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56章 第56章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卫灵儿闭着眼,感觉到舒瑾的吻落下来。www.yiwuwenxue.com

    温柔的吻在她唇上,在她脸颊,在她眼睛,在她额头。

    层层束缚被解开。

    大红衣裙与大红衣袍纠缠着层层叠叠堆在脚踏上。

    温热的呼吸洒在颈间。

    他含吻她的耳珠,在她耳边一声声唤她,又一路往下。

    终究一切都是陌生的。

    酥与麻的感觉一波又一波袭来,灵儿身体轻颤,下意识的怕,想去遮挡。

    舒瑾极耐心,知她害怕,温柔吻过她的耳垂,将她抱住,声音低哑:“别怕,灵儿,若不舒服,便同我说。”灵儿埋首在他身前,被他的体贴话语安抚情绪,轻轻点了下头,温软的两条手臂回抱住他。

    一时却也只这样互相抱着,灵儿知道,他在等她放松。

    然她晓得他的克制,略动一动,便觉察到那避无可避的热与硬。

    灵儿满面娇红,不敢再动。

    几息时间,她又鼓起勇气睁开眼睛,在舒瑾怀中抬起头来,去看他,直视他眸中炙热。

    “大表哥……”

    灵儿轻唤他一声,带着鼓励般,仰面吻上他的唇。

    ……

    锦被的暗香盈满鼻尖。

    最初时几分难忍过去之后便是另一种令人沉沦的欢愉。

    只是近乎一夜在舒瑾臂弯不停辗转,卫灵儿才知那一层温柔之下也有似无法自持的热烈与兴奋。她终是在他怀中筋疲力尽,手脚发软,昏睡过去之前,感觉到他轻轻吻去她眼睫的泪珠……

    一觉便也睡得昏天黑地,不知今夕何夕。

    卫灵儿醒来时,燃得一夜的一对喜烛已经烧尽了,外面天光已大亮。

    她迷迷糊糊睁开眼,尚未反应过来什么时辰,便感觉一个轻吻落在她耳边。

    身后的舒瑾手臂正抱着她,将她揽至怀中,两个人紧贴在一处。

    卫灵儿因这番动作而清醒了些,记起昨日乃他们大婚。

    也记起昨夜那些耳鬓厮磨。

    一阵脸红耳热中,她微微闭上眼睛。

    顿一顿,在舒瑾身前略埋首又转过身去面对他,低声问:“大表哥,什么时辰了……”

    舒瑾含笑吻了下卫灵儿侧脸,回答她的问题。

    卫灵儿一惊,慌乱中急急抬起头,睁着一双眼睛看他:“怎么不喊醒我?”

    舒瑾手指挑起她落在雪肩上的一缕乌发,漫不经心的口吻:“也无什么事,不着急起,有事也一样是睡醒再说。”见卫灵儿抿唇,他又笑,“何况今早才……”

    卫灵儿觉察到他的不正经,提前捂住他嘴巴。

    没有和舒瑾继续谈论这个问题,她只说:“那现在也该起了。”

    在郑国公府住得一年多,卫灵儿知道舒家并不是喜欢拿规矩压人的人家。

    然而新婚事多,起得迟了也耽误。

    说罢一句,松开捂住他唇的手,卫灵儿自顾自拥着锦被坐起身,不再管舒瑾,弯腰探过身子,去找昨夜穿的衣裙。舒瑾目光落在她纤软的腰肢,眸光一沉。

    指尖才碰到那件散落在堆叠的衣物中间的小衣,未来得及取过来,卫灵儿又被舒瑾从身后抱住。她动作一顿,舒瑾下巴搭在她肩窝处,有力的手臂环住她,在身前的手却是格外的不安分。

    掌心轻覆上雪软。

    卫灵儿一颤,咬唇拍开舒瑾的手,低声说:“大表哥,不要闹了。”

    舒瑾便趁机扳过卫灵儿的身体,让她看着自己。

    又怕她受凉,将滑下去的锦被往上拉一拉,把她重新裹住。

    “灵儿觉得是胡闹?”舒瑾语气十分认真问她,卫灵儿当下未答,他问过一句又是一句,“昨夜也是觉得我胡闹么?所以灵儿昨夜在勉强自己?觉得那些是身为妻子的责任,所以对我忍耐?”

