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59章 第 59 章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柔软的黑色发丝从手背上蹭过,被蹭到的地方有点痒,又像是在发烫后来女主遇到了一些不好的事情,被恶意下药、被陷害甚至是被绑架。m.lanyuezdh.com男主一直怀疑是霍迟做的,可又没有任何证据,找到霍迟对峙时,霍迟也不承认。

    当时他看到这些剧情,只以为霍迟是讨厌女主,后面才知道其实霍迟对女主也有好感。

    后面的剧情里,女主在一次拍卖会上看中了一块粉宝石,可那块宝石最后被霍家拍走了。直到两个月后,在女主的生日宴上,霍迟送了女主一个粉宝石胸针当做生日礼物。

    也许是由爱生恨、爱恨交加,霍迟才会一边喜欢女主,一边对女主做坏事。

    想到这,阮沨看向眼前的小少爷。

    也许是年纪比较小,从小又是骄纵惯了,容易冲动做坏事,如果及时引导的话应该来得及。

    阮沨主动解释:“抱歉,临时和陆仁嘉换了搭档,现在我们是一组。”

    “霍迟。”霍迟对搭档是谁无所谓,点了点头,算是打招呼认识了。

    两人也没有过多交流,霍迟便转身离开,和陆仁嘉一起来到二楼。

    陆仁嘉的房间和三楼卧室布局差不多,就只是房间风格摆设有些不一样。

    霍迟在房间里转了一圈,准备回房的时候,接到了大哥打来的电话。

    “到了?”电话那头的男声有些冷淡。

    不过霍迟的反应更冷淡:“嗯。”

    “综艺一共半个月,录完了就回来实习。”

    霍迟来到阳台,看着远处的风景,略微疑惑:“不是还有三个月才实习吗?”

    “都差不多,早点回来就早点实习。”霍大哥语气一如既往简洁,“有事情找助理,不要给别人添麻烦,记得交新朋友。”

    “我有朋友。”

    “有几个真心的?你自己不认真,别人怎么认真?”

    霍迟听着电话那头的数落,眉头皱起。

    陆仁嘉就在不远处,没有出声打扰,直到霍迟挂了电话,这才问道:“霍总的电话啊?”

    “嗯。”霍迟有些不悦,“他让我交新朋友。”

    陆仁嘉忍不住吐槽道:“这综艺总共就六个人,除了我们还剩四个,再去掉两个女生,就只有傅临和阮沨了。”

    说到这,陆仁嘉忍不住抬头看了看霍迟。

    傅临其实是认识的,不过霍迟似乎和傅临关系一直不好。倒也不会吵架,就是两人谁也不理谁,就好像是陌生人一样。

    “算了。”霍迟将手机放回口袋,“我再看看吧。”

    *

    节目组的综艺直播时间是下午两点,嘉宾提前十分钟在一楼集合。

    霍迟和陆仁嘉两人是最后下来的,其他人都已经等在大厅了。

    霍迟视线扫视一圈,看到自己的新搭档阮沨一个人坐在单侧沙发上,又想到自己“交新朋友”的任务,慢慢朝对方走过去,坐在对方身边。

    阮沨正在看剧本,察觉到身旁的动作,微微抬头,看到是霍迟后点了点头。

    也许是因为刚认识,两人都不怎么熟,也就都没有开口搭话,

    摄像机镜头对准主持人,两点一到,直播准时开始。

    “大家下午好,欢迎来到旅行日记直播间。”记主持人熟练地对着镜头打招呼,“今天我们请到了六位嘉宾,欢迎他们!”

    直播刚开,就有不少蹲点的粉丝进来了。

    【等到了等到了!终于进来了!】

    【我的阮阮和棠棠呢!我要看软糖!我磕的cp怎么可以没镜头!】

    “老规矩,六个人分成三组,抽签选地点。”主持人按照流程,拿出一个抽奖箱子出来,“第一组,许雯雯和傅临。”

    过去抽卡片的是傅临,抽到的地点是一号码头。

    【雯雯的搭档好帅啊,是谁啊怎么没见过!】

    【好像是雯雯姐的圈外朋友,不是艺人】

    许雯雯是新晋小花旦,模特出道。这次和青梅竹马傅临一起来参加综艺,也是想增进感情。

    主持人:“第二组,沈芸棠和陆仁嘉。”

