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9章 第 19 章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黎深从好友口中得知了丁眠近期的动态。www.zhhrzx.com

    “听说喔,丁总好像身边有人了,”好友极其八卦地挤眉弄眼,“年龄不大,长得很俊。”

    黎深不动声色地看了他一眼,举杯和他喝了口,淡淡道:“知道是谁家的吗?”

    他以为丁眠身边的人是京市上流圈子里曾追过她的富二代之一,谁料好友也迟疑了,他挠了挠脸,忐忑道:“没听说是哪家的。”

    黎深愣了愣,他咽下酒液,皱着眉多问一句:“不是圈内人?”

    好友耸了下肩头:“真没听说是谁家的……”缓了一缓,又道,“毕竟,要是谁真的采到丁总这支鲜花,恐怕要耀武扬威、得意洋洋好一阵。”

    丁眠身边的人口风很紧,她最亲近的助理也从不在社交网络、朋友圈里发一些与老板有关的内容。黎深追丁眠时,特意找乔助理套近乎,乔助理从来都公事公办,没有给过什么老板的私人喜好信息。

    黎深若有所思,他听着好友又将话题扯远,说起最近新买的豪车美酒。

    他半心半意地应着,不时低头看看手机,找出丁眠的联络号,点开头像看她的朋友圈。

    工作原因,他们这类人都习惯将朋友圈直接开放,不设置什么半年屏蔽等权限。

    丁眠的朋友圈,风格简洁,公私各半。工作内容大多是去往全球各地出差的简短图文,用词克制,颇有论文的条理感。私人内容则是以分享为主,没有私人照片,只有与亲人在外游玩时拍摄的当地风景等。

    她极重视个人隐私,不爱将生活袒露给他人观看。不比京市上流圈内某个富家少爷,祖辈打拼下的家业浩大,属于国内顶尖豪富的那一波,因而被网友们戏称为“国民老公”,时不时就在自己千万粉丝量的微博上发表言论,颇有多毛禽类招摇过市的滋味。

    黎深垂下眼帘,心中琢磨半天,淡淡笑了:论财力,丁家恐怕不逊色于顶尖豪富,丁燧管理丁家时便行事低调,到了丁眠接手,更是一脉相承了兄长的处事作风。

    她很少在公开网络里发自己的个人照片——哪怕她的美貌足够让不少网友成为她忠实的拥趸。除此之外,她的个人官方微博号也由专业团队管理,从不在社交平台发表什么可能惹人非议的言论。

    某种程度上,丁眠比寻常人都要懂得克制自己,她不爱招摇。

    他扫过她最近发的朋友圈,具体内容与工作相关。黎深失望地划过,他走神想着丁眠“身边的人”究竟会是谁,情绪惆怅失意。

    畅谈着限量版豪车的好友注意到他的脸色,面上表情变了下,他小心翼翼地试探:“欸,哥们,这么多年了还念念不忘呢?”

    黎深面无表情地看了他一眼,没作声。

    好友觉出意思来,他拧着眉头想了好半天,大胆建议:“真不死心的话,约个见面的机会呗?你们俩公司项目上不是有合作吗?找个时间约个饭。”

    “你们年龄相当,又是老同学,交情也深,指不定就有机会。”

    话说到这,黎深心中勇气鼓胀,他略一犹豫,找到置顶的丁眠对话框,给她发了条约饭的消息。

    约饭的借口是谈公事,实际半遮半掩是为了和她聊些别的。

    果然,以工作为重的丁眠痛快回了个好。

    等真到约饭那天,黎深把自己打扮得人模人样、光鲜亮丽,颇有几分潇洒俊朗。开车到燕子赋私厨的后院停车场,他没有马上下车,而是对着镜子照了照自己,确认看起来还不错,这才准备拉车门。

    燕子赋私厨每日接待客人的数量有限,停车场面积不大,日流量顶多三四十号人。早中晚停车,若是和熟人约了点就餐,很容易在停车场先见一面。

    黎深提前了得有半小

    时到达,他人在车内还磨蹭了几分钟,在拉车门的那几秒钟,听到一道熟悉而悦耳的女声,“哥,你有什么想吃的没有?”

    “嗯,人在燕子赋,让阿姨别煮饭了,我一会谈完公事给你们带点吃的回去。”

    燕子赋私厨接受定餐食客外带菜品,黎深停下了拉车门的动作,他觉得有点尴尬,毕竟丁眠正在和她的家人交谈,他贸然出现恐怕会妨碍对方。

    “几个人的份额?”那边似乎问了这么一个问题,丁眠笑吟吟地重复了,她的音调柔和而清越,“五个吧。”

    黎深愣了一下。

    他与丁眠是老交情,自然熟知彼此的家世。丁家如今也就丁燧、丁眠,如果是丁眠要带饭回去,也就多个住家阿姨的份额。

    就算丁眠要在回家后再吃一份,加加减减算着,也说明丁家起码有两个外人。

    他咽了咽唾沫,耳边警铃大响,还想再听下去,丁眠已经看到他的车牌号,她走过来,敲了敲他的车门,抬眉示意:“来的挺早?”