    每多问一句便似受伤两分。

    卫灵儿愣住,不知他为何想到那上面去。

    分明是目下时辰已晚,他们该起了,好去与长辈请安。

    何况他们两个人乃陛下赐婚,按照礼矩,也要进宫去与皇帝陛下、皇后娘娘谢恩才是。

    卫灵儿一时没开口。

    在她眼前的人更因此而眸含低落,却又仿若愧疚,说:“原是我强求于你,我竟未觉察,往后不会了。”

    心中瞬间涌起不忍的情绪。

    卫灵儿道:“不是的,大表哥不要这样想。”

    否认的话出口,她回过神来,自己是被他给套进去了。

    这样装可怜的法子,从前她在他面前用过最多……而今便是轮到她来受么?

    虽看破舒瑾心思,但卫灵儿未揭穿。

    她弯一弯唇,凑过去亲一亲舒瑾:“是怕耽误正事而已。”

    “昨夜我没有勉强自己,更不会是大表哥强求,不过现下时辰不早,我们快些起床洗漱可好?”卫灵儿半是跪坐在床榻上,一面哄,一面伸出手臂探过身子去抱他,再问,“夫君,起床了可好?”

    雪软忽至眼前,舒瑾闭一闭眼说:“不好。”

    不觉视线往下看得一眼,卫灵儿微愣中眉眼不动别开眼去,也明白过来他为何又在闹。

    迟疑过一瞬,她双手攀住舒瑾的手臂,往他的方向挪一挪,靠近他。

    开口时一句话细弱蚊呐:“那大表哥……快一些……”

    见卫灵儿双目紧闭,模样乖巧顺从,舒瑾心下又变得不忍。

    他怕她在勉强自己满足于他的欲念。

    舒瑾单纯吻了下卫灵儿的眼睛,温声与她说:“灵儿,我喜爱你,故而娶你,但在此之外,也希望你快活。倘若不是,你不必勉强,不用为了让我满足而不顾自己的意愿。方才是我不好,故意说那些话叫你心软,反而强迫你。”

    一番话落在卫灵儿耳中,愈发叫人脸红耳热。

    她未来得及开口,舒瑾已下得床榻,披衣吩咐送热水去浴间以便沐浴梳洗。

    卫灵儿捂住脸往锦被里缩一缩。

    却只觉得这会儿依着舒瑾的话起床也不是,不起床也不是。

    她当真没有勉强自己啊。

    可是该怎么说呢?似怎么说都太过令人害羞。

    热水很快被送至浴间。

    房间里又剩下卫灵儿与舒瑾两个人。

    舒瑾折回床榻旁,把不着一物的卫灵儿从锦被里捞出来,拿了条薄毯裹住她,说:“我先抱你去沐浴。”便横抱着卫灵儿入得浴间,走到浴桶旁,扯去薄毯,又把她放进盛满热水的浴桶里面。

    “若有事,便喊我。”

    舒瑾摸了下卫灵儿的脸,温声道。

    卫灵儿看着他转身,一双手扒着浴桶边缘,喊他:“大表哥。”

    舒瑾回身,见她眼巴巴望向自己,折了回去。

    “怎么了?水温不合适?”

    他伸手要去试一试水温如何,那只手便被卫灵儿的手抓住。

    卫灵儿拉一拉他的手,看着他说:“大表哥,我没有勉强自己的。”

    她想,究竟是把话明明白白说出口才好。

    “我知道大表哥的心,也望大表哥能知我的心。”她拉着舒瑾再走近一些,水声哗啦中,起身去解他身上的衣,又吻他的唇角,“你的快活,亦是我的快活。”

    卫灵儿对舒瑾一笑,露出甜美的小梨涡,便是于舒瑾而言最摄他心魄的蛊。

    须臾,浴桶中水波不停晃动,渐渐湿了一地。

    ……

    这一次是真的起得太迟了。

    卫灵儿被舒瑾牵着从扶风院出来时,脸颊的热意稍退。

    他们去正厅。

    待众人到齐之后,卫灵儿重新正式与几位长辈见礼奉茶,也收下新婚礼。

    她亦为舒凯、舒静怡、舒静柔以及舒霖、舒静欣都准备了礼物。毕竟如今多出一层大嫂的身份,和往日多少不一样。不过原本这些礼物是当初为离开郑国公府而备下的,今时今日却变换用途。