    沈芸棠上前,抽到的卡片地点是在北街。

    【等等,沈芸棠和谁???我没听错吧?】

    【是不是弄错了,不应该和阮沨一组吗!我的软糖夫妇!】

    【这是拆组了吗?为什么要拆开啊!】

    直播间不少观众是阮沨和沈芸棠的cp粉,本来都等着两人同框,现在看到两人被拆开了,弹幕一片问号。

    主持人:“第三组,阮沨和霍迟。”

    阮沨看向旁边的霍迟,刚好对方也望了过来,于是问:“我去抽”

    霍迟点头,算是同意。

    于是阮沨起身来到箱子前抽了一张卡片,地点是在南街。

    “现在大家都拿到了自己的地点卡片。”主持人拿出六份信封发给嘉宾,“每人两百块的游玩资金,希望大家下午玩得愉快。”

    北街和一号码头是在一个方向,沈芸棠和傅临他们刚好顺路。而南街是在完全相反的位置,阮沨和霍迟两人和大部队分开。

    阮沨从助理那里要来地图,找到了南街的位置,说:“南街在这里。”

    霍迟瞄了一眼地图上的距离,第一反应:“我包个车过去。”

    “不用,南街离我们不远,慢慢走过去就行了。”阮沨连忙拦住对方,“我们两个人加起来只有四百块,资金有限,包车太贵。”

    节目组有规定,旅游资金都是统一安排的,如果嘉宾用自己的钱就算犯规。

    最后两人还是走路过去,摄像师和助理团则是走在最后面。

    这次阮沨只带了一个助理出来,霍迟带了三个助理,一个负责拿背包,一个拿外套,还有一个则是随时待命。

    海边小镇并不大,一行人穿过小镇,来到海边。

    “那边就是南街了,前面还有一个集市。”阮沨转身,朝镜头方向挥了挥手,“今天带大家南街半日游。”

    【好的好的!都听阮阮的!】

    【好恨不是本地人!不然就可以和阮阮偶遇了!】

    直播间大部分都是阮沨的粉丝,弹幕刷得很快。

    集市就在不远处,阮沨朝前走了几步,刚准备进去看一看,突然注意到人群里传来一阵骚动。

    “抓小偷啊!抓小偷!”一个年轻小姑娘追着一道身影跑了出来。

    跑在前面的是一个三十多岁的黑衣男子,一路冲撞跑出人群,手里还抓着一个白色女士手提包。

    四周都是一些中年大叔大妈记,听到有小偷后也都围过来,想要堵住对方。

    不过黑衣男子反应更灵活,轻巧侧身,很快就突破了包围圈。

    眼看那人就要逃离,阮沨的视线瞬间变得凌厉起来,刻在血液里的城市义警DNA动了,直接朝那人冲去。

    后面的摄影师还有些懵,看到阮沨跑了,也只好一路小跑跟在后面。

    直播镜头晃来晃去,观众也看得莫名其妙,被晃得头晕。

    【等等,我就喝了一口水,现在这是怎么了???跑酷现场?】

    【阮阮好像跑出去了,是出了什么事吗?!】

    【不清楚,我刚刚听到有人喊了句抓小偷?】

    镜头晃来晃去,四周的人群更是一片嘈杂,现场很混乱,直播间的弹幕刷个不停。

    等到镜头终于稳定下来时,观众也终于看清了镜头里的画面——

    集市前的空地处,阮沨将一个黑衣男子按在地上,旁边落着一个女士手提包。

    “不准动!”

