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52章 第52章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卫灵儿心下也吃惊,退开两步,后背贴上房门,已然退无可退,一时又紧抿了唇。www.depulinong.com

    她沉默着,想起很久以前做过的一个梦。

    那一日,她收下舒瑾顺手递来的一块玉佩,是在小摊上靠射箭赢下的一块质地普通的玉佩。

    当天的夜里便做了那个梦。

    梦中,舒瑾被她牵连。

    夜半惊醒之后,回想起那些可怖,她只知自己应该更注意分寸。

    今时今日,事情却发展到这一步。

    而摆在她面前的除去蜀王世子的逼迫外,还有舒瑾的一颗心,以及,她也因为这些事,不得不审视自己的心。

    卫灵儿不再想蜀王世子,不再想皇后娘娘、汝阳公主,也不想舒瑾的提议。

    她开始叩问自己。

    方才那一句不是不愿意嫁给舒瑾是内心所想抑或随口所说?倘若撇开那些准备去做的事,她会对眼前的人心动吗?若父母尚在,她会在意他们门第有别吗?

    “灵儿,你心悦的人,可以门第高贵,可以门第低微。”

    “他若门第高贵,你不必自卑自惭,他若门第低微,你不可自轻自贱。”

    卫灵儿想起从前爹娘对她的教导。

    她自己也明白,曾经对姨母说大表哥门第高贵,自己高攀不上的话,无非是另一种让姨母不忧心的托词。

    因为打定主意不去想那些,她也真的没有再想过。

    而现在,她不得不想。

    卫灵儿徐徐抬眼去看舒瑾。

    驱散其他所有情绪,彻底冷静下来,再去直视那一个个问题,她心里的答案实则无比清晰。

    “大表哥,你真心想娶我为妻么?”

    卫灵儿望着舒瑾问道。

    长久的沉默后,等来卫灵儿这样一句话,舒瑾的回答一如昨日:“是。”

    卫灵儿微微一笑:“谢谢你。”

    舒瑾不知卫灵儿方才究竟在想什么。

    只她一说谢,他心里便下意识生出不好的预感,她总喜欢对他说谢谢,维持着那一份客气。

    然而,在舒瑾的意料之外,卫灵儿说:“在猜测爹娘的死不是单纯的意外之后,我原已不再想嫁人之事,以为往后余生,皆无须再考虑这个问题。未曾想几日时间发生这样多的事,令我无措,也未曾想大表哥会愿意娶我为妻。”

    “我心知是我有求于你,以我如今的处境实在没有提要求的资格。”

    “可我不想在婚事上稀里糊涂。”

    卫灵儿语声温和,不紧不慢对舒瑾说着这些。

    爹娘的许多教导言犹在耳,她如今依然可以轻松回想起来。

    她记得,爹娘曾对她说——

    “灵儿,心悦一个人容易盲目,门第、家财、样貌、性情,在那腔真心之下都会变得不重要。但真心爱你的人不会舍得让你受任何的委屈。”

    “无论将来你心悦何人、嫁与何人,无论那个人门第如何、家财如何。”

    “你当谨记,所有的真情皆容不下第三人。”

    卫灵儿将这些话重新在心底字字句句认真温习过一番。

    她露出颊边一对小梨涡,微笑望着舒瑾,再开口,声音又温柔几分。

    “大表哥,许是我可笑又痴妄,但我若嫁你,便不会接受你身边有别的小娘子,一个也不行。我的夫君,永远都只能有我一个。即便如此,你也愿意娶我吗?”

    当听到卫灵儿说不想在婚事上稀里糊涂的时候,舒瑾以为自己要再一次遭受她的拒绝。

    而她却说的是:“我的夫君,永远都只能有我一个。”

    舒瑾顿时明白卫灵儿这一次是真正做出选择。

    她选择了他。

    “是。”舒瑾眸中浮现浅浅的笑,似平静的话语下,含着郑重之意,“灵儿,即使你不说、不提,我也从未想过要有旁的小娘子。我的身边,有你一人足矣。”

    卫灵儿因舒瑾的话心神一荡,继而一颗心生出一种难以言喻的酥麻滋味。

    她移开眼,望见花几上摆放的白釉细口瓶里插着桃花花枝。

    凝望桃花花枝几息时间,卫灵儿转过脸重新去看舒瑾。

    还要说些什么呢?