    在一片融洽气氛里拜见过长辈后,舒瑾带卫灵儿出门。

    他们乘马车进宫谢恩。

    卫灵儿上一次进宫是被高皇后派人请去宫里,和今日大不相同。

    有舒瑾在身边,她一颗心很安定。

    到宫门处,马车稳稳停下。

    舒瑾先行下得马车,便立在马车旁边,伸手去扶着卫灵儿从马车上下来。

    有小太监瞧见郑国公府的马车后飞快奔上前。

    舒瑾和卫灵儿随这小太监入宫门。

    又过得许久。

    两个人到得一处宫殿外,有宫人进去通禀过一声,他们才被请进去。

    一袭明黄龙袍的永兴帝刘雍坐在龙案后。

    卫灵儿垂眉敛目与舒瑾一道行礼请安,永兴帝含笑与他们免礼。

    舒瑾带卫灵儿谢恩平身,永兴帝端详过片刻眼前一对璧人,语气和悦,对舒瑾说:“你如今成婚,晋阳公主也可以安心了。”又对卫灵儿道,“往后你们要夫妻同心,互相扶持,成一桩好姻缘。”

    舒瑾与卫灵儿应下永兴帝的话。

    永兴帝复与他们一些赏赐,说得些勉励的话后,留下舒瑾,派个小太监引卫灵儿去凤鸾宫。

    从入得殿内到从殿内出来,卫灵儿视线没有怎么在永兴帝脸上停留。

    匆匆几眼,唯觉得这位皇帝陛下气势威严,不怒自威。

    即便和颜悦色也叫人不敢松懈心神。

    卫灵儿心里清楚,那是一种来自上位者的压迫感,因为他有生杀予夺于心的至上权利。

    但比起永兴帝,更让她有些不安的是去见高皇后。

    这种不安并不来自于今日见面,她今天是来叩谢恩典的,也不会被为难。

    可往后呢……上一次见皇后娘娘,乃蜀王世子请皇后娘娘从中说和,同她提出娶她为侧妃的话。她不知皇后娘娘何种性情,但她最终嫁与舒瑾,若皇后娘娘认为自己被拂面子,也未可知。

    卫灵儿唯有安慰自己,她是个无足轻重之人。

    这一次的事情,其中利害之处,事到如今,皇后娘娘不会不知,或许不会怪罪到她身上来。

    到凤鸾宫,卫灵儿定住心神,入得殿内。

    却发现殿内除去高皇后,还有一人,是她认识的:冯语妍。

    卫灵儿恍惚记起有那么一回事。

    去年秋冬之际,她先从舒静怡口中得知冯家欲送冯语姗入宫为妃,后来,冯语姗身患不孕之症,冯家的那个入宫的人选,变成冯语妍。今年大选的日子已过,冯语妍这是已经入宫了,从冯语妍的衣着打扮来看,也知是后宫妃嫔。

    “这一位是冯婕妤。”

    小太监低声提醒卫灵儿,卫灵儿颔首,走上前去。

    “见过皇后娘娘,皇后娘娘金安。”

    “见过冯婕妤。”

    卫灵儿与高皇后、冯语妍分别行礼,高皇后笑道:“快免礼。”

    行礼之后,高皇后命宫人与卫灵儿赐座奉茶,微笑与她闲话家常,似不在意之前蜀王世子的事。

    高皇后说:“那时不知你与舒家大公子已有姻缘,本宫差点儿好心办坏事,幸得如今你与舒家大公子有一个好结果,本宫也就放心了。你与舒家大公子有此缘分,往后更要恩爱和睦,瑟调琴弄。”

    卫灵儿便也微笑应答:“皇后娘娘说得极是,民妇谨遵教诲。”

    提过一茬这件事,高皇后说起别的。

    如是闲话过一阵。

    高皇后忽道:“听说你与冯婕妤在闺中便相识?”

