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64章 第64章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舒静柔一直知道自己很容易会被旁人忽视,也一直知道自己不像舒静怡那样讨人喜欢。m.boshuoge.com与别府小娘子来往时,若没有舒静怡这个姐姐在,她很难应付得来。

    这么多年她也习惯了。

    直到遇见那个人,直到这些日子的一桩桩事情,她恍惚意识到自己的懦弱。

    因为她的懦弱,所以一件放在二姐姐或大嫂身上可以轻松解决的事,于她偏偏似千难万难。

    她甚至不敢真的开口与姨娘或母亲说元宵那日发生的事。

    这样软弱性子的人如何讨人喜欢呢?

    可母亲却告诉她,她是被喜欢的,只是也会担心她,怕她保护不好自己。

    “母亲方才所说……是真的吗?”

    舒静柔懵懵看着薛念兰,“若我性子可以像二姐姐或大嫂那样,是不是会更好一些?”

    薛念兰不知舒静柔遇到什么事叫她这样想。

    不过能从她的话语中听出她的迷茫。

    “柔姐儿,你是你,怡姐儿是怡姐儿,灵儿是灵儿。”薛念兰抬手理一理舒静柔额前的碎发,想到自己大概对舒静柔有所忽视才叫她生出这样的迷茫来,心下多少怜惜,声音越温柔两分说,“你乖巧懂事,向来不让母亲操心,这也是怡姐儿身上没有的。”

    “母亲方才的话不是希望你去学怡姐儿或灵儿。”

    “如你这般性子柔和恬静也很好,但若保护不了自己,便会变成旁人眼中的好欺负和好揉搓。”

    薛念兰与舒静柔说着这些话,却也想到自己。

    她知道老夫人当年为何会偏偏相中她,这么多年,她自问确实也未辜负老夫人的期待。

    然而,这其中许多事亦不足为外人道也。

    柔姐儿性子虽不全像她,但她亦不希望柔姐儿重走她的路。

    思及此,薛念兰对舒静柔道:“譬如这一次的事,先前王姨娘来同我提你的婚事,我找你过来,怡姐儿也来了,实则是你让丫鬟去喊怡姐儿的是不是?那时我晓得,你是心中不愿,不知该如何开口,才让丫鬟偷偷去找怡姐儿。”

    “然你今日来,却忽而改口。”

    “柔姐儿,我的想法与你姨娘的想法,终究代替不了你的想法,你自己怎么想才最为重要……”

    薛念兰一点一点开导着舒静柔。

    舒静柔听得极认真,她心里那团迷雾随着薛念兰的话也渐渐被拨开。

    所以,她可以大胆说出自己的想法。

    哪怕被拒绝,哪怕被否认,一样应该说出口。

    姨娘盼她出嫁无错,母亲要为她仔细挑选夫家没有错,她想要迟一些再嫁人亦没有错。

    正因都没有错,她才更该遵从内心所想,去做出选择。

    说至最后,薛念兰对舒静柔道:“无论是我,是王姨娘,是怡姐儿,或你的两位哥哥,都终是不能一直陪在你身边的。迟早有一天,柔姐儿会要自己去面对,去抉择自己的一辈子到底该怎么过。”

    “到那个时候,没有人能帮你做决定。”

    “但只要柔姐儿选择的是真心喜欢的、能真正幸福的,便是好的。”

    舒静柔此时不完全明白所谓“那个时候”是什么时候。

    可她领会到薛念兰话中深意,一颔首说:“母亲,我记住了,也会认真想一想母亲这些话的。”

    “嗯。”薛念兰温柔一笑。

    再看舒静柔红红的鼻尖,她温声说,“我让丫鬟送热水来,你梳洗一番。”

    ……

    舒静柔从正院出来时,有一种如拨云见日的豁然开朗。

    她知道,这一次终将不能顺从姨娘心意,不过她得自己想办法说服姨娘。

    而在舒静柔想出一个合适的法子前,永兴帝遍邀邺京贵胄去南苑打猎踏青的消息已传到郑国公府。依照皇帝陛下的意思,舒家上下,从舒衡、薛念兰到舒瑾、卫灵儿、舒凯,以及舒静怡、舒静柔皆在受邀之列,他们都须得前往。

