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93章 坤道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江荇和蛇老板他们把话题歪到了葡萄上,其他人忍不住搬了椅子过来凑热闹。www.bokuwenxue.com

    会把家安到农场村里来的修行者,多少都对种植有所涉猎。

    大家讨论个葡萄也不在话下。

    江荇坐在椅子上听他们讨论各种葡萄。

    这个说要产量高的,那个说要适应本地气候的,还有的说要种有灵气的……大家七嘴八舌地争了起来。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理由,江荇在旁边听得头昏脑胀。

    其中,德鲁伊兰尼说道:“要说种葡萄,还得看我们那边。引种成熟的葡萄种苗才能得到最大的收益。”

    於蒙双手环胸:“你们那边的葡萄是不错,可要说好葡萄,还是我们华夏的好葡萄。”

    兰尼睁着他那双湛蓝的大眼睛:“我在华夏生活了这么久,从来没听说哪个庄园有好葡萄。”

    於蒙:“你一个外国德鲁伊,没听说也正常。猴儿酒的大名听过吧?有些猴儿酒就是葡萄酒。”

    兰尼不相信,狐疑地看着他:“猴子怎么会酿酒?”

    於蒙:“灵猴就会。它们秋冬的时候把成熟的果子塞到葫芦里发酵,很容易就酿出来了。”

    酒叟想起来,插话道:“我有个老友,在水蕴观修行,平时喝的猴儿酒就是葡萄酒。”

    於蒙:“我也认识她。她那边的猴儿酒确实不错。”

    江荇插话:“所以种葡萄最好去找那些猴子?”

    於蒙摇头:“当然不是。猴儿酒用的都是野生的葡萄,你想种葡萄酿酒,最好还是找那些已经驯化了的葡萄。”

    江荇:“那我该去哪里找?”

    酒叟若有所思:“我知道要找谁,就是不知道她愿不愿意。我帮你问问去。”

    江荇:“好啊。那我们回去先整地。”

    江荇想用来种葡萄的地是人们之前丢荒的荒地,就在南瓜地的隔壁山上。

    以前太杭山深处有不少村落,这些都是各个朝代逃难而来的人建立的村落。

    随着新时代的来临,这些村落渐渐被荒废,农田也长满了荒草。

    相对来说,这些耕熟了的土地哪怕过了几十上百年,也比新开荒的土地品质要好。

    江荇感觉不种点什么可惜了。

    他们现在比较忙,种太耗神的作物抽不出手来,种葡萄却是不错的选择。

    葡萄不必怎么打理,需要的肥料与水也不算多,产出却十分可观。

    他们完全可以弄个葡萄田,卖葡萄或者酿葡萄酒都是不错的选择,反正他们有相应的渠道。

    杭行一没什么意见:“如果开荒,我让野生动物离那块远一点。”

    太杭山里有野生动物,还为数不少。

    从野鹿、野猪到田鼠,如果他们不采取措施,开出来的荒地很快就会被野生动物祸害掉。

    江荇连忙点头:“能让它们一直远离吗?”

    杭行一:“没太大的问题,实在不行,可以分一窝蜜蜂在那边。”

    江荇感觉这个主意不错:“那行,我问问骄虫怎么分蜂。”

    骄虫知道他们要给蜜蜂分群,叼着棒棒糖就来了:“把蜜蜂分到那么远的地方,它们的蜜源能保证吗?”

    江荇:“应该没问题?其实也没多远,翻座山就过来了。除了山里的野蜜源外,南瓜和葡萄都是不错的蜜源。”

    骄虫看了他一眼:“行吧,我们上山分蜂去。”

    分蜜蜂需要打造新的蜂箱。

    江荇怕新蜂群觉得委屈,特地截了无相果树的树干作为蜂箱的木板,还在里面喷上了之前储存的蜂蜜。

    这些蜂蜜会让蜜蜂更有安全感。

    分蜂时,一大群蜜蜂全飞了出来,在蜂箱上空盘旋,像夏季卷起来的龙卷风。

    骄虫把最大的那群蜂群分成了两群,一份留在原来的蜂箱中,一份飞到新的蜂箱中。

    蜜蜂到了新的地方,显得不安。

    它们在蜂箱外面徘徊飞舞,就是不愿意进去蜂箱里面。

    江荇有些担心:“这么将它们放在这里没关系吗?”

    骄虫看了一眼:“问题不大,它们熟悉了这个地方,飞累了就会自己回去蜂箱里了。”

    骄虫:“走吧。给它们一点空间。”

    江荇回头看了一眼,尽管有些不放心,但也只好按照骄虫的话,带着小家伙们一起离开。

    接下来的两天中,江荇每天都会去看一眼这群新分出来的蜜蜂。

    蜜蜂适应得挺好,江荇第二天去看的时候,它们就已经习惯了新蜂箱,进进出出地忙碌了起来。

    这些蜜蜂有的进入山林采蜜,也有的会飞回农场。

    对于蜜蜂来说,回到农场采蜜的这段距离并不远,江荇放下了心。

    这天,江荇正将摘好的番茄喂给凑过头来讨食的高地牛,他的手机忽然响了。

    高亢的声音吓了江荇一跳,高地牛却不受影响,伸出长长的舌头,将红亮光滑的大番茄一卷,就卷入口中,愉快地大嚼起来。

    江荇拍拍它毛茸茸的脑袋,这大家伙顺势用脑袋蹭了蹭江荇的肩膀,差点没把江荇顶个趔趄。

    江荇连忙后退一步,用手推它的脑袋:“你悠着点,还以为自己是那头小牛呢?”

