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53章 第53章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当初隐瞒弟弟的事情,是为以后离开做打算,出于种种原因,念着知道的人越少越好。www.591taobaonet.com

    如今不走,似乎已无隐瞒大表哥的必要。

    从当初纪义坤的那件事情起,她晓得舒瑾这位大表哥与旁人的不同。

    而之后许许多多,只印证她当时的想法正确。

    也不会因为他们关系即将发生一些变化便影响到那些。

    她总归是信他的。

    卫灵儿想得半晌已做出决定不再瞒舒瑾。

    然则从前没有想过要开口,亦从未考虑怎么解释,现下……

    “大表哥,其实我也没有太多打算,因手中掌握的线索太少,不过有一件事想着该说与你听。原本那是为离开之后所做的安排,现下大约已无必要。”转过身来望住舒瑾,同他对视过几息时间,卫灵儿想一想,终是往回走两步。

    走到舒瑾面前,她招招手示意他俯下身。

    舒瑾十分配合弯腰,卫灵儿侧首在他的耳边低语几句。

    属于她的温热气息拂过耳畔,亦能嗅到她身上带着一点香甜的气息。

    微风拂面,余晖晚照,杨柳依依……

    本该是旖旎美好的一幕。

    却因此刻耳中所听之事太过惊异,叫舒瑾都不禁微愣。

    卫灵儿也知隐瞒那么久不应该,甚至不该瞒。

    若非那时心觉父母去得蹊跷,这件事情她亦断断不会刻意隐瞒。

    但过去从未打算说出口,无人知晓便不妨碍。

    可不离开,总归是要说的。

    已经选择留下来,却光凭她自己很难处理妥当这件事。

    她一时半会没想到对其他人要怎么解释,唯有先行告知大表哥。

    如此,也好和大表哥仔细商量。

    卫灵儿同舒瑾说明过,重新同他拉开一点距离,垂下眼,抿了下唇:“大表哥,我知此事是我的不对。我也曾因爹娘之事,猜测过是否爹娘对外隐瞒另有因由,但他们从未提过半个字,也未留下过任何信物之类的东西,大约是我多虑。”

    “也许,单纯如爹娘曾告诉我的是听从大师的指点。”

    “只是而今我觉得不该再瞒你。”

    惊讶的情绪淡去,听着卫灵儿的话,舒瑾当下略皱一皱眉。

    他表情忽而变得严肃。

    半晌过去,卫灵儿没等到舒瑾的只言片语,抬眼却见他沉下脸,不由以为他在为自己的隐瞒而介怀,低声说:“大表哥,是我考虑不周。怡表妹和柔表妹与我年纪相仿或无碍,但欣表妹年幼……”

    舒瑾面色不见松动,看一眼灵儿。

    “我没有怪你隐瞒。”

    卫灵儿看着他,舒瑾继续道:“欣姐儿和枣儿平常也不在一处用饭玩闹,你往日也会注意避着,何况两个孩子而已,才六七岁的年纪,生不出什么乱来。”

    顿一顿,他问:“灵儿,可你自己呢?”

    卫灵儿眼中浮现茫然,舒瑾再问,“你替枣儿也安排好退路,那你呢?”

    “玉石俱焚、同归于尽?”

    “这便是你的计划,你对自己的安排?”

    卫灵儿被舒瑾几句话说得很羞愧,低下头不看他。

    她向来知道自己有些小聪明,能凭借那点小聪明应对些小麻烦。

    但倘若面对的是身份、地位皆远远高于自己的人,她的确没什么好办法。

    正如这一次蜀王世子的事。

    同样……

    想要查明爹娘遇难亡故的谜团,她只能做最坏的打算。

    卫灵儿说不出话。

    她没想到这也会惹恼舒瑾。

    不过,她很快抬起头,冲舒瑾微微一笑:“可我遇到大表哥。”

    “往后有大表哥在,我不用想着以身涉险。”

