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8章 第48章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卫灵儿把余下几套新衣裳一一试穿。www.boshuoge.com

    和舒瑾表面上的淡定不同,卫昭对自己姐姐是格外捧场的。

    于是,卫灵儿收获来自于卫昭数不清的夸赞。

    她将新衣裳试罢,之后在扶风院留得两盏茶的时间便同卫昭回去雪梅院。

    用过午膳,卫昭回书房练字读书。

    卫灵儿独自在房间里,坐在窗下罗汉床上做女红。

    尖利的绣花针不小心刺入指腹,一阵刺痛感传来,她从纷杂中的思绪回过神,凝望一眼指腹上殷红的血珠。愣一愣,她才记起拿帕子来擦,却也意识到自己的频频走神,将手中的绣花针收起来了。

    卫灵儿扭头望向窗外。

    她又记起今日那个不知身份却必定身份尊贵、出现在扶风院的人,记起徐大人此前的那番劝告。

    一记起便止不住想得更多。

    徐大人说过事情危险、劝她放弃追查,提醒她邺京正值多事之秋……

    她接受徐大人好意,亦不打算轻举妄动。

    只是。

    今日想起这些,感受到邺京城中的一些不平静,又觉得该为以后做打算。

    年底将近,新年将至,也不宜折腾,但出了春节,她得考虑从郑国公府搬出去的事宜。要寻个好的时机,才能让姨母点头同意,搬出去之后,很多事情便牵累不到舒家,牵累不到姨母。何况姨母确实不知情,舒家也会庇护姨母。

    弟弟随她从郑国公府搬出去以后,外面有钱嬷嬷和林松。

    她此前交待他们收养一些与弟弟年龄相当的孩童,男孩和女孩都有。

    若有危险,可让弟弟恢复男儿身,混在那些孩童之中,便不会引人注意。

    旁人知小娘子“卫枣儿”,从来不知小郎君“卫昭”。

    弟弟恢复男儿身以后,只消隐姓埋名,任谁都不会将他同她的“妹妹卫枣儿”联系在一起,也可保平安无恙。

    即便她有事,钱嬷嬷和林松往后会照顾好他。

    这一年的时间,虽然非事事和顺,但她在舒家受过太多的照顾。

    她不能一直贪恋大家对他们的这一份好。

    徐大人说危险,想必不是危言耸听。

    但他也说,让她过平静生活,大概是她和弟弟暂且没有被人盯上的意思。

    而在将来那份隐藏的危险会不会降临,目下却谁都无法下定论,徐大人亦无法下保证。

    她须得提前做好准备。

    念头转动间,卫灵儿心下慢慢做出决定。

    她转过头来看一看手中的绣绷子,抿一抿唇,面色平静,重新取过绣花针。

    ……

    新衣裳有不够合身的地方被重新裁改,裁改好的衣服在腊月中旬附近,被舒瑾命人送到雪梅院。而直到新年,卫灵儿始终待在府里没有出门。为众人准备的新年礼物,比如要送给舒瑾的渺渺的那套泥人像,也是吩咐海棠出门去帮她取回来的。

    郑国公府上下如去年一般,早早为迎接新年做起安排。

    府中一日比一日更喜气洋洋的气氛,时时刻刻提醒着新年即将来临。

    除夕亦如期而至。

    这是卫灵儿和卫昭在邺京过的第二个新年,相比去年今日初来乍到、处处拘谨,今年总归变得熟悉不少。

    除夕夜,卫灵儿与众人送上自己提前备下的新年礼物,同样收到许多礼物。

    与舒家众人用过年夜饭,她陪着卫昭和两位表妹在廊下看烟花。

    舒静怡笑吟吟感慨:“又长大一岁啦。”

    舒静柔微笑“嗯”一声说:“祝二姐姐和表姐、表妹新的一年都能事事顺心,平安如意。”

    卫灵儿温声道:“柔表妹也是。”

    舒静怡想起舒凯开春要参考科考,又对舒静柔说:“哥哥马上要参加科考了,过两天我们去北灵寺祈福吧?”

    舒静柔点点头:“好呀。”

    舒静怡含笑望向卫灵儿:“表姐去吗?”

