结论,在结论出来之前,警方可以暂时把病人交给院方。

    卓郁被护士推着轮椅送进了病房,而那病房一看就来者不善,虽然整洁干净,但那理疗床板上,竟然设有拘束带,是防止精神病人逃脱的常用手段。

    他不是还没被下定论呢吗。

    “……”卓郁默然的看着拘束带,知道等下肯定会有危险,他对一直跟在他身后的另一位队长道:“你想玩捆绑?”

    卓然没搭茬,他心里总是隐隐不安,看着卓郁被顺从的捆了起来,他居然有点做梦一般的不切实际感。

    这人不会也是别人假扮的吧,他真的是卓郁吗?

    厉火的会长,这么容易就被他抓起来了?

    “麻烦大家了,我想和我弟弟说两句话。”卓然此话一出,护工们就自觉了离开了这个房间。

    “我说,你这么配合,不会想着你的情人能来救你吧?”卓然脸上为弟弟的担忧已经消失不见,他拿起一个苹果,慢慢的削起了皮:“你的算盘打错了,这个房间有宝山寺给我的镇物,鬼怪进不来的。我已经吃过一次亏,同样的亏不会吃第二次了。”

    卓郁沉默着,他忽然变了脸,好像一个故作坚强的人终于来到了安全之所,整个人的思绪都松弛了。

    “不……”卓郁露出了一个虚弱的微笑:“其实我该谢谢你。”

    卓然狐疑的看着他,谢谢?

    “谢谢你把我救出来。”

    卓郁侧过脸,碎发将他憔悴的脸颊遮挡大半:“不管你信不信,你都误会我了。”

    【兽心手牌技能,“取信于人”已发动。】

    【演员卓然,已被命中。】

    3

    卓然忽然一愣,他看着卓郁脆弱的表情,感觉确实有隐情。

    “说出来听听。”

    “我无意与天翔工会为敌,在片场里,敌人永远都是那些怪物,哪怕系统要我们进行对抗增加观赏性,我也觉得,我们应该是互相帮助的存在,而不该互相残杀。”

    “……所以呢。”卓然皱眉,等他继续说下去。

    “我的两个队友,并不是在我的授意之下攻击你的,从进入电影开始,他们就已经不受我管辖了。”卓郁长叹一声,“他们被这部影片的BOSS收押,成为了伥鬼,帮助江星宇一起将我困在别墅里。”

    “什么?”卓然没想到事情会是这个走向,等等,不要轻易相信对方,这里是片场,

    卓然攥紧拳头让自己保持清醒,他听说过卓郁的头脑很好,这很有可能是对方的骗局。

    卓郁苦笑:“我知道你不会相信我,而且信我也没有什么意义,我只是想感谢你而已,如果你没有叫人把我带出来,我一个没法自己行走的人,真的无法脱身。我迟早会被BOSS弄死。”

    卓然一下子想到了对方身上的红痕,对了,卓郁的身份是BOSS的男友,难不成……

    卓然的眼神复杂起来,他握在身后的刀也松懈了许多,如果是这样,那卓郁还真挺难的,不会有正常人被鬼给办了,还要和鬼一伙吧?更何况卓郁可是个男人,这对男人来说真的是奇耻大辱。

    “你是想让我同情你吗?”卓然眯了眯眼睛:“即便如此,我也不会手软。”

    这是海选赛,他要赢得比赛,才能拥有更多的拥趸,而卓郁是他成功路上的绊脚石。

    卓然坐到他身边,一下子捏住卓郁的脸颊,两人一个强壮,一个羸弱,看起来毫无悬念。

    “卓郁,你的鼎鼎大名原来不过如此,怎么说,还有点失望。”

    “观众们,我知道你们能看见。”卓然冷哼一声,抬起卓郁的下巴,将他的脆弱暴露在大庭广众之下:“酒吧里有悬赏板,现在卓郁在我手里,你们应该知道玩法吧?”

    酒吧里的悬赏榜,就是为了这种时刻建立的。

    很快,系统就发出了连续不断的提示。

    【演员卓然,接到悬赏“请把卓郁放走,郁粉害怕!”,奖金500点。】

    【演员卓然,接到悬赏“杀了他,看他不爽很久了,接我的。”奖金1000点。】

    【演员卓然,接到悬赏“好久没看血浆片了,会虐杀吗?”奖金1500点。】

    卓然一目十行的看着海量涌入的悬赏,知道这场片子一定在热门区前三,不然不会有如此高的关注度。

    而且这些任务大部分都及其冷血,观众们被关押太久了,已经被这个可怕的世界所异化,他们最大的乐子就是看演员受苦。

    卓然在挑选赏金最高的任务,哪怕是虐杀,他也能为了火点痛下杀手。

    但是,当他看到其中一个的时候,不由得愣了一下。

    【演员卓然,接到悬赏“上他,我想看他哭着求饶。”奖金5000点。】

    卓然瞳孔地震,这能播吗?果然不能低估了观众的恶劣程度。

    而且五千点?只有通关最高难度或者达成S级才会有这么多的火焰点数吧,这对他来说绝对是一笔巨款。

    但是……

    卓然看着漂亮但憔悴的“弟弟”,卓郁似乎被厉鬼折磨了太久,对一切都什么反抗意识了。

    他上上下下的用目光描摹着这个可以称得上漂亮的男人,感觉也不是不行,那可是五千点,即使没有那五千点,也不亏。

    卓然的目光带上了一丝变化。

    他现在对卓郁没有那么警惕了,他相信卓郁说的都是真的,这么看来,网上吵得那么凶也不奇怪,卓郁就是个残废的小白脸,靠他的好皮囊吸引了那么多的观众和粉丝,在真正的实力面前,美貌只是被掠夺的资源罢了。

