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51章 晋江文学城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信阳没想到会听到这样的答案,转头一想这答案也的确是路北能够想出来的,他放下茶杯翻身上了窗台,跳上屋檐时临走前抛下一句话,“走时再叫我。m.jingyueshu.com”

    “哎,师兄你慢慢休息!”

    路北送走这位爬上屋檐睡觉的师兄,一个人一边吃着花生仁一边将手机掏出来,一本正经的跟直播间内的观众解释,“一会的场面可能有点血腥跟失控,为了各位的身心健康直播我就先关闭了。”

    说完也不等观众同意,路北就麻利的将直播关掉,手机重新切换成录音功能。

    开玩笑,他招摇撞骗对付碰瓷的仙侠界无赖画面,怎么能够让直播间内的观众瞧见。

    他又不傻,他爸妈还在里头一直盯着他呢。

    万一太过分了,回头还怎么补救在他爸妈跟观众心目中纯真少年的形象。

    虽然他的形象可能在观众面前已经保不住了,但是只要大伙没当面瞧见他作恶,他就可以掩耳盗铃当成什么都没发生过。

    将手机重新放回腰带内的人,坐姿端正态度光明磊落。

    等王西林带着王逑他们赶到会客楼,推开二楼包间大门时就看到寺内那道背光的身影,阳光从肩头洒落照着那清秀的薄背上,一身普通的常服将腰身勾勒的细而不弱,王西林只一眼就下意识咽了咽口水。

    他见过会风城内无数青楼美人,光是看一个人的背影姿态就知道对方正面长什么模样。

    这位想要跟他结交还送他丹药的修仙者,肯定是个美人!

    路北听到脚步声从身后传来,嘴里一边往外跟豌豆射手似的吐着花生壳,一边歪斜着脑袋转过来看向来人。

    第一眼,他先看到了这位王家少爷那弯曲下垂的肩膀,然后是那张比雪还白还渗人的嘴唇,也不知道在上面涂抹了几斤面粉,接着是那双不停往他身上打量的眼珠子,仓鼠转轮的动作都没他眼珠子转的快。

    让路北一度怀疑这家伙看的不是自己,而是某个长得特殊的大转盘。

    “你就是那个被温家打的王家少爷?吃花生不?”路北将手心里刚才没吃完的花生仁递过去。

    王西林有些失望的看着他脸上的面具,不过光凭着那露出来的眼睛跟下巴他也敢对天发誓,这个人绝对不是一个骗子!

    瞧瞧那只抓着花生仁过来的手掌,细皮嫩肉的一看就是从小锦衣玉食从来没吃过苦头的人。

    就是这个头发怎么回事?

    王西林脸上扬起虚伪的笑容,迈步向前接住路北递过来的花生仁,“吃吃吃,我也喜欢吃花生仁,没想到世上还会有园仙长这样热心助人的人。”

    他拉开路北身侧的椅子坐下,低头就瞧见这一桌子上摆满了会客楼的招牌点心,就这么一桌子的食物没个几十枚中等灵石都拿不下来。

    “我就是路过听到你家小厮说的话,一听就上头气的不行!”

    路北将桌子上不问师兄喝的茶杯挪到自己这边,示意一旁的王逑再去要一壶茶跟干净的碗筷过来。

    等王逑有眼色的提着茶壶出门后,路北当场拉着凳子凑近了王西林,鬼鬼祟祟问他,“我听路边的人说,你不但让温家的人赔偿你两千枚灵石,还要那温家的小女儿嫁给你?”

    “这也是王逑他们说的?”王西林瞧见他一上来就问这个问题,下意识警惕起来。

    路北一脸玩味的笑容,猥琐的推了推他胳膊,冲着他眨了眨黑眸笑道,“这还用你家小厮讲?我刚才坐在这里喝茶都听说了这件事情,我听完就有点不太懂,你要灵石我能够理解,可那温家小女儿不才十二三岁嘛?你这都想娶,肯定是因为她长得漂亮吧。”

    他说这话时,将一个沉迷女色的纨绔垃圾人物表演的入木三分。

    路北是什么人?他老妈怀孕没生他之前就是娱乐圈当红花旦,拍戏拿奖拿到手软,在这样的演绎家庭他从出生就跟着周百灵出入各大剧组。

    不知道多少剧本被他啃坏了边角,在剧组内看着一个个和蔼可亲的叔叔阿姨站在台下,下一秒就横眉竖眼妖气三分在镜头面前又哭又深情的谈着各种纸上的爱情。

    场务一声卡。

    这帮叔叔阿姨们就会立马收起所有大起大落的表情,又面容温柔的出现在他的面前揉着他的脑袋说“路路真乖,阿姨请你吃零食好不好?”

