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7章 第 37 章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徐冀洛当然也听出来了。m.muyuwenxuan.com但他也没精力生气了。

    苏曼秋眼睛当场就红了,她只觉天都要塌下来了。儿子生死未卜,难道现在连老公的精神也出现问题了?

    “老徐,你别吓我啊,儿子情况不明,你又这样,你让我一个人可怎么办……”

    徐冀洛眉心抽了抽,强忍着内心吐血的冲动。

    “曼秋,我是这么脆弱的人吗?星君的能力我是亲自见识过的,绝不会有假。他亲口说出了乐成几个孩子的姓名,还说出了他们目前的伤势情况,我对星君绝对相信!”

    沈宜一愣,别啊,这是把他架在火上烤吗?虽然他是说出了徐乐成三人的情况不假,但能不能准确找到地方他自己都不确定啊!

    童年飞恍惚道:“你是说这鸡能说话?”

    众人立刻又惊疑地看向大公鸡,那一双双泛红的眼睛好像一盏盏透亮的红灯。

    徐冀洛一顿,说:“不是大公鸡能说话,是有个孩子,他能听得懂星君说话,乐成的情况都是那孩子转述的。不过那孩子明天得上学,就没有一起跟来。”

    还在上学?能听懂公鸡说的话?还能知道孩子们的情况?

    这怎么听怎么像骗子呢?

    众人看着徐冀洛的眼神仿佛是在看一个冤大头。

    徐冀洛又是无奈又是气恼,但也有几分理解。因为这事儿太诡异了。

    就算之前陈随跟他提起要找一只鸡来寻人时,他第一反应也是不相信。若非实在没辙,陈随又是他认识多年的朋友,他是绝不可能大老远跑到金禾村去的。

    但此刻,最让他担心的事就是怕这些人表现得太过分惹怒了星君。

    万一星君撂挑子不干了,他才真是后悔莫及。

    他看向一脸憔悴的苏曼秋解释说:“曼秋,你担心我,我知道,但你绝对不能怀疑星君的能力。星君可是陈随给我牵线介绍的。难道你还不相信他吗?”

    “竟然是陈警官介绍的?”苏曼秋一愣,陈随都是他们多年老朋友了,而且他还是东阳市公安局治安队队长,就这身份,也不可能骗他们的。

    而另外两家人也是东阳市有名有名的人家,对陈随不说多熟悉,至少还是听过的。

    大家都没有想到这只鸡的背后竟然是陈警官牵线的。

    莫非还真有什么特殊之处吗?

    陈随接受到众人疑惑的目光,只得点头道:“不错,星君是我介绍的,我曾经和星君有过一些合作。这次知道乐成他们的事情,也很担心。所以才会请星君过来帮忙的。”

    沈宜拍拍陈随的手,兄弟,合作愉快!

    陈随低头笑了一声,搓了一把大公鸡的羽毛。

    众人一时都有些安静。

    刺目的灯光照的整个大堂金碧辉煌的,前台的姑娘们暂时不忙,时不时偷眼打量着这群人。

    “不管你们信不信,明天一早,我就会亲自去找乐成他们。今天很晚了,大家早点休息,养精蓄锐,明日一早就出发去找孩子们。”

    话虽是这么说,但能睡着的又有几个人呢?

    一想到孩子们还在幽深的林子里生死未卜,他们就恨不得冲进去把他们都找回来。

    徐冀洛给陈随和沈宜安排了一个套房。本来他是打算给沈宜单独一间的,不过沈宜自己觉得没必要,就跟陈随一起了。

    反正之前在东阳市的时候,他也是和陈随睡一块的。

    一整个晚上,沈宜都有些辗转反侧,他虽然没有说出来,但其实心里也担心万一明天没办法找到徐乐成他们的踪迹该怎么办!

