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7章 路走宽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宿舍门口有片刻的安静。m.bokuwenxue.com

    陆焕似定在了原处。细长的睫毛垂下来,看不清眼底的神色,只有突起的喉结细微地动了一下。

    郁白含看他没反应,又凑近了点。一对毛绒绒的耳朵几乎杵到陆焕眼皮子底下,“怎么了?是太惊喜……”

    楼道另一头突然传来一声,“卧槽,不是闹鬼,是有妖——”

    陆焕睫毛一震似回过神,伸手就将人推了进去。

    郁白含被他一把推回宿舍!抬眼就看陆焕也长腿一迈跟了进来。高大的身形挤入了狭窄的空间,遮挡了外界的视线。

    陆焕走进来后,反手带上了宿舍门。

    哐,门在背后关上。

    两人面对面站立。

    静谧的空间里,仿佛能听到对方的呼吸。

    郁白含看陆焕没说话,又抖了抖耳朵,弯起的唇间露出两颗小虎牙,“礼物喜欢吗?”

    叮铃铃的声音不轻不重地敲击着耳膜。

    陆焕垂在身侧的手指攥了几秒,突然抬手就捏住了郁白含头顶的猫耳朵,铃响声戛然而止。

    他深邃的眼紧紧盯来,隔了片刻,抿紧的唇线松开,“……太吵了。”

    郁白含揣摩,“你不喜欢铃铛。”

    也就是说,猫耳朵还是喜欢的。

    落在他头顶的那只手似乎动了一下。可惜猫耳朵不能传递触感,郁白含不知道陆焕在做什么,他正要抬头去瞅,那只手又松开了。

    陆焕将手揣回裤兜,语气淡淡的,“在哪儿买的?”

    郁白含说,“学校礼品店。”

    有这么爱吗?都来问他要链接了。

    陆焕两手揣在裤兜里,低眼看他的神色晦暗莫名。

    郁白含看他视线又往自己头顶瞥了一下,立马会意地取下猫耳,“既然你这么喜欢,我就忍痛割爱让给你好了。”

    他语气十分不舍,动作却干脆利落。

    像是迫不及待要把这对耳朵往陆焕头顶栽。

    “就是不知道会不会箍……”

    啪。一掌突然拍在他天灵盖,给他按了回去。

    郁白含:?

    陆焕的手掌落在他头顶,“不用。”

    修长的指节穿过郁白含柔软的发丝,似带了股克制过的狠劲,慢条斯理地掌着后脑勺。

    陆焕垂眼看着他,“你戴着。”

    …

    车还停在学校外面,郁白含这会儿就准备提上书包行李跟陆焕回家。

    他背对着陆焕拉书包,头顶的耳朵还在叮铃响。

    身后突然传来陆焕的声音,“孙以青也看过了?”

    “嗯,他帮忙参谋的,不错吧?”

    得给小孙记一大功!

    “……”

    郁白含背上书包,转头看了眼沉默的陆焕,心底了然:算了,他们陆同学就是这样,喜欢也不说。

    他一手提上行李袋,朝门外走去,“走吧。”

    从陆焕身边经过时,一只手忽然伸来接过了他手中的行李袋。

    郁白含受宠若惊,“你要帮我提?”

    好主动,明明他都还没用上激将法。

    这就是猫耳朵的威力吗?

    陆焕低头拉开了行李袋拉链,接着伸手往他头顶一捞,将那对猫耳朵摘下来塞进了口袋里。

    牵起的唇角滑落了一声轻飘飘的冷笑,“我还不想校园网上再多出一个关于我的视频。”

    郁白含后知后觉:喔~形象管理。

    他看陆焕重新拉上了拉链,正要自觉接过自己的行李,后者就将行李袋换到了外侧的那只手上,稳稳提着行李走向了门口。

    ……行吧。

    郁白含也不客气,欣然享受着他冤种老攻的男友力。

    ·

    两人出了宿舍往校门外走。

    郁白含两只手空出来,这会儿就边走边翻着手机,“对了,我还拍了照片。”

    陆焕侧了他一眼。

    “猫猫的。”郁白含抬头朝他看去,笑了起来,“没发朋友圈,只发给陆学长怎么样?”

