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7章 Chapter 29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Chapter29

    魏薇薇被那几大箱名著怄得整夜没睡好,晚上做梦都是莱希尔斯扛着一个巨型电锯书在背后追杀她的场景。www.zhaikangpei.com

    第二天早晨,看着镜子里顶着对大大熊猫眼的自己,魏薇薇不禁悲愤地握紧了拳头——

    太难了。有这么个喜怒无常不懂感恩的老公,时不时就想出些千奇百怪的招数来折磨她身心,日子根本没法儿过。

    离!

    一定要!离!!!

    魏薇薇坐在梳妆台前,一边由着小侍女们给她擦脸护肤,一边在心中琢磨。决定待会儿去找一下梵茵公主,跟她继续上次没聊完的话题,好好说道说道莱希尔斯的脾性喜好,添添砖加加瓦,扇扇风点点火,尽快助梵茵拿下莱希尔斯,让自己能得以脱身离婚。

    吃早餐时,魏薇薇向木楹打听起梵茵公主在王宫的住处。

    “梵茵公主?好像就在王宫北面的一处宫殿里住着。”木楹困惑,“殿下您问这个做什么?”

    魏薇薇回道:“哦。上回听梵茵公主说她身体有点不舒服,一会儿,我们带点水果礼物什么的看看去。”

    木楹本就对那“意图扑倒亲王、破坏亲王与王妃感情”的公主相当不满,听了魏薇薇的话,顿时又惊又气,说道:“王妃殿下,你忘记我上次跟你说的话了吗!这个公主是来钓我们陛下的,她心术不正,是个潜在小三,你居然还关心她?”

    “你说错了。”魏薇薇一脸深沉地看向木楹,“她越是想使坏作乱,我越是要处变不惊,表现出我堂堂正宫一国之母的气度和风范。对付敌人的最高境界,是完全不把她放在眼里,彻底的藐视,让她知道,在我心里,她和生病的阿猫阿狗没区别,我该关心关心该尽地主之谊尽地主之谊,丝毫不把她当威胁。懂了不?”

    这番正经八百的鬼扯,唬得木楹小同志一愣一愣。好一会儿才似懂非懂地点头,竖起大拇指,十分赞许:“懂了。还是殿下的手段高明!我这就去准备水果点心还有礼物!”

    魏薇薇点头:“嗯。去吧。”

    木楹说完便兴冲冲地转身往外冲,谁知步子太急,和刚从外面进来的温梵女官撞了个正着。

    温梵微蹙眉,轻声斥道:“冒冒失失的,这是干什么去?”

    眼瞧木楹耷拉着小脑袋挨训,魏薇薇连忙出声解围,道:“听说梵茵公主病了,我打算过会儿去看看梵茵公主,所以让木楹准备礼物。”

    温梵闻言微垂首,恭敬道:“不必了,殿下。斯坦国内突发急事,梵茵公主已经提前结束访问,回国了。”

    魏薇薇风中凌乱:“公主回国了?什么时候的事?”

    “今天凌晨。”温梵答道,“说是公主的祖母突然病重。”

    魏薇薇:“……”

    “那个不安好心的公主终于走了!”木楹欢天喜地,激动地啪啪鼓起掌来,“耶比耶比!”

    魏薇薇却很是想哭,心道耶个大西瓜,好不容易等来一个貌美如花前凸后翘的潜在小三,有望拿下莱希尔斯,将她从水深火热中解救出来。这下可好,没戏了。

    魏薇薇仍是有点不死心,追问温梵:“那……梵茵公主有说什么时候再来访问么?”

    温梵愣了下,摇头:“没说。”

    魏薇薇备受打击:“公主就这样放弃亲王了?她不是暗恋陛下很多年吗,就这样放弃了?不追陛下了?”

    温梵:“……估计是吧。”

    魏薇薇幽幽而叹,满脸的恨铁不成钢,心想这都什么。现在这些年轻人,一点坚定的信念和毅力都没有,怎么能这么轻易就半途而废啊呜呜。

    木楹和温梵见魏薇薇满脸忧愁,两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对视彼此,面上都是不解之色。

    木楹狐疑,忍不住问:“殿下,您怎么了?梵茵公主走了,没人再和你抢陛下,这不是好事吗?你怎么好像反倒不开心呢?”

