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78章 第78章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卫灵儿没有想过要靠着卫昭的身份去为自己谋取利益。m.junyiwenxue.com

    因而纪云岚提出收她为义女以便将来封她为公主这件事的时候,她惊讶之余感到犯懵。

    纪云岚让卫灵儿慢慢考虑,她却仍是开口拒绝了。

    只她的拒绝也未能令纪云岚把话收回去,依旧说这些话会一直作数。

    他们从宫里出来,在回府的路上,卫灵儿难免想着这件事。

    然哪怕和舒瑾回到扶风院,她仍有一些迷茫。

    卫灵儿沉默入得里间。

    趴在小榻上眯着眼睛睡觉的渺渺被脚步声惊醒,猛地睁大眼睛,喵叫过两声,从小榻上跳下来。

    渺渺走到卫灵儿跟前时,她想也不想,俯身把它抱起来,抱着它在小榻上坐下,手指也一下又一下抚过它背上柔软的毛发。舒瑾慢两步走进来,卫灵儿抬眸,凝望走近的舒瑾,忽而出声问:“大表哥认为我应该答应这件事吗?”

    “没有应该不应该。”

    和卫灵儿挨着坐下,舒瑾温声对她说,“灵儿,这件事端看你想不想。”

    卫灵儿抿了下唇:“我不知道。”

    “我想不出非要应下的理由,也想不出必须拒绝的理由。”

    毫无疑问,倘若她开口答应纪云岚,她将会有获得诸多实实在在的利益。

    可是她又不认为自己理所应当获得那些好处。

    因为昭儿比她小许多,某种程度上,她也算看着昭儿长大。

    从前他们是姐弟,关系很亲近,爹娘遇难之后,他们更是相依为命。

    这样的感情,在她看来,是什么都比不了的。

    故而她从未想过以此换取任何利益。

    卫灵儿也知道纪云岚想补偿她乃出于对卫家的一种愧疚,对她说那些话没有别的意思。

    以纪云岚的性子而言,能说出这些话,已是不易。

    “那就不想了。”舒瑾轻抚卫灵儿发鬓。

    卫灵儿偏头看他,想一想,索性当真将这些念头抛在一旁。

    左右不是非要她给个答复不可。

    既然没有特别的想法,又无什么可着急的,干脆不想。

    沉吟了下,卫灵儿再抚摸两下缩起身子在她腿上的渺渺:“大表哥,我们去钓鱼给渺渺吃吧,这些日子,实在是冷落它,我也已许久没有给渺渺做鱼了。”

    舒瑾见她眉眼舒展,无方才的纠结,含笑应下她的话。

    转而吩咐夏橘夏栀去准备。

    扶风院的荷塘里便养着不少的鱼,因而舒瑾和卫灵儿没去别处。

    今年夏天,卫灵儿一直是在宫里度过的,于是扶风院里的这一池荷花没有机会欣赏已开败。

    看着池中显出萧瑟颓败之色的枯荷,她缓慢眨了下眼睛,心下却有种被提醒又一年即将要过去了的感觉。握紧舒瑾递来的鱼竿,卫灵儿扭过头看他,继而一笑。

    舒瑾觉察到她视线,勾了下嘴角问:“灵儿笑什么?”

    卫灵儿微笑说:“想起大表哥曾经和我说要陪我回江南小住。”

    她不紧不慢把手中的鱼竿甩出去,之后耐心等鱼上钩:“那会儿大表哥和我说,我心里是盼着的,却没有细想过究竟哪一年、哪一月、哪一日能实现,只觉得有那样一点儿盼头都欢喜。”

    那是在年初她和舒瑾成婚之前的事。

    彼时,她忽知舒瑾心意、纠结之中接受他的感情,但仍被茫茫不知归路的迷雾所包围。

    正是舒瑾用正经口吻说出陪她回江南小住的话,令她意识到一切变得不同。

    虽无从预想今时今日,但回忆起来,那也是向好之始。

    想起这些,卫灵儿不觉胸腔里一颗心被一种难言情绪慢慢填满。

    她朝四周飞快张望过一圈,丫鬟们都不在,便趁着这会儿,也趁着舒瑾不注意,迅速在他的侧脸印下一个吻。

    待舒瑾朝她看过来,卫灵儿已一副认真在钓鱼的模样。

    唯有唇边藏不住的笑泄露端倪。

    舒瑾眸光含笑,语气却故作正经:“灵儿,这儿可是在外面,你学坏了。”

    卫灵儿弯着唇也故意问:“大表哥是害怕了吗?”

