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57章 第57章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新婚第三日。m.ghjun.com

    舒瑾与卫灵儿以归宁的名义携礼去过一趟徐府,周全礼数。

    在徐家用过午膳,留得许久,舒瑾和卫灵儿才回郑国公府,又分别去与老夫人、薛念兰请过安。

    待他们回到扶风院已然是申时。

    今日起得早,又逢春日,暖风熏得人醉,到得这会儿便也有些懒怠。

    净面洗漱的时候,卫灵儿小小打了一个呵欠。

    舒瑾偏头望过来,关心道:“困了?要不要去睡上一会?”

    卫灵儿摇摇头:“已是这个时辰,不睡了。”

    “我同海棠说让她今日待昭儿放堂后,直接和昭儿过来,今日便在这里用晚膳。”她一面说一面走到舒瑾身侧,牵着他的手走出浴间,“再半个时辰,他们也该过来,这么一睡一起也折腾。”

    舒瑾想一想道:“那陪我去书房?”

    “好啊。”卫灵儿笑着应下舒瑾的话,随他从房间出来,往书房去。

    卫灵儿以为舒瑾是有事来书房。

    谁知两个人进书房后,舒瑾兀自将她牵至书案后坐下来,坐在他自己惯常坐的那个位置上。

    卫灵儿望向舒瑾,舒瑾不语,抬脚走到博古架前,似要找什么。

    她便安静坐在书案后面,耐心等待。

    须臾,舒瑾拿着一只鎏金雕花紫檀木匣子折回书案旁。

    那匣子被放在卫灵儿面前。

    卫灵儿看一看匣子,又看舒瑾:“是什么?”

    舒瑾微笑:“打开看看。”

    卫灵儿这才伸手去将面前的匣子打开了。

    匣子里躺着一对嵌宝珠金镶玉镯子。

    玉是羊脂白玉,质地细腻温润,白玉衔接处,镶赤金兰花,花蕾处以紫色宝石为点缀。

    这应是女儿家的东西。

    卫灵儿仰头去看绕到她身后的舒瑾。

    舒瑾也低下头看着她,伸手捏一捏她的脸,在卫灵儿继续看向那对镯子时,道:“这一对镯子是长姐当年留给我的,据说是娘亲临走之前交给她,说待我娶妻时,让她转交给我的妻子。”

    “那时她将这个匣子交给我,我也未发觉太多不对。”

    “但想着,终究应该拿给你才是。”

    卫灵儿明白舒瑾心中歉疚。

    他定然不止一次想过若早些发现长姐的异样,或能阻止那一场悲剧。

    可他那时,也并非经事的年纪。

    刻意为之的隐瞒,更本便不会轻易叫人觉察,这一点她确实比旁人清楚。

    卫灵儿紧紧握住舒瑾的手。

    她站起身望向舒瑾问:“大表哥,和我说一说大表姐的事情可好?”

    在舒瑾的记忆里,与他娘亲有关的记忆甚少,而长姐舒静娴则不同。他们相伴长大,舒静娴对他关怀备至,端午为他编长命缕,重阳为他绣荷包……和去年重阳卫灵儿送他的锦囊一样,上面会绣着吉祥话。平常有长姐从中调和,他与舒家众人的关系不错。

    他们姐弟的关系便如卫灵儿与卫昭一样。

    亲厚、友爱。

    无论发生什么事,他的姐姐也都会护着他,站在他的身边为他撑腰。

    他曾经努力习武读书亦如卫昭那样,盼望长大之后,可以保护自己的姐姐、可以给她庇佑。

    卫灵儿安静而认真听着舒瑾说起与舒静娴有关的点点滴滴。

    到后来,舒瑾找出一幅画。

    画中之人乃是舒静娴。

    这也是卫灵儿初次有机会得知舒静娴的样貌。

    画中的小娘子正是十四、五岁的年纪,穿一袭银红春衫,手中捏着一柄轻罗小扇,眉眼弯弯,笑容灿烂,人在花丛中,亦是人比花娇。旁边有一只小猫,毛绒绒的一团,伸着爪子调皮扑一只彩蝶。