    “嗯。”卫灵儿颔首,微微一笑说,“我可以陪你们一块去。”

    舒静怡便抱住她的手臂撒娇:“表姐真好。”

    “要去哪儿?”

    谈笑间舒瑾的声音从背后传来,舒静怡回过头,弯着眼睛道:“大哥哥,我们准备过两天去北灵寺为二哥祈福,祝他金榜题目、蟾宫折桂。”

    舒瑾又问:“准备哪一日去?”

    “还不知道呢。”舒静怡说,“得和娘亲商量,许娘亲也要去的。”

    舒瑾颔首,复从袖中拿了几个红包出来。

    舒静怡、舒静柔、卫灵儿和卫昭都有份,红包也是一样的。

    舒静怡惊喜“哇”一声,乐颠颠将红包收下:“多谢大哥哥!祝大哥哥新年吉祥,万事顺意,岁岁平安,身体康健……”一连串的吉祥话顷刻从她口中冒出来。

    舒瑾负手而立,只淡淡一笑:“妹妹也是。”

    他又看一眼卫灵儿。

    今日除夕,她穿着之前他吩咐人给她裁制的新衣里面其中不那么张扬的一袭妃色衣裙。廊下几盏大红灯笼的光线笼罩下来,照在她的眉眼,照亮她莹白的脸孔,她微笑而立,腮凝新荔,娉婷袅娜,周身散发着一种温婉恬静的美。

    “多谢大表哥,大表哥新年吉祥。”

    卫灵儿迎上舒瑾的目光,莞尔一笑与他道谢。

    舒瑾弯一弯唇:“新年吉祥。”

    在道谢与互相祝福中,又有一连串的鞭炮声与烟花绽放的声音响起。

    子时过后,卫灵儿带睡着的卫昭回到雪梅院。

    送卫昭回去房间,她把今天收到的连同自己为弟弟准备的红包一并塞在卫昭的软枕下。

    晚些,卫灵儿回到自己的房间。

    海棠去打热水进来服侍卫灵儿洗漱梳洗,便瞧见她坐在罗汉床上拆红包。

    “小姐今年收到的压岁红包比去年多。”

    “是好事呢。”

    海棠进来的时候,卫灵儿正在拆的这个红包是舒瑾给的。

    她从红包里取出一串压岁花钱。

    红绳穿钱,编作龙形。

    每一枚铜钱上都刻有诸如“福禄寿喜”、“如意安康”之类的吉祥话语。

    听见海棠的话,卫灵儿收起这串压岁花钱,起身对海棠道:“很晚了,你也早点歇息吧。”

    海棠微笑:“先伺候小姐睡下了奴婢再去休息。”

    卫灵儿便未再说什么,走过去梳洗。

    临睡之前,她把舒瑾送的那一串压岁花钱压在枕下,一夜好眠。

    去年的春节,因为生得一场病,卫灵儿没有怎么见客。

    今年却是被薛念兰喊去,与舒静怡、舒静柔一道,见得不少的夫人。

    来郑国公府拜年的人很多。

    一直到正月初十,上门拜年的人才少了。

    舒静怡早早与薛念兰提过想去北灵寺为舒凯祈愿的事情,却直到正月十二才得以出门。因这两日府中无什么事,薛念兰与她们同去,舒瑾、舒凯一并陪同。

    卫灵儿打算到北灵寺后顺道去为自己爹娘上香,便带上了卫昭。

    他们分乘马车过去,而正值新年的北灵寺相比平日香客繁多、异常热闹。

    先陪姨母薛念兰去北灵寺的大殿祈过愿,卫灵儿才提及带卫昭去为父母上香一事。她在北灵寺为父母点长明灯的事情,薛念兰从一开始便知情,却直至今日才得空过来一趟,更从不曾去上香。

    “灵儿,我也去吧。”

    薛念兰握一握她的手说,“此前不得空,今日来了,是要去上柱香才好。”