    人生如戏,全靠演绎。

    他脸上的猥琐跟那种混迹红尘中的老油条没有半分区别,仿佛让王西林看着一个仙气飘飘的人瞬间变得跟他一样上不了台面。

    王西林又是失望又是激动的苍蝇搓手手,“园兄这就不懂了吧,小也有小的好处,你不知道那温家小女儿长得有多漂亮!那样一朵鲜花不现在就采摘回来,回头被人给摘了那我这辈子都良心不甘!”

    他本来从医馆内醒过来时,也只是想要讹一笔钱将当这事结束了。

    那天深夜他在路口吃宵夜之前,先在秦云楼内喝了几个时辰的花酒,还吃了不少乱七八糟的东西。

    出了事情后他肯定不能怪秦云楼内的姑娘们,但是这个事情总要有那么一个人让他出一会气才行。

    因此就让人拿了家伙去砸了那老头的摊子。

    当时他就坐在不远处的马车内,吃着橘子看着那老头被王逑他们打的倒在地上哀嚎时,从后面帘子里头钻出来一个小丫头片子。

    那小丫头片子长相漂亮的让王西林当场就想冲下马车将人给抢回家去,要不是他当时身体还没彻底好,根本就不会给温家拖到现在。

    “所以你要两千枚灵石,打的就是他家给不起就只能给你人?”路北听得眼睛都气红了,不怀好意的一只手碰了碰腰带内还在录音的手机,强忍着恶心跟他继续交谈下去。

    “人我要,灵石我也要。”

    王西林的无耻让屋檐上方正在闭目睡觉的信阳,几次本命剑暴动的要主动冲下去,弄死那小子。

    “不过我听你家小厮说你这段时间一直卧病在床,而且我看王兄这张脸的确面容不太对劲,这个时候你要大张旗鼓的娶一个十三岁的小姑娘,不会有人私下议论你不行吗?”路北话题一转,掏出自己的储物袋当着他的面在里头翻找起来。

    王西林瞥见那只有修仙者才有的储物袋,那袋子上的花纹跟布料一看就是不凡,而且在这位园仙长捞取物品时,他还瞧见了几件黑色的衣服。

    没看出是什么门派的服装,倒是路北将那玉颜膏的瓶子掏出来前,用手折了一下那被拉扯出来的衣服袖子。

    袖子手腕处绣着一圈银白色长剑的图案映入王西林的眼中,还不等他细看那衣服就被路北弄进储物袋内,袋子口一收重新放入袖中放好。

    “这个丹药是我出门前,我爹给我保命用的,我看王兄脸色这么差又被那温家人害的躺在床上多日,看在我们有缘的份上打算送你。”

    他拿着玉瓶往前递了递,在王西林张开双手要接住前又猛地将玉瓶收了回来,正色问他,“等一下,王兄你还没回答我刚才的问题呢?你是不是不行啊?这个药不行的话吃下去会有奇效,要是行的话就药效打折不少。”

    王西林两只手并拢着往前做捧状,眼珠子都快要黏到那玉瓶上却还没忘记自己男人的尊严。

    “我当然行!秦云楼我三天两头都去,那里的花娘哪个没被我睡过?她们都说我行!”

    “可你要娶温家那十三岁的小丫头片子这件事情吧,我不太看好。”路北打开玉颜膏的瓶子,快速在王西林鼻子下面让他闻闻里头剩余的药味。

    玉池镇的老大夫人虽然爱财,但是这药膏制作的水平是真的不错,药膏用完后还被他灌了几次清水,就这样里头一打开还飘出一股淡淡的药香味。

    王西林用力吸了几口那玉瓶内的药香,恨不得现在就将那东西拿到手却还要跟路北继续周旋下去。

    “为什么不太好?小丫头片子脾气再倔娶回去饿上三天三夜,保证她比猫都乖巧。”

    “在我们老家老男人娶娇妻,那通常是下半身的能力不行容易被人拆穿他不行的能力,年龄小一点的就什么都不懂,哪怕你阳痿她也不知道,随便糊弄糊弄就过去了。”这可不是路北瞎说,这是他在地球玩手机时从微聊上看到的公众号话题。

    别问他一个学生为什么会添加这么奇怪的公众号。

    问就是在地铁上手欠接了旁人递过来的口罩,然后对方就举着手机要求他扫码添加关注。

    王西林被这个话题弄的,都忍不住将目光从那玉瓶上移开,看向路北脸上那小猫一样的面具,一时间脑子乱糟糟的,半响才回过神来,“这话好像说的也对,老夫少妻除了因为对方长得漂亮之外,还就是图她什么都不懂!”

    “所以你阳痿吗?”

