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72章 第72章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卫灵儿不知永兴帝为何突然让她进宫照顾卫昭,但她心觉不是卫昭哭闹要找她,而是另有因由。www.yimiwenxue.com毕竟,那一日永兴帝召见他们的时候,才说过她和卫昭往后不得再以姐弟相称,也说往后不必见面。

    入宫之后,和卫昭一起被送到那处住着先太子妃的偏冷宫殿,卫灵儿才稍微反应过来。

    她心下隐约猜到永兴帝之目的。

    卫灵儿再一次在宫中见到此前因为种种原因而见过一面的先太子妃。

    这一次,她和卫昭将如这位先太子妃般被软禁在此处。

    先太子妃大名纪云岚。

    如若论起辈分,她和舒瑾的生母是姐妹,舒瑾应该称呼她一声“姨母”。

    卫灵儿没有忘记之前那一次见面,是纪云岚开口,她才得以毫发无损地离开这个地方。

    只是如今她们再见,中间夹杂着卫昭,便又很不同了。

    有些事纵然不曾完全戳破,但卫灵儿明白,皇帝陛下与先太子妃心里都是有数的。先太子妃必定心知她和卫昭为何会被安排出现在这个地方,不过先太子妃看见他们的时候,面容平静,无波无澜。

    卫灵儿没有在纪云岚脸上、眼眸看见半分母子重逢的喜悦。

    那种平静到冷淡的反应昭示着她的态度。

    纪云岚并不想与卫昭相认。

    甚至,在瞧见他们被宫人领进来的一刻,她转身入得殿内,整日再未露面。

    对于卫昭而言,先太子妃是完全陌生的人物。

    即便觉察出对方莫名的不友善,他也没有往心里去,依旧开心于能够和卫灵儿在一起。

    哪怕尚小,但这两年时间,卫昭跟在卫灵儿身边经历过一些事。开心不是因为不知愁,开心是因为而今在他眼里,只要有卫灵儿这个姐姐在,他便什么都不怕。至于是要住在永兴帝的那处宫殿或住在这一处偏冷宫殿,他不在意。

    卫灵儿和卫昭分别住在偏殿挨着的两个房间。

    宫人已提前打扫干净、收拾妥当,日常所需的用品皆细心添置。

    既感知先太子妃态度冷淡,卫灵儿也无意扰她清净,便未专程前去请安。

    只是从这一日开始,卫灵儿带着卫昭住下了。

    牵扯到卫昭身世的那些事情危险而复杂。

    但住在这处偏冷宫殿,去不了别处,也不会有旁人来打扰,卫灵儿没有日日忧心那些事情。

    她每天陪卫昭读书、习武。

    让宫人在外面小花园里立起箭靶,以便卫昭练习射箭。

    白天卫昭在小花园里或习武或练习射箭的时候,卫灵儿会在廊下一边做那件尚未给舒瑾做好的衣裳一边陪他。

    慢慢的,卫灵儿发现纪云岚有时也会暗中看一看在小花园里的卫昭。

    永兴帝则比她预想的更少出现在这一处宫殿。

    至少卫灵儿和卫昭搬进来后,再也没有见过这位皇帝陛下。

    悄然之中,天气渐热。

    不觉端午将至,卫灵儿想给舒瑾做的衣裳也做好了,又顺便绣了个香囊,问宫人要来五色丝线编长命缕。

    她想着端午的时候,皇帝陛下许会出现。

    或有机会请求他派个宫人将东西送去郑国公府,舒瑾收到这些东西便知她在宫中一切尚好。

    未想在这些东西寻得机会送出去之前,舒瑾先过来看她了。

    彼时夜色渐浓,卫灵儿看着卫昭睡下以后,从卫昭房间出来准备回房休息。

    行至廊下,不经意抬眼,猝不及防瞧见一道熟悉的高大身影,卫灵儿刹那以为自己思念成疾,眼前出现幻象。然而那道熟悉的身影在同一刻转过身来面对她,她脚下步子顿住,舒瑾朝她大步走来。

    直到舒瑾到得近前,卫灵儿手掌抚上舒瑾脸颊,她才确信自己不是在做梦。

    她不由瞪大眼睛看着舒瑾,低声惊呼:“大表哥,真的是你!”