    没有拒绝的道理。

    卫灵儿牵着卫昭引薛念兰去小佛堂。

    舒静柔和舒静怡相携着去求签。

    寺中人太多,舒凯不放心,陪她们一道过去。

    舒瑾没有去。

    他跟在卫灵儿与薛念兰、卫昭的身后,随他们过来小佛堂,但未进去,而是等在外面。

    立在廊下的舒瑾轻易吸引许多来来往往的小娘子的目光。

    包括今日与林盛一道陪定远侯夫人来上香的林薇。

    林薇近乎一眼便瞧见舒瑾。

    压在心底、寻常已不会记起的舒瑾对她说过的话骤然浮现脑海。

    哪怕远远看着,她一样心生窘迫。

    林薇脸颊微红收回视线,只想赶紧避开,轻扯自己娘亲的衣袖:“娘,我们去那边逛一逛吧。”

    定远侯夫人看一眼女儿继而看一看站在廊下的舒瑾,心下了然。

    而这时,薛念兰与卫灵儿、卫昭从小佛堂走出来。

    定远侯夫人望见薛念兰,轻拍林薇的手:“别失了你大家闺秀的风范。”

    “随我去与薛夫人见礼。”

    林薇不想去,却不得不点头答应。

    远远看见卫灵儿的林盛脸上反而有欣喜之色。

    不过有之前几次的事情,每每他要和卫灵儿搭话都会被舒瑾破坏,今天又有自己的母亲以及薛夫人在,林盛克制许多。薛夫人是卫灵儿的姨母,林盛心知,他该在薛夫人面前多留下好印象,日后让人去上舒家提亲才能更为顺利。

    “薛夫人。”

    薛念兰甫一步出廊下,见定远侯夫人迎面含笑走过来。

    “姚夫人。”

    薛念兰微笑颔首,也与定远侯夫人姚氏问好。

    林盛立在姚夫人的身后,与薛念兰见礼,又分别向舒瑾、卫灵儿问新年好。

    对自己哥哥在意卫灵儿不满多时的林薇见状皱一皱眉。

    可长辈和舒瑾都在,林薇没有放肆。

    众人面上客客气气见过礼,姚夫人笑道:“记得府上的二少爷准备参加今年春闱,薛夫人可是来为二少爷祈福?”

    “是。”

    薛夫人一笑,同姚夫人寒暄起来,也夸赞几句林盛和林薇。

    舒凯带着求完签的舒静怡、舒静柔寻到此处。

    姚夫人目光在舒凯身上落得几息时间,她暗暗打量,只觉得舒家的二少爷也长大了,如今已是样貌堂堂。

    可惜她的女儿心思都在舒家大公子身上。

    舒家大公子固然也很好,但那样冷清的性子,又哪里是晓得疼人的?

    罢了。

    回去再慢慢开导。

    姚夫人面上维持着微笑的模样,掩藏起心思。

    一场寒暄,最终以互相祝舒凯和林盛在春闱中金榜挂名而结束。

    林盛视线时不时朝卫灵儿递过去,卫灵儿也有所觉察。虽然她和林盛今日没有搭话,但见到这个人她才记起来还有这些琐事。若从国公府搬出来,失去舒家的庇佑,琐事也会变多,不能不以为意。

    当初若不是在舒家而是她带着弟弟住在外面遇到纪义坤……

    那如今的她定非这般模样。

    得想想法子,往后若搬出去如何防备着。

    也非防备着林盛,而是防备遇到第二个纪义坤,届时大约是没有一个大表哥能好心帮她了。

    和姚夫人等人分开后,薛念兰带着众人回府。

    略想一想,卫灵儿收敛起思绪,牵着卫昭跟随他们离开北灵寺。

    人群之中一个不起眼的男子在他们走出北灵寺以后,扭头穿过人群往北灵寺后院的厢房去。

    厢房里,刘密端坐在案几旁,手边一杯热茶冒着袅袅热气。

    “可瞧清楚了?”

