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7章 第 27 章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前面周导几人已经打开车门了。www.luhaibing.com

    季回不说话,叫景岑有些慌。

    难道他猜中了,背后灵真的要去?

    这可不是开玩笑的事。

    景岑憋了半天,正当他还要说什么时。

    季回收回目光来,忽然嗤笑了一下:“摸摸你口袋里。”

    景岑:……

    什么意思?

    他狐疑地伸手探了一下,下一刻,却从口袋里拿出来了一张符纸。

    “这是什么东西?”

    “敛息符。”

    季回拍了拍他肩膀,向旁边睨了眼。

    “只要你的好室友不拆穿,我就能跟着一起进去。”

    “特殊管理局我还没见识过呢。”他语气中全是好奇,还有丝玩笑的成分在,说完之后就收了手。

    还不等景岑反应过来,身边的冷意就消失了,背后灵跟着前面的人一起下了车。

    谢骦在看到景岑手中的敛息符时眸光就深了些。

    这东西如果他没看错的话,是那个厉鬼给景岑的。

    可是他怎么会有这个东西?

    玄门不会让符纸流落到邪物手中,也没有哪个玄门弟子有那个胆子贩卖敛息符,所以这个符纸难道是这个厉鬼自己画的?

    这些东西可不是买本书看看就能会的,里面都是各大世家多少年的.精.传。

    叫谢骦不解的是——他是怎么知道的?

    从认识开始,谢骦就觉得这只不知面目的厉鬼对于玄门术法太过了解了,甚至比他还要清楚。

    他身上有太多的谜团。

    谢骦心里涌出疑问,皱了皱眉,是真的好奇这个厉鬼是从哪儿来的,究竟是什么身份了。

    ……

    车子停下后大家都陆续下了车。

    季回远远望见人影之后,笑了一下:“接待的人来了。”

    谢骦收了心神,皱了一下眉,跟着声音看过去。

    他们玄门和特殊管理局关系匪浅,甚至很多弟子都是特殊管理局的专员。

    谢骦是这一代谢家的弟子,虽然声名不显,但是身份摆在那儿,特殊管理局的接待人员过来后,态度倒也十分客气。

    在寒暄了几句之后才问:

    “你们中没有人出事吧?”

    接待人员在车外的人中巡视了一眼。

    谢骦心念动了动。

    几乎能够想到那只厉鬼在一边抱臂看着他的样子。

    如果想要揭穿那只厉鬼,现在其实就是最好的时间,这里毕竟是特殊管理局的地盘。

    然而他在犹豫了一下之后,却想到了那道敛息符,莫名地居然暂时忍了下来。

    在接待人员看向他时若无其事的笑了笑:“没有。”

    “之前被鬼附身的一个已经失踪了。”

    “剩下的我没发现异常。”

    他只说自己没有发现,其他的也不多说。

    当时上报的有十三个人,现在只有十二个,接待员这种情况见多了。

    点了点头后道:“进去吧。”

    “等会儿会有人来安排。”

    他目光在这次幸存者身上看了眼,在看到一脸冷漠的姜屿寒时有些惊讶,不过随即就收敛了神色。

    谢骦也看见了,解释了句。

    “他一直都这样。”

    天生情绪缺失?

    接待员想到这点,有些诧异,不过却没有表现出来。

    如果真是天生情绪缺失,这个俊美的男人其实很适合干他们这一行。

    姜屿寒不知道特殊管理局人员的想法。

    他心神一直在季回身上,目光放在景岑身后又收了回来。

    在看到大家都陆续进去之后,眼神一顿。

    这时候才跟着一起走进了大厅。

    只不过他在走入大厅的时候停了一下。

    门口一片平静,没有什么事发生。

    姜屿寒想到自己最近身上多出来的变化,微微垂了垂眸。

    果然,和他想的一样这个特殊管理局检测不出他的古怪。

    神情冷峻的男人掌心慢慢松开,目光看向前面。

    毕竟……那只厉鬼不也没有发现吗?