    卫灵儿微笑:“回皇后娘娘的话,民妇初来邺京时,幸得表妹照拂,介绍与民妇认识许多邺京城中的小娘子,其中便有冯家的三小姐与冯婕妤。记得有一回与表妹同去沛国公府,喝茶时,丫鬟不小心打翻茶水,弄湿民妇的衣裙,是冯婕妤热心带民妇去换衣裳的。”

    高皇后“哦?”一声:“还有这样的事情。”

    卫灵儿维持着面上的笑容说:“是,民妇至今仍感激冯婕妤热心,且因当时那件事险些闹出误会,每每想起来,仍觉得对不住冯婕妤。”

    高皇后仿佛有兴趣,问:“怎会闹了误会?”

    冯语妍从旁听着卫灵儿与高皇后的话,抢在卫灵儿前面说:“些许小事,不敢污了皇后娘娘的耳,是妾当时身边的一个丫鬟不知礼数,见妾房中丢了一枚玉佩,也不过脑子,便……妾每每想起这件事,同样觉得对不住卫夫人。”

    高皇后扫一眼冯语妍,笑道:“那当真是不知礼数。”

    “是妾管教丫鬟不力。”冯语妍说,继而去看卫灵儿,歉疚道,“灵儿,这件事,实在是我对不住你。”

    卫灵儿起身与冯语妍一福:“冯婕妤言重。”

    “误会早已澄清,还望冯婕妤往后勿再将此事往心里去才好。”

    冯语妍道:“这是自然。”

    当下便也不再与卫灵儿叙什么旧。

    卫灵儿在凤鸾宫又喝得一盏茶才告退了。

    冯语妍同样与高皇后告退,和卫灵儿一起走到殿外廊下。

    “与灵儿初见时,未曾想灵儿有一日会嫁与舒家大公子为妻,不管怎么样,恭喜灵儿了。”

    冯语妍似诚心祝福她。

    卫灵儿知冯语妍如今是冯婕妤,身份不同往日,也不想找麻烦。

    她微微一笑道:“语妍,我该恭喜你才是。”

    冯语妍笑:“也罢,咱们都当得上是有福分的。”

    见宫人抬了软轿过来,又道,“我有事,便先走了,灵儿,下次你入宫,记得来我那儿喝茶。”

    卫灵儿含笑答应。

    看着冯语妍上得软轿离去,这才随原来的那个小太监往回走,去找舒瑾。

    离开凤鸾宫的地界,未走得多远,卫灵儿便已看见他。

    是舒瑾特地过来接卫灵儿。

    两个人碰面后,再去与永兴帝请过安,这才一道出宫回府。

    回去依然是乘的马车。

    舒瑾问起凤鸾宫里的事情,卫灵儿一一说与他听,谈及冯语妍,她道:“皇后娘娘提起我与她从前认识,我也不知是随口一提或别的什么。只如今我不愿同她有太多牵扯,不想叫皇后娘娘以为我同她关系不错,便说了在沛国公府的那件事。”

    冯语妍在后宫得皇帝陛下宠爱或不得,都与她没关系。

    卫灵儿知她沾不了这个人的好处,也不想沾。

    所以才说起那件旧事。

    她相信高皇后听过心里会明白,她和冯语妍的关系很普通。

    至于冯语妍……

    冯语妍怎么想,从玉佩那事起便早已不重要。

    舒瑾听过卫灵儿的话,同她说:“无妨,往后你也不会时常入宫,即便入宫亦未必与她见面。”

    “不用太往心里去。”

    卫灵儿点头。

    一时由于冯语妍想起冯语姗,她又暗叹一气。

    舒瑾捕捉到卫灵儿细微的反应:“怎么突然叹起气来了?”

    卫灵儿微讶看着舒瑾,不想自己那么轻的叹气声都被他轻易的捕捉。

    她抿了下唇,没提冯语姗。

    想一想,卫灵儿问:“大表哥,女子为何必须生儿育女不可?”

    舒瑾道:“为何会有此一问?”