    那一只小橘猫正是幼时的渺渺。

    见过舒静娴的画像,卫灵儿同样明白舒瑾从前为何说卫昭眉眼与舒静娴有两分相像了。

    弟弟扮做女儿身的样子确与舒静娴眉眼有些许的相似。

    不过也是得熟悉舒静娴的人才辨得出来。

    “大表姐真漂亮呀。”

    卫灵儿看着画像上豆蔻年华的小娘子,由衷赞叹。

    她转过身,面对舒瑾,拉一拉他的手道:“大表哥,我答应过你,会陪在你身边。往后无论有什么事,我们一起面对。你想做的事,我同样会全力支持。”

    舒瑾曾说过,他在追查舒静娴当年遭遇,追查舒静娴之死背后隐藏的秘密。

    卫灵儿指的也是这个。

    舒瑾望着卫灵儿微微一笑:“好。”

    他目光落在她唇上,手指轻抬她下巴,便要低头吻她。

    忽听书房外有敲门声响起。

    随之是夏橘的声音:“世子爷,少夫人,枣儿表小姐过来了。”

    舒瑾动作顿一顿,皱起眉,卫灵儿忍笑推开他凑过来的脸,应夏橘的话。

    “好,晓得了。”

    卫灵儿将舒静娴的画像小心翼翼地收起来,把那个装着那对嵌宝珠金镶玉镯子的匣子也收起来,并一一归置妥当。回头见舒瑾恹恹不快站在书案旁,她走过去,在他唇上啄一口:“好啦,大表哥,我们过去吧,别让昭儿干等。”

    舒瑾看她一眼,隐有不满足之意。

    卫灵儿笑,再亲他一口:“做姐夫的总不会板着个脸去见人?”

    舒瑾这才缓和脸色,似勉强被安抚情绪。

    卫灵儿牵他从书房出来去正厅。

    ……

    春日的天气早已转暖。

    这一日之后,卫昭每天寅时过来扶风院继续随舒瑾习武,在扶风院用过早膳再去学堂。

    过去虽然不知卫昭是男儿身,但舒瑾在教习他时,知晓卫灵儿望卫昭能习得武艺有自保的能力,并没有因为以为他是小娘子便放松要求。如今哪怕知道他是男儿身,也不必特地去做一些调整。

    即便隔着一些时日没有教卫昭,可略一检查,舒瑾知他这些日子从未懈怠。

    有这份心性,持之以恒,亦定能有所获。

    另一边。

    在卫灵儿与舒瑾成婚后不久,舒凯参加殿试的结果也尘埃落定。

    他被授庶吉士,得入翰林。

    往后舒凯将在翰林院继续学习。

    待到三年后的会试,经过考核再被委以官职,极可能是留任翰林或入六部。

    放榜以后,上舒家恭贺的人几乎踏破郑国公府的门槛。

    不仅是上门恭贺,来为舒凯说媒的媒婆更是一茬接着一茬,薛念兰问过舒凯的意思后一一拒了。

    且不说舒凯。

    因为有了这么个前途无限的嫡亲哥哥,上门来为舒静怡说媒的亦很不少。

    只是舒静怡不感兴趣。

    往前不感兴趣,见过舒瑾和卫灵儿如何走在一起、又如何甜蜜恩爱,她更不感兴趣了。

    不是嫁给自己喜欢的人有什么意思?

    不是嫁给喜欢自己的人,又有什么意思?

    舒静怡想起舒静柔为一个人心动、为一个人大哭,有两分羡慕。

    因她至今未遇到那样能够叫她魂牵梦萦的人。

    转念再想,那样被另一个人牵动情绪,而对方未必晓得自己的欢喜与酸楚,舒静怡又觉得这样太过心酸,她未必能受得住。而今的生活也很好,她终归留恋待在爹娘身边,有哥哥宠爱的日子。

    春闱科考结束,放榜之后,永兴帝为今年及第的进士们设下琼林宴。

    而在琼林宴过去没两日,卫灵儿与舒静怡、舒静柔相携入宫,赴高皇后在宫中所设下的赏花宴。

    高皇后的这一场赏花宴所宴请的都是邺京城中的小娘子们,所请者年龄不超过三十岁,倒不拘是否已成亲。倘若卫灵儿仍是郑国公府的表小姐,她无资格赴宴,但她与舒瑾成婚以后,变成世子夫人,今日宴席便有她的一张请帖。