    舒瑾的心意,清清楚楚摆在她面前,剩下的是她信或不信,因而她也不知该说些什么。

    或许已不必再多说了。

    他那么聪明,定晓得她为何会说那些话。

    卫灵儿定定看着舒瑾,忽而垂下眼,眼睫轻眨,嘴角微翘。

    下一刻,她上前两步到舒瑾面前。

    舒瑾微微低下头,视线落在卫灵儿脸上,正欲开口,却见她忽而凑上来,在他凝眸的一刹那,落下一个吻在他的唇边。随之她柔声对他说:“大表哥,这是昨日你让我认真考虑之后,我的答复。”

    话音落下,卫灵儿已含笑退开两步,转身准备去开门。

    手才触碰到房间门,舒瑾长臂一伸从后面拉住她,她被迫又一次转过身。

    而舒瑾便在她的面前。

    两个人咫尺距离,卫灵儿几乎在舒瑾的怀里转了个身。

    她抬眸,望见舒瑾看似平静的一双眼,望见他眼底涌动的情愫,恍然知那个蜻蜓点水的吻如何将他撩拨。

    即便是自己主动为之,心口照旧因他眸中炙热而变得怦怦跳个不停。

    当舒瑾俯下身来,卫灵儿没有避开。

    一个轻吻落在她的唇角,如她在他唇边落下的那个吻一触即分。

    “灵儿。”

    舒瑾低哑的嗓音响起,卫灵儿没有应声,慢慢闭上眼。

    看着面前此刻双眼紧闭、脸颊绯红的小娘子,舒瑾喉结上下滚动了两下。他手掌抚上她的侧脸,令她微微抬起头来,又一次温柔轻吻她的嘴角:“别怕。”

    两个字抚慰着卫灵儿怦怦直跳的心。

    下一瞬,她唇上一软,属于他的吻终是落下来,深情的,温柔的,叫人感受到绵绵的情意。

    卫灵儿缓缓抬手,手掌攀上舒瑾的肩膀,不自觉添了力气。

    她试着予他回应。

    ……

    绵长的吻结束,卫灵儿一张脸似被胭脂染透。

    起初攀着舒瑾肩膀的手,不知何时手臂缠住他的身体,将他抱住了。

    多少因冲动而生的亲密举动过后,莫名又无法直视他。

    卫灵儿红着脸,避开舒瑾的目光缩回手。

    舒瑾却维持前一刻将卫灵儿欺在门上的姿态,他嘴边是餍足的笑,握住卫灵儿柔软细嫩的手掌把玩着,心中的欢喜一圈一圈漾开,一池春水荡起无数涟漪。

    卫灵儿想把手抽回来,可到底没有挣扎,偏头又望见细口瓶里的桃花花枝。

    亲密相触的滋味残留在唇上,是从不曾品尝过的。

    指尖蓦然又传来温软触感。

    卫灵儿心弦颤一颤,听见亲吻过她手指的舒瑾声音微哑说:“灵儿,幸得相逢,别是般欢悦。”

    “幸得……”

    “你没有不愿要我。”

    卫灵儿从他的一言一语、一行一举里感受到他的欢喜。

    她转过脸去看舒瑾,微微而笑道:“大表哥,你对我这么好,往后我也会对你好的。”

    舒瑾弯唇,松开卫灵儿的手,屈指轻刮她红透的脸:“剩下的事情交给我来办,你不用担心,祖母、父亲、母亲那边,我都会去说的。是我舒瑾想要娶你为妻,不会有人因此为难于你。”

    他牵着卫灵儿走向罗汉床,让她坐下来。

    “你现在脸红得厉害,若不愿意见人,便先在房间里歇一歇。”

    卫灵儿也感觉到自己此刻脸颊滚烫。

    她点头,当应下舒瑾的话。

    “那我先去忙。”

    舒瑾温声说,“你脸色有些憔悴,若是昨夜休息得不好,也可睡上一觉。”

    卫灵儿听着他关心的话语,想起他身上的伤,仰头看向舒瑾问:“大表哥今天好点了吗?”

