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206 想起来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恨你,我恨你,我恨你——庄奉!”鱼画喘着粗气弹坐起来,豆大的汗珠从额头上往下掉,她满眼泪水,枕头已经湿了一半。www.zhibowenxue.com

    “没事了没事了没事了。”祁烁上前抱住她,把她按进自己的怀里,让紧贴的胸膛给她安全感,“都是噩梦,没事了,我在呢。”

    鱼画渐渐恢复理智,视线渐渐清晰起来,她才发现自己在病房里,手上还输着液,被她刚刚那么一闹,已经回了一截儿的血。

    “我叫下医生。”祁烁探过身子去够床边的按铃,鱼画一把抱住了他的胳膊。

    “祁灿要对你动手。”

    “什么?”祁烁有些诧异,“你说什么?”

    “祁灿找我根本不是替罪羊替她坐牢,而是直接和你同归于尽。你父亲早就立了遗嘱,对外都说没有你的份,其实全是你的,庄家等我窟窿要比我们想象中的还要大,不是转移到了酒店身上,也不是因为当年招标的人命,而是总部接手的那座桥,那是和上边合作的。她现在要转移股权让我来接手验收,并且和作为祁家代表的你谈合作,然后把责任推到我们身上,在大桥开通当天做手脚,造成坍塌,直接把我们干掉,死无查证,然后庄家的所有窟窿都可以在公家的眼皮子底下挪用大桥的钱补上,她还可以直接接手庄家和祁家的所有产业。”

    “你怎么知道的?”祁烁的脸冷了下来,但不是惊讶,而像是早就知道。

    “因为我想起来,我都想起来了!”鱼画很惶恐,那种被人一步一步拉入一个局里的感觉又涌了上来,原来她一直傻傻爱着的那个人,想让她死。

    那天,她被一个陌生号码叫到了庄氏酒店的一个房间,门半掩着,里面传来酒杯碰撞的声音,她透过门缝看到是祁灿和庄奉在庆祝什么。

    “明天就公布你结婚的消息吧,四个月过渡期,我们转移股权和资产,等到四个月之后,大桥开始建,我们就把鱼画推出去,等到建成之后,大桥一塌,所有事情就都解决了,到时候顺势做掉他们,神不知鬼不觉。”

    “您真的……”

    “怎么?你动真感情了?也没动你外面养的这个,你急什么?”

    “怎么可能,我都被烦死了,巴不得她早点死。可是祁烁,那毕竟是您的弟弟,您这样,外公他会不会……”

    “他也跟着死了才好!连带着他那狐狸精老婆一起,都被砸死我都不解气!”

    “可是……”

    “庄奉,越是这时候与不能仁慈,难道你要看着妈妈死么?”

    “不是……”

    “祁家和庄家的一切本来就都是我们的,其他任何人想跟我们抢都应该消失,你知道么?等把他们都干掉,就再也不会有人威胁到你了……”

    “啪嗒”鱼画在外面听得麻木,手机一下子掉在了地上,里面的人听到声音,跑出来查看。

    “鱼画!?”庄奉有一瞬心虚,随即恢复了暴戾,“你怎么在这儿?你都听到什么了?”

    “我什么都听到了!”鱼画感觉自己已经不再是自己,心口疼得让全身都没有了知觉,她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表情,不知道自己该想什么,她只知道泪水已经让她看不清眼前人的样子。

    她一直知道他们之间隔了很远,没想到他计划的是天人两隔那么远。

    “你……”

    “你要利用我,你还想杀我。”

    “我……”

    “从一开始相遇就是你安排好的是不是?我一直以为是我做的不够好,我一直以为是我没有做到一个合格的妻子,所以你才连看都不愿意看我一眼,我甚至还觉得你在外面乱搞是为了缓解压力,是应酬,是应该的!原来你从来就没有喜欢过我,你从来都没有把我放在眼里!是啊,何必在乎一个一开始就要死的人呢?”

    “鱼画,你……”

    “庄奉!你怎么可以这样践踏别人?你们这些人怎么可以随意决定一个人的生命?凭什么!”

    “呵。”祁灿冷哼一声,冷漠地看着鱼画,“这就是你做错选择的惩罚啊,是你贪恋豪门,就该承受这些。”

    “我贪恋豪门?”

    “难道不是么?住大房子,穿名牌,外出豪车接送,一个月那么多零花钱,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这么多年了,福享过了,该付出了吧?”

    “我是不会让你们得逞的!我要离婚!我不要你们的臭钱!”

    “晚了!”祁灿薄唇勾了勾,弧度里都是狠毒,“你觉得你知道这些了还能逃得掉么?过了今晚,全世界就会知道你是庄奉的妻子,而你必须按照我们说的做,除非你现在死了,不然你的家人,你的朋友都会被你牵连!”

    “你!”鱼画攥紧拳头,长长的指甲扎进肉里,沁出血来,她绝望地看着旁边默不作声的庄奉,感觉自己的世界真的塌了,“我恨你……”

    ……

    “我出来之后,万念俱灭,看到大桥,为了不让他们坑害别人,就……”

    祁烁听了之后心疼地抱紧鱼画,祁灿那个疯女人!

    “都过去了都过去了,现在已经没事了,你现在好好的不是么?”

    这些事情虽然不是鱼画亲身经历过的,但是出现在她的记忆里,还是很痛苦,她缓了好久才渐渐平复,有了些许理智。

    “怪不得我醒后庄奉和祁灿看到我的第一句都是问我是不是真的失忆,我还以为是因为我知道了他出轨的事情,没想到有这么大阴谋。”鱼画从祁烁的怀里出来,担心地看着他,“你把我救出来了,你怎么办?他们的目标是你和祁家,他们要害你们,以他们的执着,不达目的是不会罢休的。”

    “我父亲其实早就知道。”祁烁表情有些凝重,“我也是上次调查庄家窟窿的事情偶然得知的,我父亲其实很早就收集了他们的一些问题,而且一开始就是把遗产留给我的。祁灿的算计都在他眼里,但是因为是亲生闺女,又有去世的老祁夫人那一层,所以没有捅破,最近祁灿越来越放肆,我父亲也打算动手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