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00章 江斯言×季潇雨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季潇雨怀孕的事情,他们没有着急和大家公布,只是先自行养胎。m.zhaikangpei.com

    她工作如常,依然是那个雷厉风行的女总裁,看不出半点不同。

    只是余渝能发现季总最近穿的高跟鞋没有那么高了,都只是五厘米的,和以前的恨天高比起来实在不算什么。

    但她没有太在意,直到江总来探班的频率高了许多,她才发现这两人最近是不是过于黏人了点?

    江斯言那边也忙,所以他并不经常来探班,偶尔会来同季潇雨一起吃饭,但那只是偶尔,现在的话变成了偶尔不来。

    他每次来手里都提着保温桶,季潇雨从此告别外卖。

    余渝再次被赶出办公室的时候,摸了摸鼻子,人家都说七年之痒,但这两人看样子怕是七十年都不会痒。

    在她退出的办公室里,江斯言一把搂过季潇雨的腰,小心翼翼的。他见她穿高跟鞋就是不大放心。

    季潇雨就势扒在他身上赖着走,“就一点点休息时间你还过来,不嫌累吗?”

    “我不来你一定很放肆,什么都吃什么都喝。”男人低声道,下意识的想去抚她的小腹。

    季潇雨发现他对自己真的很纵容。没有一句不行,她想做什么他都没有阻止过,只是他会小心翼翼地护在身后,以防过失。

    他很少说,他更多的是做。这种宠溺到没有下限的行为,叫她常常觉得心软得不行。

    她性格很要强,这样对她是最合适的方式。能叫她觉得舒服,还能叫她时不时的反省一下自己。

    “今天怎么样?有没有不舒服?”

    季潇雨摇摇头,“他很乖,我没什么怀孕的实感。”

    “那就好。”

    吃完饭,江斯言拿出一份策划书给她看。

    季潇雨接过来,“这是什么?”

    “婚礼策划。小雨,我们结婚吧。”

    他凝着她,神态认真。

    他早就想,但一直不能做。这次在生宝宝前,他想给她一个盛大的婚礼。

    豪门之中,绯闻总是比寻常人家多。如若等孩子出生,加诸在她身上的揣测与难听的话怕是会有很多,他不愿如此,他想用自己的行动,堵住那些人的嘴,给她一个盛世婚礼。

    他们之间,早就该有结果。被诸事耽搁至今,已是冤枉,到了这个时候,他不愿再等。

    季潇雨捏着那份策划书,有些紧张。

    这就怀孕了、这就结婚了?

    一切都快到她有些猝不及防。

    江斯言握着她的手,温声说:“到时让欢欢做小花童送戒指,好么?”

    他知道她很喜欢欢欢。

    他又笑说:“或许我们也会有个和欢欢一样可爱的女儿。”

    那样的画面,只是一想,便已觉得幸福。

    季潇雨的心底一点点地升起期待来。

    她一直到现在对宝宝都没什么特殊的感情,因为时日尚浅,感情是需要培养的。但是这会儿开始,她开始升起点不一样的感觉来。

    季潇雨“嗯”了声,“会的。”

    不过她又担心:“可是,你们家有点玄学,你和你弟弟不会都是一样的没有女儿命吧?该不会,只有宁宁生得出女儿吧?”

    江斯言:“……”

    他觉得这个猜测很荒谬:“怎么可能。”

    “不一定哦,完了,那我开始担心了。”季潇雨故意逗他,往旁边的沙发走去。

    他寸步不离地跟着,“担心什么,肯定不会。”

    啧。

    季潇雨对于这种不良的预感越来越强烈。

    有时候真是不得不相信玄学的。

    -

    虽然两人都是第一次成为爸爸妈妈,但江斯言把季潇雨照顾得很好。

    她的孕期反应并不大,所以从知道怀孕以来,她的生活没有多大的变化。

    在得知两人要准备婚礼的时候,双方父母都有些惊讶——这么突然?

    随后便是欢喜。

    两人长跑多年,终于要修成正果了,是好事。

    这时,江斯言抛出了第二个重弹消息——她怀孕了。

    这时候说,主要是为了备婚的时候多注意些,别折腾到她和宝宝。也是和他们解释,为什么婚礼定的这么快的原因。

    这回双方父母直接惊讶得说不出话来。

    怀、怀孕?!

    他们纷纷看向季潇雨的小腹。

    季潇雨有些讪讪,朝江斯言靠了靠。

    江斯言握着她的手,坦然面对众人,接受众人的拷问。

    江母一巴掌拍在儿子肩上:“多久了?什么时候的事情?怎么不告诉我们呢?你这孩子,忒不懂事,你哪里懂得照顾人哦?”

