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4章 第四十四章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v章:02更)

    孝懿皇后去了后,后宫果如王蔓菁预料得那般,小佟佳氏被册封为佟贵妃。www.nmghmwl.com

    四阿哥作为皇后娘娘的养子,除了多个嫡出的名头外,一切如历史发展。

    四阿哥被送回德妃身边了。

    也不能说送回,四阿哥今年已经十一岁,他早早就搬到了南院阿哥所。

    皇子十三四岁就要娶嫡福晋,这些都要后妃帮忙张罗。

    他的生母还在,毫无疑问就要交给德妃管了。

    王蔓菁叹气,孝懿皇后果然是最了解德妃的。

    德妃,并不是太在乎四阿哥,偏心眼就不要说了,区别对待王蔓菁看了都惊叹。

    宫里过了腊月后,很快就要到皇上的万寿节。

    紫禁城飘飘扬扬下起了今年的第三场大雪,王蔓菁今早刚起床,就瞧见不少宫人在过道上清扫积雪。

    青黛青桃在边上小心护着她:“主子,您月份大了,可得小心些。”

    青桃本来还担心大雪天,有人在宫道上搞事情,结果几人一路走来,瞧见好些宫人在雪道上撒盐。

    “给密贵人请安。”

    王蔓菁走一路,几乎就跪了一地的宫人。

    紫禁城今年这场雪,大概有成人膝盖这么深,这一跪下去,半个膝盖不见影子。

    “都起来吧。不用跪这么久。”

    王蔓菁有玉撵可坐,可难得瞧见雪,她兴致来了,就打算走着去承乾宫参加宴会。

    她月份大了,倒是不去宴会都可,可今儿是小佟佳氏册封贵妃的日子,她怎么说也得露面的。

    不然一个贵妃给她穿小鞋,可有够她受得了。

    王蔓菁一路走过,背后都传来议论声:“原来这就是密贵人啊,没想到最近颇为受宠的密贵人这么和善。”

    宫人一说:“不过真的长得好漂亮啊,比和贵人还要漂亮。”

    宫人二道:“快别说了,宫里议论主子是要挨板子的。”

    宫女太监在相互咬耳朵。

    王蔓菁倒是已经离开了,后续发生什么不清楚。

    偏偏瓜尔佳氏跟王蔓菁是一条道,她刚一出来,就听到这些宫人议论,气得心梗。

    偏这还不算,她刚想叫丫头去掌嘴,就听宫人小声道:‘这条道是密贵人要经过的,上头吩咐,今儿可随时要保持宫道干爽,省得密娘娘摔倒了。’

    “回来。”瓜尔佳氏几乎憋着一口气。

    合着这条道这么好走,都是皇上特意吩咐给王氏弄的?

    气得帕子都快捏变形的瓜尔佳氏:“走。”

    *

    去到承乾宫时,还没到宴会的时候,一众后妃大概也不想惹怒新册封的贵妃娘娘,一众后妃到的都还挺早。

    王蔓菁一到,好几个常在答应给她请安。

    王蔓菁一抬手就让人起来,她却是安静走到自己位置上坐好。

    准确说,她在听人唠嗑。

    唠八卦。

    八卦的主人公,自然是紫禁城食物链顶端男人:皇上。

    “周答应,你还没侍寝吗?”宁常在十分八卦,一句话,说得周答应脸都红了。

    周答应羞羞答答道:“谁不想侍寝呢?可是宫里等着侍寝的后妃太多了,我不算什么。”

    边上另外一个陈答应也羞红了脸问:“宁常在,听说万岁爷哪方面特别厉害,你还记得吗?是不是真的?”

    宁常在立马被问得支支吾吾道:“应应该是真的吧?”

    她自己就是不得宠的人,见到万岁爷都紧张死了,还记得什么反应。

    本来她还挺愁自己不得宠的。

    可面临进宫多年都未侍寝过的周答应陈答应,她又挺自豪的:“你们也别愁了,不定什么时候万岁爷就宣你们侍寝了呢。”

    边上陈贵人立马怼一句:“想侍寝?做梦还差不多吧。”

    “如今整个后宫里,谁不知道,最受宠的是密贵人。”陈贵人接连在王蔓菁手头吃亏,巴不得有人去对付她。

    便哆串道:“你们与其等着万岁爷想起你们,不如去抱密贵人的大腿,来得还更快一些。”

    王蔓菁没想到吃个瓜,最后还能吃到自己头上?

    “万岁爷要选谁侍寝,我可做不了主。”王蔓菁不阴不阳怼了一句:“莫非,陈贵人已经比皇上厉害了,能直接决定皇上的彤史?”