    高地牛眨眨湿漉漉的大眼睛,想舔江荇的手:“哞——”

    江荇拒绝道:“今天的番茄吃完了,边儿去。”

    高地牛听明白了,只能甩甩尾巴,恋恋不舍地往一边走去了。

    江荇看了眼来电显示,是酒叟。

    他连忙接通电话:“怎么样?是有葡萄的消息了吗?”

    酒叟:“有是有了,就是事情比较难办。”

    酒叟说:“我那水蕴观的老友想求你这边的融金兰,她也不要多,说只要十朵。”

    江荇苦笑:“十朵还不多?融金兰在市面上都什么价格了。”

    他们家今年确实种了挺多融金兰,不过那都是狐兔们的口粮,拿两三朵还行,十朵实在有点多。

    江荇想了想:“我们开出了四十一亩地,种大葡萄,每亩差不多能种一百株,他那边有五百株葡萄可以交换吗?”

    酒叟:“我问过了,她那还真的有,原本培育好了想卖给别人,你要就匀出来给你了。”

    江荇:“那品质呢?”

    酒叟:“这个就要你自己去看了。她说想请你亲自去看一下。”

    江荇真的挺好奇,一个敢提出用十朵融金兰换葡萄苗的人对自己的葡萄是多有信心?

    毕竟市面上的葡萄苗才十多块一株。

    他跟杭行一商量。

    杭行一回忆道:“水蕴观那道士和我们这群人不熟,她比较经常写诗喝酒,以前名气还挺大。”

    江荇惊奇道:“居然是诗人?那他活了很久吗?”

    杭行一:“她最出名的是医术,是挺有名的道医。要说活了很久,好像也没有?两三百岁吧。”

    两三百岁对普通人来说是听都没听说过的高寿,对于精怪类修行者,是再普通不过的年岁。

    毕竟连橘猫这家伙都有两百多岁。

    江荇道:“看来有些真本事,我们去看看吧?我也想知道他的葡萄究竟有多好,能喊出这个价格。”

    杭行一:“我安排一下,后天出发。”

    那位道医居住在深山里,想要去拜访对方,得小蛟出马。

    天气热了,小蛟不太爱动,只想每天泡在水里。

    听到要去那么远的地方,小蛟全身泡在水里,只留一个脑袋冒出水面上,“咕咕”地跟江荇他们聊条件。

    江荇都答应了。

    酒叟给了他们地址,在他们出发之前,又想起来,提醒道:“那位是坤道。”

    江荇:“女道士吗?”杭行一居然没跟他说。

    酒叟:“对。人比较讲究,你们收拾得整齐些,别失礼了。”

    江荇连忙答应下来。

    江荇问杭行一女道士的事。

    杭行一想起来:“确实是位女道士,修行者,人跟精怪的界限都不分明了,男女自然只是小问题。”

    江荇:“要是酒叟没提醒,到时候我们过去了我才发现是女性,那就丢人了。”

    杭行一:“不会,他们道家特别洒脱,不怎么关注别人。”

    话是这么说,江荇听说是女道士,还是准备了篮果子和野花。

    他其实还挺好奇,对方为什么会开十朵融金兰的高价。

    他们准备出发,小蛟主动钻到木车的缰绳套上:“咕咕咕。”你们该换车了。

    杭行一拍拍它的脖子:“下次找到了神木就换。”

    小蛟:“咕咕。”你们自己种。

    杭行一:“没有种子。”

    江荇在一旁听得一头雾水:“什么神木,做小木车要用的神木吗?”

    杭行一:“要用一种特别的木材,现在已经灭绝了。”

    江荇点头。

    小蛟变回原来的身形,长啸一声,提醒他们准备出发,而后腾云而起。

    江荇瞬间顾不上和杭行一聊天,连忙看向前方。

    酒叟给的地址很详细,小蛟对修行者的地盘比对人类的地盘熟多了。

    它飞了两个多小时,将江荇他们带到了大山深处的一座山头。

    这座山周围毫无人烟,却有一座道观坐落在山顶,道观边上还有梯田茶园等。

    江荇看了一眼,就认出了那种上好的茶树。

    他的农场里也种了这种茶树,只是还没有投产。

    江荇正想看仔细一些,底下道观的门打开了。

    一个盘着头发,穿着青布道袍和黑布鞋的年轻面容女性打开了门。

    她一开门,眼睛就亮了,朝江荇和杭行一说道:“我就猜你们到了,山神大人,江先生,蛟龙大人,下来喝杯茶啊。”

    江荇好奇又友善地笑了笑:“你好。”

    女道人笑:“我叫凌星辰,叫我星尘就行。”

    江荇下了车,将装着水果和鲜花的篮子递给她。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