    舒瑾却愈发眉头紧皱。

    他沉默看得卫灵儿片刻之后,牵过她的手,径自将她带到一处假山里面。

    周遭光线昏暗,外面即使有人偶然经过也瞧不见他们。

    然后,卫灵儿便被舒瑾抱住了。

    她怔一怔,感觉到他有力的手臂紧紧环住她的身体,也将她禁锢在他怀中,耳边随之响起属于他的一声轻叹。卫灵儿听见舒瑾道:“我知你若不是不得已,不会愿意依赖于我、借我之力,所以往后不必特意对我说那种好听话。”

    “灵儿,我没有怪你。”

    “可你不为自己找任何退路,分明根本不把自己的性命当一回事。”

    舒瑾未言明。

    不过卫灵儿明白过来他方才的恼怒,不是介怀她隐瞒,是心疼她……

    卫灵儿悄悄伸手反抱住舒瑾。

    她把脸往舒瑾怀中埋一埋:“大表哥,我知道我的那些想法蠢笨不堪,往后不会了。”

    舒瑾也不是想听卫灵儿说这样的话。

    但想让她能彻底对他敞开心扉,能在他的面前肆意自在,总归要慢慢来。

    抬手轻拍卫灵儿的后背,两个人很快分开了。

    舒瑾低声道:“枣儿的事先这样,你也暂勿对旁人提,往后我们再仔细商量要怎么处理。”

    他明日会去徐家。

    待见过师傅,问一问卫家的事,他再认真想一想要怎么做。

    卫灵儿点头应下舒瑾的话。

    舒瑾又说:“我想你应当还有别的一些安排,不是如枣儿这样的事,暂可不告诉我。”

    “你信任我是一回事,为自己留条后路安心些也无妨。灵儿,我从未认为你蠢笨不堪,恰恰相反,你事事想得太明白,又都藏在心里,我只希望终有一日,你会真正愿意对我毫无保留。”

    说罢这些话后,舒瑾带卫灵儿从假山里出来。

    天色已晚,夜幕徐徐降临,没有继续在外面多留,舒瑾送她回雪梅院去。

    卫灵儿也不知舒瑾所说的毫无保留是指什么。

    除去弟弟的事情以外,便剩下珍味酒楼的事……再无旁的秘密。

    “小姐,晚膳已备下了。”

    海棠从外面进来,见卫灵儿坐着发呆,轻声禀报。

    卫灵儿闻言回过神,站起身问:“枣儿呢?”

    海棠说:“在房间里……”

    卫灵儿见海棠眉眼有犹豫之色,微拧了下眉:“怎么了?”

    “小小姐情绪似乎不太好。”海棠对卫灵儿道,“已经一个人躲在房间里许久,今日从学堂回来,功课也未做。”

    卫灵儿说:“我过去看一看。”

    她一边往外面走一边问,“我和大表哥的事情枣儿是不是知道了?”

    海棠恍然,连忙道:“是,小小姐回来便也知道了。”

    这么大的事也不可能刻意瞒着。

    卫灵儿过去卫昭的房间,敲过门,无人应声,但她仍推门进去。

    她在床榻上寻见人,此时此刻的卫昭埋着头缩在角落。

    “枣儿。”

    卫灵儿唤一声,卫昭全无反应。

    本站在床榻前的她在床沿坐下来,又唤卫昭一声问:“用晚膳了,为何一个人躲在这里?”

    她探过身子,伸手去拉一拉卫昭的手臂。

    卫昭迟迟抬起头。

    借着房间里烛火的光亮,卫灵儿看清楚他脸上的泪痕。

    “昭儿,为何哭成这个样子?”

    卫灵儿低声唤他本名,问得一句,拿帕子要去帮卫昭擦泪,卫昭却别开脸,眼泪滚落,显见十分的伤心难过。

    她将帕子收回来。

    坐在床沿安静看得卫昭许久,见卫昭不说话、不看她,卫灵儿起身。

    “你不愿同姐姐说话,姐姐便先走了,几时想说了再来寻我。”

    “待会我让海棠送一份饭菜进来,饿了自己记得吃。”

    卫灵儿说着要走。

    卫昭抬手抹一抹脸上的泪,呜咽着小声道:“姐姐往后是不是不要我了?”

    没有真的离开的卫灵儿听见他的话,蹙眉反问:“为何?”

    卫昭不说话。

    卫灵儿问:“你不愿意姐姐嫁人?”