    在徐阔出事后不久,永兴帝有此旨意,引得许多人暗自猜测其中的深意。

    卫灵儿同样略猜测过一番。

    可不知是否晓得徐大人重伤别有隐情,这件事没有引起她太多忧虑。

    她只待到得那一日,随舒家众人一道去南苑。

    卫灵儿也问过舒瑾两句这件事。

    但问归问,她没有期盼能从舒瑾口中听到何种答案,毕竟那是皇帝陛下的心思,外人本便轻易无从窥探。

    “蜀王世子是不是一样会去?”这是卫灵儿关心的另外一点,问过舒瑾,她又兀自作答,“然在陛下眼皮子底下,谅他不敢随便乱来,只仍要小心为上。”

    舒瑾看着一本正经说起这些的卫灵儿,却与她道:“可惜那天我要随陛下左右,不能趁机与你一起去骑马。”

    卫灵儿便笑:“原以为我遗憾,谁想大表哥也遗憾。”

    “没关系的。”

    她宽慰舒瑾道,“这些事总会过去,往后我们会有许多时间去骑马、打猎、放风筝、游湖……”

    舒瑾微微一笑:“光这些可不够。”

    口中这么说,心下也盼着那些事能早日顺顺利利解决。

    唯独想到卫灵儿极可能要面对卫昭非她亲弟弟之事,心中无限爱怜。

    希望有他在她身边陪伴,可以给她些许安慰。

    收到去南苑狩猎踏青的消息又过得数天,已是前往南苑的日子。

    卫灵儿与舒瑾先后醒来,夏橘和夏栀送热水去浴间,卫灵儿去浴间洗漱过,便折回里间,坐在梳妆台前梳妆。

    舒瑾从浴间出来时,卫灵儿手中正捏着一支眉笔。

    他走过去,望一眼铜镜里的小娘子,含笑取过她手中眉笔,让她转过身细细替她描眉。

    “徐庭耀和徐嘉敏今日也会去往南苑。”舒瑾对卫灵儿说,“明言明行不能跟着去,即便跟着去,亦无法如平日那样暗中保护你,灵儿……”

    不待舒瑾把话说完,卫灵儿已明白他的意思道:“大表哥放心,我会和嘉敏待在一处的。”

    “旁人眼中,我是徐家义女,与嘉敏走得近也稀松平常。”

    徐嘉敏身手不差,舒瑾此时同她说起,定是先与徐嘉敏说定了,拜托徐嘉敏在南苑费心多照顾她,以防蜀王世子有所动作。她知道他的这一番心思,断断不会不明事理。何况,她不愿着蜀王世子的道。

    “灵儿如今也有读心术了。”

    舒瑾帮卫灵儿描过眉,揽镜供她自照,一笑间道。

    卫灵儿莞尔:“便是同大表哥学的呀。”

    她打开妆奁,从中选好一支发钗,舒瑾顺手接过来帮她插在发髻间。

    如是磨蹭梳妆完毕,夏橘夏栀已将早膳备下。

    卫灵儿与舒瑾用罢早膳,换过衣裳,见时辰差不多便往正院去。

    不久后,他们一行人从郑国公府出来,分乘马车去往南苑。

    南苑乃是位于邺京南郊的一处皇家园林。其中有四处行宫,占地颇广,又有大片的山林湖泊,草木十分繁茂,山林湖泊之中,鸟兽虫鱼、飞禽走兽不知凡几,骑马打猎、游湖钓鱼,皆有意趣。

    他们乘马车到得南苑后,在宫人的指引下去往承光宫。

    永兴帝与高皇后已在此处。

    舒衡领着舒瑾与舒凯去见永兴帝,薛念兰则领着卫灵儿、舒静怡与舒静柔去见高皇后。他们到得不早不晚,行宫已许多人在,卫灵儿随薛念兰与高皇后见过礼,便被赐座。她悄悄看一看,发现几张不陌生的面孔——如冯语姗、林薇她们都在。