    话音才落,卫灵儿已一头扎进舒瑾怀中。

    温暖的怀抱与鼻尖熟悉的气息无不提醒她都是真的,她又什么都不想说话,只想享受这一刻久违的温馨。

    宫人们在看见舒瑾时已悄声退下。

    舒瑾低头瞧一眼怀里的人,未置一词,将卫灵儿抱起,将她抱入她的房间。

    房中没有宫人在。

    因而,房间门才被关上,不待卫灵儿有更多反应,舒瑾的吻落下来。

    彼此没有说出口的思念都诉诸于一个缠绵缱绻的吻中。

    不知何时,卫灵儿后背抵上房间门,复又过得许久,一个吻结束,她趴在舒瑾的身前轻轻喘气,一双手臂却紧紧缠绕在他身上,像一旦松手他会消失不见。

    舒瑾轻吻了下卫灵儿的唇,声音微哑喊她:“灵儿。”

    卫灵儿抬起头,一双眼睛定定看着舒瑾,却什么话都没有说,几息时间,主动吻上他的唇。

    不见舒瑾,卫灵儿忍得下那份思念,可见到他,心中便有千万分的不舍。

    哪怕他们分开的时日并不算长。

    卫灵儿不知这是否便是所谓“小别胜新婚”。

    然此时此刻,她所有的念头无非是拥抱他、亲吻他,让他知道她对他的想念从未停歇。

    舒瑾也再无其他的话。

    片刻,他抱起卫灵儿走向床榻,把卫灵儿放在锦被上,再度俯下身。

    久久方云消雨歇。

    卫灵儿躺在床榻上、依偎在舒瑾怀中,心底生出一种类似于餍足的情绪。

    舒瑾握住卫灵儿的手,放在唇边吻一吻。

    卫灵儿含笑往他怀里蹭一蹭低声问:“大表哥怎么来了?”

    “明日是端午佳节,总该让我们夫妻见上一面。”舒瑾说着,望见卫灵儿额角的汗珠,手臂搂一搂她问,“是不是累了?我今晚不走,若是困了便睡吧。”

    卫灵儿摇头。

    她想和他说说话,不想睡觉——他们刚刚几乎没有说上话。

    念头转过,卫灵儿从舒瑾怀里微微仰头看着他问:“大表哥最近好吗?府里一切可还好?”

    舒瑾似无奈道:“灵儿,你觉得呢?”

    “我去让人送热水进来。”

    说话间,舒瑾把卫灵儿抱到一旁,坐起身准备下床榻。

    卫灵儿跟着坐起身,从后面抱住他。

    舒瑾偏头吻一吻她的脸颊,卫灵儿松开手,眼瞧着舒瑾下得床榻,穿好衣服,去吩咐宫人送热水到浴间。

    宫人送来热水又退下。

    卫灵儿被舒瑾抱去浴间的时候,她恍惚感觉自己不是在宫里,而仍在府中。

    “大表哥都是怎么和姨母还有怡姐儿、柔姐儿他们说的?”

    卫灵儿拉着舒瑾进浴桶一起泡在热水里,低声问。

    舒瑾道:“只说你无碍,没有多解释。”

    要解释也解释不明白,其中许多事,以目下的情况也不宜多言。

    卫灵儿了然,对舒瑾道:“我和昭儿这些日子住在这里,昭儿每天读书、习字、练习武艺、练习射箭,我也只需要陪着他。最近还算太平,没有别的什么事。”

    简单和舒瑾说一说她和卫昭在宫里的生活,卫灵儿又压低声音:“让我和昭儿住在这里的心思,我多少知道。但那一位对昭儿不甚关心,我便没有让昭儿去接近她,免得弄巧成拙。大表哥,其实我也不知道这么做到底对不对。”

    舒瑾拿帕子浸湿后帮卫灵儿擦着身子,说:“灵儿按自己想的去做便是。”

    “那一日灵儿说的话,陛下想是听进去了。”