    卫昭迟疑着摇头,他没有那么想,只是觉得难过。

    “昭儿,来。”

    卫灵儿冲卫昭伸出手。

    卫昭凝视她的掌心,伸出手去,被牵着站起来走到床边。

    卫灵儿张开手臂抱一抱他。

    “姐姐只是嫁人,不是不要你,我们是亲人,这一层关系是永远不会变的。昭儿不要胡思乱想,不要自己吓唬自己。而且你往前不是和姐姐说要快些长大保护姐姐吗?你这样哭闹,只想着黏在我身边,是想快些长大的样子吗?”

    卫昭羞耻低下头。

    卫灵儿说:“想长大都是要自己独住的,你若只想留在我的身边,让我照顾你,可没法长大。”

    “但也不是不住在一个院子便叫作姐姐不要你。”

    “这个道理,昭儿明白的,对吗?”

    卫昭一头撞进卫灵儿怀里抽抽噎噎说:“姐姐,我知道,可是我害怕。”

    “别怕。”她揉一揉卫昭的脑袋,“姐姐一直在的。”

    又柔声哄得一阵,勉强安抚好卫昭的情绪,卫灵儿带他从房间出来。

    用罢晚膳,陪卫昭做完功课,她才回房沐浴。

    整个人都泡在热水里,身心变得放松,卫灵儿不禁回想起和舒瑾说过的那一些话。她后知后觉,舒瑾对她说,往后不必特地对她说讨好的话……她过去有些话是有意卖乖讨好于他不假,但……

    他早知道?

    脑海中闪过这个念头与猜测,卫灵儿的脸颊骤然发烫。

    若早知道她那些小心思……

    卫灵儿掬一捧水,浇在脸上让自己冷静下来。

    罢,没有揭穿过她已经很好了。

    可这样的话,是不是与大表哥有关的那些传言全部当不得真?但为何会有那样的传言?

    卫灵儿缩一缩身子,整个人也往水里沉下去。

    她迟早要找个机会问一问。

    ……

    永兴帝为舒瑾与卫灵儿赐婚一事,当天傍晚蜀王世子刘密也已知晓。

    这实在不是什么令刘密感到痛快的消息。

    他弄出一桩所谓想要迎娶卫灵儿为侧妃的事,是为了借此给舒瑾一点警告。那卫灵儿出身不高,他以为,舒瑾要么割爱,要么只能同长辈对抗,或充其量是先一步把卫灵儿纳为妾室。毕竟卫灵儿那种身份,如何配得上郑国公府的门第,又怎么做正经的舒家少夫人?

    谁知郑国公府上下竟当真认同此事。

    连晋阳公主都专程带着舒瑾入宫,去向皇帝讨要旨意。

    这哪里有不情不愿的意思?

    连郑国公都默许此事,没有任何的为难。

    他们一团和气,反倒他像个傻子,白白成全舒瑾和那个卫灵儿一样。

    刘密越想越觉得气闷,手边的茶盏被他狠狠掷在地上。

    “可笑,真是可笑。”

    一个国公府,居然会让那种小门小户的人做世子夫人,默许那样身份的人成为将来的当家主母。

    “没救了,一家子都没救了。”

    刘密心气不顺,又一脚踹在茶几上,茶几晃了几下,变得歪歪斜斜。

    想起舒瑾,他沉下脸,眉心拢一拢。

    这般同他做对……迟早有一天,他要让舒瑾后悔!

    而一夜好眠的舒瑾翌日登门拜访徐家,先去见的他的师傅徐阔。

    蜀王世子威逼卫灵儿的事,舒瑾与卫灵儿准备成亲的事,徐阔已经知晓。他是看着舒瑾长大的,知舒瑾品性,知道卫灵儿与舒瑾结为夫妻,不会在舒家受委屈。因而在这件事上他不至于反对。

    只也有顾虑。

    尤其在舒瑾说明过希望徐家收卫灵儿为义女,问及卫家的事情时,徐阔心中这层顾虑更重。

    “师傅,灵儿想查清她父母之死真相的决心不会被任何人动摇,我也不会劝她放弃,并且我已答应她,会帮她。”舒瑾语气平静,对徐阔慢慢道,“师傅若有线索,坦白告诉我们,助我们早日查明真相,岂不是好过我们乱来?”

