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6章 第四十六只刀子狗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湘湘并没有说谎,当苟十三等人找到三楼时,老板娘正在房间里清点着这个月燕春楼的收入,算盘珠子被拨地啪啪响,眼中也溢出遮掩不住的喜悦。m.aiqqx.com

    然而当她看见陆小凤推门进来的时候脸上的喜悦却消失不见,转而变成一种被打扰的不爽和疑惑,她自诩也算是招待周全,不知道这位大爷又因为什么居然要找到了这里。

    不过很快老板娘脸上的疑惑也消失了——因为她也闻到了眼前两人一狗身上极浅的那股腐烂味道,那是尸体的味道。

    这个认知几乎把她吓得魂飞魄散,燕春楼里怎么可能有尸体?

    “老板娘,你们这燕春楼可真是卧虎藏龙啊。”无论是多么爱干净的人,只要他在装有尸体的房间里待上一段时间,那身上的味道就根本不可能好闻。陆小凤见老板娘神情有异,便知道她已经察觉到了异样。

    “你这是什么意思?”输人不输阵,即使老板娘心里再害怕,也不能当着陆小凤的面表现出来,“陆大爷,你说话也得讲证据,怎么能空口白牙凭空诬人清白?这事和燕春楼可一点关系都没有!”

    无论老板娘说得多么天花乱坠,陆小凤都不为所动,“可人确实是在你们燕春楼内死的,这么多天却无一人发现,实在是有点说不过去。”

    老板娘恨得牙痒痒,先前她还笑话陆小凤是个过来赎人的大冤种,结果没想到现在这颗烫手山芋却落在了自己手里,如果她早知道会发生这么棘手的事,当初就不该将那位孙大爷放进门,再大的主顾也没有自己的身家性命重要。

    “陆大爷,你既然过来赎人,想必也是那位的朋友,自然也明白他到底是个这么样的人。”老板娘深吸一口气,语气也软和了下来,“孙大爷在我们这儿呆了将近一个月,身上的银子花光后便赖着不走,口中说得也都是些疯话,每当我们这儿的姑娘和他要债,他总是说过不了多久就会有人来把他欠下的钱全付了。”

    说到这里,老板娘忍不住叹气,愁眉苦脸容易让一个女人衰老,她今天已经不知道叹了多少声气了,“我们也是不得已才将他迁到了后面的屋子,总不能让他一直白吃白喝吧,经过这样的事说句不太好听的话,楼里的姑娘都不太愿意和那位孙大爷有什么交集,平日里自然也不会有人闲着没事去看他。”

    陆小凤沉默了一会,“那送饭的人呢?如果每天送饭的话,怎么可能到现在才发现尸体?”

    房间里的气氛令狗窒息,苟十三蹲坐在地上,他和阿飞都不擅长应对这种场合,只能老老实实地呆在陆小凤身后当做增加威慑力的保镖。

    虽然他这一条狗本身也没什么威慑力就是了。

    显而易见,陆小凤的这个问题问到了点子上,老板娘的脸上流露出一瞬间不自然的表情,不过她很快就调整了过来,“燕春楼从不做亏本的买卖,那边的房间虽然没人看守,但为了防止有人出逃,所有的门窗都是封死的。”

    门窗封死?苟十三忍不住皱眉,他回忆起他们刚刚进去房间时的感觉,正因为门窗封死,所有室内才会有那么浓重的味道。可倘若凶手在杀死孙大爷后就一直让那个房间保持密闭......那么凶手就必须在不破坏任何门窗和锁的前提下进入房间。

    还有一种可能性就是地道,然而他们之前就已经仔细检查过房间内部的每一个角落,根本没有地道的痕迹。

    老板娘继续开口,她说话的时候眼神有些躲闪,似乎不太敢和陆小凤对视,不过听了她口中的话,大概也能明白她到底在心虚什么,“所以.....我们这里的墙角都有个小门,大小只能通过一只胳膊,哪怕是稍微胖一点的猫都没法钻进去。”

    “就像你们带着的这条狗,”老板娘突然将手指向苟十三,“那个洞比这条狗的脑袋还小,根本不可能有人钻进去。”

    “你也不要觉得我们会通过饭菜下毒,我们没有这么做的理由,”老板娘把面前的算盘和账本全都推开,并从桌上抽出一本翻给陆小凤看,“毒药可不便宜,我们如果真的杀了孙大爷,那谁来帮他付账单?我们从中得不到半点好处!甚至还要赔进去一杯毒药的钱!”