    那眼神收了回去,陆焕没说话。

    只是突起的喉结看上去张力十足,侧面的角度让那细微的攒动显得清晰突出。

    没拒绝就是默认了。

    郁白含动动手指,刷刷给陆焕发去了照片。

    等他已经发完,才听见旁边传来一声不轻不重的“嗯”。

    郁白含收了手机:他就知道。

    陆焕的车停在了校门外的路边。

    这辆迈巴赫外型虽然低调,但依旧吸引了不少过路人的视线。

    郁白含跟在陆焕身侧,沐浴着一路的视线走到车旁,没忍住感叹,“你是明智的。”

    要是顶着猫耳朵过来,估计就不止是在校园网上留下珍贵影像资料,社会新闻网上说不定也有他们的一方天地。

    陆焕“呵”了一声,伸手拉开后座门,将行李放了进去。

    郁白含往里看了一眼,没看到樊霖,“今天樊霖没送你下班吗?”

    “他去办别的事了。”陆焕轻描淡写地走向驾驶位,“上车。”

    郁白含就从后座门移向了副驾驶,“喔,好。”

    …

    两人回到陆宅,开门就闻到饭菜的香味。

    陆焕走进客厅,先将行李放在了沙发上。冯叔见了说要帮忙把行李拿上楼,陆焕扫了一眼,“不用。”

    他说完叫上郁白含吃饭。

    郁白含跟着陆焕洗了手坐进餐厅,餐桌上满满一桌菜肴。

    冯叔立在一旁,看着两人久违地共进晚餐,脸上露出几分欣慰的神色。

    他的目光存在感太强,郁白含吃到一半抬头看了眼:……错觉吗?

    总觉得那几分欣慰里,好像还掺杂了一丝丝心虚?

    一顿饭在老管家双拼的目光下吃完。

    吃过饭,郁白含提了行李和书包上楼,陆焕落后一步走在他身后。

    到了陆焕卧室门口,郁白含忽然停下,转头朝身后的陆焕拎了拎行李,“猫耳朵是放在你这里,还是我这里?”

    毕竟是给陆焕的礼物,礼貌征求一下他的意见。

    陆焕也停了下来,视线在行李袋上落了会儿,接着开口,“随便。”

    行,那他可就随便了。

    郁白含提着行李往自己卧室走,“那还是让我收着。”

    走出两步,身后传来陆焕的声音,“怎么,你还要挑个良辰吉日戴出去展示?”

    郁白含扭头看了眼陆焕没什么表情的脸,随即福至心灵:喔~他们陆同学,又爱在心头口难开了。

    他就将行李一放,拿出猫耳朵,配合地“硬塞”到陆焕手里:拿去吧你!

    叮铃铃的清响中,陆焕低眼看着他,“你在干什么。”

    郁白含做足了强迫的姿态,一根根掰开陆焕修长有力的手指,“拿着,你老…伴儿给你的,客气什么!”

    “……”

    毛绒绒塞了陆焕满手。

    他压下眉心,深吸一口气,“司白含。”

    郁白含抬头:OvO?

    默然对视一眼,陆焕转头进了卧室,“嘭”地关上了房门!

    ·

    周末两天,郁白含没去学校,陆焕也待在家里。

    客厅外的露台收拾了出来,在茶几旁多搬来了一张小方桌。陆焕在茶几边看平板,郁白含就在一旁的方桌上看书。

    两人坐着各干各的,庭中一时只有林叶窸窣。

    陆焕看了会儿平板,视线一侧又落到了郁白含身上——后者白净的侧脸映着阳光,垂下的睫毛时不时扇动两下,沉浸在一件事里的时候,相当专注。

    大概是察觉到他的视线,郁白含转了过来。

    目光相对,陆焕搭在平板上的手指一蜷。然后就看郁白含眼含无奈,“好好做你的事,不要总是偷看我。”

    陆焕,“……”

    他语调平缓,“我看你是不是在进行你最热爱的运动。”

    郁白含投去一个求知的眼神:什么?