    舒瑾含笑,却只轻轻握住卫灵儿的手,俯身拿她掌心贴上他的额头。

    已经不是昨日那样一片滚烫了。

    卫灵儿眨眨眼,舒瑾拉下她的手说:“多谢表妹的照顾。”

    之后,舒瑾离开房间。

    海棠和宋嬷嬷得他的吩咐,没有马上进来,而卫灵儿独自坐在房中。

    脸上的滚烫热意一点点褪下去,一颗心逐渐恢复平静。

    既做出决定,卫灵儿也不再去想合适与不合适,只想往后的事。

    但不管怎么样……

    都要先等一等舒瑾的消息。

    倘若嫁他,许多事情,她不会继续隐瞒。

    卫灵儿推开窗户,温煦的日光毫无保留照进房间里,外面正是春光无限。

    ……

    舒瑾离开雪梅院后,首先过去正院找薛念兰。

    从他口中听见要娶灵儿为妻的话,正端着茶盏的薛念兰吃惊之余险些将手中茶盏打翻。

    定住心神,搁下茶盏,薛念兰拧眉看舒瑾:“世子可知自己在说什么?”

    舒瑾颔首:“我并无玩笑之意。”

    薛念兰抿一抿唇,想起自己此前几次试探过灵儿的意思,灵儿都说对舒瑾无意……虽说大公子来提要娶灵儿,与蜀王世子一事有关,但她不清楚灵儿想法。薛念兰沉默中问:“灵儿答应了?”

    “灵儿不答应,我不会过来同母亲提此事。”

    舒瑾平静说,“只往日里,倘若母亲曾询问过灵儿是否对我有意,想来她皆会否认。”

    “希望母亲不要因此而去质问灵儿为何前后的说法不一。”

    “她从前没有想过要嫁我是真,今时今日愿意嫁我也是真,何况有蜀王世子的事情横在中间,她一个女儿家,可以做选择的余地确实太少。”

    舒瑾对薛念兰道:“她会答应嫁我,亦是不希望母亲为难,且担心蜀王世子会盯上枣儿。”

    “希望母亲能体谅灵儿的顾虑与难处。”

    薛念兰听着舒瑾特地为灵儿解释的话语,神色有所缓和,眉眼舒展两分。她轻叹:“灵儿失去爹娘,我也只盼着她往后日子过得平顺一些。然而蜀王世子的事,我身为姨母却护不了她。”

    “大公子,只要灵儿不是勉强,我不会反对与多言。”

    “但……”

    舒瑾淡淡一笑:“祖母和父亲那边,我会亲自去说,请母亲放心。”

    薛念兰垂眸,点点头。

    舒瑾又说:“还有一事,想要提前与母亲商量。”

    薛念兰温声问:“何事?”

    舒瑾道:“灵儿父母已不在,母亲又是她的姨母,然他日她出嫁,我也望能郑重一些。徐大人是我师傅,待我很好,徐家与舒家亦关系亲近,故而待事情定下来以后,我想让师傅和师娘收灵儿为义女,届时灵儿可从徐家出嫁。”

    薛念兰怔一怔,反应过来舒瑾话中之意。

    徐家若答应收灵儿为义女,往后灵儿在外人眼中也多一份倚靠。

    她终于确信舒瑾真心求娶灵儿。

    薛念兰眼中泛起湿意说:“大公子,多谢你愿意如此为灵儿周全考虑。”

    舒瑾道:“你是我的母亲,何必谈谢?”

    “母亲若不反对,这件事日后我便如此安排下去了。”

    薛念兰颔首:“好。”

    舒瑾与她说定这两件事以后,起身离开正院,转而过去福寿院见老夫人。

    相比薛念兰的迟疑与不安,老夫人十分淡定。

    她只问舒瑾:“阿瑾想明白了?”

    得到肯定的回答,老夫人又问:“说吧,要祖母帮你做什么?”

    舒瑾便笑:“要请老祖宗进宫一趟,还要老祖宗在我父亲发怒的时候,压一压他的脾气。”

    老夫人想一想问:“蜀王世子为何会突然盯上灵儿?”