    舒瑾笑:“是,我怕了。”

    卫灵儿也笑着又一次凑过去作势要吻他。

    然而这个吻未真正落下去。

    她只凑到舒瑾耳边轻声说:“夫君,谢谢你在我最无助最迷茫的时候,选择握住我的手。”

    “原谅我迟钝至此。”

    “如今才发现,便是那时你选择握住我的手,我才能挺过来。”

    声音虽轻,但语气极认真,一字一句出口,神色肃然。

    舒瑾望卫灵儿半晌,正欲开口,卫灵儿手中鱼竿被上钩的鱼儿拉扯几下。

    她目光连忙从舒瑾脸上移开,专心致志提竿。

    卫灵儿忙着提竿的时候,舒瑾把手里的鱼竿放在一旁,随即走到卫灵儿身后,展臂轻轻拥住她。

    忽然被舒瑾从后面抱住的卫灵儿不由得动作一顿。

    鱼竿另一端拉扯的力量亦在此刻骤然消失,是上钩的鱼儿寻机跑了。

    她笑:“大表哥,渺渺的鱼跑了。”

    舒瑾却未应,只俯下身来,将下巴搭在她肩上,温热的呼吸喷洒在她颈间。

    卫灵儿等得片刻没有等来舒瑾的只言片语。

    她也丢开手中的鱼竿,拿掌心轻轻覆上舒瑾的手背,偏一偏头,柔声问:“怎么了?”

    舒瑾望向荷塘里一支枯荷。

    过得许久,他才低声对卫灵儿说:“那年除夕,你来扶风院寻我,我便再无法将你放下。”

    “灵儿,过去我其实一度如当初刘密同我所说的那样以为我长姐乃因不堪受辱,才会了结自己的性命。我便恨极了所谓的名声、所谓的名节,可我见到你,那时我又想,若我长姐能如你这般,是否便不会年纪轻轻,香消玉殒。”

    “迟钝之人,分明是我。”

    “我才应谢谢你愿意相信我、接受我,靠近我、疼惜我,于我而言,这便是最快活。”

    他不知若无卫灵儿在,长姐之死的真相揭开时,他会如何。

    但绝非现下这般理智冷静。

    听着舒瑾的话,卫灵儿想起从前也这样。

    她倘若说自己不好,舒瑾便一样要说自己不好,她倘若对舒瑾说谢,舒瑾便要反过来对她说谢。

    总之是不答应她一个人说那些。

    她的夫君呐。

    “大表哥,我会一直疼惜你的。”卫灵儿转过身来,双手捧住舒瑾的脸,眉眼弯弯,颊边的小梨涡甜美可爱,“从今往后,大表哥都会很快活。”

    她望住他的眼眸明亮动人。

    舒瑾于是低下头去,离得卫灵儿近一些,含笑做出一副等待的样子。

    卫灵儿也笑。

    没有再去在意四下里是否无人,她靠近舒瑾,吻上他的唇,如自己所说那般,让他多一些快活。

    ……

    卫昭被下毒一事,冯语妍牵扯甚大,连带着沛国公府亦被查出有些关联。

    查明真相后,永兴帝震怒,一道旨意褫夺冯家的爵位。

    冯语姗在此事发生之后,选择遁入空门。

    沛国公府被皇帝褫夺爵位之事本便闹得沸沸扬扬,作为冯家嫡女的冯语姗遁入空门的消息同样不胫而走。

    消息传到舒静怡耳中,她心下难受,打探到冯语姗在邺京城郊一处尼姑庵,立刻赶去见冯语姗。

    见到的却是一袭海青宽袍的冯语姗。

    舒静怡慢慢走上前去。

    冯语姗瞧见她,始终面容平静,脸上看不出情绪波澜。

    “语姗……”

    舒静怡低声喊冯语姗一声,冯语姗微微一笑,对她说:“我很好。”