    这种没有实力却长得好看的,只能依附在强者身下。

    他早就打点过医院把监控关闭,如今他做什么,也不会有人发现。

    “反正你也被BOSS看上了,再多我一个也不会崩溃吧。”

    卓然本就不是什么有道德感的人,他扼住身下人的脖颈,看着他因为缺氧而湿润的眼神,还有已经开始泛红的脸颊,还有微张的、形状姣好的唇,卓然感觉自己头一次对同性兴奋起来了。

    因为眼前的这一幕,真算得上美景了,江星宇可真是好福气。

    “你要……做什么……”卓郁费力道。

    “这不是很显而易见吗?”卓然拍了拍卓郁的脸颊:“不要怪我,要怪就怪那个悬赏的观众吧。”

    卓郁像是认命了:“也罢,就当是你救我出来的报酬吧。”

    看着默许的敌人,卓然感觉自己最后一丝道德底线也消失了。

    “不过,”卓郁猛地看向卓然已经沾染赤色的眼眸,“我不喜欢人类形态呢,你变个狼人吧。”

    卓然上了头,他已经忘记思考卓郁为什么知道自己拥有狼人血统,他被那黑沉沉的目光一望,好像被看进了心里一样,下意识的就开启了狼人化。

    一头毛茸茸的巨狼伏在理疗床上,头顶尖尖的耳朵正因为激动而不停抖动。

    狼人拱在卓郁的脖颈处,就在他要进一步行动的时候,忽然感觉胸口传来一阵剧痛。

    他不敢置信的低下头,脑中的激情瞬间冷却下来,卓然只见到洞穿了自己胸口的龙爪,那沾染的鲜血的鳞片,此时就像卓郁的微笑一样邪恶。

    “哎呀,我们的观众还真是恶趣味呢。”

    卓郁用另一边的翼爪随意撕破束缚带,摆脱了理疗床的控制,他飞扑下去,一爪子将卓然惯在墙壁上,脸上的柔弱和认命消退的一干二净。

    “蠢东西,骗你几句还真信了。”卓郁笑意盈盈的看向虚空:“亲爱的观众们,演员卓然大概是没办法给你们提供满意的剧情了,不过我还算有档期呢。”

    很快,海量的悬赏也涌入了卓郁的系统。

    【演员卓郁,接到悬赏“冲啊啊,杀了这个恶心人的东西!”1000点。】

    【演员卓郁,接到悬赏“差点恶心死我,宰了他。”2000点。】

    【演员卓郁,接到悬赏“其实挺刺激的,要不你们把事办完吧,我想看。”5000点。】

    卓郁挑眉,总感觉有些观众对自己的关注点有些歪呢。

    就在他一条一条看下去的时候,令人更加震撼的悬赏出现了。

    【演员卓郁,接到悬赏“……把他带去别墅。”10000点。】

    卓郁一愣,他没看错吧,一万点?真的有观众这么富有吗?而且随便打赏就是一万?

    他稍微有点心动了。

    不过,卓郁有自己的计划。

    他看向口中溢出鲜血的卓然,笑道:“亲爱的,我真的是在骗你,我很喜欢江星宇,所以你出局了。不过,我让你变成狼人是在留你一命,你该感激我,不然你当场就死掉了。”

    卓郁当然知道自己一对一和卓然打根本没有胜算,他的武力值只有“龙之翼”这一个技能,根本不敌卓然。

    可是随便聊几句,岔开他的戒心,消除他的防备,然后一击毙命还是可以做到的。

    但卓郁并不想杀了他。

    锋利的龙爪从卓然的胸口抽回,卓然瞬间呕出大口的鲜血,他的胸腔被穿透,这样的伤势,即使是自愈能力再强,也活不下去了。

    他的大脑清醒下来,对卓郁这个人简直恐惧到了极点,同时,那种隐隐的不对劲也被戳破,他对卓郁的失望一下子转化成了其他情绪。

    这是个疯子,骗子!

    这就是卓郁吗?这就是让星火论坛掀起腥风血雨的演员吗?

    卓然的狼眸深深凝视着对手。

    卓郁只是冲他微笑,然后从格子空间取出了至今还未用过的道具“阿斯克勒庇俄斯之杖”。

    “我知道你很想活下去,你心有不甘,你还有很多抱负没来得及施展。”

    缠绕在权杖上的长锦蛇嘶嘶吐着芯子,总是想试探着咬伤卓然一口,卓郁将这条调皮的蛇拨开,然后施展了它最基础的——愈合术。

    没有华丽的效果,这权杖仅是轻轻一挥,那巨大的破洞就在飞速愈合。

    “给你介绍一下,这个权杖的治愈力是和精神力成正比的,所以我可以让你活下来。”卓郁点了点自己的太阳穴:“我对精神力还是挺自傲的。”

    “你……为什么……要救我。”

    卓然看着面庞染血的敌人,卓郁苍白的唇上被溅射到了他的狼血,像是一张白纸染上了颜色,叫人移不开目光。

    “别着急,等我说完。”卓郁语调轻快,但里面饱含恶意:“这个权杖的缺点就是,如果使用者死了,我指的是真正意义上的回归火种源,那你的伤势会瞬间恢复原状,你依旧会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