    论起来,卫灵儿是不怎么愿意与宫中的贵人们有所牵扯的。

    然而这些事她没有选择的余地,且心下惦记舒静娴那桩,她又对出入皇宫不那么抗拒。

    舒静娴是在一场宫宴后不久了结性命的。

    大表哥所说蹊跷之处,极大可能也在这场宫宴上。

    纵然远离皇宫可远离是非,却一样远离当年被掩藏的真相。

    她也不是认定光凭出入几次皇宫便能寻得线索,只是抱着一丝希望而已。

    但在此之外,更重要的是小心谨慎。铱驊

    面对心思难以揣测、无上尊贵的皇后娘娘,卫灵儿情愿“杞人忧天”、“庸人自扰”。

    三人乘马车到宫门外。

    下得马车,在宫人的指引下,一路去往设宴的御花园。

    她们三人来得不早也不晚,不少小娘子已先到了,三人先去拜见高皇后。

    坐在凉亭里的高皇后,身边围绕着不少年轻漂亮的小娘子,下首处也有几位高位妃嫔陪侍左右。

    如之前几次卫灵儿见到她时那样,高皇后和颜悦色免她们的礼,笑着同她们寒暄两句,便让她们自去玩乐了。卫灵儿与、舒静怡、舒静柔从凉亭退出来,在凉亭附近的冯语姗上前来与她们打招呼。

    几个人未在凉亭附近多留。

    她们相携着一面赏花一面走到另外一处人少些的地方。

    御花园中有一处假山石亭经过能工巧匠雕琢,引水自山石所造水渠蜿蜒而过,其上置酒杯,隐有流觞曲水的风趣。周围置几扇山水大屏风,屏风后点香炉,设案几,复摆上果品与点心,于今日赴宴的小娘子们也是一处得趣之所。

    卫灵儿几人经过此处时,听见有小娘子正在吟诗作赋。

    她们不好这些风雅,便未停留,又往别处去。

    走得百来步,一时有认识的小娘子上前来同她们问好,目光落在冯语姗身上的时候,免不了提起冯语妍。

    那小娘子笑道:“而今是该叫一声娘娘了。”

    “听说今年新入宫的秀女中,属你家四妹妹最得陛下的宠爱。”

    她压低声音与冯语姗说,“这也是喜事一桩呢。”

    女儿家能入宫得皇帝陛下的宠爱,在世人眼中到底是光耀门楣之事。

    乃至“一人得道,鸡犬升天”。

    冯家能够出一位宠妃,对沛国公府当然有所助益。

    这些日子,冯家也确实出了些风头。

    而本艰难才逃开入宫为妃这一桩事的冯语姗勉强一笑:“我是做姐姐的,自然替她高兴。”

    “我方才也去看望过她,可惜她今日身体不适,只能仔细将养着。”

    那小娘子又说笑过几句才去别处。

    冯语姗脸上的笑淡下去一些,看向舒静怡、舒静柔和卫灵儿,也不提冯语妍,单聊起附近的牡丹花盆栽。

    她们也无意聊冯语妍。

    顺着冯语姗的话,舒静怡和她一道欣赏起牡丹花盆栽。

    赏花过一阵,有一小宫女过来请卫灵儿。

    小宫女道:“皇后娘娘近日得一苏绣屏风,知少夫人出身江南,皇后娘娘特命奴婢来请少夫人,前去一鉴。”

    卫灵儿无法推辞,唯有暂且与舒静怡、舒静柔分开,随那小宫女回到高皇后所在凉亭。

    小宫女去请她时所说的苏绣屏风,此刻便摆在凉亭内。

    卫灵儿上前与高皇后行礼请安。

    高皇后命人与她赐座,笑道:“你也来瞧一瞧,这屏风如何?”

    卫灵儿认真看得一会儿那扇苏绣屏风,见屏风上一对登枝喜鹊,色彩明丽,活灵活现,她规规矩矩微笑说:“回皇后娘娘的话,民妇笨拙,只觉这幅绣品用针细巧,不露针迹,又色泽鲜明,实乃上佳之品。民妇亦是今日得沾皇后娘娘的光,才有此眼福。”

    高皇后一笑:“江南苏绣闻名天下,本宫听说苏州的人家,家家养蚕、户户刺绣,想是江南的小娘子们女红皆极好。不如让本宫今日也见一见?”