    翌日,天边泛起了一层鱼肚白,微光划破云层,驱散了笼罩大地的黑暗。

    沈宜是快天亮了才迷迷瞪瞪睡着,结果感觉还没睡几分钟,就又被人给叫醒了。

    他打着呵欠被陈随抱着下了楼,一楼大堂已经吵吵嚷嚷围满了人。

    众人见到大公鸡,脸上的表情顿时五彩缤纷。有期待的,有不屑的,有惊讶的……

    沈宜老神在在躺在陈随怀里,把他们都当成了空气。

    徐冀洛抹了一把脸,一个晚上的功夫,他的下颌胡须已经冒出了茬。看着整个人都更憔悴了。

    他招呼了陈随一声,带着他往山林过去。其余人也都跟在身后。

    或许在他们内心深处,还是渴望徐冀洛说的是真的,希望这只大公鸡真的能够带他们找到失踪的孩子。

    沈宜他们目前下榻的酒店名叫“远峰酒店”,距离神峰山不过几百米的距离。

    因此几人没走多久,就到了神峰山的边缘。那里已经围了几十个穿着蓝色搜救服的人,还有五只目光锐利的搜救犬。

    他们每个人脸上都有些疲惫,他们一边整理着脚边的东西,一边和毛发有些凌乱的搜救犬小声说着话。

    徐冀洛几人还未到,领头的队长夏靖就看到了他们。

    他下意识蹙了下浓眉,迎了过去。

    “诸位怎么过来了,请大家在酒店等消息就行了,我们马上就要进山了。”

    徐冀洛跟他握了握手,“辛苦夏队长了,不过今天我要跟着一起进去!”

    夏靖一听这话,当即就变了脸色,他斟酌了语气,“徐先生,我明白你的心情,但是神峰山的危险性你们根本不知道。你们都是没有经过专业训练的,贸然进去,只怕连方向都分不清楚。还不如在外面等消息。”

    神峰山的大名如雷贯耳,不仅是国内三大原始森林之一,还是最具神秘色彩的山林。

    上世纪末,便有好几个探险小队进去后再也没有出来。国家曾派出最专业的队伍进去测探过,但依然没人能到达最深处的林间覆地。

    只知道里面地形十分复杂,磁场诡异,通讯器进到深处都起不到作用。十个人有九个人进去了都得迷路。

    徐乐成几人在里面失踪,所有人心里都已经做了最坏打算。但即使如此,他们却不能放弃搜救。

    而搜救队只会白天进山林寻人,晚上是万万不会进去的。

    徐冀洛几人心急如焚,不想浪费一点点时间,也曾经花钱雇佣人进去寻找,但对方一听说是晚上进神峰山,全都摇头拒绝了。

    谁都不想有命挣没命花。

    徐冀洛点点头,他深知神峰山的神秘危险,但依然坚持,“我明白夏队长的意思,神峰山的确很危险,要不然我儿子就不会被困在里面。但就因为危险,我才更要进去,作为父亲,我实在没办法在外面干等下去了。”

    旁边的队员们默默清理着等会要进山的工具,他们都没有说话。但若仔细看,也能看出他们的脸色都不怎么好。

    显然对徐冀洛一意孤行要进神峰山的决定不满。

    一旁留着一头短寸的男人一边将绳索套在背后,一边探头过来说:“徐总,能不添乱吗?你进去了大家还得照顾你呢,哪里还能全心全意地搜救。”

    “冯海闭嘴!”

    夏靖呵斥了一声,冯海撇撇嘴,牵着搜救犬到一边去了。

    其实找了几天了,大家都挺累的。但这还是其次,关键是一点线索都没有,才是最让人头痛的。

    这不仅是身体上的疲惫,还有心理上的巨大压力。

    夏靖心里一直有个猜测,也许那几个孩子已经跑进了山林深处。但如果真是这样,那才是最麻烦的!

