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8章 回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莫恙被乱糟糟的人群挡在了外面,什么也看不见。m.jingyueshu.com广场上十分混乱,既有哭声,又有呼喊声,还有别派的弟子在靠近,浑水摸鱼打探消息。

    燕凌云很快被抬进了营地。

    莫恙不能跟进去,但他看到了血。

    广场的中央多了一滩血,隐约还能看出人形的样子,混在泥土里,晦暗无光,散发着浓烈的血腥味。

    燕凌云流了这么多血,莫恙有些茫然,他怎么会流这么多血。

    一时间,他都有些听不见外面的声音,只盯着那滩血看。

    当天中午,留情剑派匆匆启程回门。

    这次留情剑派除了派出林擎这个客卿长老,还有两个护法长老,一个姓韩,一个姓俞。韩长老给燕凌云诊脉探查后,就不断地给他输送灵力保命,轻易不能离开。

    于是俞长老便出门主持大局,按例查人,但这一查,就查出了大问题!

    叶秋水失踪了!

    叶秋水原本是和留情剑派众人一起进的秘境,但没人在秘境再见过她,同时也没有长老见她出来,可她就是这样凭空蒸发了,没有一点线索。

    连续两个精英弟子出事,叶秋水还是掌门之女,两个护法长老都焦头烂额,只能尽量加快灵舟回程速度,同时火速写信给掌门,去确认叶秋水的命灯是否亮着。

    留情剑派的弟子入门时都被取走一点魂魄放在灯里,假如遭遇不幸,魂灯就会熄灭,把消息带给师门。

    现在最好的结果是叶秋水还活着,只是没来及出来,这样下次藏山秘境开启时,他们还能去接她。

    但如果叶秋水也陨落在秘境……这次损失的简直不可估量。

    除此之外,林擎暴毙了。

    燕凌云的伤势太重,其中最惨不忍睹的是丹田,几乎被整个破开,再没了修复的希望。然而经韩长老检查,发现造成这致命创口的,竟然是燕凌云自己的佩剑。

    韩长老心惊肉跳,只想到了一种可能,那就是燕凌云遭遇了不可抗衡的强敌,被迫自爆丹田同归于尽。但他侥幸没有死,求生意志强得可怕,最后硬生生从秘境爬了出来。

    可就算这样,他也离死不远了。

    青年躯体经脉寸寸断裂,五脏六腑根本不能看,全靠韩长老吊着命。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两人不得不去求助林擎,但林擎房内却布了阵法。几次呼唤不得回应后,他们发觉不对,强行破门而入,却发现林擎早就坐化!

    坐在蒲团上的躯壳已经腐朽生斑,死的不能再死了。

    两人不是蠢货,立时觉得事情非同小可,联系到燕凌云的伤势,隐隐有了不好的猜测。所以第一时间封锁消息,叫来了吕朔。

    吕朔看上去倒是从容不迫,他在秘境里收获颇丰不说,还一举突破了化元中期,一出来又发现燕凌云被废了,只觉得时来运转,神清气爽。

    他现在无比期待燕凌云醒后的表情,他最好活着,那才有意思。

    “长老。”吕朔执了个弟子礼。

    韩长老与俞长老看着他,心里微微一叹。

    虽然比不上从前的燕凌云,但现在形势改变,往后新一代弟子中,他们也只能培养吕朔了。只不过吕朔师尊是林擎,他们必须尽快确定吕朔心向着哪边。

    于是俞长老直接开口道:“吕朔,你师尊林擎已经坐化。”

    吕朔露出了震惊的神色:“什么?”

    两位长老又重复了一遍,又带他去看了林擎的道体,吕朔这才相信是真的,不由跪在林擎尸体前痛哭。

    俞长老又道:“事已至此,吕朔,你以后可有何打算?”

    吕朔会意:“请长老教导。”

    俞长老满意道:“回

    到门派后,你可以愿转拜我为师?”

    虽然再拜师尊不光彩,可林擎收吕朔也不是收的亲传弟子,加上局势紧张,没人会自讨没趣反对,只要自己人知道就够了。

    况且吕朔天赋上佳,当初若不是林擎要走,也该是他的弟子。

    吕朔自然同意,对他有好处的事,他为何不同意?

    俞长老:“现在便交代给你第一件事,你坐镇此处,封锁好林客卿坐化的消息,对外便称在与师尊学道,可明白?”

    “明白,”吕朔恭敬拱手,“弟子必不负所托。”

    他已经察觉到了两个长老对他态度的微妙转变,心中越发激荡。

    燕凌云,终是要被他取代了!

    *

    在这风雨欲来的气氛中,灵舟只花了一个月便回到了留情剑派。

    北境已经入冬,和温暖湿润的南境不同,北境万里河山尽是雪白,寒风朔朔,像要冷到人的骨子里。

    灵舟上人心惶惶,莫恙还是住在癸字号房,几次想摸去探望燕凌云,都不被允许。

    长老时刻不离三层,看得非常紧。

    唯一的好消息就是,在流水一样的灵草养护下,燕凌云终于保住了命。

    灵舟一落地,两位长老便抬着燕凌云去见了掌门。

    掌门早收到了信,但在看见昔日精心培养的弟子躺在床上奄奄一息、不省人事之后,还是忍不住大怒,让人先给燕凌云救治,尽快让他醒过来。

    留情剑派里养了数十个炼丹师,对症下药,比韩俞两个长老有用得多,三日过后,燕凌云就恢复了几分意识。

    他的床边围满了人,有掌门,有五个护法长老,甚至于太上长老都亲自出关,不言不语地坐在一边,抚摸长须。

    韩长老预想了燕凌云醒来后的数种反应,或许是崩溃,或许是颓丧,或许悲伤……总而言之都不太好。

    但他没想到,青年会这么平静。

    燕凌云缓慢睁开眼后,眼底却不见疼痛造成的混沌,更不见别的什么,一片清明。

    他只说了两个字:“掌门。”

    韩长老心里叹气。

    掌门内心复杂,稍微问候了几句后,便直接问起藏山秘境的事。燕凌云言简意赅地答了,当听到真是林擎妄图夺舍才酿成恶果的时候,留情剑派诸长老皆凝眉敛目,各有考虑。

    “凌云,你安心养伤,”掌门起身,“门内不会亏待你。”

    他长叹一声,负手离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