    他身上的古怪,只有他自己知道。

    心脏处的那一道痕迹隐隐作痛,姜屿寒垂下手指,隐藏了经脉里流转的污浊。

    季回先姜屿寒一步进去,同样的也没有被发现。

    他是早有准备,却叫景岑紧张不已。

    季回过来之后看着他,都替他觉得担心。

    他把玩着手中的敛息符,看着景岑眉头紧皱脸色难看的过来,有些想笑。

    不过为了小少爷难得的关心,他挑了下眉,难得大发慈悲的没有嘲笑他。

    而是跟着节目组一起坐在沙发上等着。

    今天估计是做不了检查了。

    虽然问题已经报上去了,但是丰照园林的整体事件还没有弄清楚,季回看今天特殊管理局的专员只先询问了谢骦就知道,今晚大概率会安排先住着。

    果然,他们在等了会儿后就有人来了,专员看了眼时间笑道:

    “今天麻烦你们先住在管理局酒店内。”

    “明天再安排做检查。”

    周导几人连忙点了点头,他们一路从那个见鬼的园林里逃出来也是.精.疲力尽了。能休息一晚也好,尤其是在管理局这个给人十足安全感的地方。

    节目组的人都同意,姜屿寒也没有反对。

    专员这才刷卡把他们带到了酒店里。

    季回跟着景岑一起,边走边打量着周围环境。

    倒一楼后分了房卡。

    不过这一次,景岑和姜屿寒没有分到一层楼上,而是上下两层。

    景岑在上面,姜屿寒在下一层。

    得知不用和大型点心共住一层,季回眉梢松了些,一人一鬼坐电梯上去,却见景岑一路上拿着房卡不知道在想什么。

    季回瞥了眼:

    “怎么,可惜不能和姜屿寒再住在隔壁了?”

    他声音懒洋洋的。

    景岑冷不丁回过神来,听见背后灵的话,先是下意识地看向四周,见没人之后才皱眉:

    “我什么时候可惜了?”

    他这段时间几乎都没想起过姜屿寒,刚才季回不提他差点都忘了,他之前隔壁住的是姜屿寒。

    他刚才……只是还在担心背后灵偷偷跟他进来的事情。

    面容俊美矜傲的少爷抽了抽嘴角,最终还是忍不住在心底问:

    “嘶,你这样真的没事吗?”

    季回看了他一眼:

    “我是你保镖,你有事我都不会有事。”

    说好保护景岑一个月,时间没到季回绝对不会离开。

    他虽然没说,只是懒散的回了他一句。但是景岑诡异的却知道这只背后灵的意思,心里怔了一下之后,又有些诡异的舒服。

    然而下一刻,背后就主动打破这个氛围。

    “开门吧。”

    “我要睡了。”

    景岑:……

    心头有些莫名的氛围消散。

    景岑抽了抽嘴角:这都睡了一天一夜了还要睡?

    尽管心里忍不住想要吐槽,但他手上还是诚实地打开了房门。

    因为景岑在特殊管理局看来是一个人,所以这次给的房间是一人间。景岑一开始还没有注意,进去之后才发现格局的问题。

    只有一个卧室一张床。

    “你睡床吧,我睡沙发。”

    他皱了下眉忽然开口。

    季回看了眼格局,神色浑不在意。

    “嗯。”

    “晚上七点再叫我。”

    他说完就进了房间里。

    身边的冷意消失,景岑提着行李箱抽了抽嘴角。

    反应过来后有些奇怪。

    他刚才……怎么自告奋勇的要睡沙发了?

    他都不知道自己是这么体贴的人。

    景岑俊美的面容古怪了一瞬,看着房门关上,这时候只好压下烦躁,认命的收拾行李箱。

    他们和姜屿寒不是一个楼层,不过却是上下相连住着的。

    姜屿寒在门外站了会儿后进去,看了房间一眼后神色忽然顿了下。

    他房间里只有一个卧室,和他一样的楼上也是一样的格局。

    只有一间房……那景岑和季回怎么住?