    徐阔皱着眉:“但你可曾想过灵儿的父母是否希望她查下去?”

    “也许他们根本不希望她如此。”

    舒瑾注视着徐阔却一笑:“师傅,我觉得在这件事情上,是你弄错了。”

    他敛笑,继续说下去。

    “灵儿的父母希望她查或不希望她查,他们都已不在人世,也无法告诉灵儿他们的想法。可是,灵儿自己也会有自己的想法,在她眼里,她不查清楚便一辈子于心难安。她为父母,又不为父母。”

    “在我看来,她是希望给自己一个交代。难道她不清楚这件事有多难,有多危险?不,她比任何人清楚,甚至可以为此做好豁出去性命的准备。她同样知道那极可能是以卵击石,但我也不认为她便错了,便不该。她追求一个父母之死的真相,没有任何的错。”

    “在这世间,有人愿意走马观花、不求甚解,便有人不愿意。”

    “师傅应也清楚的。”

    舒瑾说:“师傅若担心灵儿,更该告诉她内情,这才是真心为她着想。何况,师傅认得卫灵儿爹娘不是吗?那个时候,师傅是不是见过她父母最后一面?”

    徐阔神色凝重踱步至窗边。

    他负手望向窗外风景,语声淡淡:“所以你想让我收灵儿为义女?”

    舒瑾望向徐阔背影道:“师傅大概是不希望外人知晓你与灵儿的父母为旧识,故而不曾对卫灵有半分照拂。”

    “借我与灵儿成亲一事,将灵儿收为义女,便不会引人注意。”

    徐阔沉吟中转过身说:“待会我与你一道去同你师娘说。”

    舒瑾微笑:“提前谢过师傅师娘。”

    徐阔默一默又开口道:“至于灵儿父母之事,我与她父母从前确实认识。”

    “但我并未见到他们最后一面。”

    舒瑾问:“师傅当时是知道那块玉佩落在灵儿手里?”

    徐阔颔首,说:“却没想到她会寻来邺京。”

    “仍有一事,我心有疑虑。”舒瑾说,“灵儿父母如果是被人谋害,他们为何轻易放过灵儿和枣儿?虽说他们确也撼动不了任何人,但以我所知,并没有奇怪之人暗中盯住他们的动向。”

    徐阔皱眉道:“这正是我希望灵儿不要去查的原因。”

    “我虽不知其中具体因由,无法下定论,但或许灵儿目下的安宁生活便是她爹娘拼死换来的。”

    舒瑾有意问:“师傅此话何解?”

    徐阔抬眼看着舒瑾,反问:“你觉得,什么样的事情,才会令一对隐姓埋名生活十数年的夫妇仍被人盯上?”

    “你母亲是灵儿的姨母,你当晓得不会是有不共戴天的仇恨。”

    “那么便只剩下……”

    舒瑾表情也变得凝重。

    若真相就在这邺京城里面,那么只剩下……牵扯皇家秘辛。

    卫枣儿,卫昭。

    舒瑾脑海里闪过卫灵儿告诉他的,“枣儿”实际上为男儿身的事情。

    没有留下只言片语抑或任何信物与证明。

    希望他们过平静的生活……

    如果灵儿父母隐瞒卫昭的男儿身实则是刻意为之。

    他不能不想,卫昭真实身份究竟是什么?

    ……

    徐阔和夫人桑氏格外爽快答应舒瑾希望他们收卫灵儿为义女的请求。两家商量着择了个离得最近的吉日,薛念兰带着卫灵儿、在舒瑾的陪同下去徐家。没有太多繁文缛节,在特地请来的一众宾客的见证下,卫灵儿正式拜见过徐阔与桑氏,为他们敬过茶,改过口,便算礼成。

    徐家收卫灵儿为义女的消息与卫灵儿和舒瑾婚期将近的消息一并传开了。

    消息传到武安侯府,传到林薇与林盛的耳中。

    林薇虽早知舒瑾对她无意,但骤然听说舒瑾要娶卫灵儿为妻,她仍在闺房中大哭一场。

    只是,相比之下,林盛更难接受这件事。

    此前林盛一直想着科考结束、放榜之后,等到喜讯传来,他再去同母亲说,让母亲派媒人上郑国公府去向薛夫人提亲。谁知未待放榜,先等来卫灵儿要嫁舒瑾!

