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0章 修罗禁制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谢辰闻言心神一怔,齿关间紧闭的力道也松了些。www.jingyueshu.com

    他本是想要说些什么的。

    楚千泽抓住这个机会,撬开了齿关,游蛇一般钻了进去,缠绕着谢辰的舌不放,神色不变,眸尾却曳出一抹胭脂,冶艳至极。

    谢辰低眉,心中无奈。他压住了口中缠.绵,几乎是勾着对方给哄了出来,直到两人唇瓣分离,才低低调笑了一声,“你怎么这么缠人?”

    楚千泽斜睨了他一眼,眸光看着散漫却又显出那么一分的勾人,“哪里缠人?”

    他不觉自己行为哪里有失分寸。

    谢辰失笑,容色灿烈如春华,极俊极撩人,他一双眸子凝视着自家的小师尊,“你的修罗禁制还留在手中?”

    他知道对方的修罗剑道与着常人似乎不太一样,就连修罗业火对他的影响都要比常人弱上几分,但是谢辰没想到的是,小师尊连自己的修罗禁制还留在手上。

    谢辰问出了声,“你就不怕自己失控,无人可以将你从堕魔边缘拉回来?”

    要知道修罗剑道一开始在很多不知其具体深浅的世人眼中,与妖魔一道并未区别,尤其是一些不知所谓的年轻修士的心性到了后期大变,没有扛过修罗业火的焚烧,纷纷堕入魔道之后,便更坐实了妖魔一道的说法。

    即使后来世人改变了观念,修罗剑道的传人也都在小成之后选择将手中的修罗禁制交给最为信任之人。

    谢辰作为曾经的修罗剑道大成者,就从未见过能有人直到修罗剑道大成功的阶段,还将修罗禁制攥在手上的人。

    楚千泽语气冷静,“我不想堕魔就不会失控。”

    他看了眼谢辰,从容依旧,“我若想堕魔,修罗禁制也拉不回我。”

    既然这样,修罗禁制对他的作用可用可无,何苦将这么一个还算重要的桎梏,放到旁人手中。

    楚千泽双手搭在谢辰松松挎住他腰的双臂上,施加力道让他紧紧环住自己,轻声又问了一遍,“所以,你要吗?”

    修罗禁制对于修罗剑道的传人而言,从不轻易予人。

    如今这句话背后的意义,楚千泽知道,谢辰自然也知道。

    谢辰喉间似乎泄出一丝笑音,他将手向回收了些,双手牢牢扣住对方腰骨,心中感叹一番对方腰身纤瘦之后,才悠悠出声,“要啊,你给我的自然要收下。你日后要是有走上歧途的念头,就别怪我将你给狠狠拉回了。”

    会非常狠的。

    谢辰心中颇有一种手拿修罗禁制翻身做主人的愉悦想法,他问道:“你想好了吗?”

    楚千泽身背皆直,唯独雪白玉颈弯折,用着自己的脸侧蹭着谢辰脸侧,“除了你,也无人有资格能掌控着我的修罗禁制。”

    许是因为这段关系是他最先挑开,那份强硬不来只能纵容的心念已经成了习惯,因而对着自己未来的道侣总是格外的有耐心。

    楚千泽见谢辰不吭声,撩他一眼,“你还有什么想问的吗?”

    谢辰心思灵敏,瞬间有种对方要开始清算的感觉,不等他找出几个理由,小师尊已经悠然抬眸,靠他极近,吐字气息俱扑在了面上。

    “你还未说,外界为何都在传你与灵雪那小丫头天作之合?”

    小师尊似乎隐约捉到了些什么,犹疑看他,“你不会在其中做了些什么吧?”

    谢辰当即表明自己清白,“人家一个清清白白的姑娘,我做什么要毁了别人的名节?”

    虽说他初时是想着要不要借一波力,但很快那些心思就消去了,就如他所说,灵雪仙子一个好好的姑娘家,不至于因为一念之私牵扯到他与小师尊之间。

    楚千泽面上神色并未太大变化,也不知道究竟是信了还是没信,淡淡出声,“你真没想法?”

    谢辰笑了笑,他好像发现了什么,小师尊质问时愈是平静,心里怕是对此愈计较。

    他扣着人的腰,揽着对方向里间走去。

    楚千泽不由蹙眉,脚下跟着对方向前走,“要去哪里?”