    “他是冲我来的。”舒瑾没有瞒着老夫人,说,“他此前想拉拢我,我态度含糊,他大约动威逼之心,想日后需要时,借灵儿威胁于我,被我识破。我有所回敬,他恼羞成怒,才有这两日的事。”

    “他们私下动作之大,陛下已有所觉察,乃至试探于我。”

    “因而只要祖母进宫一趟,此事便能解决。”

    皇帝陛下一发话,蜀王世子不论找高皇后或找汝阳公主皆无用。

    对舒瑾来说,最难的一关是灵儿点头答应嫁给他。

    “祖母明白了。”

    老夫人道,“也罢,我这便梳妆,你随我进宫去。圣旨一下,国公爷那边也没什么要紧。”

    说话间老夫人要起身,舒瑾伸手扶住她。

    老夫人被扶着走向梳妆台,她斜一眼舒瑾道:“是你自个喜欢的人,便要好好对待。”

    “我瞧她也是个懂事的。”

    “不过,灵儿日后成了你夫人,便同样是霖哥儿和欣姐儿的大嫂。”

    舒瑾挑一挑眉:“祖母多虑。”

    “灵儿嫁给我之后,自是搬到扶风院住,我们关起门来过小日子,可无瑕去管别的事情。”

    老夫人瞪他:“你的夫人,日后是要掌管整个国公府的。”

    舒瑾沉默过一瞬,慢悠悠道:“祖母,这世子之位给二弟其实也不差。”

    “胡闹。”

    老夫人失笑中又斜他一眼,微笑中说,“好了,你出去吧,让孙嬷嬷进来帮我梳头。”

    舒瑾从里间退出去,命人准备马车。

    待孙嬷嬷帮老夫人梳妆妥当,他扶着老夫人离开福寿院,乘马车往皇宫去。

    舒衡便是舒家长辈里最后知晓舒衡要娶卫灵儿为妻的。

    作为一家之主,如此待遇,他不可能不怒,只老夫人带舒瑾入宫讨来的赐婚旨意已下,他生气亦不至于抗旨。

    老夫人将舒衡和舒瑾喊去福寿院。

    看着面色铁青的舒衡,老夫人说:“府上已许久没有喜事了。”

    “国公爷也该高兴一些。”

    “虽说儿女婚事,讲究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但怡姐儿之前同孙家少爷的婚约,没见哪里好了。”

    即便与舒家老太爷和孙家老太爷之间的约定关系大,可说到底,那是舒衡应下的,如若不想应也不是没法子拒了,无非损失些名声。老夫人提起这件事,而那孙家少爷混账得很,舒衡难免噎一噎。

    这是说他眼光差,险些害了自己的女儿。

    如若怡姐儿嫁进孙家,日子可以预见不会好过,舒衡也没法反驳老夫人。

    他唯有冷着脸道:“可婚姻大事,做儿子的都不同我这个做父亲的商量,实在是不像话。”

    舒衡看一看舒瑾,用力一拂衣袖。

    听言,舒瑾便做出一副恭恭敬敬的模样说:“儿子想娶卫小娘子为妻,请父亲成全。”

    舒衡脸顷刻间黑得更厉害。

    老夫人便道:“国公爷同意了吧,别将一桩喜事闹得满府不开心。你不知怡姐儿和柔姐儿听说此事后有多高兴,她们如今可喜欢灵儿喜欢得紧。”

    舒衡莫名觉得,他不答应,是与所有人做对。

    他冷哼道:“罢,我也懒得管。”扔下一句话,拂袖而去。

    老夫人看着舒衡走出去了,又看舒瑾,失笑低声说:“瞧瞧你父亲这个嘴硬的样子。”

    “你也去吧,不必留在我这里。”

    老夫人摆摆手,知舒瑾的心早飞去雪梅院,索性赶人。

    舒瑾一笑:“改日再来看祖母。”