    魏薇薇无奈,只得强行戴上假笑面具营业:“有吗?我很开心啊,特别开心。”

    “好了,梵茵公主的事就这样翻篇了。”温梵弯了弯唇,又吩咐木楹道:“去,从陛下送来的箱子里取几册名著过来。”

    魏薇薇:?

    温梵女官的笑容温柔如春风:“王妃,亲王陛下特意嘱咐过,要我们监督您养成阅读的习惯,陶冶情操,修身养性。”

    *

    入秋之后,莱希尔斯似乎变得格外繁忙。给魏薇薇布置下每天看书写读后感的作业之后,伟大的亲王陛下又连着好几天没再出现。

    魏薇薇每天上午咬牙切齿地看书,下午咬牙切齿地写读后感,每到傍晚便会有专人过来把她的千字读后感取走,然后又在晚上十点左右送回。并且,每份送回的读后感上,都会多出两个银钩铁划的黑字批语:已阅。

    字迹很漂亮,内容很敷衍。

    对此,魏薇薇深感无语,有一种高中时被班主任支配的恐惧感。

    时间就这样过去了整整一个星期。第七天夜里,失踪人口终于回归。

    魏薇薇晚饭吃撑了,去花园里溜达了一圈,回到卧室便瞧见了莱希尔斯。

    亲王坐在沙发上,正垂着眸看一份报纸。似乎已经洗完澡,他身上换上了舒适的黑色丝绸睡袍,短发微润,深邃冷淡的眉眼掩映在垂落的几缕碎发后。

    看见他,魏薇薇心中顿时一喜,忙颠颠地过去打招呼:“陛下您可算回来了。”

    闻言,莱希尔斯顿了下,缓慢抬起眼皮,一眼看见她流露在眼角眉梢的丝丝雀跃。他微微挑眉,“你在等我?”

    “我等陛下您好几天了!”魏薇薇点头如捣蒜,紧接着说:“之前陛下你不是说,让我搬到你寝宫来住一周吗?一周早就已经过完啦!请问陛下我是不是可以回自己宫里了?”

    莱希尔斯静了静,睨着她,语气不明:“你等我就是为了跟我说这个?”

    “对呀。”

    那不然呢?等你回来开黑?

    亲王陛下直盯着魏薇薇好了好一会儿,而后视线微转,瞥了眼桌上那摞厚厚的书,问:“我给你的那些书,看完没有?”

    魏薇薇:“……还没有。”

    大佬,你开什么玩笑,几百册,别说七天,就是七个月她都不一定看得完好吗。

    亲王陛下调子懒散:“那就继续看。”说完,无视魏薇薇又震惊又绝望的表情,移开视线,自顾自继续看他的报。

    魏薇薇:“。”

    那晚过去,莱希尔斯依然绝口不提要魏薇薇搬回自己寝宫的事。魏薇薇再度陷入忧伤,心道居然真被木楹那乌鸦嘴给说中了,好的不灵坏的灵。

    三天过后,一封经过重重审查后的邀请函送到了王妃殿下手上。

    魏薇薇拆开外封看了眼,见邀请方是全球顶级高奢品牌KATARA——之前她为了报复她的吸血鬼老公,拿着莱希尔斯的卡在这个品牌的门店一次性消费了七位数,瞬间便成为了该品牌的SVIP。

    邀请函的内容是说这个品牌最近要举办本季度的秋冬新品发布会,邀请SVIP薇薇派尔女士到场看秀。

    魏薇薇这段时间被那堆名著折磨得几近头秃,得到这个消息,顿时兴奋得手舞足蹈,喜滋滋地叫过木楹,说:“明天晚上我要出宫看时尚秀,马上去填一份离宫申请单给内务部送过去。”

    “好的殿下!”