    她又连忙询问季潇雨反应大不大。

    江父看着儿子的目光亦是不赞同。

    这么大的事情就不该瞒着他们才是。

    在被父母们知道后,果然是更麻烦的。

    两个妈妈恨不得亲自来照顾季潇雨,在他们的坚决拒绝下才作罢,但注意事项亦是发了一箩筐过来。

    季母怕女儿工作太忙,累着了,提议让她在家多作休息,被季潇雨按下:“妈,之前不想告诉您就是怕您这样。我不会影响工作的,怀个孕而已,您不要看得像是天塌下来。”

    季母忧心忡忡,“那你别再像之前那样连轴转,整天熬夜,怀宝宝辛苦,得多休息,知道吗?”

    “知道知道,有江斯言盯着我呢,您放一百个心。”季潇雨安抚着母亲,往她嘴里塞了个葡萄,耳根这才安静下来。

    季母目光又落在她脚上的高跟鞋,连连叹气:“我真是不放心你。你给我多穿平底鞋,臭丫头——”

    季潇雨捂着耳朵逃跑。

    -

    在江斯言刻意的安排下,他们的婚礼举行得很快,季潇雨的小腹只是微微凸起,穿上婚纱一点也看不出来。这是一场完美得没有遗憾的婚礼。

    这一天,她是最美的新娘,嫁给了她喜欢了很多年的新郎。

    还有件趣事是,婚礼上欢欢给他们送戒指的照片流传至网上,引起了不小的热度。

    婚礼过后,她显怀得更加明显,全公司都知道她怀孕了。

    公司员工原以为她怀孕后在工作上就没那么拼了,但没想到她怀孕前后拼命程度丝毫不改,一点进度都没落。

    她依然是那个所到之处人人噤声的霸道女总裁。

    季潇雨在公司没有任何变化,但回到家后更黏江斯言了,一到家就想躺着,如果他在,那就躺在他身上。

    江斯言喜欢把手放在她的小腹上,感知着小家伙一日一日的变化。

    没多久,他们再去做产检时,医生告知了一个很意外的消息。

    ——季潇雨怀的是双胞胎。

    双方父母知道时,又是一阵惊喜。

    江家是有生双胞胎的基因的,但江斯年和江千宁都没用上,怀的都是单胎,原以为这一辈不会有双生子了呢,没想到竟是落在了季潇雨的肚子里。

    只有季潇雨比较担心。

    江斯言和江斯年是双胞胎,她也怀了双胞胎,那……她生的不会是双胞胎男孩吧?

    季潇雨有些欲哭无泪。

    很显然,孩子的父亲也有一样的担忧。

    遗传了一部分,那另一部分呢?

    双胞胎是双了,但不会都是男孩吧?

    孩子的父母亲有了一样的困扰。

    但江斯言还是很乐观地觉得情况或许不至于那么糟。

    江斯年和江千宁都打来电话慰问。

    江千宁还好,江斯年就完全是欠揍了。

    “大哥,听说嫂子怀的是双胞胎?”

    “对。”

    “我总感觉咱们兄弟俩运气差不多,要不你给小宝生两个弟弟玩吧。”

    “……滚。”

    江斯言的电话说挂就挂。

    江斯年在另一边爆发出狂笑。

    -

    季潇雨在岗位上站到了产前两个月才有些受不住,她自己还想撑一下,但江斯言没再依她,强行要求让她改为居家办公。

    也不止她一人,他也开启了居家办公模式。

    在家办公后,季潇雨确实轻松了很多,没那么辛苦,还有他贴身照顾着。

    生产那天,他也是最先发现她不对劲的。

    进产房前,季潇雨跟他说了最后一句话:“如果是两个儿子,我一定跟你没完。”

    江斯言:“……”

    江斯年在旁边没忍住笑出声,直到大哥凉凉的眼神扫过来,他才赶紧捂住嘴巴。

    家中其他人也很快赶到,欢欢拉拉大舅舅的裤腿,要他抱抱。

    江斯言全部心思都在里头,谁都得不到他一个眼神,只在看见欢欢时,他才软了神色,将她抱起。

    欢欢贴贴他的脸,安慰他说:“舅舅别担心,等舅妈给你生小妹妹。”

    江斯言最是疼爱这小不点,即使这会儿他的心思已经不在男女上,闻言他也还是笑道:“你怎么知道是妹妹?”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