    卫灵儿也是这么想的。

    当时担心过会不会触怒皇帝陛下的话,若非皇帝陛下听进去了,不会安排她进宫又让她和卫昭住在这个地方。

    可是没有别的吩咐,许因不曾彻底拿定主意。

    抑或与先太子妃的态度有关,皇帝陛下不会不知先太子妃这些日子皆未和卫昭接触过。

    灯影下,两个紧密挨在一处的人影子也融为一团。

    卫灵儿陷入沉思,舒瑾安静帮她擦身子,当下没有继续聊这些事情。

    沐浴过后,回到房中,舒瑾和卫灵儿重新躺在床榻上。卫灵儿如之前那般懒洋洋依偎在舒瑾怀中,眉眼间满是对他的依赖,舒瑾吻了下她的眼睛,无声一笑:“时辰不早了,灵儿快休息吧。”

    “嗯……”

    卫灵儿收紧手臂反抱住舒瑾,靠在他身前,闭眼安心睡去。

    有舒瑾在身边的一觉睡得格外安稳。

    只是舒瑾须得早起,卫灵儿也早早起身,帮他穿衣,和他一起洗漱梳洗。

    待宫人退下,临到要离开,舒瑾方才告诉卫灵儿说:“蜀王和蜀王世子这些日子离京了。”

    卫灵儿对上舒瑾的眸子,慢一拍反应过来他的话里有话。

    “大表哥担心我和昭儿在宫里有危险?”

    舒瑾否认道:“不,你和昭儿现下在宫里很安全,只是山雨欲来,这种安稳,未必能持续多长的时间。”

    卫灵儿颔首:“我会万事小心,照顾好自己,也照顾好昭儿。”

    “大表哥也一样要照顾好自己。”

    她把亲手为舒瑾做的那套夏衫、香囊以及长命缕取来。

    今天便是端午,卫灵儿将长命缕系在舒瑾的手腕上,香囊也佩在他腰间。

    “大表哥若得空也多关心一下柔姐儿。她之前对那位高大人生出过好感,王姨娘的事情一出,怕更要自责,怪起自己。本想让她缓一缓再找个机会开解她的,结果便来了这里,不知要哪日才能见她。”

    舒瑾颔首应下卫灵儿的话。

    他又变戏法似的将一根白玉簪展示给卫灵儿。

    “灵儿,这个你随时带在身边。”

    舒瑾低声说道,卫灵儿从他手中把白玉簪接过来,拿在手里仔细瞧了瞧。

    随即见舒瑾伸过手来,摁了下白玉簪一端那朵海棠花的花蕊,簪子松动,分离成两部分。其中一部分抽出来,里面是一根细长尖锐的金针,分明可做防身之用。

    卫灵儿微讶,却也明白舒瑾为何让她随时带在身边了。

    她进宫的时候自不允许带任何“凶器”,哪怕是平常戴着的首饰,任何能伤人的样式皆不允许。

    “是防身之用但不是让你拿来伤害自己的。”

    舒瑾在卫灵儿耳边轻声说,“我怕哪一日宫里混乱起来,你会遇到危险,偏我没赶得及。”

    卫灵儿把簪子收起来。

    她微微一笑:“大表哥,我明白,我会好好收着,不到万不得已不动它。”

    初来邺京,她凭借一把匕首取了深夜出现在她房中的纪义坤的性命,是舒瑾帮她善后。

    卫灵儿知道舒瑾送她这根簪子是怕她在遇到危险时无反抗之力。

    之后两个人又说得一会儿话,舒瑾终是要离开了。

    卫灵儿送他到廊下,外面仍黑漆漆的,而他的身影迅速消失在黎明到来之前的沉寂黑暗中。

    ……

    舒瑾离开后,卫灵儿无任何困意。

    她念着今天是端午佳节,而卫昭喜欢她亲手包的粽子,于是写下一些需要的食材让宫人去准备。

    迟一些,卫昭醒来。

    他洗漱过后便如常到小花园去练习武艺。

    待卫昭满身是汗从小花园进来,卫灵儿陪他回房间去梳洗,顺便把长命缕系在他的手臂上微笑说:“昭儿可记得今天是端午?待会要不要和姐姐一起包粽子?”

    卫昭听言,满口应下:“要!”