    半小时后,木楹送出的离宫申请单出现在议政厅的办公桌上。

    莱希尔斯扫了眼桌上的单子,“时尚秀?”

    “是的。”内务部部长站在办公桌前,垂着头,恭恭敬敬回道,“我们收到申请后第一时间对这个时尚秀进行了核实与一系列审查,未发现任何异样。”

    莱希尔斯:“她很想去么。”

    一旁的温梵面上浮起笑容,说:“是的。陛下,王妃这段日子认真看书,写读后感,很辛苦呢。”

    话音落地,整个议政厅安静下去。

    须臾,莱希尔斯平静地说:“多安排些人跟着,保护王妃的安全。我的人出去了,就务必毫发无损给我送回来。”

    众人:“是。”

    *

    KATARA的秋冬新品发布会,地点位于伊格市市中心一豪华酒店的顶层空中花园。主办方豪掷千金,在空中花园里描画出了一方时尚天地,围绕发布会的主题“自然”,以星空与宇宙为背景搭建T台,参与走秀的都是世界级名模。

    现场更是云集了全球时尚圈的大佬、各国贵族名流和各路明星。

    晚上七点整,魏薇薇到达目的地。KATARA的高层早已经带着一群人恭候在酒店大门口。

    “王妃殿下,您能受邀前来,真是我们莫大的荣幸!”身着黑色西服的中年男子面露笑容,向魏薇薇行了个十分绅士的吻袖礼。

    在众人的簇拥中走过红毯,一路镁光灯闪个不停,魏薇薇面上始终带着一个标准的淑女微笑,不时对着镜头挥手示意。

    “王妃殿下请看这边!”

    “王妃请微笑!”

    “王妃殿下!请换一个POSE可以吗!”

    “王妃殿下也给我们一点正面照啊!拜托!”

    ……

    就这么一路笑啊笑啊笑,等到达秀场时,魏薇薇整张脸已经快僵了。她去洗手间活动了一下面部肌肉,出来时大秀已经开幕,超模们身着KATARA秋冬新品服饰依次亮相。

    魏薇薇在贵宾席找到自己的姓名牌,优雅落座。

    “您好,尊贵的王妃殿下,我是KATARA的首席设计师祖岸。”坐在魏薇薇身旁的一位老人跟她打招呼。

    魏薇薇扭头。老人白发苍苍,爬满皱纹的面容上妆容却非常精致。不似寻常老太太的富态圆润,她的身材保持得很好,纤细苗条,穿一身纯黑色修身晚礼服,搭配同色系尖头高跟鞋,气质极高贵优雅。

    老人朝她笑着,笑容随和而自然,没有丝毫的恭维和谄媚。

    魏薇薇想起之前看到的KATARA品牌资料,反应过来,这位就是KATARA的王牌设计师,号称当代时尚之母的祖岸太太。

    “您好。”魏薇薇也朝老人笑了笑,发自内心地赞美:“我很喜欢您的设计,世无其二。”

    “王妃过奖了。”

    两人闲聊了两句,随之便认真看秀。

    新品发布会持续了大约两个小时,接下来是晚宴时间。魏薇薇和祖岸太太一道坐上主席,负责保护她安全的几名便装黑衣卫则和祖岸太太的助理们坐在邻桌。

    席间衣香鬓影,魏薇薇边享用美味边看左右打望,不住感叹看到了这么多平时只在电视上看过的大美女大帅哥,这趟真没白来。

    饭快吃完时,有几个艺人走了过来,表示想跟王妃与祖岸太太合影留念。

    魏薇薇当然开心得很,毫不推辞,大大方方地享受着被美女帅哥们争相包围的感觉。拍着拍着甚至还突发奇想,觉得这么多顶流美女顶流帅哥,要是搞个恋爱综艺炒CP,岂不是分分钟爆火出圈?