    阮沨语气凌厉,将黑子男子的双手反扭按在背后,另一手习惯性摸向右腰侧,结果摸了个空,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已经穿越,现在不是义警了,身上就更没有装备了。

    失主小姑娘已经赶了过来,满脸惶恐又小心翼翼,像是吓坏了。

    阮沨放缓了情绪,用眼神示意地上的女士包,温和道:“小姑娘,你的包。”

    “谢谢,谢谢!”小姑娘连忙捡起地上的包,紧紧抱在怀里,一双眼睛都急得红彤彤的了。

    地上的黑衣男子想趁机逃走,结果又被阮沨狠狠压制住。

    霍迟凑过来看热闹,在旁边蹲下,饶有兴致地打量起地上的小偷,“还是活的。”

    “我去一趟派出所,把小偷送过去。”阮沨抬头看了一眼摄影师方向,朝霍迟道:“要不你先去南街逛吧,我把两百块给你,随便用。”

    现在摆在霍迟面前有两个选择,一个是去南街半日游,一个是派出所半日游。

    霍迟看了一眼地上的小偷,果断选了派出所半日游:“我跟你一起去。”

    “那行。”阮沨应下。

    四周围观的人越来越多,阮沨一行人和失主小姑娘一起将小偷押到了派出所。

    在路上时,已经有路人认出了阮沨,拿着手机疯狂拍照录视频什么的,一直跟到派出所外面才消停。

    摄影师大哥寸步不离地跟着阮沨,直播还是开着的。不过现在阮沨要去做笔录,顾不上直播了。

    阮沨来到镜头前跟观众解释:“刚抓了个小偷,麻烦大家再等一会儿了,等我做完笔录出来了再一起逛南街。”

    【没关系没关系!只要能看到阮阮就好!】

    【多刺激啊,第一次看到现场版抓人!】

    阮沨先去里面做笔录了,霍迟也跟着一起。摄像师和助理团则是坐在外面街道的休息椅上,一群人安静等着阮沨出来。

    摄像大哥没有随意乱拍,将镜头对着旁边的花坛拍风景,直播间的观众更是无聊得不行。

    【好无聊啊,只能看花坛数蚂蚁】

    【我从隔壁串门回来了,隔壁棠棠都已经吃上了,他们两个人玩得好开心,阮阮居然还在派出所?】

    【棠棠之前还说要带我们南街半日游的,结果呢!骗子!哼!】

    记【欢迎大家来到派出所半日游!】

    ……

    直播间的观众已经无聊到开始弹幕聊天了,导演组注意到了阮沨这组直播间的情况,打电话过来询问,得知阮沨是抓了个小偷才去派出所。

    见义勇为是好事,也算不上直播事故,导演组也就没管。

    派出所里,阮沨做完笔录就出来了。

    失主小姑娘还跟在阮沨身后,一直在道谢:“真的谢谢!”

    阮沨看小姑娘眼睛还是红红的,从口袋掏出一包纸巾递过去,“没事。”

    “包里有我爷爷的照片……”小姑娘将手提包抱在怀里,捂得紧紧的,“最后一张照片,差点就没了。”

    那是她和爷爷唯一的合照,爷爷去世后她就一直把照片放在钱包里,结果今天差点没了。

    阮沨安抚:“照片多备份一点放家里,下次小心。”

    “谢谢!”小姑娘十分感激,又问:“你在哪个平台直播?我给你打赏!”

    小姑娘不追星,也不认识阮沨,不过之前在集市的时候看到有个摄像大哥一直跟着阮沨,就以为阮沨是网红主播什么的。

    “没事,不用麻烦。”阮沨摆了摆手,叮嘱:“回去的时候路上小心。”

    等小姑娘离开后,阮沨在接待厅里扫视一圈,在一处角落里找到了霍迟。

    霍迟正站在公告栏前,看着上面贴的通知单。

    “在看什么?”阮沨走过去。

    “通缉令。”霍迟没有移开视线,“提供线索还有奖金。”

    公告栏上贴了两张最新的犯人通缉单,阮沨在旁边也跟着看了起来,又想到书里霍迟未来做的那些坏事,语重心长道:“他们两个是做了不好的事情才会被通缉,有些事情不能做。”

    所以不要当法制咖。

    阮沨说得比较委婉,毕竟书里那些事情还没有发生,一切都有改变的可能。

    霍迟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也不知道把那句话理解成了什么,指着其中一张通缉令,问:“要是能抓到一个,是不是就可以包车了?”

    阮沨愣了下。

    “用奖金包车应该不违规吧?”霍迟还惦记着包车的事情。

    沈芸棠试图劝架:“阿临没关系,真的是我自己的问题。”

    可在说话的时候,沈芸棠一双眼睛更红了,明明是劝架,却反倒成了火上浇油。

    向来脾气好的阮沨,这下也感受到了什么叫做血压升高。

    阮沨收起脸上的情绪,面无表情,冷冷朝沈芸棠说道:“沈芸棠,你自己说,我刚刚对你态度怎么样?”