    徐冀洛扫了一眼冯海,此刻他是没心情也没精力多做计较。他现在唯一的目的就是尽快进去山林找到儿子。

    “我明白你们的意思,但我意已决。还有,麻烦夏队长今天按我的路线来找人。”

    这话一出,若说之前夏靖还在忍耐,那现在就真的忍无可忍了。

    “徐先生您知道您在说什么?您这样做,不是在妨碍我们救人吗?我们的搜寻路线都是有规划的,尽量争取在最短的时间内将能搜的地方都搜到。你说改变就改变,打乱了搜寻路线,到时候,万一有漏掉的地方,谁来担这个责任?”

    其他的搜救成员都纷纷停下手中的东西看向徐冀洛。外行非要干扰内行,这不是故意找麻烦嘛!

    不满的情绪正在扩散。

    “徐总,你还是听夏队的吧!他们才是专业的。”岳开朗劝说道。

    “听他们的?已经三天了!连孩子的一个影子都没看的!再这样下去,他们还能撑多久!”

    徐冀洛压抑着翻滚的情绪,“夏队长,请你相信我一次!我并非无的放矢,若今天我没办法找回乐成他们,以后你们的搜寻计划我就绝不会再干扰!”

    无论大家怎么说,徐冀洛都十分的坚决。

    夏靖是无可奈何了,他真想就随他们去吧。但他的职业素养不允许他这么做。他知道,还有三条生命在等着他去救。

    他深吸了一口气,说:“冯海,你带一部分人跟徐总一起去找,其他人,跟着我继续之前的路线寻找。”

    他说完,就带着十几人进了林子里。

    徐冀洛也顿时松了一口气。

    冯海抿着唇,看表情也知道他此刻的心情了。他站在不远处朝着徐冀洛说:“徐总,麻烦您带路吧!”

    徐冀洛没理会他的情绪,他也明白大家都是为了救人。他作为一个外行这样插手搜救任务,已经非常不妥了。

    若非是对星君的信任,他是绝不会这么做的。

    他走到沈宜身边,微微弯了腰轻声说:“星君,请您带路吧!”

    他声音说的小,但在场之人也都能听见。

    顿时,所有人脸上的表情都好像直接裂开了一条缝。

    冯海看看大公鸡,又看看一脸倦容的徐冀洛。刚才还黑着的脸突地就浮上了一抹同情。

    原来这位大名鼎鼎的徐总竟然忧虑过度精神异常了吗?

    唉,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啊!他想,他要是有孩子,生死未卜,估计也不会比徐总好到哪里去。

    随后,他又听得徐冀洛一脸认真的对着大公鸡说:“这里就是乐成他们进去的地方,星君,拜托您了。”

    冯海:……

    他动了动嘴唇,正想说点什么安慰一下徐冀洛。

    下一刻,就见大公鸡忽地起身,直接跳到了地上。然后往林子里进去了。

    徐冀洛见他动了,立刻就要跟着进去。

    “老徐……”苏曼秋上前两步,“我也去吧!”

    徐冀洛拍拍她的肩膀,“你就别进去了,在外面等着我的消息。”

    童年飞这时候走了过来,说:“我也进去吧!”

    一旁的岳开朗也上前来,“我也进去!”

    徐冀洛朝他们点点头,没有阻止。他招呼了冯海一声,率先跟着一起进去了。

    冯海看着越来越多的外行都钻进了林子,顿觉压力山大。

    得了,他这次的任务不是找人,是平安把这群忧虑过度的家长们带出来。

    他拧着眉叹了一下,最后还是放弃了挣扎。跟在后面进了林子。

    一大群人就这么跟在一只大公鸡的屁股后面走进了神峰山。

    沈宜踩着爪子走进了茂密的林子。这里还只是神峰山的外围,地上的枯枝败叶也没有深处那么厚实。

    耳边的虫鸣声清脆嘹亮,枝繁叶茂间,初升的阳光透过茂密的枝叶投射而下,交织成无数道刺目的光晕。

    沈宜左右看了一看,目之所及都是树木,不难想象里面会是个什么情况。难怪徐乐成几人进去后就分不清东南西北了。

    他踩了踩爪子,一种潮湿的感觉从爪尖袭上他的神经末梢。粗硬的枝条咯得他的脚心有些不舒服。

    沈宜回头看了他们一眼,然后向着深处走去。

    他一边走,一边尝试着从交错的时空中窥探出徐乐成几人行走过的轨迹。

    外面阳光越来越亮,光晕从头顶一层又一层的枝叶缝隙间投射下来,给这潮湿昏暗的密林添加了几分温暖。

    “卧槽,快看,有白鹿!”