    “你……”

    陈贵人气得半死,却根本不敢接话,她要是接话,不就以下犯上了?

    王蔓菁刚想说话,没想到敬嫔瞧了她一眼后,就开口替她说话了:“都说少两句,进了宫就是泼天富贵了。”

    “你们一身荣华富贵皆系于万岁爷一身,能有资格进宫,就是你们的福气。宫外还有好多人想进宫,都没资格。”敬嫔喝了口茶,意有所指道:“至于陈贵人,永和宫不管是密贵人得宠。”

    “还是和贵人得宠?”

    “亦或者是你得宠,这不都是伺候万岁爷有功劳。”敬嫔吹了吹鎏金指套,笑道:“如今密贵人得宠,说明她伺候圣上有功,你就是羡慕也羡慕不来的。”

    一口血哽在喉咙的陈贵人:“你……”

    “怎么?不服气本宫?”敬嫔拉了下脸。

    陈贵人瞬间偃旗息鼓:“婢妾不敢。”

    作为八嫔之首的安嫔出来打圆场:“今儿是贵妃娘娘大喜的日子,你们非得闹得不愉快,让贵妃娘娘没脸,可真好?”

    “安嫔娘娘说得对。”

    几个常在答应都起身,都示意说‘不敢’。

    有安嫔这一打岔,正殿里恢复了短暂的瞬间。

    王蔓菁又昏昏欲睡地吃着糕点,又听先前的周答应陈答应几人又换了个角落‘取经’,其实也就是唠嗑去了。

    偏偏王蔓菁坐这里,有宫人来上酒水,她就被请到更安全的地方‘吃吃喝喝’去了。

    好了,她就刚好到了几个答应唠嗑的地方。

    王蔓菁这次,就听到了升级版的‘八卦’了。

    陈答应红着脸,小心往她的方向看了一眼,眉眼间都是羡慕:“要是我能被宣侍寝一次就好了。”

    “这后妃,侍寝跟没侍寝过,简直是天差地别的待遇。”

    另外几个答应也纷纷赞同道:“万岁爷啊,哪怕一次就够了,只是我听过,还有好些后妃进宫,怕是老死宫中一辈子都没见过皇上一次。”

    “今儿贵妃娘娘恩典,才让所有后妃都出来,也不知道能不能见到皇上一次?”

    “就是啊,宫里佳丽三千,万岁爷只有一个,万岁爷一句话,一滴雨露就能给人一生荣华富贵。”另外一个老答应满脸向往道:“天下女人,不都渴望进宫能伴驾皇上身边?”

    王蔓菁起初还能当八卦听。

    听到后面,却颇为感觉后宫残酷。

    她大概总结了一下这些八卦的意思:皇帝性能力强,能带给别人一生荣华富贵。

    男人当了三十年皇帝,丰功伟绩不少,宫里宫外想嫁给皇帝的人,实在是太多太多了。哪怕是一夜情也甘愿。

    宫外的人,哪怕一次也甘愿。

    进宫的后妃,一辈子倒死没见过皇帝的,也太多了。

    这相当于用女人一生,去博一个荣华富贵的可能。

    她不能批判别人错了。

    何况作为皇帝后妃,每个月拿着高薪,大家要求的已经不是爱。

    而是泼天富贵。

    王蔓菁只感头疼,她一条咸鱼,进了这一堆食人鱼的后宫,还能好好咸鱼吗?

    “主子,万岁爷对您不错的。”

    青黛也听了一耳朵,只感觉全身遍体生寒。

    可她回头一想,小姐进宫就有子嗣,又跟大多数后妃不同了。

    王蔓菁还刚想说什么,里面的太监出来唱声道:“贵妃娘娘到。”

    *

    贵妃娘娘的宴会,不得不说,做得十分丰盛。

    不过宴会开始后,一众后妃翘首以盼的圣上并没有到场。

    而是在宴会快散场时,外头才传来太监唱声:“万岁爷到。”

    康熙带着浩浩荡荡的宫人到后,屋里就跪了一地的人。

    王蔓菁大着肚子跪不下去,不过她还没跪下去,就被男人拉了起来:“平身吧。”

    不过是这一拉,王蔓菁就感受到了千万道视线扫射过来。

    屋里打翻了一屋子的酸醋。

    “三哥。”

    王蔓菁手被男人握住,她只感觉男人手劲儿特别大。

    她很快站好后,用下巴示意了满屋子的后妃,“三哥,你再握下去。我怕是得被盯成筛子了。”

    男人那双好看幽深的眸子,少了压迫,忽然朝她笑了下:“你怕?”