    老朋友之间朴素平淡的戏谑,从来不够亲近。黎深心中有点落寞,但还是冲她点了点头,拉开车门,两人并肩往私厨包间走去。

    名义上是借着饭局机会,希望能深入了解丁眠的私人生活。

    然而实践起来颇为困难,无他,丁眠在商业中的手段过人,堪称“老狐狸”,不是黎深这才接手公司没多久的萌新能够处理得了的。但凡他有撇开话题的意图,丁眠都会不动声色、不解风情地拐回正题。

    直到这顿饭快要吃完了,黎深一不做二不休,大胆发问,也没再来迂回婉转那套话术。

    他实在很想知道丁眠的感情状态如何,自己是否还有机会。

    “听说你谈恋爱了?”

    老同学问,丁眠喝着茶水的手微微一滞,她笑了一下,没正面回答:“哪里听来的消息?”

    黎深:“和朋友聊天时候谈到的。”

    “这事是真是假啊?”他故作不在意地挑眉微笑,“你要是谈了的话,之后婚期请我做个伴郎吧?”

    人际交往中的心理学,两性关系中的“追求”是非常复杂的存在。

    尤其是黎深这类已经被丁眠直白坦言拒绝过的人,心中既有不甘,又有妄想,还试图给自己留几分面子,不希望太被低看。

    丁眠扬了扬嘴角,轻描淡写道:“你想得太多了。”

    黎深心中燃起希望之火,他心中立刻嗤之好友说的八卦消息——真假性估计掺和了不少水分。

    谁料,下一刻,丁眠的话又让黎深原有的喜悦打了水漂。她的笑声低雅,一点点漫不经心,一点点放纵随意,“没有结婚的计划。”

    见黎深一脸惊诧,犹如心有不甘。

    丁眠不露辞色,平淡开口,决心彻底打消老同学的念头,让他们之间的关系回归最基础、最正常的商业伙伴、老同学,而不是掺杂了各种奇奇妙妙的单向暧昧,正色道,“身边确实有人。这几年不会有结婚的打算。”

    黎深强笑了一下,“你哥没催你早点结婚啊?”

    丁眠眼也不眨,她嘴角一翘,笑容轻松而散漫,平铺直叙道:“年龄太小了。”

    黎深懵了一下,凉水洗面般打了个抖,他怔住了,久久说不出话来。

    丁眠知道今天这对话,外传出去的话,就证实了她身边有人的说法。但她也不算太困扰,毕竟与“自己们”相遇后,既然不能解释他们是自己,那么一些与之相关的暧昧绯闻滋生,实在是情理之中的事。

    她已经解决了最亲的兄长那一关,确保他不会为此而焦心上火。再有旁人提及什么,她属实没那么在乎。

    “年龄太小了?”黎深呛住,他知道丁眠的年龄,和他一般大,今年刚满二十

    八周岁,虽然看起来还跟个大学生似的青春靓丽……但她肯定已经过了法定结婚年龄啊!

    国内法律要求,年满22周岁的男性可以结婚。

    也就是说,丁眠和她枕边人的年龄差至少有六岁。

    黎深失魂落魄,他艰难地朝她笑了一下,情绪非常不稳定:“我从来不知道你喜欢年龄小的男人。”

    丁眠眼也不眨,她坦然说:“没有人不喜欢年轻好看。”

    她甚至还举了个例子做佐证:“就前阵子和我们一块投标的王先生,他的现任妻子也不过三十出头,比他足足小了两轮。”

    这话当然不是指责王氏夫妇,不过是以事实来告诉老同学,枕边人岁数小是他们这类掌握着金字塔顶尖财富的人常有的选择。

    黎深:“是哪一家的年轻公子哥吗?”

    “介意我知道是谁吗?”

    他继续深入问询,一边问一边心中凄凉:他从不知道丁眠的取向是年龄小的男性,他甚至想都没想过这种可能!

    她单身多年,沉溺工作,对追求者不假辞色。黎深曾以为自己起码能靠着与她多年的交情赢得一席之地,谁能料到……今天的打击太过剧烈,他恍惚而失意,几乎有那么一瞬间,以为自己要哭出来了。

    “……”

    这句问话,得来的是丁眠的沉默。

    她的指尖细腻玉白,落在燕子赋私厨坊的淡色瓷杯上,印衬得整个人如雪般高贵清雅。年轻女性身上有着很淡的香味,沁人心肺,室内最后小食甜点的蜜味与茶水的清苦,与她身上的气息萦绕混合,最后氤成让人心神俱颤的清灵。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