    林盛实在是难以接受。

    他在书房坐不住,只想马上出门去见卫灵儿,问一问她究竟是怎么回事。

    扬声吩咐一声小厮备马,林盛快步走出书房。

    然而,在他往府门口走去时,定远侯夫人姚氏带着几名家仆拦住他的去路。

    林盛微怔之下问:“母亲这是做什么?”

    姚夫人也问:“盛哥儿要去哪?”

    林盛掩下眸中情绪说:“母亲,儿子有事出门一趟。”

    姚夫人道:“去郑国公府?”

    林盛没接话。

    姚夫人冷冷看着他:“卫家小娘子要嫁舒家大公子,同你有什么关系?”

    林盛被这样的一句话刺痛。

    他咬牙说:“母亲,我只是想去问个明白。”

    “不许去!”姚夫人态度强硬,“你与卫家小娘子又无婚约在身,你凭什么去?你有什么可问?你想求娶她,可她从未答应过你,你有资格插手别人的婚事?我不能放你出门,让你去丢这个人!”

    林盛双眉紧皱:“我若非要去呢?”

    姚夫人没有再看林盛,冷声偏头吩咐左右家仆道:“立刻将二少爷送回去,守住院门,没有我的允许,二少爷不得踏出院子半步。”

    家仆们得吩咐后,拥上去围住林盛。

    “二少爷,得罪了。”

    林盛便被一群家仆架回去。

    姚夫人抿唇看着,良久叹一口气:“舒家愿意让那种门第的小娘子做世子夫人是舒家的事,可我林家没有那种规矩。盛哥儿,母亲都是为你好。”

    她身边的嬷嬷温声劝道:“二少爷冷静下来,会明白夫人的苦心。”

    姚夫人暗叹:“但愿如此吧。”

    不知自己被卷入一场母子争执的卫灵儿,此时正在扶风院里照顾身上的伤尚未痊愈的舒瑾。

    她端着汤药到舒瑾房中,扶舒瑾坐起身。

    “已经不烫了。”

    卫灵儿把药碗端起来,递给舒瑾,“大表哥快喝吧。”

    舒瑾觑她一眼,没有接那碗药。

    卫灵儿知舒瑾是想她喂他,可他分明自己能喝药,她微微一笑,将药碗塞到舒瑾手中:“大表哥,喝药啦。”

    舒瑾端住那碗汤药,失笑:“灵儿便这样照顾伤患?”

    卫灵儿在床榻旁的绣墩上坐下来,手肘搭在膝上,含笑托腮看他:“连昭儿都不用我喂药了。”

    舒瑾也没有执着于此,只悠悠说:“我同他自然不一样。”

    话说罢,一碗汤药下了肚。

    卫灵儿接过药碗,往舒瑾口中塞了颗松子糖。

    “大表哥,能不能问你一件事?”

    舒瑾品着松子糖的香与甜,略略颔首算应下卫灵儿的话,便听卫灵儿说:“自来邺京,我好奇已久,大表哥,为何我曾听旁人说你偏爱性子又娇又软的美人?这般说法,是否有特别的渊源?”

    卫灵儿眼中有好奇,嘴边浅浅的笑,露出那对小梨涡。

    舒瑾没有发现她有吃醋的情绪。

    反而更偏向于……

    打趣。

    舒瑾咬碎口中的松子糖,靠向引枕。

    他换上懒洋洋的调子问:“若当真有特别的渊源呢?”

    卫灵儿歪一歪头,轻唔一声:“从大表哥即将娶我为妻来看,其中的故事,大约值得写一本话本出来。”

    毕竟在很久之前他便见识过,他那位荒唐表哥,死于她手。

    “还有呢?”舒瑾又问道。

    卫灵儿思索中弯一弯唇,眸光潋滟,眼尾泛着勾人的笑:“我之于大表哥,原来如此的不同。”

    舒瑾望住卫灵儿的眸子,亦笑。

    伸手定住她的脸,凑上前将一个吻落在她颊边的小梨涡上:“是,你之于我,格外不同。”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