    那人进得厢房后,刘密挑眉问。

    “回世子的话,看清楚了。”那人恭恭敬敬的回答道。

    刘密颔首,嘴角扯出一个玩味的笑:“很好,元宵当天,你带人留心着,若那小娘子出门来逛灯会,便找一个合适的时机出手。记得不要暴露身份、将我牵扯出来,否则我难保你性命。”

    “是。”那人一抱拳,“定不负世子所望。”

    未几时,进来回话的人退下去,而刘密依旧坐在厢房里不紧不慢喝着茶。

    舒家大公子是不是当真在意他的这位表妹……

    元宵佳节,他,拭目以待。

    ……

    从北灵寺祈愿上香回府,卫灵儿沉下心认真考虑过一番是否让林松提前找几个可靠的护卫,又放弃这个念头。

    她目下不宜做太多提前的安排,即使寻到合适的机会向姨母提要搬出去,也不能表现得太过急切,那样容易引得姨母挂心忧虑。

    卫灵儿把念头压下去。

    她面上一切如常,在元宵佳节当天,也同去年那样,带上卫昭和舒凯、两位表妹去逛灯会。

    舒瑾这位大表哥亦仍随姨父舒瑾入宫去赴宴。

    不过,舒瑾这一次出门前说,宫宴散后,若时辰尚早,会来寻他们。

    舒静怡照旧要去猜灯谜,卫灵儿依然给卫昭买糖葫芦。

    佳节的热闹气氛让人忘却烦恼。

    今年同样打算赢回几盏漂亮花灯的舒静怡提前下过一番苦功,而这一番苦功成效显著。

    她往年猜灯谜已然十分厉害,今年更胜以往。

    最漂亮的几盏花灯在舒静怡的努力下,落入卫灵儿、舒静柔与卫昭的手中,连舒凯都被迫提着一盏。舒静怡犹嫌不够:大家都有,大哥哥也要有!

    舒静怡摩拳擦掌要继续赢花灯时,远处人群忽然一阵躁动。

    动静传来,扭头看去,只见乌压压一大群人纷纷往这个方向跑过来。

    “杀人啦!杀人啦!”

    人群中有人不停高喊着,那声音渐渐逼近,引得灯会上其他人也变得慌张。

    逛灯会的人本便极多,一生乱,处处乱。

    站在原地的人被汹涌的人流裹挟着被迫往前。

    注意到那些异动后,卫灵儿、舒静怡都想起去年郊外踏青时发生过的事。

    在他们周围的人开始互相推搡。

    发现不对劲的舒凯则当即一手拽住舒静怡一手拽住舒静柔,口中喊卫灵儿带卫昭离开这里。

    人太多,人群生乱,一个不好被挤倒便会被人群踩踏。

    轻则受伤,重则要命。

    他们不得不随着人潮往前。

    却仍是太乱,在他们后面的人都不管不顾想要朝前面挤过去,起初是和丫鬟婆子们冲散,没多会儿,卫灵儿和卫昭同舒凯、舒静怡和舒静柔也相继走散了。

    “表小姐,我护你离开。”

    一直暗中保护卫灵儿和卫昭的明言迅速走到他们身侧。

    卫灵儿点点头,牵着卫昭往前走。

    可四下里乱糟糟的一片,海棠和宋嬷嬷不知去向,怕她和卫昭被人群冲散,她想把弟弟抱起来。

    念头才起,一群人已拼命挤上来,硬生生把她和卫昭挤开,连在他们旁边的明言都被挤到别处去。牵着卫昭的手掌一空,卫灵儿心生慌乱,想要去搜寻卫昭的身影,又被人群推搡着往前几步。

    “表小姐先走,我去找人。”

    明言推开那些人走到卫灵儿身边说得一句,卫灵儿已转身要逆着人群往回走去找卫昭。

    无法,明言唯有跟随护着她不被人挤倒。

    卫灵儿急急忙忙去找卫昭,挤开人群,忽见舒瑾牵着卫昭朝她的方向走过来,刹那禁不住鼻酸。

    卫灵儿继续费力往舒瑾的方向挤,舒瑾也牵着卫昭走向她。

    “先离开这个地方。”

    与卫灵儿碰头后,舒瑾飞快说得一句,护着卫灵儿和卫昭离开灯会。

    过得许久,他们才彻底安全了。

    卫灵儿检查过卫昭没有受伤,艰难的松下一口气。

    舒瑾也吩咐过明行折回去查看情况,并让明言去找一找舒凯、舒静怡他们。

    险些和卫昭走散,卫灵儿心下后怕,眼底的湿意没能散去。

    她对舒瑾说:“大表哥,谢谢你,幸好你在……”

    “正过来寻你们,便遇上这事。”

    舒瑾说罢,又问她一句,“可知是发生什么事?”

