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220 突围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没事的,你不用管她。m.591taobaonet.com”

    “这怎么能不管她呢?她现在就是仗着大家都不知道他到底是什么身份有一点害怕,不敢对她做什么,等过一会儿有人发现不对,知道她就是设计师阿满之后,就会把她吞了。她那在圈子里传出来的脾气可古怪,之前跟好多明星合作然后突然不合作的让大家怨气都挺重的,要是被发出去,她们家的祖坟都得被翻出来。”鱼画可看清楚这个网络世界有多暴力了。

    “她的身份又不只是那个设计师。”祁烁一点都不担心,“因为她能这么多年一直横行霸道是为什么?这些人要是能把她的身份都彻底翻出来或者把她惹急了,也不知道是谁更惨。”

    阿满的大名叫陈意满,陈家的小孙女。陈家在商圈势力并不大,资产看着也没有那么丰厚,但是整个圈子里面都没有人敢惹他,因为他的势力不在明处。

    陈意满的父亲陈老爷子也是老来得女,她的母亲和祁烁的母亲在怀孕的时候认识的,兴趣相投也聊的来,让两家子也有的交情,两个母亲特别老套的在怀孕是定了娃娃亲,两个父亲都很珍惜自己的亲自和孩子,就宠着惯着,渐渐也混成了好兄弟,这就让陈家多了份资金保障,祁家也多了份安全保障,两家交好,所以在圈子里面的地位才这么稳固,没有人敢动他们,这样算来已经快二十七年了。

    本来陈意满会和祁烁结婚的,可是临近订婚,陈意满向家里坦白自己的取向,陈老爷子气得不轻,她第一次对自家闺女发火,一来是为了老人家不能接受的,二来是为了在祁老爷子面前的老脸,祁烁挺身护住陈意满,表示自己已经知道,并且很支持她能知道自己喜欢什么,而且本来他们就更适合做哥们,所以最后只能做哥们了。

    不过这些歉意也让两家的关系更稳固了,毕竟对不起人家就会加倍的对人好嘛。

    这些都是陈年老事,都不那么重要,只是在这件事情上,陈家就是陈意满硬气的地方,谁要是真把这位大小姐惹急了,陈老爷子年纪大了,也没那么理智,出点儿什么事儿,可真不好说。

    但是祁烁不会管这些,陈家的事,他从来不掺和,这是两个老爷子定的规矩,要白就彻彻底底的白,不是自己的水就不能淌。

    “这……”鱼画好像能有一点点明白他的意思了,毕竟他认识还交好的人,肯定不简单。

    “她愿意解决就让她解决了,过一会儿我们出去就可以了。”祁烁拉开椅子坐在鱼画旁边,握着她的手,看了看被扯开的胶带,检查过针没有问题之后,又给了回去,“不要那么急躁,这个房间里面有一个疯子就行了。”

    “你说谁是疯子?”安志宏只有在被骂的时候才能秒懂别人的意思,“我发现你就总是喜欢见缝插针地过来挖苦我,每个人解决问题的方式,你不要以为自己有多厉害,拳头也能说话的。”

    “行了行了行了行了。”江源脑袋要大了,他是一个性格很好也很能忍耐的人,但是头一次被人搞烦了,这小子真的虎,“你少说两句,一会儿还要去记者会呢,你这样子,怎么放心你?”

    “所以不带他。”祁烁幽幽地补了一句,“跟我们走的时候我就让他爸妈来接他。”

    “你想得美,我这是经过我们同意的,我妈说就是要为朋友两肋插刀,她还要过来看鱼画姐呢。”

    “那你就看你说话好用还是我说话我用。”

    “你……”

    “你们谁报的警?”

    两个人正在你一句我一句地斗嘴,警察推门而入。

    而且抓马的是,这个医院和游乐园都在一个区,距离也不是很远,所以这次来的警察又是上次去有的人逮他们的那几个。

    两拨人面面相觑,最后带队的警察笑了。

    “这,挺巧,上次在游乐场被围这次在医院被围,你们怎么又出现公共治安问题了?”

    “我报的警。”祁烁站起身,“实在是不好意思麻烦了,因为我们身份的问题经常会有记者过来围堵,其实这里是在医院,不知道这个负责人怎么把他们放进来了,我们正面沟通过,但是没有效果,所以才麻烦你们。”

    “你们这是沟通吗?”警察看向阿满,“这位,刚刚都要摇人了,你们这要打架呀。”

    “没有,怎么可能?”鱼画笑着说道,“外边儿那帮人油盐不进,她好话都说过了,所以想换个招儿试试能不能把他们吓走。年别看她穿的挺凶的,但其实那是因为她是搞时尚的,就这个打完这个风格,他做点儿衣服哪能认识什么人?都是话术,吓唬吓唬他们。”

    “那就好,可不能寻衅滋事,这样你们就会从原告边被告了。”警察嘱咐了一句,“行了人我们已经都带走了,你们这情况什么的,等有时间去派出所补个笔录吧,我们去调查一下医院治安问题,你这输着液,好好养病。”

    “谢谢谢谢。”鱼画坐在病床上不方便下去只能看着脖子道谢,祁烁跟着警察出去,把他们送走,楼道就空了。

    “报什么警啊?”阿满很不开心,上前锤了祁烁一拳,“我都给我们家老头儿打电话了,电话都接通了,结果听到警察逮声音,你差点没把我吓死,我以为你要把我们家端了呢。”

    “什么东西?”安志宏一听往后退了一步,上下打量着阿满,“把你们家端了?你到底是干什么的?”

    “小孩子家家知道那么多东西,晚上会吓尿床的。”阿满打趣地说了一嘴,到沙发上拿起自己的包,“行了时间不早了,我得回去睡觉了,衣服我先给你放这儿,等晚上我睡醒了再来你玩儿,拜拜画画,拜拜大家。”

    阿满潇洒离去,祁烁笑笑,也站起身,“我们也走吧,该过去了,早到了还能看看他们到底要搞什么幺蛾子。”

    “那,你小心点。”鱼画不放心,毕竟祁灿是有杀心的人。

    “哎呀去看个戏有哈好小心的。”安志宏装作勇敢,“姐我们走了,你有事给我打电话。”

    祁烁没搭理他,看着鱼画点点头,“给我打。”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