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210 脸呢?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神他妈自责。m.xinyishuwu.com

    这东西是怎么能做到一张嘴就能让人眼冒金星的?

    “有你说话的份么?”祁烁冷冷地开口,“滚。”

    “祁烁哥……”常蔓被吓到了,祁烁是个极能忍耐的人,就算是不喜欢的也不会表现出来,这倒是第一次见到他公然去针对谁。

    “何必呢?”鱼画觉得可笑,“在这间屋子,你们和我们,有什么好演的呢?在我的朋友面前,还在捏造事实,你是嫌笑话还不够多么?”

    “什么捏造事实,我不懂。”常蔓有意识无意识得看向安志宏和江源,这就是说给他们听的,“我和庄奉哥早就有婚约了,你却还勾引他参加和你恋爱的节目,在红毯上打我的脸,教唆他跟我解约,这些我都看在你帮过我的份上能原谅你,现在我们好心过来看你,你怎么还能倒打一耙呢?”

    “怎么的,这屋子里是有摄像头么,还在这儿背台词呢?”安志宏先怼了过去,“也不谁给你写的剧本,你自己也不看看假不假。平时我们家鱼画姐周围都是什么人啊,你觉得她是什么时候瞎了会勾引这个孬种啊?”

    安志宏看了昨天的热搜,打心底里觉得庄奉是个孬种。

    虽然都是竞争对手,但是人家祁烁怎么说都是敢说敢说,有事儿真上,平时嬉皮笑脸,到时候怎么说都靠谱,这样的话竞争起来,有个独处的时候也是安心的。

    可这庄奉算是什么东西?前面耍耍得不行,那老女人一上来就变妈宝,大气都不敢吭一声,真孙子。

    庄奉在裤线两侧的手不觉攥紧拳头,他好想凿烂安志宏的嘴。

    他真的生气了,因为安志宏说的是对的。

    鱼画有些解气,恰巧手机响起来,米爽发来消息,告诉她正在压热搜,晚些来看她,反正也不想见到这俩人,鱼画看完消息之后干脆就没放下手机,自顾自刷起微博来。

    果然如她所料,现在舆论已经沦陷了,那些所谓呃记者只播报了庄家想让人看到的东西,现在鱼画已经被塑造成了一个知三当三,欺辱人家正牌未婚妻的恶毒女人形象。

    “小安弟弟,怎么能这么说话呢。”常蔓也是贪,鱼画这边的人她也想蒙骗,“你不知道真相……”

    “是个人都听过你编的东西了,买了多少水军在别人的话题下面刷,你也不怕别人膈应你。”鱼画下滑着评论,表现出对这些低级黑的不屑。

    “我……”常蔓被戳穿,有些慌神,“那都是大家为正义发声!我已经发微博让大家不要过于关注,不要再攻击你了,毕竟人都有犯错的时候,我真的不怪你,希望你不要被这些干扰了,你还是我的好姐姐。”

    “yue~”鱼画做了一个干呕的动作,打开相机拍了一张照片就发了微博,没说常蔓一个字,却像是掘了她祖坟一样难看。

    “鱼画姐姐,你这是干什么?”常蔓眼眶含泪,委屈得要哭出来。

    “没干什么,他们不是问我死了没?我告诉他们我活的好好的,就是脑子坏了犯恶心。”

    “yue~”安志宏有模有样地学起来,也发了个微博,还直接发了个视频。

    江源不觉勾勾唇角,在鱼画的微博下面评论了个早日康复,然后给安志宏点了个赞。

    常蔓被这种不正面刚的阴阳行为搞得无法应对,气得一口气憋在胸口,上不去也下不来的。

    “鱼画,对不起。”庄奉终于在这时候开口,“我会处理的。”

    “用不着你。”祁烁同样开口,看着庄奉的眼睛,里面暗戳戳藏着箭,恨不得一下子射穿他。

    “我会弥补的。”

    “用你弥补什么?”祁烁站起身,走到庄奉面前,挡住他看鱼画的视线,“让你进来就只告诉你,以后离鱼画远一点。管好你的人。回去告诉你那妈,让她以后最好夹着尾巴做人。”

    在场的除了当庄奉和鱼画,其他的人都对祁烁的话不太理解。

    “你要干什么?”庄奉抬起头,疲惫的眼睛里已经没有办法再燃起那么嚣张的气焰。

    祁烁微微抬起下巴,“那得看你们干什么。”

    “祁烁。”庄奉瞳孔一缩,竟然有些害怕了,“你到底要干什么!”

    “你最好想清楚,要不要在这儿说。”这里全都是不知道他们关系的人,要是太莫名其妙会被怀疑的。

    庄奉收了一口气,后退了一步,语气也压平缓了不少,“我会完成约定的。”

    “最好。”祁烁转过身,回到自己的椅子上坐下,“既然来道歉的,说说吧,这件事怎么处理?”

    鱼画一开始的确是不招人待见的,但是后来通过性格还有一些事情已经被接受了,好不容易有点好转,现在却铺天盖地全是这样的消息。

    大众对于小三是很抵触的,尤其是这种知三当三的新闻,恨不得千刀万剐。

    麦莎本来就是很有同情分的人,现在又是这种事情的受害者,大家对她的可怜又进了一步,同时,就对鱼画的厌恶也多了一分。

    现在热搜都爆了,尤其是在鱼画发完那“yue”了的表情包之后,很少有人去求真相,一股脑地跑到她的评论区骂她,说她恶心,说她不知恩图报,说她蛇蝎心肠,反正就没一句好话。

    这种事情不像其他一些黑料,如果没有解决好多还会被永久的贴上一种标签,以后会影响到她很多资源,甚至可能会在大家心中形成一个刻板的印象,不管走到哪都会被戳脊梁骨。

    常蔓一个人是掀不起这么大的风浪的,如果没有庄家插手帮忙,现在也不会闹的沸沸扬扬。

    在鱼画昏迷地这段时间,祁烁就一直在压热度,可是对面就像韭菜一样,割一茬又一茬,没完没了,要想及时止损,还是得庄家停手,不然非得走强硬的办法,到时候只会两败俱伤。

    “我会在下午召开记者发布会,说明这件事和鱼画没有关系。”庄奉吸了口气,闭上了眼睛,“你好好养病吧,我会处理好的。”

    鱼画别开头,不再看他。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