    魏薇薇认真思考起来,甚至于去洗手间的路上都还在琢磨。

    忽的,光裸的后颈处袭来阵刺痛,像是被某种很尖锐的针轻轻扎了一下。

    魏薇薇吃痛,皱眉下意识去摸脖子。与此同时,一股不祥的预感涌上心头,她看了眼不远处人头攒动的晚宴厅,迈开步子想过去。

    谁知刚走出一步距离,眼前便黑了。

    “。”

    昏迷前,魏薇薇脑子里最后浮现出几个华丽丽的烫金大字——大意了。

    *

    脑袋很重,脖子很痛,半梦半醒间,魏薇薇迷迷糊糊地扭了扭脖子,而后像是突然意识到什么,她身子一僵,唰的一下睁开了眼睛——

    正好对上一张放大版的惨白人脸。

    “。”这又是要吓死谁。

    “醒了?”惨白人脸高高扬起眉毛。他道出两个字,声音出口一点也不好听,粗粝如利刃擦过磨刀石。

    “。”魏薇薇刚从昏迷中清醒,还处于惊恐状态缓不过神,瞪着眼,没有说话。

    惨白人脸皱了下眉毛,然后转过头朝屋子的另一个角落说:“不会是拉拉乌那家伙没掌握好麻醉剂的剂量,给这妞弄成傻子了吧?”

    魏薇薇:你才傻子,你全家都傻子。

    这时又听见一个声音响起。与惨白人脸的公鸭嗓完全不同,这道声线十分华丽,语气里带着一种上位者的威严感:“醒了,给我退一边去。”

    惨白人脸收了声,悻悻耸肩退到了一旁。

    趁这功夫,魏薇薇赶紧环顾四周,发现这间屋子类似于某个地下酒吧的包间,沙发靠墙摆放,中间是一个条形的桌子,上面摆着各式或空或满的酒瓶。灯光更是昏暗得几近于无。

    除了她和刚才的惨白人脸外,屋里还有一个人。不,更准确的说法是,除了她这个人,和惨白人脸这个吸血鬼外,屋里还有另一个血族。

    对方就坐在她对面的沙发上,整个身体和面庞都淹没在黑暗中,只能看见一副高大的身形轮廓。

    魏薇薇抿了抿唇。毫无疑问,她被绑架了,那么,这两人必定就是绑匪。

    她看向惨白人脸,暗自在心中标记:绑匪一号。

    又看向黑暗中的人影,标记:绑匪二号。

    片刻,神秘的绑匪二号再次于黑暗中开口,语气温和,居然还表现得挺有礼貌:“你好,薇薇派尔小姐,很抱歉以这样的方式第一次与你相见。”

    魏薇薇摸到绑住自己双手的绳子,默了默,直截了当道:“开个价吧。”

    绑匪一号:?

    绑匪二号:?

    绑匪二号明显愣了下,似乎没有听清:“你说什么?”

    “开个价吧。”魏薇薇很淡定,“既然是绑架,要么图财要么图色,你们绑我,明显第一种可能性更大。”毕竟全世界都知道她和她老公亲王陛下都超级有钱。

    听她说完,黑暗中的绑匪二号忽然笑了一声,道:“你分析得很有道理。不过很遗憾,王妃殿下,我们用这种方式请你来见面,既不为财,也不为色。”

    魏薇薇倒是有些诧异了:“那你们是为什么?”

    话音落地,绑匪二号动了动。他坐直了身子,整副面容终于勉强被暗光照亮。魏薇薇注意到那是一张很年轻的脸,肤色是血族常见的苍白如雪,五官很俊美,美得甚至显出了几分阴柔。

    是个帅哥。就是有点杀马特,搞了个满头银发。

    可惜了。

    魏薇薇有点惋惜地想。

    “我们想跟你合作。”银发男说。

    魏薇薇不明白:“合作什么?”

    “推翻魔党统治,杀死莱希尔斯。”银发男说。

    魏薇薇脑瓜子转得飞快,合理推测:能说出推翻“魔党”统治这句话的人不多。这些人,不出意外应该就是木楹口中的“密党”余孽。

    魏薇薇说:“跟你们合作,我能得到什么好处?”