    谢辰笑道:“换个地方,被你堵在门口,总觉得说些什么外面的人都要听到了。”

    楚千泽静静看他一眼,提醒道:“你还没有回答我刚刚的问题。”

    谢辰掀开一处垂帘,四下看了看,“外人眼中看着合着自己想法就乱传些谣言,你的那些谣言可是比我的要多了去,要都计较的话……”

    他停下步子,似笑非笑,“恐怕是我计较的多。”

    见楚千泽抿唇不语,嫣红唇瓣水色未褪,面容雪白清冷收敛了所有神情,看着像是仍在纠结,谢辰莞尔,咬了下对方淡去些红霞的耳垂,“从头到尾,只有你一个。”

    “前世今生,只有你一个。”

    楚千泽心尖一颤,狭长眉眼看着依旧内敛莫测,仿佛一切都在掌握之中,凤眸掠过身旁人时,到底还是没有藏住那丝潋滟情深。

    他道:“那甚好。”

    真的甚好。

    对方首次心动,就遇到了初尝情爱的他。

    命中注定的相配。

    楚千泽心满意足,转眸看向四周,“你这么不走了?”

    谢辰微愣,欲言又止,“去我榻上?”

    楚千泽闻言神色微顿,心潮不知为何起伏不定,眸眼春潮微泛。

    他缓声道:“可以。”

    谢辰得到回答,心中一边想着修罗禁制所需要的时间,一边将人带了进去,心中一时并未想到其他。

    等到两人在榻边坐下,谢辰抬眸,原先要说的话就那么突兀地停在了嗓子眼中,他清澈的眸印着对面的楚千泽,不由轻轻瞪眸。

    小师尊神色淡淡,眼睫垂落,在眼睑处落下一片阴影,通体清寒却难掩冰雪姝骨,墨发半落在胸前,霁青衣衫落着榻上,平添了几分雅致。

    主要是方才亲昵过后的眉眼风情未褪耳垂唇瓣眸尾上的薄薄红晕,就像是极清极冷的雪景中蔓延伸展开的一枝红梅,又妖又艳。

    有些勾人。

    谢辰口中莫名发干,他顿了顿,才出声道:“千泽,修罗禁制?”

    楚千泽闻言不语,只伸出了手,“将手给我。”

    谢辰如言,将双手搭在了对方手心之中,对方双手细腻触感顿时传来,他心中莫名痒得厉害,若不是面上神色还在端着,他是真的想要低头咬上一口。

    看看对方一身皮肉会不会在自己口中生生化开。

    楚千泽双腿盘坐,敛眸低声道:“闭眼,坐好。”

    待谢辰乖乖闭上双眼后,他将自己向前移了移,视线轻轻从对方面上掠过。

    而后也闭上了眼。

    ……

    等到谢辰将自己的意识彻底掌控了属于楚千泽的修罗禁制再睁开眼后,缓缓睁眼是,发觉双膝之上压了重量,愣怔过后瞬间低头。

    小师尊墨发垫着头,半阖着眸,懒懒地看着他。

    见他醒来也不意外,仰躺在他怀中的姿势不曾变过,他伸手探了下谢辰的情况后,才悠悠道:“看来你已经全部掌控了,日后我的未来就在你的手上了。”

    谢辰心道,这还不缠人?

    他掩去心中所想,眉眼含笑,俯首吻了下楚千泽双唇,“那你可要对我好些,别惹我生气。”

    他咬着小师尊的唇瓣,似乎从第一次亲吻被咬了之后,谢辰每一次主动的亲吻,都要以先咬上一口对方的唇肉开始

    楚千泽摸了下谢辰脸侧,手心温热感觉源源不断,仿佛能一路暖到心口,他终于露出了些笑意,仿若不觉唇上细微刺痛,“我对你还不够好吗?”

    要知道他这一生,可从未像宠着谢辰这般,万事退让,那些喜怒无常的脾性都被生生磨了去。

    两人唇贴着唇,说着亲密的细语,不知何时,楚千泽整个人被压入了谢辰怀中,颈部被扣着,唇齿交融到了极致,浑身的凉气被蕴成了灼人的火气,将一腔理智全部浇灭。

    楚千泽的脸庞平日总是情绪莫测,难以看出深浅,如今被人抵咬着唇瓣,雪白面容泛起了一片薄薄的红,轻颤不止的眼睫上沉着湿漉的水汽。

    他有些受不住,扣着谢辰后颈的手骨亦泛出可口的红晕,手骨用了劲,想要推开身上的人却又莫名不舍。

    这是他好不容易才得来的道侣,哪怕知道对方或许并不需要,他依然想要给对方千好万好。

    楚千泽心神有些恍惚。

    谢辰将人抵在床榻与自己之间,心中鼓跳愈发激烈,他眉眼情意浓烈,多情至极的双眸更是仿佛要将满眼蛊惑人的深情,凝成世间至烈的酒。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