    如此三个字,仿佛把所有的话都说尽了。

    因为对自己的选择全无后悔之意,所以觉得很好。既然认为很好,自然不会回到从前,也已不可能回去。

    舒静怡从尼姑庵出来,却愈发难受。

    她们过去本是关系很好的朋友,而今愈行愈远,她有事,她亦帮不上忙。

    咬唇忍下眼泪,舒静怡回头看一眼身后的这座尼姑庵,想一想,又问大丫鬟今天出门可带了银钱。大丫鬟说只带上些散碎银子,舒静怡道:“便先捐这些香火钱罢,等过两日你再多带些银子来。”

    别的已帮不上忙。

    唯一能做的,大约便是这个了。

    舒静怡情绪低落回到舒家,恰遇上徐庭耀从舒家离开。

    她恹恹同徐庭耀问好,一声“庭耀哥哥”无精打采,不似往日笑盈盈,任谁也能觉出她的不对。

    徐庭耀便问:“怎么不高兴?”

    舒静怡摇摇头,勉强扯了下嘴角说:“没有不高兴。”

    那样的笑容太过生硬,使得徐庭耀皱一皱眉。

    但他没有追问舒静怡这个问题,说得两句别的话后,两个人分开了。

    舒静怡心有郁结,下意识想要去找舒静柔,又想起舒静柔不在邺京,顿时更为难受。她回到自己的院子里后,不让丫鬟们打扰,一个人待在房间里发着呆。

    不知过得多久,大丫鬟敲了门。

    舒静怡听见大丫鬟说:“二小姐,有个小丫鬟来传话,说徐公子有事找你,正等在垂花门外。”

    有事找她?

    舒静怡拧了下眉,起身走到门边打开房门问:“是何事?”

    “奴婢也不清楚。”

    大丫鬟道,“那小丫鬟没有提,许是不便叫旁人晓得的事情。”

    舒静怡随口一问并未多想。

    徐庭耀有事找她,她依旧过去一趟,尚未走近便瞧见徐庭耀的身影。

    “庭耀哥哥。”

    一经碰面,舒静怡主动问,“你找我?”

    徐庭耀略一颔首。

    舒静怡想再问,面前骤然冒出来两串糖葫芦。

    她一怔,那两串糖葫芦被塞到她手中,正想问这是做什么,又被塞过来几包东西在她怀里。

    转眼的功夫,她手里拿着糖葫芦,怀里亦被塞得满满当当。

    “这、这是……做什么……”

    舒静怡结巴了下,才把这句话问出口。

    徐庭耀道:“方才见你不高兴,又瞧见街上有人卖糖葫芦便买了两串,顺便买了一些你平时喜欢吃的点心和零嘴。”顿一顿,他硬邦邦安慰,“静怡妹妹别不高兴了。”细细听,似藏着哄小孩的意味。

    舒静怡惊讶半晌,看一眼手里这些吃食,又哭笑不得。

    那些低落情绪因为徐庭耀的举动而散去大半,她不禁抿唇一笑:“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

    徐庭耀微愣。

    舒静怡已抬起头来,笑容灿烂:“但还是多谢庭耀哥哥。”

    徐庭耀本以为自己多此一举、弄巧成拙,可是看舒静怡不似之前那样神色恹恹,顿觉安心。

    “不客气。”他说着,道尚且有别的事要忙,便走了。

    大丫鬟上前接过舒静怡怀里那些点心零嘴,笑说:“徐公子关心二小姐。”

    舒静怡没有应大丫鬟的话。

    她手里举着一串糖葫芦递到嘴边,慢条斯理咬了一口。酸甜滋味漫过舌尖,舒静怡吃着糖葫芦,瞥向大丫鬟怀里的东西,过得片刻道:“庭耀哥哥一向如此。”