    见王蔓菁刚要点头,男人就对她道:“你月份大了,少待会儿就回去。”

    王蔓菁唔了一声。

    她刚打算退后一步,就瞧见男人已经坐上了上首皇帝专座:“都起来吧。”

    佟贵妃见皇上来了,是真高兴,“臣妾谢谢万岁爷能来。”

    这来了,就相当于给她正名了。

    康熙点点头,然后道:“以后宫里,就你跟温僖贵妃多费心。”

    “臣妾领旨。”

    温僖贵妃和佟贵妃都躬身应话。

    皇帝大概是来露个面的,只喝了一杯酒就离开了。

    离开前,王蔓菁发现梁九功来了:‘密娘娘,万岁爷派奴才来亲自送您回去。’

    王蔓菁发现有很多视线盯着她。

    她其实还不想这么早回去的,宫里,又哪里有这么多八卦可听啊。

    “好吧。”

    男人要求,王蔓菁只得起身,扶着青黛青桃的手回去。

    王蔓菁离开时,还能听到背后小声的羡慕声:“万岁爷对密贵人真好啊。”

    “这么多后妃,除了贵妃娘娘,万岁爷也就跟她说了几句。”

    “这说明啊,后妃还是得有身孕才好。”

    后妃们八卦,还偏偏得问一句瓜尔佳氏:“和贵人,你说是不是啊?”

    瓜尔佳氏还在恍惚,总觉得万岁爷对王氏的表情,很宠溺。

    再一听周围人的羡慕,瓜尔佳氏脸都僵硬了:“是。”

    ———————————————

    (v章:03更)

    慈宁宫里,皇太后已经瞧了康熙好几眼。

    “玄烨。”

    皇太后也听了宫里不少流言,不得不提醒一句:“哀家听说,你好几月未进后宫了,怎么回事?”

    康熙一愣,抬头看着皇太后:“皇额娘听谁说的?”

    皇太后亲自给他倒了一杯茶水,推到皇帝跟前:“玄烨,哀家不管后宫之事,可也知,后宫里如今只除了一个密贵人有身孕,后妃可再没有传来一个有喜的了。”

    皇太后看着眼前已经彻底执掌皇权的皇帝,语重心长道:“宫里都传,你最近宠着一个汉人妃嫔,这些哀家都不觉得有什么。”

    “可你宠着一个后妃,这跟你进后宫有什么关联呢?”

    皇帝不是皇太后的嫡亲儿子,说白了,皇太后都要靠着皇帝过日子。

    偏偏,先帝爷的教训太深刻了,皇太后以前从来不插手后妃的事情,这次都不得不出来说了。

    康熙静默了好一会儿,才道:“皇额娘,朕不会拿江山开玩笑。”

    如果不是皇额娘提醒,他都没意识到,他已经好几个月没进后宫了。

    康熙内心暗道,这‘情丝缠’果然霸道,会不自觉影响人心智。

    “玄烨,你是最出色的帝王,哀家还有你皇祖母,都是以你为傲。”皇太后笑着道:“哀家一向知道你有分寸,哀家也不管你的事。”

    康熙起身离开时,还听皇太后道:“后宫里,盛宠可以,却容不下专宠。”

    本来快要跨出地罩的康熙:“皇额娘,您误会了,朕跟密贵人,朕只将她当小辈,不会出现专宠。”

    皇太后一噎:“真是晚辈?”

    提起那汉人妃嫔,皇帝眼角都泛着红晕,当真无男女主之情?

    *

    孝懿皇后殁了后,万岁爷胃口就受影响了。

    这几日万岁爷都没吃什么,可愁坏了梁九功。

    傍晚了,该叫晚膳了,梁九功小心道:“万岁爷,该用晚膳了,奴才给叫膳?”

    "叫吧。"

    御膳房的宫人排成两排进去,大大小小摆好了上百的菜品,康熙动了两三块子就让人撤下去了。

    梁九功愁啊,愁得头发都白了。

    “万岁爷,要不奴才去问密娘娘今晚吃了什么?”

    作为皇上跟前的太监红人,再没有什么比发现万岁爷胃口不好更愁得了。

    只是万岁爷抬眼看他一眼,并未说话。

    梁九功却是抽空叫来李德全,“去问问今晚密娘娘吃得啥。”

    晚上王蔓菁吃的什么?