    卫灵儿不知高皇后是何意。

    想要看江南的小娘子们女红如何,偏找上她吗?可也只能从了。

    卫灵儿正要应答,又一小宫女入得凉亭,行礼后与高皇后恭敬道:“皇后娘娘,冯婕妤得知卫夫人与舒家两位小娘子今日入宫,想与卫夫人及舒家两位小娘子一叙,特请皇后娘娘恩准。”

    冯语妍要见她们?

    卫灵儿面上不动声色,心下疑惑,只听高皇后说:“既如此,便去吧。”

    她似宽和道:“人在病中,想念闺阁时的玩伴也是有的。”

    “你且随这小宫女去吧。”高皇后对卫灵儿温声道,“绣品改日也能看。”

    许是当着这许多人的面所以这般好说话。

    高皇后发话,也无从拒绝。

    卫灵儿便起身行礼告退。

    她随这名小宫女从凉亭里出来,被小宫女引着离开御花园。

    惦记眼前小宫女说冯语妍也要见舒静怡和舒静柔,卫灵儿想等她们一道,便与小宫女说:“这位姑姑,你方才说冯婕妤想见我与家里两位小娘子,既要去,不如在此等一等她们好同去?”

    说着要褪下手腕上一只碧玉镯子塞过去。

    那小宫女笑着推拒,与卫灵儿说:“夫人随奴婢来即可,两位小娘子想是已经先过去了。”

    卫灵儿和舒静怡、舒静柔不在一处,难以分辨小宫女所说是真是假。

    却不好执意要等,让这小宫女为难。

    定一定心神,卫灵儿颔首微笑:“如此,我们也快些过去罢。”

    小宫女笑着继续走在前面为卫灵儿引路。

    皇宫中的宫殿繁多,卫灵儿对皇宫的路不熟悉,不敢乱走,离开御花园以后,只能紧跟着这名小宫女去。

    路上不时能瞧见其他宫人,也令她略略放心。

    这是起初的时候。

    她们一路安静走得许久,又穿过一条甬道,卫灵儿隐隐感觉路越走越偏僻,也不见有别的宫人。

    正怀疑不对劲,只见走在前面的小宫女先一步转过一个弯。

    卫灵儿拧眉追上去,同样转弯,却忽而瞧不见那名小宫女的踪影了。

    当下连忙朝四周看一看,是半个人影也不见。

    往前多走几步,仍不见那小宫女身影,到得这会儿,卫灵儿再如何迟钝也晓得此事有问题。

    问题未必出在冯语妍身上,也可能出在皇后娘娘身上。

    可大费周章引她来这个地方做什么?

    卫灵儿往周围看一看,辨不出自己究竟走到什么地方来了。

    一侧是一堵红墙,旁边可能是一座宫殿,不知是否会有别的宫人在。

    如若故意让那个小宫女引她来这里,大约不会有人……

    但也不能不明不白留在这个地方。

    卫灵儿思索几息时间以后,索性贴着墙根继续往前走,至少目下她能顾得上前后是否有人。走得十来步,模模糊糊听见有人说话的声音,她脚下步子顿一顿,抿了下唇,犹豫着还是往前走了。

    很快,她看见一道宫殿门。

    那宫殿门虚掩着,卫灵儿下意识往里面看过去一眼,见廊下站着一个娘子。

    又或者不是什么娘子,而是宫里的妃嫔。

    什么妃嫔住在这么偏僻的地方?难道这个地方是冷宫?

    只是,有妃嫔定然会有伺候妃嫔的宫人。

    她现下需要有个宫人愿意引她离开这个地方,至于那个宫人是在哪里当差伺候,无关紧要。

    抱着这样的念头,卫灵儿推开那扇宫殿门,走了进去。

    方才在廊下站着的人不见身影。

    卫灵儿走得几步又迟疑了。

    这处宫殿怎么这样安静?为何有人进来了却似无一个宫人发觉?