    陆焕动唇,“划水。”

    “……”

    呵呵,他们陆同学把他的兴趣爱好记得还挺清楚的。

    正好学累了,郁白含干脆放下书,浅划一水。

    他看茶壶和零食都放在陆焕面前的茶几上,就探身过去拿,“那个是新买的吗?”

    动作间两人贴近,郁白含一手去够零食,另一侧肩头靠上了陆焕的胳膊。夏日的居家服都是短袖,肌肤相贴的一瞬,陆焕身形一动,撤开了胳膊。

    郁白含一个没靠稳,往前跌了一下,盘里零食都被他戳飞了两袋出去!

    他稳住身形转头看向罪魁祸首,耐心询问,“陆同学,你在干什么?整蛊小把戏?年少的顽皮?”

    陆焕瞥了他一眼,稳坐不动,“热。”

    郁白含觉得他是倒打一耙,“那你应该是‘沸’了。”

    “……”

    没等郁白含抓过陆焕的胳膊对比谁更热,他搁在桌上的手机就震了起来。

    陆焕抬眼,抽回自己的手,“你电话。”

    郁白含暂且放过他,转头打开手机看了眼来电显示:司巍。

    直接打的电话,也不知道是什么急事要找他。

    他拿起电话,朝旁边的陆焕做了个“嘘”的动作。指尖在上唇轻轻一压,随即接通了电话,“三哥。”

    电话里,司巍的声音听起来很暴躁,“为什么不回微信?”

    郁白含默了一下。

    他现在基本用的是新号,但旧号也会每隔半天切回去看一次,防止疯狗作妖。

    他今天中午还看了一次,也就隔了两个小时,看来衰三儿确实挺急的。

    上一次这么狗急跳墙的,还是疯批哥。

    郁白含细声细气地开口,“今天是周末,先生在家……我要陪他。”

    那个“陪”字饱含深意。

    旁边陆焕顶着一口锅,朝他深深看去。

    电话里,司巍的语气缓和了点,“算了……我在医院里住了这么长时间,你不会不知道吧?怎么没说来看看你三哥?”

    郁白含回忆:上次在霍老家里已经看得够满足了。

    他开口,“不知道三哥在哪家医院。”

    “也是。”司巍不再追究,给他报了个地址后又说,“明天下午过来,我有事要当面和你说。”

    郁白含应下,“好。”

    电话挂断,郁白含把手机放到一边。他没有避着陆焕,司巍的声音又大,通话内容全都一字不落地传入陆焕耳中。

    陆焕靠在椅背上淡淡看来,“要去探病?”

    郁白含纠正他,“是去看演出。”

    也不知道衰三儿这次能给他翻出什么花。

    陆焕唇角勾了一下,“需要我一起去吗?”

    “不用。”郁白含说完对上陆焕的目光,解释道,“我们兄弟之间,要说点掏心窝子的话。”

    陆焕请教,“字面意思?”

    郁白含包容地看了他一眼,“又说俏皮话。”

    “……”

    庭外风将摊在桌面上的书本哗哗翻过几页。郁白含低头压了压,就听陆焕说,“让华伍送你。”

    “不用了。给家里节省点油费,我打车去。”

    “打车不比油费更贵?”

    “有人报销。”郁白含压上书,望向郁郁葱葱的庭院,惬意一笑。

    他可没有告密,他身上“只有”司延停的卡。花了钱让司延停查到流水,他有什么办法?