    沈芸棠夹在两人中间,看了看阮沨,又看向傅临,连忙道:“阿临,不要这样,刚刚真的没什么。”

    沈芸棠越描越乱,傅临看阮沨的视线也越来越凶狠。

    四周已经有工作人员注意到这边的对峙,就连许雯雯也朝这边看来了。

    傅临有所顾忌,没有和阮沨撕开,就只是放了句狠话:“要是下次你再敢对她这样试试看!”

    说完,傅临便先将沈芸棠带去一旁。

    就剩阮沨还在原地,平白无故被泼了脏水,惹了一身腥。

    以前他看小说的时候,看到书里的男主傅临各种护女主,帮女主出头打脸炮灰记,还觉得这个男主挺不错,剧情也看得很爽,主角没有受到任何委屈。

    可现在他真真切切成为了那个被打脸的炮灰,被冤枉被误会的是自己,一点也不爽。男主就好像听不懂话一样,女主也是越解释越乱。

    阮沨的好心情彻底被破坏。

    好在没多久,直播开始了,阮沨暂时被转移了注意力。

    “欢迎大家来到旅行日记直播间!今天有了特殊的任务,换搭档比赛环节!”主持人对着镜头,简单介绍了今天的比赛规则。

    【换搭档?所以我的软糖夫妇是不是有机会了!】

    【嗷嗷嗷我的阮阮和棠棠终于有机会同框了!阮阮加油拿第一!】

    【你们看阮阮脸上好认真啊!肯定是想拿第一,然后就可以和棠棠一组了!】

    ……

    直播间的观众都很激动,在所有人看来,这个环节就是为了阮沨量身定制,为了让阮沨能有一个充分合理的契机和沈芸棠一组,现在就看阮沨要怎么拿第一了。

    主持人:“会有专业老师给大家进行指导,等到练习时间结束后,就会进入最后的比赛环节。”

    “第一名有搭档优先选择权,最后一名也会有一点小惩罚。”

    说到这里,主持人故意卖了个关子,并没有说惩罚是什么。

    专业指导老师一一上前,给嘉宾讲解基本站姿和注意事项。

    阮沨有过射箭经验,上手很快。

    只不过他以前射箭的时候没那么讲究,怎么舒服怎么来,能射准目标就行,因此被指导老师纠正了一些错误小习惯。

    “哎呀——”

    不远处,沈芸棠手里的弓箭掉落在地,捂着左手手心,似乎是受伤了。

    陆仁嘉离沈芸棠最近,第一时间靠过去。

    而另一边的男主傅临也注意到了沈芸棠的动静,连忙赶过去,“小芸棠!”

    【怎么了怎么了?!沈芸棠怎么了?】

    【棠棠好像手受伤了!】

    工作人员也都围了过去,拿出了医药箱。

    沈芸棠手上有一道小伤口,因为射箭姿势不正确而导致的。

    “抱歉,给大家添麻烦了。”沈芸棠有些不好意思。

    “没事。”傅临从工作人员手里接过棉签,小心翼翼给沈芸棠处理伤口。

    【阮阮呢!阮阮快来啊!怎么能让别的男人碰棠棠!哼!】

    【急死我了!阮阮你媳妇受伤了!怎么还不动啊!】

    直播间的cp粉都替阮沨着急起来,恨不得穿进屏幕里,把阮沨拎到沈芸棠面前。

    而在直播现场,阮沨没有任何动作,就只是瞄了一眼沈芸棠那边,看到一群工作人员都围在那边,估计没什么事,也就没再关注。

    就在阮沨收回视线的时候,突然瞄到了另一边的许雯雯。

    许雯雯一个人孤零零站在原地,弓箭掉落在草地上,右掌心托着左手,一直望着沈芸棠方向。

    准确来说,是看着沈芸棠身前的傅临。

    阮沨感觉许雯雯姿势好像不对劲,走近一看,发现她的左手也受伤了,才会一直托着左手。

    “雯雯,你流血了。”阮沨提醒记。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