    ……

    太子的册封大典终是如期而至。

    再一次出现在众人面前的卫昭已是“刘昭”,亦从此是大周的储君,将来的皇帝陛下。

    永兴帝身体尚算康健。

    他每日把这位太子殿下带在身边,悉心教导。

    太子正式册封后,没过多久,废后高氏于冷宫之中,三尺白绫了结一生。

    高家众人,大多受牵连也未落得好下场。

    不过高焕被从大牢里放出来了。

    但如过去那般在翰林院任职亦已不能,永兴帝对他网开一面,将其贬去外地在一个小县当县令。

    卫灵儿听闻高焕的消息,不免想起远在舒家祖籍的舒静柔。

    只而今这般情况,又不必再多想这些,对于舒静柔来说,高焕这个人,大约终是人生过客。

    太子既立,卫灵儿和舒瑾启程前往江南的日子便近了。

    目下正值九月,距离新年仍有数月时间,他们可以在江南住上一两个月。

    卫家的那处宅子倒是在的。

    然卫灵儿带卫昭离开时,单单留下一老仆照看,想是要重新住人,免不了好一番收拾。

    为此,舒瑾吩咐明行带着海棠先行过去。

    届时自可提前收拾和安排,待他与卫灵儿到的时候,事事方便一些。

    在一个秋高气爽的清晨,卫灵儿和舒瑾也轻装简从自邺京出发。

    夏橘、夏栀和宋嬷嬷被留下在扶风院,渺渺托付给她们照顾,与卫灵儿、舒瑾同行的唯有明言。

    从邺京到江南本是一段漫长的路途。

    因一路上有舒瑾的左右陪伴,卫灵儿全然不觉得辛苦。

    他们起初坐船到苏州。

    在苏州停留两日,才乘马车去往卫灵儿长大的那一座江南小城。

    马车里,舒瑾坐在卫灵儿身侧,明显感觉到她身上散发出既兴奋又不安的情绪,像近乡情怯,离得越来越近,人反而镇定不下来。看着卫灵儿紧绷的一张脸孔,舒瑾微笑捏一捏她的手问:“还好吗?”

    卫灵儿听见舒瑾的话,暗暗来回深呼吸过两次,发现无法平复心情,才带着些许委屈开口:“大表哥,我心慌。”

    舒瑾失笑,转而握紧她的手,手指挤入她的指缝间,同她十指相扣。

    “灵儿,我陪着你。”

    过得几息时间,他又开口,“我家夫人该不会是担心我这个夫君给她丢人才这般罢?”

    舒瑾半是玩笑、半是打趣的话落入卫灵儿的耳中。

    她噎一噎,反驳说:“自然不是。”

    舒瑾笑,捧住卫灵儿的脸,让她看着他,追问:“怎么证明?”

    卫灵儿只觉得他突然胡搅蛮缠。

    没有和舒瑾胡闹的心情,卫灵儿凑过去碰一碰舒瑾的唇,几分敷衍。

    “可以吗?”

    舒瑾似品一品卫灵儿的这个吻,慢悠悠道:“不可。”

    卫灵儿皱了下眉:“那要如何?”

    舒瑾笑着把卫灵儿摁在自己胸前,低下头在她耳边说:“要每天带我出去逛一逛,告诉大家,我是你夫君。要在你的亲友面前夸我,要多说些我的好话。”

    卫灵儿奋力从舒瑾怀中探出小脑袋,好笑问:“这是做什么?”

    舒瑾颇理直气壮道:“证明灵儿不嫌弃我。”

    卫灵儿又笑:“我几时嫌弃过你?”

    笑过之后,心里明白,舒瑾这是故意和她闹,让她忘记方才那些不安情绪。

    经他这么一番折腾,她也确实忘记那些。

    卫灵儿莞尔,凝望舒瑾英俊的面庞,手臂主动环住舒瑾的腰身:“我的夫君天下第一,何来嫌弃之说?”

    “待住下以后,我每日带你出门,招摇过市,让大家都知道,我有你这样一个英俊又厉害的夫君。亲友们若有上门叙旧的,我将你介绍给他们认识,在他们面前多说你的好话,多多夸你,如何?”