    卫灵儿揉一揉他的发鬓,询问一声宫人是否准备好食材,又和卫昭出来了。

    哪怕是皇宫照样要过端午。

    包粽子所需的粽叶之类的东西一应俱全,是以卫灵儿交待需要的东西,不多时便齐全。

    和卫昭一起简单用过早膳以后,她让宫人将一张桌子搬到廊下,又在旁边摆上两张玫瑰椅,再把包粽子所需的食材一一摆在桌案上,多少闹出些动静。更何况,之后初次尝试包粽子的卫昭由于自己亲手包出来的粽子太稀奇古怪,乐不可支,一阵阵的笑声在廊下不停回荡着。

    这些动静无不传入正殿内的纪云岚耳中。

    她努力让自己不要去在意,却抵不住卫昭那样快活的笑,仿佛正经历人间最值得高兴的事。

    “他们在做什么?”

    坐在窗下罗汉床上的纪云岚蹙眉问。

    悄然候在一旁的宫人闻言,眼底闪过丝诧异,躬身道:“是卫夫人与那位小公子正在包粽子,今日乃端午。”

    端午?纪云岚根本忘记了这个日子,准确一些说,她早便已不在意这些。

    端午、中秋、除夕……

    不管是什么美好佳节,都与她无甚关联,她不过世人眼中的一个在多年前死去了的人罢了。

    带着童音的笑声仍不时传入耳中,纪云岚有一些恍惚。

    她望住面前一盏茶发起愣。

    宫人未等到纪云岚的吩咐,低声问:“可要去让他们安静些?”

    在这里伺候的宫人都晓得这一位喜静,不喜吵闹。

    纪云岚神思被拉回来。

    她拧了下眉道:“不必了,随他们罢。”

    “是。”

    那小宫女应下一声,悄然推开两步,如之前那样安静站在一旁听候吩咐。

    卫灵儿和卫昭包的粽子不算多。

    粽子包好后,卫灵儿又让宫人在小花园里架起一口铁锅开始煮粽子。

    因为粽子要煮上至少一个半时辰才能吃,卫昭听从卫灵儿建议,取了书坐在廊下一边读一边等。正殿内的纪云岚便听见日渐熟悉的属于卫昭的读书声,慢慢地,朗朗的读书声还伴随着粽子的香气。

    纪云岚知道他们的粽子下锅已久。

    她不紧不慢喝一口茶水,搁下茶盏却禁不住想,江南过端午,吃的都是什么口味的粽子……

    纪云岚又一次发起愣。

    守在旁边的宫人见她心神恍惚,反而奇怪她今日为何这般,然而不敢多问,唯有当作万事不知。

    当卫昭背完书,铁锅里的粽子也煮得差不多。

    他好奇围在铁锅旁边,看卫灵儿先夹出来一个粽子,小心剥开,又夹一筷子递到他嘴边笑道:“快尝尝熟了没。”

    卫昭吹一吹那一筷子的粽子,方一口吞下,用心品尝过,笑道:“熟了!”

    卫灵儿便自己也尝一口,这才另外取一双筷子,把铁锅里的粽子夹出来几个放在一个高足盘里。

    这几个粽子,她特地多挑了口味,有甜粽,有咸粽,也有白粽。

    卫昭见状问:“为什么要专门夹出来这些?”

    卫灵儿说:“这是要送人的。”

    “记得以前每逢端午,都会给邻里亲戚分粽子吃吗?”

    卫昭模模糊糊记得有这么一回事。

    他小声问:“所以,姐姐要把这些粽子送给……”不知道怎么称呼纪云岚,他话说到这里,被迫停顿住。

    却不妨碍卫灵儿听懂卫昭的话。

    卫灵儿微笑道:“对,但不是我去送,昭儿送过去,好不好?”

    听说要由他去送粽子,卫昭两条眉毛揪起来。

    他不是很明白为什么要由他去送,可姐姐这么说也没有拒绝的理由,因而他道:“好吧。”

    卫灵儿笑:“那昭儿准备说?”

    卫昭诚实摇摇头。

    卫灵儿指着高足盘里的一个粽子问:“这是什么口味的?”

    卫昭分辨了下,说:“是肉粽。”

    卫灵儿又指着另外一个粽子:“那这个呢?”

    卫昭:“莲子八宝馅的。”

    “这个?”

    “红豆!”