    一个是沛国公府的小姐,一个是定远侯府的小姐。

    她们会出现在这里,早预想得到。

    徐嘉敏来得比她们晚一些。

    高皇后见到徐嘉敏,态度亲昵同她说得一会儿话,关心过徐阔和桑夫人的情况才放她入座。

    大约因着卫灵儿乃徐家义女这层明面上的关系,高皇后格外贴心命宫人把徐嘉敏的座位安排在卫灵儿的旁边。徐嘉敏入座后,卫灵儿同她打个招呼,徐嘉敏微微点头,对卫灵儿道:“舒瑾已同我说了,今日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徐嘉敏是爽快性子,不喜拐弯抹角,上来直接把话说清楚。

    卫灵儿便微笑说:“那我提前谢过嘉敏了。”

    徐嘉敏受了卫灵儿的道谢。

    她们在殿内坐得约莫一盏茶时间,人陆陆续续到齐,高皇后发话,允她们自结伴去南苑里游玩。

    薛念兰未让卫灵儿、舒静怡和舒静柔陪着她,让她们同别的小娘子一样相携着去游玩,她自己则与几位相熟些的夫人待在一处。卫灵儿她们于是从殿内出来了。

    春末夏初的南苑正值花木扶疏时,风景宜人。

    今日有风,有小娘子见天气正正合适,从宫人手中取过提前预备好的风筝,寻得空地放风筝玩。

    舒静怡见状,询问卫灵儿、舒静柔以及徐嘉敏要不要去放风筝。

    卫灵儿摇一摇头,徐嘉敏对这些不感兴趣,最后仍是舒静柔陪舒静怡去的。

    虽然卫灵儿和徐嘉敏未去放风筝,但她们也没有走远。

    两个人在一棵榕树下就着宫人铺好的绒毯坐下来,远远看着舒静怡和舒静柔开开心心放起一只孔雀风筝。

    徐嘉敏沉默似在想事。

    卫灵儿便没有刻意找话同她聊天。

    直到徐嘉敏没头没脑问她:“嫁人是什么样的感觉?”

    卫灵儿听见徐嘉敏的话,愣一愣才笑道:“嘉敏为何突然这么问?”

    徐嘉敏认真看一眼卫灵儿说:“有些好奇。”

    停顿了下,她又问,“可以问你和舒瑾之间的事吗?”

    卫灵儿点头。

    徐嘉敏道:“你们两个人是两情相悦才成婚的?”

    徐嘉敏的问题直白而大胆。

    但她语气平静,听来便是单纯好奇,卫灵儿没有觉得不喜,仔细想一想才说:“也许谈不上。”

    树下四周无其他人,卫灵儿压低声音不担心被人听了去,与徐嘉敏道:“我那时因蜀王世子而多少无措,与大表哥成婚也与此有关,既掺杂旁的事情,便不敢说是那样的,反而轻视那样好的一个词。”

    “只是我那时也想得很明白。”

    “能够嫁给大表哥,是我的幸运,亦是一个不会随便后悔的决定。”

    徐嘉敏听懂了卫灵儿的话,一颔首问:“于是便嫁了?”

    卫灵儿笑:“嗯,能够不后悔已很好。”

    徐嘉敏沉思几息时间,恍然说:“原来还可以这样。”

    她少有对卫灵儿露出一个笑,轻声道,“你说得对,做任何决定,能够不后悔便很好了。”

    卫灵儿又一笑。

    聊起这个,她问徐嘉敏:“那你呢?你对嫁人之事又如何看?”

    徐嘉敏面上笑意不改:“爹娘不在意我嫁人与否,我自己也不甚在意。”

    “比起嫁人,我对查案更感兴趣。”

    卫灵儿尝试着继续问:“嘉敏是如何加入明镜门的?”

    徐嘉敏意外不排斥这样一个问题,轻唔得声,与卫灵儿聊起来她的一些事。

    林薇这会儿正坐在另外一棵树下。

    从她这个角度,恰好能看见同样在树下的卫灵儿和徐嘉敏。

    隔着距离,林薇听不见卫灵儿与徐嘉敏在聊什么,却看得到她们由于相谈甚欢而露出的笑脸。她无法控制思绪,记起自己二哥林盛近来一场大病,人未痊愈,今天却偏要来南苑,又能是因为什么?

    卫灵儿到底凭什么呢?

    林薇始终想不明白,她依然清晰记得卫灵儿怎么在别的小娘子们面前装柔弱可怜,难道当真是靠着这种法子?

    可舒家大公子怎么可能如此肤浅?