    路北真诚问他。

    会客楼的二楼包间内,半个小时后从温家出来的风无镜抱着木剑,冷着一张脸站在这房间内看着路北捣鼓的动静。

    他前脚送走王西林后,后脚就将手机掏出来把那一段录音内容重新做了一个剪辑。

    把所有多余的废话跟套路全部去掉,就留下了简单几句。

    将风无镜叫过来,是因为屋檐上的不问师兄在听到他的最新提议后,那把本命剑闪着寒光直接贴到了他的睫毛上,重若千斤的威压让路北毫不犹豫的选择了换个人选。

    这个人选,就是眼前的风无镜。

    “我怎么做?”风无镜面无表情的询问自己的任务。

    路北将手机音量调成最大的,然后再从自己那些还没用过的面具中,重新挑出一只小猪的面具递给风无镜换上。

    “一会你记住这个房间内,你就是王西林,然后什么都不要说也不要听,我让你打开门冲出去的时候你就冲,冲到街尾换一个面具就可以了。”

    这任务听着很简单啊,风无镜不懂那位师兄为什么坚决不同意。

    他将小猪面具戴上,抱着自己的木剑超酷的站在二楼包间门后,等着路北发号施令。

    紧跟着……风无镜在这个房间内听到了另外一个人的说话声音。

    而且这个声音大到整个会客楼的二楼前后左右,包间内的客人全部都听到。

    只听见一道响彻云霄的声音从包间内传来,“我不阳痿!”

    这一声呐喊,凭着短短四个字就吸引了会客楼二楼所有的客人。

    无数喝茶聊天的凡人,修仙者都忍不住的轻轻放下茶杯,放下筷子竖耳倾听起下文来。

    紧跟着他们就听到了另外一道男人说话的声音,那嗓音里带着无奈的开口道:“王西林,你不阳痿你为什么要娶一个才十三岁的小丫头片子?你不就是因为阳痿不想被外人知道,所以才故意娶一个年龄小不懂事的小丫头片子,想要糊弄住旁人吗?”

    这话说的字字在理,凌云洲的寻常人家闺女大多在十六到十八岁左右出嫁,这十三岁的小丫头那还是一个孩子呢。

    正常人怎么会娶一个这样小的孩子?

    “我我……我……”之前喊着不阳痿的那男人声音再一次的响起,他支支吾吾了半天不肯说答案。

    “出去。”隔壁房间内路北冲着门后铁青着一张脸的风无镜示意到。

    于是会客楼二楼所有竖着耳朵偷听的观众,就听见那大力的开关门声音,紧跟着一道急匆匆的身影从会客楼内冲了出去。

    大伙还在回味刚才听到的八卦,正要跟着友人继续讨论时,就听到了隔壁房间内那位剩余的客人还没走,甚至房间内好像还不止一个人坐着。

    路北将放在桌子下的手机掏出来,关掉播放中的录音打开直播间内的变音软件。

    “李兄啊,你说这王西林到底是真阳痿,还是没阳痿吗?”这是一道中气十足的大叔音。

    “我观察他面色虽然有些苍白,但是走路虎虎生威的模样,觉得不像阳痿。”这是路北用袖子挡着嘴巴说的。

    “要不我们打个赌?”虚假的大叔音继续说道。

    假李兄问:“赌什么?”

    “就赌这住在苍梧巷内的王西林到底行不行!他要是不行我就给你一百枚中等灵石!”

    路北笑了,从储物袋内哗啦啦的掏出一把瓜子扔桌子上,潇洒一笑,“那我赌一千枚中等灵石,赌他行!”

    说完,隔壁就再也没了动静。

    不一会隔壁房间内的人离开后,会客楼二楼所有的包间全部热闹了起来。

    每一个包间内的人都在围绕着王西林这个人,到底是行还是不行的话题展开了激烈的辩论。

    认为他行的人表示,大男人绝对不能承认自己不行,哪怕吃药都要说行!

    认为他不行的人坚决反对这一点,并且拿出了最有利的证据!

    那就是王西林如果真的行的话,那他为什么要娶一个只有十三岁的小丫头片子!这分明就是不行又不想被外人知晓,所以才会故意娶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小丫头企图堵住别人的嘴。

    这一天,原本是会风城普普通通的一天,但是在路北一天之内跑了十三家酒楼八家茶馆,将重复的话题一次又一次挑起人们的好奇心后。

    住在苍梧巷内的王西林,到底行不行这个话题就已经成为了当日会风城最热门话题。

    甚至还有好事者已经第一时间打听清楚了这位王西林是个什么人。

    他从小到大连几岁断奶尿裤子的事情,都被人扒拉出来细细的研究起来。

    他以前在秦云楼交往过的那些花娘们,一夜之间全部接客接到手软,这帮人全是来问王西林到底行不行的。

    甚至赌场还为了王西林行不行这件事情,开了盘口。

    开了第一个盘口的路北深藏功与名,施施然离开了赌场。

    他赌一千枚中等灵石,赌王西林行!