    卫灵儿与他说:“只是忽然想到,若一个女子被知晓不能生育,大约便不会有人上门求娶了。”

    “还有……”

    “女子出嫁之后,如若一直不能有孕,也极易受人指摘。”

    许多人纳妾便也借着这个幌子。

    要延续香火,要绵延子嗣,要多子多福。

    舒瑾看一眼卫灵儿,将她的手握在自己的掌中,感受她手掌的绵软道:“旁人如何,我不知晓,只于我而言,这些总归不如我喜爱那个人来得重要。况且,我娘亲当初便是因为生育我而身体损伤,以致于缠绵病榻,早早病逝。”

    “我知由来女子生育便不易。”

    “既娶的是我心爱之人,更断无蛮横地提些要求,非让她辛苦的道理。”

    “所以,灵儿,这方面的事情也是可以你自己做主。”

    “即便你不想生儿育女,亦有我护着你,你想做什么便做什么,不想做什么便不做什么。”

    卫灵儿不能不承认,自己往前未曾想过这个问题。

    只感觉那像是一件天经地义的事,更不知,舒瑾竟是这般想法。

    她垂下眼,认真想一想这个问题。

    过得半晌方才抬眼说:“我想与大表哥不愿我受苦的心思相同,因为是大表哥,我便也是心甘情愿的。”

    卫灵儿反握住了舒瑾的手。

    然而想起这个人昨天夜里如何折腾自己,她又笑着丢开了舒瑾的手。

    “大表哥既这样想,往后该克制些,不可再如昨夜那样。”

    手掌一空,舒瑾皱了下眉。

    听清楚卫灵儿的话后,他眉头皱得更深,抬眼去看卫灵儿却笑:“若为这个,灵儿不用忧虑。”

    舒瑾用不经意的语气告诉她:“之前入宫请赐婚的旨意后,我去找过傅太医,和傅太医讨来一种药,按时服下,便不会令你有孕。几时你想要孩子了再停药。”

    卫灵儿可谓是被舒瑾的话震惊了。

    她看着他:“大表哥,你……”缓过神来又问,“会不会对身体有损伤?”

    “无什么大碍。”

    舒瑾慢悠悠将卫灵儿的手再一次握在手里,“且再如何,也要比你喝避子汤来得好。”

    卫灵儿惊讶中说不出话。

    舒瑾道:“你今年虽已十七岁,但身子骨也尚未长结实。”

    “况且你心中仍有执念,在查清岳父岳母的事情之前,如若多一份牵挂,大约于你也是负担,故而我自作主张。”他吻了下卫灵儿的指尖,勾了下唇,徐徐问,“灵儿可是又觉得要无法回报我?”

    “只我想要的已然得到。”

    卫灵儿望入舒瑾眼眸,听见他说,“你在我的身边,是我的妻,便是我心之所愿,已无他求。”

    一句又一句的话震得卫灵儿一颗心如鹿乱撞。

    良久,她定住心神,嘴角微翘,弯着眼睛说:“我会一直在夫君身边。”

    卫灵儿从舒瑾的话语中,感受到过去父母尚在时,自己有所依靠,再大的困难都不惧怕的温暖。想起舒瑾与她说过的关于舒静娴的事,她暗暗决心往后也要成为他的依靠,让他觉得温暖。

    ……

    从宫里出来,回到郑国公府,舒瑾带卫灵儿去祠堂上过香,去雪梅院看过卫昭,再回扶风院时,已是天将黑未黑之际。两个人用过膳,喝过一盏茶,休息过一阵,丫鬟备下他们洗漱沐浴需要的热水,舒瑾又带卫灵儿一道去浴间。

    终是如新婚夜那样一夜的温存。

    白日舒瑾那些话对卫灵儿带去不小的触动,夜里对着舒瑾便多几分爱怜。

    好不容易云消雨歇,比前一晚更加浑身无力。

    迷迷糊糊间,卫灵儿感觉她被舒瑾抱着去浴间清洗过,又被抱回床榻上,却困倦得难以睁开眼。

    晚些舒瑾回到床榻旁的时候,便见卫灵儿正睡得香甜。然而当他在她身侧躺下,她似有所觉,凑到他身边,眼睛努力睁开一条细缝,手臂伸过来抱他,口中含糊说着:“大表哥,快睡吧……”

    舒瑾帮她调整个舒服的姿势靠在他身前。

    卫灵儿乖巧靠着他,舒瑾又低头轻吻了下她的唇,无声一笑:“睡吧。”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