    她不信,无论如何都不信。

    徐家将卫灵儿收入义女必是舒大公子为她求来的罢,毕竟徐大人乃是舒大公子的师傅。

    但既是那般,为何徐嘉敏愿意与卫灵儿亲近?

    邺京城里的小娘子无一不知,得陛下特别恩准、入明镜门做事的徐嘉敏,根本不屑她们这些小娘子,怎得对卫灵儿却如此态度?也是因为舒大公子的关系?

    卫灵儿何德何能呢……

    而她,想到自己只能得舒瑾一句“不值”,林薇心中酸涩,艰难收回视线,克制着不再去看卫灵儿和徐嘉敏。

    徐嘉敏却觉察林薇目光已久。

    在她收回视线后,徐嘉敏问卫灵儿:“你认得定远侯府的五小姐?”

    卫灵儿反应了下才知是林薇。

    “算认识,但无什么来往,且曾经有过些瓜葛。”

    徐嘉敏了然,随意的口吻说:“她方才盯着你看得许久。”

    卫灵儿看着徐嘉敏,眨了下眼睛,徐嘉敏告诉她林薇所在之处,卫灵儿才看过去一眼。

    一眼之下,卫灵儿站起身,与徐嘉敏微微一笑道:“我们去放风筝吧。”

    同样站起身的徐嘉敏不置可否。

    待林薇克制不住朝卫灵儿和徐嘉敏待过的那棵树下望过来,她们已不在树下了。林薇四下望过去,发现与舒静怡、舒静柔在一处放风筝的她们,咬了下唇。

    ……

    卫灵儿和徐嘉敏寻过来,舒静怡和舒静柔分别把手里的风筝交到她们手里。

    两只孔雀风筝在天空晃悠过一阵才重新稳住。

    复过得片刻,那两只风筝又被卫灵儿和徐嘉敏放飞得越来越高。直到别的小娘子正在放的风筝不小心撞过来,和卫灵儿正在放的那一只风筝缠在一处,她与那小娘子都不得不剪断风筝线。

    两只风筝纠缠着飞往远处继而坠下。

    小娘子仿佛有些惊慌,说:“我马上找人去寻回来。”

    舒静怡认得这人,笑道:“本也是无意,不用这么麻烦,既飞走了便让它们飞走吧。”

    “何必苦苦找回来。”

    当下没有怎么在意这两只风筝。

    又因放得许久的风筝,额头沁出一层薄汗,舒静怡拉着卫灵儿、和徐嘉敏、舒静柔一道去附近的宜春苑休息。

    宜春苑本为供以游憩之用。

    她们四人在花厅一角的一张桌案旁坐下,宫人当即奉上了茶水点心。

    正当她们一面喝茶一面闲谈时,花厅外冒出些骚乱动静,却不待找宫人来问怎么回事,只见金冠束发、一袭墨绿锦袍的蜀王世子刘密从外面大步走得进来,而刘密手中拿着一只孔雀风筝。

    花厅里有其他前来休息的小娘子们在,不止卫灵儿她们四个人。

    刘密一出现,花厅众人朝他望过来,行礼过后,亦看着他朝卫灵儿走过去。

    纵然在看见刘密的一刻,好心情被破坏几分,但卫灵儿、徐嘉敏、舒静怡和舒静柔与花厅里别的小娘子一样,皆起身与刘密行礼。刘密走近,浅笑免她们的礼。

    “卫夫人。”

    刘密走近后,把那只孔雀风筝递过去,“这只风筝,可是你方才丢的?”

    他话一出,引得花厅的小娘子更望过来。

    这样一句话似乎在说,卫灵儿的风筝丢了,而作为蜀王世子的他,特地去帮她找回来。

    卫灵儿与舒瑾大婚之前,刘密想要迎娶她为侧妃的事在刘密的刻意散播下,邺京城里该知道的人大多都是知道了,譬如今日来南苑的小娘子们大多都听闻此事。

    只那发生在卫灵儿与舒瑾大婚前。

    没有人会在他们成亲之后,依旧惦记那么一桩事。

    可若卫灵儿嫁给舒瑾,蜀王世子却似放不下她,在许多人眼里便又变成另外一回事了。

    甚至难免有人怀疑——

    会否卫灵儿与蜀王世子实则纠缠不清,才惹得蜀王世子在她出嫁后,依然对她这般在意、这般念念不忘?