    她吃得可好可好了。

    自从青黛青竹她们来后,王蔓菁简直跟活在人间天堂不为过。

    几个丫头都知道她口味,不但随意用着皇帝的顶级御厨团队,还会偷偷差小太监出宫给她买各种零嘴吃。

    除了出入皇宫不太方便外,王蔓菁颇有点过着在江南的美好咸鱼日子。

    咚咚咚。

    外头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响起,李德全就抹着大汗进来了。

    外头还下起了大雪,李德全肩上都还有未化开的雪。

    “奴才给密娘娘请安,密娘娘万福。”

    王蔓菁已经用过晚膳了,她此时侧躺着看一本‘故事话本’,边上则惬意放着新鲜的瓜果。

    冬天的瓜果,不外乎橙子橘子苹果樱桃,还有西域仅供的车厘子,也在列。

    王蔓菁别提吃得多幸福了,至于皇帝,早就被她抛到脑海外了。

    这一看到乾清宫的李德全,她都惊讶了:“李公公,你怎么有空来我这了?”

    李德全满脸焦急,也不敢隐瞒:“孝懿皇后殁后,万岁爷胃口就一直不怎么好,干爹让奴才来问问,密娘娘晚上吃的啥?”

    满脸懵逼的王蔓菁:“三哥不爱吃饭,你们应该去找太医啊,找我没用啊。”

    她又不是太医。

    差点就将大胖橘这经典语录甩出来了。

    不过看李德全坚持的样子,王蔓菁哭笑不得指了青越出去:“青越,你跟李公公说一下我晚上的菜单。”

    王蔓菁还暗道:皇帝一天顶级美食滋补着,自己的神仙美食不爱吃,还能爱吃她喜欢吃的菜啊?

    “是,小主。”

    青越躬身,刚准备带李德全去对菜单。

    结果发现李公公视线一直瞧着小主手里的水果篮子:“李公公?”

    李德全直接走出来,眼睛一亮就道:“密娘娘,您手里的水果也不是不可以。”

    王蔓菁下意识就想将果篮提起来,她这果篮里,皇宫的桔子橙子苹果倒是多。

    可西域进贡的车厘子,就是地主家也没有余粮啦。

    珍贵着呢。

    她是如今后妃里唯一一个有身孕的后妃吧。

    佟贵妃也才赏了她小半碟,别提多稀罕了。

    “娘娘,奴才只是看一眼。”李德全感觉好笑,全后宫的后妃都巴不得讨好万岁爷,也就只有密娘娘舍不得那果篮。

    万岁爷高兴了。

    她何止几个果篮啊,她要多少有多少啊。

    *

    王蔓菁真的太扎眼了。

    后宫就她一个有身孕,皇帝又盛宠着她,几乎是她那里有什么动静,永和宫就都知道了。

    偏偏宁常在还是个喜欢八卦的性子。

    她自己对王蔓菁羡慕还不算,她还长着一张嘴去叭叭。

    八卦的对象还是瓜尔佳氏。

    宁常在羡慕,她还爱疯狂捅人家刀子,她看着瓜尔佳氏道:“和贵人,婢妾听说万岁爷最近胃口不好,李公公特意来问了密贵人喜欢吃什么。”

    瓜尔佳氏最近流年不利,她听得脸都僵了。

    就听宁常在道:“这种待遇,和贵人也从来没有过吧。”

    气得差点将手里帕子扔在宁常在头上的瓜尔佳氏:……?

    边上丫头道:“要去了如何,难不成万岁爷还会胃口好不成?”

    宁常在立马在边上接话道:“派个人去打探打探不就知道了。”

    瓜尔佳氏不想管,边上的陈贵人咽不下这口气,就点了个小太监去乾清宫打听。

    屋里寂静无声。都在等着结果。

    咚咚咚。

    很快,外头响起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去打探消息的小太监满身雪花进屋:“贵人。”

    陈贵人压着火气问:“如何?”

    那小太监擦着满头大汗道:“回贵人,万岁爷不单留下了密贵人的果篮,听乾清宫太监们惊叹说,‘万岁爷今晚又叫膳了,用膳用得还挺高兴。’”

    满脸惊叹还疯狂捅刀子的宁常在:“我就说吧,和贵人,陈贵人,果然你们都没这待遇吧,密贵人也太厉害了。”

    气得肺都炸了的陈贵人:……?

    掐得手指都出血的和贵人:……?

    *

    乾清宫里,康熙真的是味蕾大开。

    他没用多久,就将女人一果篮水果给用完了。

    李德全看得彻底傻眼了。

    他惊叹万岁爷居然真的吃得下水果,又叫膳了,整个乾清宫和御膳房众人别提多高兴了。

    可接下来,李德全就愁啊。

    他还答应密娘娘要还回去的,这下可咋办?

    “你干什么呢?在万岁爷跟前愁眉苦脸的,你不要命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