    银发男笑了下,冷冷道:“数千年来,你们派尔家族因为莱希尔斯身上的诅咒,牺牲了无数女儿。我们伟大的血族亲王,一边喊着血族和人类平等,一边又只能屈服于魔神的诅咒,最令人发指的是,他心狠手辣,对献祭魔神的派尔家女丁从未施与过援手。这样见死不救,残忍暴戾的君主,何德何能统治帝国?”

    “薇薇小姐,虽然你在献祭中侥幸活了下来,但只要魔神的诅咒还存在,莱希尔斯还存在,你的家族就只能献出一个又一个的血族新娘,你难道不想为你的家族做点什么?”

    魏薇薇大脑飞速运转,消化着从银发男话语中得到的信息,又道:“除此之外,我们家族还能得到什么好处?”

    “只要莱希尔斯一死,政权更替后,我们许诺派尔家族爵位世袭。”银发男说:“最重要的是,我们密党可没有跟魔神做过见不得人的交易,我们也没有诅咒在身。只要莱希尔斯一死,你的家族也就彻底解脱了。”

    魏薇薇:“你的条件确实很有诱惑力。但是你觉得就凭我。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人类,能杀掉莱希尔斯?”

    闻言,银发男静默片刻,然后不知从哪儿拿出来一瓶白色药粉,放在桌上,缓慢推到魏薇薇面前,说:“这是我们最新研发的特制慢性|毒药,专门针对远古血族的基因设计。你只要把它放在莱希尔斯平日的饮品中,只需一个月,他必死无疑。”

    魏薇薇看了眼那个毒药,点点头,“好。”

    银发男:……

    惨白人脸:……

    两人同时:?

    银发男这厢正准备继续给她做思想工作,听她这么一说,竟有点怔住了:“你说什么?”

    “我说好啊。”魏薇薇催促道:“赶紧给我解开,毒药给我,毒死莱希尔斯的事就交给我了。”

    惨白人脸有点茫然,说道:“不是。薇薇小姐,我们要你毒死你的丈夫,你就这么爽快地答应了?”好歹也意思意思犹豫一下吧?

    “我和莱希尔斯本来就没什么感情。他解散了我的私人玩物俱乐部,我和他梁子大着呢,他一死,我能重振俱乐部不说,还能顺理成章继承他的所有遗产。何乐而不为?”魏薇薇笑了下,“放心吧,把我送回去,这件事包在我身上。我一定办得滴水不漏。”

    银发男冷冷勾起嘴角:“好,那我们成交了。薇薇小姐。”

    *

    魏薇薇被蒙着眼睛带出了包间,被蒙着眼睛带上了一辆车,数分钟后又被蒙着眼睛放在了距离王宫一公里外的偏僻街区一角。

    汽车飞驰离去。带起了一阵冷风。

    魏薇薇一把扯下蒙眼的黑布,转身拔腿朝灯火通明的王宫方向狂奔而去。已是凌晨,街道上空无一人,魏薇薇脚下的步子又大又快,跑了不知多久,她终于看见了巡逻的黑骑卫的身影。

    同时黑骑卫也发现了她,有人惊呼:“王妃!是王妃!”

    回到王宫,魏薇薇第一个见到的是秘书长戚沙和一众医生。

    一番简单检查后,即便是一贯泰山崩于前也能面不改色的戚沙也很明显地松了口气,说:“殿下,医生说您身上只有一些擦伤。幸好没有大碍。”

    魏薇薇:“我失踪的这几个小时……”

    戚沙知道她要问什么,回道:“为避免引起民众猜疑和恐慌,亲王下令封锁了消息。”

    魏薇薇点头,没再说什么,一路沉默地跟着戚沙回到亲王寝宫。秘书长朝她比了个请的手势,恭恭敬敬地弓腰垂首,驻足不再往前。

    魏薇薇做了个深呼吸,独自进去了。

    现在的时间已经是凌晨三点多,整个寝宫内却依然亮着灯。魏薇薇走进卧室,看见莱希尔斯安静地坐在沙发上,两只大长腿自然交叠着,垂着眸,脸色阴晴不明。

    她清了清嗓子,道:“陛下。”