    他们要住到一起?

    姜屿寒想到这个可能性之后眉头皱了起来,有些不舒服。

    他一直在房间里呆到了晚上,楼上始终没有动静。

    姜屿寒垂下了眼,在晚上七点的时候,听到门外的声音,站起身来,打开了房门。

    睡了一天,周导几人也都饿了,这时候约着出来吃饭。

    人生地不熟的,大家约在一起准备下去,没想到姜总忽然打开了门。

    走廊里的热闹声微微停了一下。

    周导看见出来的人之后打了个招呼。

    “姜总一起吗?”

    他说完之后顿了一下,又意识到姜屿寒很少和他们吃饭,不由有些尴尬。

    正当他觉得自己问错了时,就见一直懒得说话的人忽然道:

    “你们去的时候叫上景岑。”

    景岑?

    他们关系什么时候这么好了?

    周导有些莫名其妙,不过还是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好的,姜总。”

    “我这就上去叫。”

    “嗯。”姜屿寒淡淡应了声。

    他说完之后就被一边的摄影师拽上了楼,还没反应过来。

    看着人上去,姜屿寒微微眯了下眼。

    静静地等着。

    ……

    楼上,景岑正想着要不要叫背后灵。

    七点的闹钟准时响起来,他正站在卧室门口,外面的敲门声就响了起来。

    “谁?”

    因为是在特殊管理局内,景岑反倒比在丰照园林里警惕心还强。

    他走过去之后问了句。

    周导没想到景岑警惕心这么强,古怪了一下道:“我”。

    景岑倒是没想到会是周导来找他,不由有些诧异,不过却还是打开了门。不知道景岑刚才在里面做什么,周导并没有把目光往里挪。

    “睡了一下午了,一起下午吃饭?”

    周导虽然疑惑姜总为什么要让他上来叫景岑,但是现在人已经上来了,就轻咳了声。

    “不用……”

    想到背后灵在房子里,景岑刚想拒绝,这时候耳边却忽然传来了一道声音。

    “你去吧。”

    闹钟响起来的时候季回其实就醒来了,听见外面周导叫景岑下去吃饭后,回了一句。

    他这里不需要人陪。

    “可是你一个人……”

    景岑有些犹豫。

    季回察觉到景岑有点黏他,不由有些疑惑地看着他。

    “你留下是能保护我还是怎么样?”

    这人不会以为他进了特殊管理局就是废物了吧?

    景岑本来是关心背后灵,猛然被噎了一下,脸一下就黑了下来。

    季回挑了挑眉。

    就看着景岑冷着脸道:“我下去了。”

    他转头就应了周导,换了衣服转身离开。

    门啪的一声被关上。

    季回淡淡收回目光来,脸色恢复了平静。

    不是他故意气景岑,而是他现在的样子确实不适合见人。

    季回低下头去看了眼。

    刚刚睡觉时淤积在身体里的能力已经吸收了大半,然而季回同时也进入了化为鬼煞的尴尬期——失控。

    鬼煞比厉鬼更凶一些,季回醒来之后就发现他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能力了,暴戾烦躁的感觉淤积在心底,随时寻找着机会爆发出来。

    季回站起身来看向外面。

    特殊管理局酒店就在办公楼对面,在阳台上就能看到对面的办公楼。可惜是在这里,要不然,他出去随便除几只恶鬼也能放松一下。

    算了。

    他垂眸瞥了眼自己时而透明时而显现的手,神色莫名。

    嫁衣下那朵由长生花长出来的花枝又蔓延了。

    从遇见姜屿寒开始,季回心里就生出一股渴意来。

    他收紧手,忍的眼睫有些湿。

    却忽然笑了笑。

    他这个人向来很叛逆,越是忍不了什么,就越是想忍。

    只要不到最后一刻,他很乐意挑战一下本能这种东西。

    穿着红色嫁衣的青年漂亮的喉结滚动了一下,季回嗤笑了声,指甲掐进了掌心里。

    他有些用力,不知不觉间,鲜血流出,顺着掌心滴在地板上。

    在最折磨人的一股干渴褪去后,季回依旧死死的克制着自己。

    甚至要是有人看见他的脸的话,也不会发现他在忍耐。

    他脸上带着漫不经心地笑意,靠在墙边,全然没有理会掌心鲜血淋漓。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睁开眼过了会儿后,才转头望向特殊管理局。

    或许——特殊管理局有什么抑制鬼物失控的东西?