    ……

    从卫灵儿点头答应舒瑾的话到赐婚的圣旨下来,不过半日时间。

    夕阳缓缓西沉,而卫灵儿站在窗边,安静看着余晖铺满庭院,心情难言。

    海棠和宋嬷嬷的心情从白日里的担忧到傍晚的震惊,同样难言。

    当舒瑾从福寿院过来见卫灵儿,她们瞧见他难免心情有种说不上来的复杂,在此之外更多的是松一口气。

    世子爷的为人,她们有目共睹。

    小姐嫁给世子爷终究要比给那个不明底细的蜀王世子当侧妃好太多太多。

    是以,从震惊中缓过来后,海棠和宋嬷嬷也都有一些高兴。

    舒瑾快步走到廊下,海棠道:“小姐在房中,请容奴婢先去通禀。”

    “世子爷先到正厅坐一会儿吧。”宋嬷嬷也开口。

    舒瑾道:“不必,我等灵儿。”

    得知舒瑾过来了的卫灵儿很快从房间里出来。

    行至廊下,望见舒瑾,她压下心思,走上前:“大表哥。”

    舒瑾说:“走一走?”

    卫灵儿点头,两个人便离开雪梅院。

    春日的晚风带着独有的温柔,风中氤氲着淡淡的花香。

    沐浴夕阳余晖,卫灵儿陪舒瑾安静走得一段路以后,迟迟未等到他出声,不由悄悄去看他。

    舒瑾立刻有所觉望过来。

    四目相对,卫灵儿移开眼低声道:“大表哥怎么不说话。”

    “在想从哪里说起。”

    舒瑾嘴角微翘,顿一顿,重又开口,“明日我会去见师傅和师娘。”

    “我白天去见母亲的时候也同母亲说过了。”

    “灵儿,我的想法是让师傅和师娘收你为义女,到时候你从徐家出嫁,不知你是否同意?”

    “我会有此想法,是念及你一直住在府里,想让你出嫁更郑重一些。三媒六聘,八抬大轿,我都不想少了。师傅和师娘待我很好,他们会答应的,端看你的意愿……倘若你不愿,此事也可作罢。”

    还有另外一层原因,乃她在意徐家已久。

    她小心谨慎,明面上与徐家几无牵扯,但往后如若多一层这样的关系,便能光明正大往来。

    卫灵儿明白舒瑾是在征询她意见,不是在强行替她做决定。

    若不愿,她可以拒绝。

    只是……

    卫灵儿停下脚步,舒瑾随她停下,而卫灵儿转过身,面对舒瑾。

    她看着舒瑾,思索中问:“除去这些,大表哥是不是其实仍有别的考虑?”

    舒瑾眸中沁出笑:“为何这样说?”

    卫灵儿却晓得自己的感觉不假,他留心到她对徐家的在意,也是,之前在徐府,他撞见过她哭。

    没有仆从跟随,周遭也藏不住人。

    卫灵儿轻声与舒瑾说起自己的一些事情。

    “大表哥,还有很多事情,我该告诉你的。”她不再对着舒瑾,而是转身望向不远处一片池水,“比如大表哥在徐府撞见过我哭的那一次,实则我去见了徐大人。因我手中有一块属于徐大人的玉佩,是在我爹娘遇难之处拾得。”

    卫灵儿从未想过自己有一天会将心底秘密彻底吐露给另外一个人听。

    她伸手,手指抚过近前一株柳树的柳枝。

    “我想徐大人是知道些什么的。”

    “然而我去找徐大人,徐大人只让我过平静的日子,让我不要以身涉险。”

    卫灵儿道:“不过徐大人这些话让我确认自己心中猜测。”

    “我想,我妄查明的真相,便在这邺京城。”

    所以她万般不愿屈从嫁给蜀王世子。

    话说到此处,卫灵儿微微走神。

    她垂在身侧的手,手指却忽而被勾了下,继而被另一只手握住。

    卫灵儿回过神来。

    这是在外面,她想抽回手,舒瑾已先一步松开,低声问:“灵儿,你原本的打算是什么?”

    “除去从府里搬出去,还有呢?”

    “都说与我听一听。”

    她的打算……

    卫灵儿首先想到的是找机会送弟弟离开邺京。

    这件事如今是不是也该告诉大表哥?

    她沉吟着,一时不语。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