    莱希尔斯静默了须臾,眼也不抬道:“戚沙说你没有受伤。”

    魏薇薇:“是的。”

    莱希尔斯:“知不知道绑架你的人是谁。”

    魏薇薇说:“密党。”

    发音简短的两个字,音量并不大,在深夜中却格外清晰。莱希尔斯终于缓慢掀起了眼皮,看向她。眸色不明,没有出声。

    魏薇薇也看着他,说:“陛下本来就知道的事,何必试探地又来问我一遍。”

    莱希尔斯眼中略过一丝讶色,直勾勾地盯着她看。须臾,他又说:“密党为什么绑你?”

    魏薇薇弯下腰,在高跟鞋的脚后跟处摸索一阵,取出一小包透明袋装着的药粉。随手丢到沙发前的茶几上,说:“他们要我帮忙杀了你,这是给我的毒药。说是专门针对你的基因研制的,只要量够,你就挂定了。”

    莱希尔斯:“……”

    莱希尔斯:?

    其实正如魏薇薇所说,莱希尔斯早就料到这次绑架和密党有关,也料到了密党会借此机会跟她进行某种交易,达成某种协议。但,对于人类幼崽此时表现出的过分坦诚,莱希尔斯着实还是有点意外。

    搞什么。

    这崽种,竟就这么招了?

    整个屋子静了静。

    “密党要你杀我,必定给你开出了不菲的条件。”莱希尔斯的眼睛一瞬不离盯着魏薇薇,“你就一点不心动?”

    闻言,魏薇薇在心底无奈地叹了口气。

    她不属于这个时空,这个世界,自然不想牵连进这个世界的任何风波。她的想法一直很简单,能穿回去当然最好,如果穿不回去,那就安安稳稳苟住。

    什么密党、魔党,包括派尔家族的命运,说白了,跟她没有太大关系。

    冷漠也好,麻木也罢。她没有那么伟大,不想赌上自己的性命和前途去维护一些所谓的不明真相的“正义”。

    魏薇薇思索了会儿,说道:“比起密党,老实说,我更信任陛下你。对密党而言,我除了能当个内奸、帮他们害你之外毫无用处,一旦目的达成,谁知道他们会不会卸磨杀驴。”

    听见这番话,亲王陛下起挑眉,万年不起波澜的眼睛里忽然充满了浓烈兴味:“你的意思是在你心里,比起密党,我更像好人?”

    魏薇薇摇头,很实诚地回答:“不,陛下,在我心里,你比他们更心狠手辣。但我早就说过,我是国内平衡两个种族关系的一个支点。你需要我。短时间内,如果同样是被利用,我选择站在亲王陛下你这边。”

    莱希尔斯的目光由始至终都在她身上流连。深邃傲慢的眉眼,目光直白研判,即使在暖色调的光下也显出了几分冷戾。

    良久,他嘴角勾起个弧度,竟很轻很轻地笑了,“薇薇小姐倒是想得通透。”

    又来了。

    阴阳怪气地夸人,似乎是这位反派BOSS的独特爱好。

    魏薇薇回道:“其实这些不过是一眼就能看明白的事。”

    莱希尔斯没做声。

    魏薇薇思索着,迈开步子上前几步,竖起一根手指指向自己。她看着莱希尔斯,一字一顿地问:“现在,陛下总能彻底相信我不是‘密党细作’了吧?”

    莱希尔斯的表情已重归一片漠然。他没有回答魏薇薇的话,只是淡淡地说:“去洗个澡吧,好好睡一觉。”

    当晚,又是超囧的同塌而眠。

    魏薇薇经历了一遭绑架之后累得不行,闭上眼睛刚要睡着,忽然听见边儿上冷不丁地响起一嗓子。

    问她说:“季骁是谁。”

    这个名字入耳,直惊得魏薇薇瞬间清醒,所有瞌睡都没了。她猛地睁开眼睛望向莱希尔斯,迟疑道:“……陛下这话是什么意思?”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