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219 我真的是不知道该起什么名字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她主要是后遗症,当时的那件事给他的身体造成了很大的伤害,她最近为了工作在减肥,营养没有跟上,这两天工作又比较密集,所以一下子劳累过度,后遗症严重了,所以才有晕倒了,这次晕倒和任何其他的事情都没有关系。m.591taobaonet.com”

    “那我们能请问一下为什么你能替她回答问题么?”一个记者问。

    “首先,因为昨天到现在在她身边的人只有我,她的亲戚和朋友都没有赶到呢,所以医生所有对话都是和我进行的,我可能都比她自己更清楚她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另外,我们的关系就是已经到我可以替她回答问题的地步了。”

    此话一出,无论是房间里面的还是房间外面的人都震惊了。

    这是……

    官宣了?

    “什么叫你已经到了可以给她回答问题的地步了?”安志宏急了,这话他听懂了,“你话可不能乱说。”

    记者们看安志宏也跑过来,瞬间炸锅。

    这门的视角是有限的,往里面看是看不到全部的东西,只能微微看到病床的一角和对面的窗户,没想到这屋子里还有这么多人。

    “你能不能不要在这个时候添乱呢?”祁烁感觉脑仁子疼。

    “你不要在这个时候趁虚而入才对。”安志宏非常不忿,好多话他也会说的,但是碍于年龄太小,他不能说,就让这个老东西,占尽便宜。

    “趁虚而入?”记者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本来以为昨天晚上的事情都已经够精彩的了,没想到在这儿还有连续剧!

    哦不,应该是新番。

    “你……”

    “小安。”江源看不下去了,也跑了出来,“别闹了别闹了,要休息呢。”

    他拼命给安志宏使眼色,让他不要再这么多记者面前口不择言。

    记者们看到这三个人都从一个房间里出来,震惊程度又往上翻了一番。

    这什么情况啊?

    鱼画生病,这么多人都来探望?他们的目的仅仅是探望朋友吗?还是……

    不会是四角恋吧!?

    江源也要塌房了?他要恋爱了?安志宏难道是忘了自己未成年了?

    这也太刺激了,三个男神围着一个小三,鱼画能耐真不小啊!

    “请问三位为什么都在这里呢?安志宏你不是要备考么?江源你不是有戏要拍吗?是从剧组里跑出来的嘛?封导是圈子里面有名的难请假,翘班就等于违约,你是打算不拍了吗?”

    “一天天的哪来那么多屁话?”阿满怒瞪嘴欠的记者。

    “就是,哪来那么多屁话?”安志宏被祁烁气到了,这会儿火正烧着,这人在这时候题问这样的问题,那不就是撞枪口上了吗?一下子就成了他的发泄点,“我还要问你怎么知道我们的行程的?谁告诉你的?你从哪得来的?这是秘密你侵权了知道吗?再说了,我要干什么还有向你汇报了?和你有关系吗?”

    “哎哎哎。”

    江源忙上前拉着,生怕在发生上次在游乐园里的那种事情,而且这回可不一样,上回都是一些路人,这回可都是举着相机的,能把他打人的过程拍的4k高清,到时候好不容易挽回来的形象就要崩了。

    鱼画在里面把这段对话也听的真真的,急得不行,感觉满嘴要冒火泡,她掀开被子要下床,奈何被输液管牵制住了,她抬手就要把针拔掉,小夏忙上前阻止。

    “鱼画姐,别冲动!今天早上医生说你不能有太大的情绪波动,一会儿再晕了可怎么办呀。再晕了之后那你可真就是任人宰割了。”

    “那你知道我都激动了你还不过去拦着他们应该是拦我干嘛?”鱼画感觉小夏是个榆木脑袋,格外心累,“还看着干嘛?去呀!”

    小夏看了看鱼画,又看了看外面,犹豫了一秒,跑到了门口,跟着抱住了安志宏的腰,阻止他向前扑。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孩子还小,脾气比较暴躁,他只是比较担心他姐姐的病情。医生说这个后遗症还蛮严重的,需要休息,各位聚在这里,实在是有影响,所以他着急了,不好意思。”

    江源一边微笑着给记者们道歉,一边把安志宏往病房里拖,他朝着祁烁看了看,表示人他会看着,接下来就交给祁烁了。

    祁烁疲惫地回应了一个点头,向前迈一步,把他们挡在了身后。

    “你先进去。”祁烁对还在面前拦着的阿满说。

    “我要是进去了他们得把你吃了。”阿满看向众人,仰着下巴又往前走了一步,众人就往后退了一步,“至少这样我还能保护一下你的安全。”

    祁烁叹了口气,任她去了。

    “各位实在是不好意思,刚刚也看到了,什么样的情况不容乐观,病人真的需要休息,在今天下午的记者会上,我们都会到场,去回答各位的问题,时间也快到了,各位可以准备准备去会所,我们在那里见面就好了。”

    “什么?你的意思是今天下午的记者会你们也会到场?”

    “今天下午不是只有庄家要订婚的记者会么?”

    “你们都会到场的意思是,鱼画也回去么?”

    祁烁抬起手比了一个喊停的手势,“今天下午,庄奉承诺会亲自告知大家事情的真相,为鱼画的清白正名,同时我,安志宏,还有江源会代替鱼画到场。鱼画身体不适,等他身体有些好转,你们如果还有什么其他的问题,我们可以单独开办一场记者会为大家解答,但是今天实在是不方便。接下来我将在这里不会回他隔壁的任何问题,希望大家都尊重公共秩序,早点回去准备下午的记者会。”

    说罢,他打开门进了房间,祁烁拉了一把阿满,想让她也跟着进来,阿满却扭了扭身子,继续挡在门前。

    “祁烁……”

    “鱼画……”

    “祁烁,我们还要……”

    “还不走?”阿满有威严的人设已经立住了,她瞪了一眼,大家就闭了嘴。

    祁烁看到鱼画站在床下,一皱眉,“你怎么下来了?回去躺着。”

    “阿满没进来?”鱼画担心地看向外面,又要拔针管,“他一个女孩子在外面怎么能行?”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