    “好。”

    见卫灵儿眉眼舒展,舒瑾含笑应她。

    笑闹之中,马车已经稳稳停在卫家的宅子外。

    海棠和明行从宅子里面迎出来。

    舒瑾先一步下得马车,继而候在马车旁,冲马车里的人伸出手。

    一只小手很快搭上他宽大的手掌,舒瑾眉目温柔,扶卫灵儿从马车上下来。

    卫灵儿家的宅子这些年一直空着。

    如今骤然有人回来住,难免引来街坊邻居探究的目光。

    卫灵儿没有在意,落落大方立于舒瑾的身侧。

    不一会儿,舒瑾牵起她的手,海棠走在前面引路,他们一道进去了。

    明言和明行则将舒瑾和卫灵儿的行李从马车上一一搬下来,也送进宅子里。

    那些探究目光被隔绝在大门之外。

    海棠向卫灵儿禀报过宅子里的一些事,便先行去准备热水以便卫灵儿和舒瑾沐浴梳洗。卫灵儿则与舒瑾牵着手,在卫家的宅子里慢慢转悠,宅子不算大,只是承载太多卫灵儿从幼年到长大的回忆。这一转,两个人到底转得许久。

    最后回到卫灵儿从前住的小院子。

    舒瑾看见院子里的葡萄架,旁边一架秋千,院子的另一侧有石榴树。

    窗前几棵紧挨在一起的芭蕉树郁郁青青。

    但卫灵儿太久未归,又逢初冬,天气渐渐冷下来,葡萄架上徒留灰褐色的葡萄藤,那秋千经过风吹雨打,如今也不甚牢靠。石榴树上勉强挂着几个红色的果子,大多掉得一地,是叫人无缘品尝了。

    穿过小院,卫灵儿牵着舒瑾入得自己的闺房。

    房间里的东西不少是新添置的,终究不再是记忆中的模样。

    窗前一串白贝壳风铃仍在。

    卫灵儿走到窗边,推开窗户,外面有风吹进来,窗前那一串风铃叮当作响,声声悦耳。

    她回身,微笑去看正走向她的舒瑾。

    行至卫灵儿面前的舒瑾,伸手轻轻拥她入怀,温声说:“灵儿,告诉我更多关于你的事情吧。”

    他想知道更多与她有关的事情。

    那些他无缘参与的过去,那些他所没有见过的卫灵儿。

    “好。”

    卫灵儿轻声应舒瑾,靠在他的身前,一点一点同他说起来。

    ……

    夜色渐浓。

    卫灵儿从前的闺房里留着一盏灯。

    帐幔下,光线昏暗,缱绻过后,卫灵儿靠在舒瑾怀里酣眠。舒瑾目光温柔望着怀中楚楚可人的小娘子半晌,低头吻去她额角的一滴汗,又在她额头落下一个吻,方闭上眼,拥她一道睡去。

    不觉外面忽响起一道惊雷。

    舒瑾被雷声吵醒,垂眼去看怀里的人,见卫灵儿皱了下眉,微笑着拿手掌捂住她的耳。

    卫灵儿在他怀里蹭一蹭,依旧睡得安稳。

    舒瑾含笑拉高锦被,当下失去睡意,干脆欣赏起卫灵儿的睡颜。

    未几时,外面下起雨。

    一片安静的房间里,渐大的雨声清晰可闻,雨水打在芭蕉叶上的动静同样听得清清楚楚的。

    舒瑾想起卫灵儿同他说过的那些话,凝神听得片刻雨声,嘴边笑意愈深。

    怀里的人似终究被雨声吵醒,迷迷糊糊醒来,眼睛睁开条细缝。

    “大表哥怎么还不睡……”

    一开口,声音也是迷迷糊糊的。

    舒瑾愈是笑。

    他没有回答卫灵儿的话,只啄了下她的唇:“还早,快睡吧。”

    话虽这样说,被舒瑾抱在怀里的卫灵儿却分明注意到他格外有精神。她清醒几分,抬眼去看舒瑾,想起今夜温存时他的耐心与温柔,内心一片柔软。当下离开舒瑾怀抱,趴在他胸前,卫灵儿凑过去吻了下他的喉结,又吻他的唇。

    舒瑾今夜本怜惜卫灵儿路途奔波劳累,无意再对她做什么。

    偏她这般主动撩拨,终难以忍耐,宽大手掌将他这位不肯乖乖睡觉的夫人的腰肢扣住。

    一场雨仍在下着。

    雨打芭蕉的声音始终不停不休响在窗外。

    房中帐幔之下,春潮涌动。

    良久,伴着淅淅沥沥的雨声,帐中隐隐约约传出一句语声低哑、郑重却也温柔的话:“灵儿,我爱你。”

    字字轻叩何人心扉,复换来一声——

    “舒瑾,我也爱你。”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