    她原本以为只要自己进来,马上会有宫人发现她,她便可以顺水推舟用身上值钱的首饰换对方行个方便。

    谁知竟不见人影。

    正当卫灵儿考虑要不要退出去,起初站在廊下的那个人从殿内走出来,折回廊下,安静看着她。哪怕看见她这个不知从何处冒出来、擅自闯入的人,亦未换得廊下的那个人开口说半个字。

    然而,当卫灵儿朝那个人看过去,她蓦地愣住。

    这一次离得近了,也不是匆匆的一眼,她清清楚楚看见那张脸。

    廊下那个娘子的那张脸,像极了不久之前舒瑾拿给她看过那副属于舒静娴画像上的人。

    不过,舒静娴即便依然活着也才二十出头,不会是三四十岁的年纪。

    卫灵儿在愣忡过后,反应过来这个人不可能是舒静娴。

    不是舒静娴,那是……

    一瞬间心跳如鼓,卫灵儿呼吸一滞,却见廊下的娘子朝着她望过来。

    对方语声平静,面上无波无澜问:“你认得我?”

    卫灵儿听见她的话下意识摇头。

    对方移开视线淡淡问:“你不认识我,为何那样看着我?”不待卫灵儿回答,她又说,“但这个地方,你不该来,赶紧离开这里,只当自己从没有来过,也没有见过我,不要对任何人提起。”

    劝告的话使得卫灵儿恍然醒悟她被引到这个地方来的原因。

    便为这个人吗?

    在这座宫殿里的这个人,她的存在,实则是不能为人所知道的?

    她是被设计,便走不了了。

    哪怕立刻从这里逃走也没有任何的用处。

    明白这些的卫灵儿不但没有离开,反而朝着廊下走过去,说:“我是被人引到这个地方来的,现下想逃,大约也逃不了了。方才那般反应,实在抱歉,只是我夫君的长姐与娘子生得极像,太过诧异,我才会在看见娘子时失态。”

    “你夫君的长姐……”

    廊下的人口中喃喃,微微皱起眉问,“你夫君是谁?”

    卫灵儿说:“是郑国公府的世子。”

    她又朝廊下的人走过去几步,越是走近,越看清这人容貌,越想起在舒瑾书房看过的画像。

    “你是阿瑾的妻。”

    “也对,算起来他该到娶妻的年纪了。”

    卫灵儿才因这位娘子的话诧异于她认得舒瑾,身后传来一阵吵闹的动静。

    未几时,卫灵儿看见了那位九五之尊——永兴帝刘雍。

    刘雍大步走过来,周身有一股紧绷的、随时会爆发的熊熊怒意。

    那是一种危险的气息。

    哪怕知道危险逼近,卫灵儿仍福身与永兴帝行礼请安。

    永兴帝此刻却是看都没有看卫灵儿一眼。

    他疾步走到廊下那位娘子面前。

    而那位娘子微抿着唇望向永兴帝道:“同这位小娘子没什么关系,你不要为难于她。”

    永兴帝这才瞥向卫灵儿。

    他没说话,那位娘子又说:“我知你心思,她知晓我的存在,在你眼里便不能留,可她若有事,郑国公府那边,你如何交待?且她也是被人设计才会出现在这里,无疑是为以她性命挑起这件事。”

    “她是阿瑾的妻。”

    “你放过她,放过这位小娘子,好吗?”

    话说到最后已带着淡淡的哀求。

    卫灵儿不知该作何想,这位娘子认得大表哥,得知她与大表哥的关系便开口为她求情。

    而皇帝陛下……

    这一刻,卫灵儿大着胆子微微抬起头来。

    只见那位娘子抬手扯了下永兴帝的衣袖,又听见她对永兴帝说:“雍哥哥,不要为难她。”

    卫灵儿没能看见永兴帝脸上的表情。

    唯一听见他语气明显缓和,道:“你为她求情到这份上,我应你便是。”

    “今日之事,只当不知?”

    “嗯。”

    那位娘子与永兴帝说定过后,对卫灵儿道:“你走吧,今日所见所听,不可与任何人说起,哪怕是阿瑾也不行。”

    卫灵儿震惊中应下她的话,低头快步离开。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