    陆焕看了他几息,笑了一声,“好。”

    接着又说,“但还是让华伍跟着你。”

    ·

    第二天下午,郁白含按照司巍给的地址打了个车过去。

    华伍应该也遵照陆焕的指示暗中跟上了自己。

    也好,华伍虽然看上去白净秀气,但身手是一等一的好。郁白含欣慰:算陆焕贴心,还知道派人保护自己~

    这老攻没白疼。

    出租车一路驶向私立医院,下车时花了几百块钱,郁白含直接切回旧账号支付。

    他下车后走进医院,在护士的带领下很快找到了司巍的VIP套房。

    VIP套房更像是高级酒店。

    郁白含推门进去,穿过客厅到了司巍所在的里间。

    司巍正躺在病床上,一条打着石膏的腿被吊了起来,透出二次创伤后的萎靡。

    屋里还有陪护的秘书和护工,司巍看见郁白含进来,就抬手叫他们出去,“把门带上。”

    “是。”

    等人一走,里间只剩郁白含和司巍两人。

    司巍眯眼打量着郁白含,“一段时间没见,你过得还挺滋润。”

    郁白含怜惜,“嗯,倒是三哥消瘦了。”

    司巍瞬间被哽得胸口一闷,瘸腿好像又痛了几分。

    “够了!”他打断郁白含诛心的慰问,烦躁地压下心头的郁气。顿了顿,他又放缓了声音道,“我找你来,是有重要的事和你说。”

    来了。

    就喜欢这种直奔主题的。

    郁白含问,“什么事?”

    司巍面上竟在这一刻浮出几分关切,看向郁白含的目光都带了点疼爱,“其实,三哥这次大病一场,大彻大悟,觉得以前有很多对不起你的地方。”

    郁白含神色微怔。

    好陡的感情戏……简直像是有人冲他喊了声“action”!

    司巍还在剖白,他剖完几句很快又切入了正题,“我知道你一直很听大哥的话,但你知不知道……”

    他说着战略性停顿了一秒,随即痛心疾首地看向郁白含,“大哥一直以来都是在给你洗脑!”

    郁白含震惊:好家伙原来你也知道那是洗脑!

    司巍以为他被镇住了,继续道,“三哥知道你一时难以接受,但大哥这样是不对的,他是在pua你。”

    “小含,别再为他做事了,三哥帮你脱离他的控制。”

    他说完,从床头柜上拿起一张名片,“这是心理医生的联系方式。拿去吧,做自己。”

    “………”

    郁白含听得目瞪口呆,嘴唇都微微张开了。

    好样的衰三儿,知道你不会让我失望,没想到你还有这么精彩的表现。

    片刻,他又合上嘴伸手接过了名片,不置可否地“嗯”了一声。

    司巍见状也不着急。

    要是直接答应了,反而不像是那个被深深“洗脑”的废物养弟。

    “好了,你回去慢慢考虑。”

    “好。”郁白含也不想在这儿和他多待,转头就要走。

    手刚按上门把,司巍又叫了他一声,“小含。”

    郁白含微微吸了口气:有什么屁不能一鼓作气放完?

    他回头,“三哥。”

    司巍躺在床上,温情款款,“别怕,有三哥。”

    “……”郁白含这次是真情实感地应了一声,“嗯。”

    确实。司家有你,我就放心了。

    他应完推门而出,将司家的福气关在了身后。

    ·

    又花着司延停的钱打车回了陆宅,到家已经是傍晚。

    下车时,夕阳正斜照在整座庭院里,屋楼阳台和树木院栏被浅金色的余晖拉长了影子。

    郁白含从大门走进去,刚走几步就看见了站在露台边的陆焕。

    侧立的身影肩宽背挺,被薄暮的霞光勾勒出一道完美无俦的轮廓。大概是察觉到他的视线,陆焕转头朝他看来。

    逆光的环境模糊了陆焕的神色,两人隔着庭院无声对视。

    几秒后,郁白含开口,“上一次这么装,还是在新生入学演讲上。”

    陆焕,“…………”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