    卫灵儿摇头:“混乱里听见有人喊杀人,我记起去年踏青那一场意外,本是与凯表哥、怡表妹他们一起离开,结果被人群冲散。”停一停,她说,“大表哥是不是今天也让明言暗中保护我和枣儿?大表哥,我们又让你费心了。”

    舒瑾捕捉到卫灵儿此前眼中的慌乱,以及这一刻她眼底闪过的懊恼。

    他抬手摸了下她的发鬓道:“已经没事了。”

    卫昭拉一拉卫灵儿的手,仰起小脑袋看她:“姐姐,别怕,走散了我也会去找你的。”

    卫灵儿低“嗯”一声,反握住卫昭的手。

    他们在原地等明言和明行回来。

    然而那一刻蓦地看见舒瑾出现在她眼前的心情,久久在卫灵儿心头萦绕。

    ……

    在和卫灵儿、卫昭走散之后,舒静柔同舒凯、舒静怡也被人群冲散。仿佛眨眼便寻不见舒凯与舒静怡的身影,而丫鬟婆子们也不知去向,舒静柔心下着急,一面随人流在推搡中往前一面寻人。

    一个人不知道究竟该去往何处的感觉很不好。

    舒静柔十分害怕。

    她手中紧紧攥着舒静怡靠猜灯谜赢回来的那一盏花灯。

    可在这样混乱的情况下,花灯便是累赘。

    往前走得十几步,舒静柔手里那盏花灯在拥挤中跌落在地。花灯里的蜡烛此时尚未点燃,不至于失火,只当她情急俯身想将花灯拾起来,那盏花灯却被后面涌上来的人胡乱踢到旁人脚下。

    舒静柔疾走两步想去追,四周的人挤来挤去,她变得身形不稳,跌倒在地。

    撑在地上的手顿时被人踩了一脚。

    她吃痛中缩回手,想要从地上爬起来,偏被人推得又一次跌在地上。

    舒静柔又急又怕,眼泪夺眶而出。

    惊惶之中,宽大有力的手掌从后面拽住她的手臂,将她从地上扶了起来。

    舒静柔才站定,甚至没看清楚对方容貌,两步走到她面前的那人顺势递来一片衣袖:“牵着,我带你离开。”

    那是一种十分平淡的口吻,是单纯想要帮她一回。

    来不及多言,而这种平淡的口吻又莫名让她对这个人生出一种信任,舒静柔连忙拽住那片衣袖。跌跌撞撞走出去一段路,她鼓起勇气抬头看眼前这个人的背影。

    从背影看,应是一个年轻男人。

    舒静柔目光又落在被自己拽住的那片衣袖上,与此同时,她注意到自己手背污糟糟的痕迹。

    是刚刚被踩后留下的。

    连被她拽住的衣袖上都沾染污泥,舒静柔心底生出一种羞窘,刹那红了脸。

    “对不起,把你衣袖弄脏了……”

    顺利离开灯会、变得安全以后,舒静柔连忙提醒对方。

    此刻才看清楚对方容貌,果真是位年轻公子。

    生得俊秀的一张脸,身上有种温文的气质,令人感到安心。

    舒静柔不敢多看,很快别开眼。

    她想递干净的帕子过去让对方擦一擦,又担心这样做不合礼矩。

    舒静柔最终什么都没有做。

    她垂下眼,语声柔柔的说:“多谢这位公子相救,只不知公子尊姓大名,待我告知父母之后,好登门拜谢。”

    “举手之劳,小娘子无须客气。”

    对方没有回答舒静柔的话,反而递来一方墨绿的帕子,同样提醒她一声,“你的手脏了。”

    舒静柔怔住,慌张想要将手背到身后去,对方却竟直接将帕子塞进她手中。

    她攥着那方帕子彻底愣住,对方已告辞离去。

    待回过神抬头去看,那人的身影淹没在滚滚人潮。

    舒静柔低下头再看一眼手中墨绿的帕子,一时间听见丫鬟在喊她,连忙将帕子藏进袖子里。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