    来都来了,大晚上的不去看一看可惜了。

    季回这样想着,忽然眼中带了些笑意。

    正在特殊管理局讲述这次丰照园林事件的谢骦忽然猛地皱起了眉。

    “谢天师?”负责记录的专员有些疑惑。

    谢骦转头看着外面夜色摇了摇头。

    “没什么。”

    “继续吧。”

    他回过头来随意笑了一下,然而不知道为什么却总有一些不安。

    而这不安源头直指向那只厉鬼。

    让那个厉鬼混进来不会出事吧?

    他总觉得对方不会那么安分。

    可是特殊管理局大楼内有特殊设置,他进门凭借敛息符可以,但是在大楼内却不行。

    脑海里迅速闪过一堆情况,最后谢骦理性分析。

    这人要是不想被抓住,应该不会那么疯狂,他心底安抚住了自己。

    就在谢骦刚眉头松了些后,季回这时候已经出了门。

    敛息符当然不足以支撑他在特殊管理局大楼内随意行走,但是季回还有一个身份。

    ——煞。

    他早就不是普通的厉鬼,这些针对鬼物的东西对他的作用十分有限。

    在整理了一下嫁衣之后,季回转身关上了门。

    因为血液里的焦躁,他今晚并不准备回来。

    失控在季回看来是一件很失败的事情。

    而且……万一误伤到景岑就不好了,毕竟养魂香还没买,要是伤了雇主怎么办。

    他被自己的想法逗笑了一下,专心看向前面。

    酒店里灯光明灭,这会儿大家都在楼下吃饭,季回起身出去之后和特殊管理局的专员擦身而过,都没有被发现。

    他回头微微勾了勾唇角,在灯光亮起时进了楼内。

    特殊管理局大楼和接待他们的外来大厅完全是两个样子,虽然里面有一半是天师,但是设备却科技感十足。

    甚至有很多是季回没有看到过的。

    这时候加班的专员们还停留在办公室里,整栋楼灯火通明。

    在一楼看了眼后,他慢悠悠地进了电梯。

    红色的按钮被人轻轻按了一下,就到了研究室。

    三楼的研究生比一楼要严格很多,需要权限才能进去。

    季回跟着一位管理局专员,一起出了电梯,出来的时候回头看了眼,电梯内没有拍到他一丝一毫,只有那个专员。

    那个专员也没有想到会有鬼胆大包天的进入特殊管理局。

    还跟在他后面。

    他是去交资料的。

    手里还拿着最近一份的紧急文件,边打电话边进研究室。

    季回轻轻跟着一起进去,看见他将文件放在架子上。

    他瞥了眼后就收回目光来,对那些所谓的机密不感兴趣,只是转头看着研究室内的瓶瓶罐罐有些好奇。

    啧。

    这些都是特殊管理局和玄门根据鬼物研究出来的,就是不知道有没有能够缓解他症状的。

    季回走过去在柜子上抬头看过去,一瓶一瓶的研究着。

    在看到第二排时,目光停留在了写着抑制剂名字的瓶子上。

    抑制剂。

    这东西能抑制厉鬼的食.欲.?