    卫灵儿含笑温声道:“对,昭儿待会送粽子过去,记得说清楚都是什么馅儿的粽子,因为我们不知道,有没有别人不喜欢的口味,所以解释清楚比较好。”

    卫昭点头:“好的,姐姐,我知道了。”

    卫灵儿复交待卫昭几句别的话,卫昭便捧着那个白玉高足盘,在卫灵儿鼓励的目光中走向正殿。

    卫昭一直知道这里还住着另外一位娘子。

    他有时候能瞧见这位娘子,可自从搬到这个地方来住,他们没有说过一句话,这个娘子也不大欢迎他们。

    说不欢迎,却没有欺负过他们。

    在卫昭的眼里,不欺负他们的人不需要讨厌。

    不过今天是端午佳节。

    一个人过节终究有些可怜,他起码还可以和姐姐一起过节啊,卫昭在心里默默的想着。

    小心翼翼捧着高足盘走到正殿外,卫昭没有直接进去,而是对守在外面的一名宫人说:“我是送粽子来的。”

    殿内当即有个小宫女走出来微笑说道:“小公子进来吧。”

    卫昭回头看一眼卫灵儿,见卫灵儿仍站在廊下看着他,他才抬脚跟上那名小宫女入得殿内。

    一碟粽子被捧到仍然坐在窗下罗汉床上的纪云岚面前。

    纪云岚收回望向窗外的视线,转过脸来,安静看着站在她几步远外的卫昭。她的目光让卫昭心里有些许不自在,但卫昭仍是礼貌说:“今天是端午,这是我和姐姐一起包的粽子,送给你尝一尝。”

    礼貌的话却未等来半个字。

    卫昭皱了下眉,才耐着性子说:“以前在江南的时候,我们家过端午都要给邻里分粽子吃的。”

    纪云岚始终一言不发。

    卫昭唯有自顾自对她解释起这些粽子分别是什么口味。

    “不知道有没有你不喜欢吃的。”介绍过后,卫昭说得一句,再看一眼半个字都没有的纪云岚,努力想一想,心觉没有忘记什么,索性道,“你吃粽子吧,我也去吃粽子了。”迟疑了下,未等到纪云岚开口,转身快步走出正殿。

    卫灵儿见卫昭出来,快步迎上去:“如何?”

    卫昭一面和卫灵儿一道往回走一面说:“姐姐,我不知道,她什么话都没有说,可能她不喜欢吃粽子。”

    卫灵儿抚摸了两下卫昭的脑袋。

    “没关系,心意到了便好,走吧,我们也吃粽子去。”

    卫昭“嗯嗯”着点头。

    他没有纠结纪云岚到底为什么那个样子,高高兴兴吃自己做的粽子去了。

    只是和卫灵儿预期的不同,哪怕今天是端午,永兴帝也未出现。她前两日的说不定皇帝陛下会过来的想法变为泡影,不过她和舒瑾见过面,东西俱交给了舒瑾,皇帝陛下来不来,于她不那么重要。

    是夜。

    又一次等到卫昭睡下,卫灵儿从他的房间里出来,走到廊下,望见纪云岚站在正殿外。

    按照纪云岚往日的习惯,此时当睡下了。

    起码往前那么多天的这个时辰,卫灵儿没有见过她出现在廊下。

    思忖间,心有所觉,卫灵儿慢慢朝纪云岚走过去。

    在离纪云岚两步远的地方站定住,卫灵儿沉默着没有开口,于是片刻后,听见纪云岚说:“进来坐一会儿。”

    纪云岚转身入得殿内。

    卫灵儿抬脚跟上,随她进去,又听纪云岚让殿内的两名宫人都退下。

    纪云岚引着卫灵儿走向罗汉床。

    卫灵儿远远看见白天让卫昭送粽子过来的白玉高足盘,乍一看里面的粽子没被动过,仍满满当当。可那些粽子是她挨个夹起来的,她清楚自己夹了多少,略数一数,便知道,粽子被动过,哪怕单单少了一个,却也表示是吃了的。

    “昭儿第一次做的粽子,是不是味道不错?”

    卫灵儿在罗汉床上坐下以后,决定先从今天的这一盘粽子开始聊起。

    纪云岚面色不改。

    她执壶为卫灵儿倒一杯茶水说:“费心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