    “哪里哪里?”

    “天,真的有!他跑了,快过去看看……”

    三道熟悉而又清透的声音在安静的空间里响起,空灵中带着几分不真切。仿佛隔得很远,又仿佛近在耳边。

    沈宜匆忙抬头看过去,前方不远处,几束光晕交错间,橙蓝白的亮丽光影游弋在其中,透着几分梦幻。

    那光影逐渐成型,最后聚拢成了三个穿着橙,蓝,白色泽的衣服的人影。

    那三个人影仿佛跳脱的兔子,朝着前方奔过去。

    沈宜一惊,慌忙抬起爪子追了上去。

    而原本看大公鸡停下了脚步,正焦急万分的徐冀洛立刻一喜,他和陈随对视一眼,十分默契地抬起脚步追在了后面。

    其他人无奈之下也只得跟上去。

    前方三个身影时而清晰可见,露出他们熟悉的五官面容。时而又像是被打翻了颜料,聚拢成了一团,只能从他们各自散发出的模糊颜色才能认清楚。

    沈宜始终追在他们的身后。

    时间慢慢流逝,沈宜一边追,一边暗暗吐槽。

    这群小蠢蛋,还说什么只是看看就回来!他真是信了他们的邪,跑那么远,能找回来就有鬼了!

    他喘着粗气,这几个倒霉蛋怎么精力这么充沛!跑那么久都不累吗?

    冯海一边走,一边打量着周围的环境,直到发现几人越走越深,已经超出了安全范围内。

    他不得不上前几步走到徐冀洛身边。

    “徐总,不能再走下去了,再进去里面会很危险!”

    徐冀洛不肯答应,这是他唯一能救回儿子的机会,他怎么可能中途放弃。那放弃的不是一个决定,而是他儿子的命!

    冯海见徐冀洛无动于衷,忽地上前转身拦住了徐冀洛。

    “徐总,您这是在拿大家的性命开玩笑!这里面就算受过专业训练的人进去都很难全身而退,更何况是你们!为了你们所有人的安全,我都不能再让你过去了。”

    徐冀洛此刻哪有心思听他说话,他焦急地看了一眼即将消失身影的大公鸡,一把推开了冯海,“让开!”

    冯海和另外几名搜救队员拦在了他们前面,“你们不能再进去了,我必须对你们的安全负责!”

    徐冀洛着急上火,“我的安全不用你负责,你们要是害怕就出去,我要进去找我儿子!”

    他推开冯海他们往前过去,下一刻,他整个人都愣在了当场。

    “星君呢?星君去哪儿了?”

    陈随慌忙冲上去,却并没有看到那熟悉的影子。

    “星君?星君?”

    众人一时都愣在了原地,他们四下扫视着周围,除了一颗颗高大的林木,那只颜色漂亮的大公鸡再没有了一丝踪迹。

    “别追了,累死我了……”

    “白鹿去哪儿了?怎么没了?那只鹿也跑得太快了吧?”

    “咱们还是回去吧,我已经追不动了!”

    三个身影气喘吁吁地靠在了树上。

    沈宜抬起酸痛的爪子甩了甩,你们终于晓得累了,不容易,不容易……

    “这是什么地方?我们会不会进来的有点深了?”

    “我们还是赶紧回去吧?不然天都要黑了……”

    三个人影嘀嘀咕咕一阵,朝着来时的路回去。

    但很快,沈宜就发现他们偏离了路线,所谓一步错,步步错,随着他们三人越走越远,也离原来的路线越来越远。

    “我走不动了……好累,为什么还还没出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