    季回想了想自己血液里的.燥.热,居然也分不清自己这是不是食.欲.了,这时皱眉看着那个抑制剂有些犹豫。

    办完事情,那个打电话的专员又要出去了。

    季回瞥了眼,记下密码之后这次没有跟着一起。

    他对这里很感兴趣,多呆一会儿也没什么。

    像来时一样,门轻轻的合上了,季回将抑制剂放在了一边,又在瓶瓶罐罐里研究了会儿。

    忽然想到了什么。

    ……

    谢骦好不容易做完了陈述记录,准备回酒店。

    结果刚走在路上,手机震动了一下,却收到了一条短信。

    这种时候谁会给他发消息?

    他狐疑地低下头去,结果就看到了一张物品展览的图片。

    这张图片很明显的是在研究室内拍的,设备和标志一模一样。

    其中一个瓶子被放在中间,用涂鸦笔圈出来,下面附了一条消息“这抑制剂只针对食.欲.?”

    谢骦:……

    手机号码是空号,他愣了好半天才反应过来,这是那只厉鬼给他发的。

    图片里的抑制剂刺眼的叫人眼皮直跳。

    谢骦一瞬间就想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那只厉鬼跑到研究室去了。

    他虽然也是胆大妄为,但是却没想到自己还是低估了这只厉鬼。

    他都不怕吗?

    还特么发消息跟他确认这是不是抑制剂?

    谢骦头一次这么无言,他脸上表情复杂,就见那边又催了句,似乎很不满。

    “不认识?”

    谢骦担心这只厉鬼随便动研究室里的东西,惹出什么麻烦来,深吸了口气,还是咬牙回答:“这个只针对食.欲.。”

    这个抑制剂是当时特殊管理局和玄门针对一个受陷害死后化鬼的玄门前辈研制的。

    厉鬼天生就有嗜血的.欲.望,他们为了让这位前辈不失去理智,就研制出了这个抑制剂,只不过最后没有用上。

    里面的事情谢骦其实也不知道,不过在他回复了之后,却感觉对面似乎有些失望。

    “功能性不强。”

    季回评价了句。

    谢骦:……

    他还是没忍住问了句。

    “你就不害怕吗?”

    他皱眉看向对面灯火通明的大楼。

    季回瞥了眼屏幕,笑了一下。

    “别担心,晚上睡不着出来走走而已。”

    他浑不在意,谢骦脚步顿了一下,还是没忍住折返去管理局大楼。

    他当初没有揭发这只厉鬼真是昏了头了。

    向来肆意的谢骦额头跳了跳,觉得去收拾烂摊子。

    季回在问了句之后,就对那个抑制剂失去了兴趣。只能抑制食.欲.,和他食之无味的吃香没有什么区别。

    季回其实也说不清他对姜屿寒所产生的食.欲.究竟是什么,那种从骨子里吸引他的香气叫他浑身血液都有些沸腾,并且居然还有加重的趋势,喝了一次之后,就像是.上.瘾.一样念念不忘。

    季回.舔.了.舔.牙,没理会震动的手机。

    这种时候,他不用想就知道是谢骦来找他了。

    放下手机,季回将目光继续转向里面那些奇怪的东西。

    一直到天快亮的时候,他才在时间的提醒下知道该走了。

    谢骦一晚上没回去,来特殊管理局大楼找那只厉鬼,但是却完全找不到对方的行踪。

    他本来就看不到他,现在对方不主动联系,谢骦就等同于大海捞针。

    他坐在电梯里皱了皱眉,有些烦躁的挂断了手机。然而在遇见人时,谢骦还得控制好自己的表情。

    他没有在一开始就说出那只厉鬼已经是违反了规定,这个时候要是被发现……

    啧。

    他抵了抵牙,抬头看了眼电梯里的数字。

    ……

    季回完全不在意谢骦的焦躁,他在特殊管理局大楼里逛了一晚上之后基本上算是了解了他们的研究。

    内容很不错。

    这么短些时间里,玄门这些年的研究已经很出色了。

    然而——却还是不足以对抗深渊的入侵。

    这些研究都太过温和了,想到深渊里的残酷,季回微微摇了摇头。

    天色已经开始亮了,太阳从地平线上慢慢的升起。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