    对于卫灵儿、舒静怡、舒静柔和徐嘉敏而言,那一日在徐府刘密刻意去看卫灵儿的举动,也因刘密此刻突然跑来送什么风筝而回想起来。她们清楚,刘密是刻意为之,然旁的小娘子是不知的。

    卫灵儿看一眼刘密手里的风筝。

    但她惦记的不是风筝,是之前猜测刘密故意这么做乃另有目的。

    那个目的……

    她首先记起舒瑾,心猛然跳一跳,抬眼去看刘密,忽听徐嘉敏说:“世子殿下,这只风筝乃是我方才所放。”

    徐嘉敏的语气很淡定,表情也淡定。

    “多谢世子殿下帮我将这只风筝寻回来,不过也难保我认错了,若是认错了,还望殿下海涵。到底都是宫人准备的风筝,瞧着大同小异,实在难以分辨。”

    徐嘉敏把那只风筝揽成自己所放,又说是宫人准备的风筝,有认错的可能。

    分明暗指刘密说手里的风筝为卫灵儿所放同样不可信。

    刘密望向徐嘉敏。

    徐嘉敏不惧他,对上他的视线,脸上却无笑。

    眸藏威胁盯得徐嘉敏半晌,刘密才笑道:“原是徐小娘子的风筝,那便还给徐小娘子了。”

    他把风筝递过去,徐嘉敏接下,而刘密又盯一眼卫灵儿,这才拂袖而去。

    刘密离开,小娘子们看热闹的心也散了。

    徐嘉敏的几句话叫那些暗中揣测卫灵儿与刘密到底是何关系的人歇了心思。

    晚一些才过来宜春苑,踏入花厅正听见刘密所言的林薇,皱眉紧皱。

    她朝卫灵儿的方向递过去一眼,沉着脸去别处坐下来休息。

    徐嘉敏略检查了下那只风筝,无什么异样,才喊了个宫人过来,把风筝交给那名宫人。四个人重新坐下来后,舒静怡忍不住低声说:“他究竟想要做什么呀?”

    卫灵儿摸一摸舒静怡的脑袋,与帮她解围的徐嘉敏道谢。

    徐嘉敏道:“不用客气,这风筝你认是你放丢那只,会引来风波,你不认,一样会引来风波。”

    “故而我认下才是最妥当的。”

    她淡淡一笑,“左右不会有人怀疑我与蜀王世子之间有什么。”

    卫灵儿也知是这么一回事。

    认下则刘密行迹暧昧,若不认,也可被人怀疑是心虚否认。

    当有人想要揣测她与刘密的关系时,任何捕风捉影都会变成他们眼中所谓事实的佐证。

    “还是要谢的。”

    卫灵儿勉强笑了下,心里却因刘密的出现担忧起舒瑾。

    她怕刘密故意的举动意在伤害舒瑾。

    可是舒瑾这会儿大概正陪着皇帝陛下狩猎,想确认他平安也没法子。

    卫灵儿一颗心悬起来。

    直到下午,她才和舒瑾在南苑重新见面。

    ……

    郑国公府。

    薛念兰、舒瑾与卫灵儿等人虽不在府中,但舒霖、舒静欣和卫昭仍如往常那样去学堂上课。

    海棠也和往常一样随卫昭到学堂,负责照顾好他。

    下午的时候,卫昭肚子不舒服要去更衣。

    海棠便陪他去更衣,守在房门外,避免有人不知情忽然闯进去。

    卫昭更衣时一向不要人伺候,海棠早已习惯。

    只是今日,她在外面等得近一刻钟也未等到卫昭出来,不由有些担心,上前敲了敲门。

    里面什么回应也没有。

    海棠不禁皱眉,以为卫昭没听见,又用力敲门问:“小小姐,你还好吗?”

    仍和之前一样半点儿反应也无。

    越发觉察到不对劲的海棠终于推开房门,她急急闯进去,然而房间里半个人影都不见。

    里外找过一圈但寻不见卫昭的海棠一时脑袋空白,愣愣站在那里。

    过得半晌,她惨白着一张脸拔脚往外跑。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