    “我倒是帮他付了账单,但他已经死了。”陆小凤冷冷道。

    老板娘只觉得头痛万分,虽说让她把已经到手的银子再交出来就好比让饿得要死的鳄鱼吐出它已经咽下去的肉,但现在确实没有更好的办法,当下事情眼见着不能轻易了结,更何况她也不敢让六扇门插手处理,能私下是私了当然最好,一旦这事情传出去,他们这里也不用做生意了,直接关门大吉还爽快些。

    “这是孙大爷这一个月的账单,”老板娘压低了声音,从账本上撕下来一页纸递给陆小凤,“我一文钱也没有多收你,这三百四十两我退给你,还请.......”

    陆小凤没接账单,也没接老板娘递过来的银票,他看出了老板娘内心的忌惮,客人死在燕春楼内多天却没有发现,其中所包含的问题绝非一场凶杀案那么简单,如果真让六扇门过来那燕春楼绝对是吃不了兜着走。

    这么看来燕春楼是凶手的可能性便也大大降低,陆小凤了解老板娘,也深知她对于钱财的渴望,杀死孙大爷于她而言简直是赔到裤子都不剩。

    那么就还剩下一种可能,那便是凶手本身可能和燕春楼没有关系,只不过只通过某些手段潜入了进来,陆小凤思索了一会,问道,“在这段时间里,楼中可有一些姑娘举止言行有误?”

    老板娘没想到陆小凤那么快就换了个话题,不过她也立刻明白了陆小凤这个问题的含义,“你是在怀疑燕春楼里的姑娘?”

    陆小凤点头,“江湖上的易容法子成千上万,能将一个人外貌声音体态变成完全不同的另一个人,我就曾在一家客栈里,见到有个老头把自己变成了一条狗。”

    “那可真稀奇。”老板娘嘴上说着恭维的话,眼里却无丝毫笑意,面对这种情况,无论是多好笑的笑话她都笑不出来。

    “稀奇但也危险,”陆小凤终于接过了老板娘手里的东西,“像这样的事谁都不想发生的,然而有一就有二,如果那个凶手不被揪出来,保不准下次案子你还能瞒得住,不是吗?”

    陆小凤的话不好听,但不得不承认这是对的,这次死的孙大爷是个几乎无人问津的家伙,但万一下次死的是个有头有脸的人,那么事情可就糟了。

    虽然那凶手也可能就是冲着孙大爷一人而来,但这个赌谁都不敢打,更何况老板娘扪心自问,她实在是不知道那个杀人的家伙到底看上了孙大爷哪一点,要钱没钱要色没色,还是个需要别人接济才能付得起饭钱的无赖。

    “......算了,”老板娘仿佛累了一般扶着一旁座椅的扶手,脸上难得流露出一点脆弱的神情,燕春楼是她全部的心血,总不能因为这种莫须有的事让她半辈子的努力全部白费。

    “关于孙大爷的事剩下的我也不清楚,你们如果还有什么想知道的可以去找一个叫湘湘的姑娘,孙大爷经常知名要她唱曲。”老板娘指了指陆小凤手里的账单,“具体名目都在上面呢,你们自己看吧,我就不打扰了。”

    虽然说着客气的话,但老板娘的神态分明就是在说陆小凤等人已经严重打扰了她的日常生活,现在最好赶紧滚蛋。在如此态度下即使脸皮厚如苟十三都不好意思再继续追问,但很明显陆小凤并不在乎这个,反而因为老板娘话里的名字皱起眉头。

    “你说那个姑娘叫什么名字?”

    “叫湘湘,”老板娘以为陆小凤没听清便又重复了一遍,“湘,湘水的湘,她卖过来的时候名字里原先带个香字,我嫌太俗气便改成了湘,怎么?”

    她用戏谑的眼神瞥着陆小凤,“你们认识?陆大爷要说认识我这儿哪个姑娘那可一点都不稀奇。”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