    这一场从头到尾只有他一个人在努力的造势操作的娱乐八卦话题,成功将为了拍卖会而来的修仙者们,都参与了这一场狂欢中。

    路北走在街上背着手,享受着这种独孤无败的快乐,然后被人在街角拦住了去路。

    他的同伴,他的菜鸟组合成员之一,风某人一张脸比黑碳还要黑的站在他面前。

    “路北!”一天之内当了无数次王西林替身的风猫猫,成功黑化。

    “啊!风无镜你来的正好!我刚才看到一家店卖小鱼干,好香啊!我特地给你买了三斤你要不要尝尝,可好吃了!”秒怂的地球人狗腿的从储物袋内掏出小鱼干奉上。

    “我记得你最喜欢吃鱼了,这些都是给你买的。”

    “那个房间里的第三个人是谁!”风无镜接住小鱼干,对他房间内那第三个说话的声音耿耿于怀。

    明明他进去前,就只看到路北一个人坐着,可是他每一次站在门后时,又确切的听到了第三个人的说话声。

    “我请的群众演员,让你去装作王西林的模样已经够委屈你了,我怎么会让你再去学他说话呢?所以我特地花钱在街上请了一个叫花子,他担心以后被人认出来挨打,就一直躲在桌子下方没出来过。”

    手机一直放在桌子下方,没毛病。

    风无镜狐疑的将他上下扫了一遍,“没骗我?”

    “我为什么要骗你呢?骗你对我又没好处对不对?”路北眨着黑眸,眼神要多无辜就多无辜。

    抱着木剑跟小鱼干往温家走的风无镜,努力想想也对,路北没有欺骗他的必要。

    跟在他们身后的信阳距离他们有八百米远,都听到了路北忽悠风无镜的语气。

    还好他在听到那个要求后,第一时间就拒绝了。

    风无镜这新人什么都好,就是心眼有点大,等回到百色门后他要提议园春雨,给这一届的新人除了路北之外,其他人都加强一下防上当受骗的意识。

    接下来的三天,路北一人扮演两角,一会去跟王西林见面握着他的手红着眼眶安慰他,“王兄不好了,我们那天在会客楼内的谈话被有心人听了过去,竟然无数人都怀疑你不行!”

    王西林这几日也被无数冲上门的好友,弄得整个人都在懵圈。

    昔日那些看的起的,看不起的,全找着各种各样的借口上门跟他聊天喝茶,还有人一听到他开口说话就互相之间使了一个眼色。

    他不懂这是什么意思,故意等送走那些人后跟在他们身后偷听起来。

    “是他本人的声音没有错!我当初人就坐在会客楼的一楼,那一天亲眼看到他带着小厮大摇大摆的上了二楼。”

    “那你们说他到底行还是不行啊?”

    “我觉得行!”

    “我看不行!他那个好友不都说了嘛,他要是行为什么要娶十三岁的小丫头?一定不行!”

    王西林跟在他们的身后,越听那张脸色越是变化的厉害,短短数秒的时间内他那张脸就变得跟彩虹似的。

    甚至他爹娘晚上回到家,都望着他欲言又止问他要不要去看看大夫。

    王西林听完提着裤子站在房间内,望着自身能行的家伙面容狰狞,咆哮着告诉所有人,“那是他们胡说八道!我明明就能行的!是他们污蔑我!”

    到底是谁在会客楼听墙角,听到了他跟园仙长说的话语。

    左右邻居不小心听到他的咆哮声吓了一大跳,然后各家夫妻捂着被吓到的心口冲着王家翻了一个大白眼,暗声呸了一句,“喊这么大声一定不行!”

    另一头路北又混迹在各大小赌场内,一会买王西林行,一会买王西林不行。

    每一次在这个话题热度要下降时,总会在会风城内看到有人当街吵得脸红脖子粗的,为了王西林到底行不行这个话题就差打了起来。

    短短三天时间,王西林连家门都不敢出去,只要他踏出家门就会看到门外有无数双的眼睛盯着他的下半身,在盘算着他到底是行还是不行。

    路北拿着直播间内跟老中医观众请教来的药方,去药店抓取了几份药材。

    “大夫我哥哥怕苦,你能将这个药方子炼制成小小的药丸吗?”

    背对着站门外的信阳眉头青筋狠狠跳动了几下。

    本来今日出门,这小子还说身体有点不舒服,想去药店拿点药。

    到了药店现在就开始忽悠大夫,还指着自己当挂名的哥哥。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