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02章 第102章“阿哨……我很喜欢,……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五天。www.moxiangshu.com

    简尘盯着光脑日历,已经整整去了五天。

    仍然没接到来叶斯廷的任何消息。

    青年趴在小桌上,日光静静洒落,旁边睡着一坨小熊猫,简尘握住墩墩的小肉垫,捏了捏,盯着光屏上‘叶斯廷’的联系人,犹豫了好久,终没拨去电话。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如果刻叶斯廷处于高度集中的战斗状态,己一通电话,很可能会让男人分心而战败。

    毕竟连实力强大如于副官都被寄生的敌人,一定不容小觑。

    而且,简尘知道,朝廷内政和己想象中的截然不同,处理起来必定费力又棘手,即使打败那个寄生的不明生物后,简尘想,叶斯廷还要重整朝廷,安顿被寄生生物扰乱的帝国秩序。

    等叶斯廷没那么忙了,能和己联系。

    只是,青年知道,就算叶斯廷一向冷漠寡言,这种时候会打一通电话,报一下平安,不让己担心。

    有没有那么一种可能,男人刻…陷入了从未有的困境?

    ……

    简尘吸了口气,越想越静不下心来。

    但理智告诉他,如果朝廷内发生了巨大变,即使叶斯廷没告诉他,己会从各大新闻头条里得知新战况。

    简尘搜遍了近五日的所有媒体新闻,只有一家流媒体刊登了在盛典那一日,陛下和于副官大打出手的新闻,但却没有任何的视频或图片证据,被评论谴责为捕风捉影,为了博取眼球而搬弄是非,很快被举报到下架删除了。

    而其他家媒体,更是没有丝毫相关报道。

    这让简尘更加疑惑。

    忽然,一个温暖的外套披在了己的身上。

    一抬头。

    发是虫王叼着外套的衣领,一只前臂撑着衣摆,正努力不发出任何噪音,作极其缓慢披在己身上。

    简尘这发觉己的手臂,正枕在冰冷的玻璃面上,冻的有些冰凉,刚还不觉打了个喷嚏。

    而小熊猫墩被己在桌上垫了温暖的软垫,躺在上面,睡得十分安详。

    简尘握住外套的衣领,抬起手,摸了摸大虫子的头,轻声道:“没睡,不用压低声音。”

    虫子愣了下,点了点头。

    这时,从门外走进一个人。

    即使是在物园里,那人依旧穿着精致的品牌服装,有休闲的运款、漂亮的小西装、甚至还有演出穿的名牌……每天都不重样,甚至己的银发都会被精心打理,用着全星际贵的护肤品,浅银色的鱼尾闪耀发亮,每隔天就会有助理送货上门。

    进屋的人正是哈里。

    哈里曾经被困在一隅水池里,度了一段永不天日的时光,后来他被救出,就想着去周游世界,去识一下他从未领略的风景。

    后来,喜欢他的人越来越多,它唱了数次的歌,走遍了数不清的星球,十年去,他忽然想着,想拥有一个家。

    在他累了的时候,能有一个渴望回去的方。

    后来,它遇到了简尘。

    那是他第一次体会到了安定和温暖。

    在的己,偶尔出去当嘉宾献唱,赚一些外快,但大多数时候都在陪着简尘一起经营物园,他偶然发,己竟很有商业头脑,偶尔冒出来的小点子,都给物园带来了更漂亮的经营方式和暴涨的收益。

    己的人气,能一定程度上给物园带来游客流量,哈里想着,这样很好。

    幸亏己是个很有名的人鱼歌手。

    只要己有热度,能给物园持续带来收益,那么他就有理由陪在简尘身边。

    毕竟它和简尘没有多的羁绊,己不是青年曾经养的崽崽,如果没有存在的价值,那他就没理由继续待在星尘物园。

    尽管简尘从来没有开口撵走他就是了。

    哈里拉椅子坐下。

    椅子腿擦板,发出了声音,吓得小熊猫猛然惊醒,屁股晃了晃。

    简尘摸了摸墩墩的脑袋毛,挠脖颈,安抚了小家伙。

    哈里拿简尘的手,强把青年的注意力从小熊猫上收回来,他另一只手抬起,摸到简尘的额头。

    简尘愣了下,小声说:“没有烧。”

    哈里皱了下眉:“你烧糊涂了?起锅烧油都没你烫手。”

    简尘语塞了一下,没想出话反驳。

    哈里生气道:“中午是不是说了,不要再去极寒区了?就因为有游客想看你喂海豹,你就发着烧去那里挨冻?如果下次有人想看你喂鳄鱼,你是不是就傻乎乎把己递到鳄鱼嘴边?!”

    简尘把外套裹紧了一点,吸了下鼻子,没说话。

    大虫子用前臂挡住简尘,翅膀拍了拍简尘后背,以示安抚,试图挡住哈里的气势攻击。

    哈里环住前臂,问:“简尘,中午吃饭了吗?”

    简尘:“……”

    人类眼神开始飘忽,低声道:“……吃了。”

    哈里问:“吃了什么,空气吗?”

    众人:“……”

    哈里每到这种时候,气场都强大到让人紧张,就连虫王都牢牢护着小人类,生怕简尘被这条可怕的人鱼吓到。

    哈里毫不留情道:“不就是因为叶斯廷一直没消息,你就想忙起来,让己没功夫想他是不是?你都是成年人了,就这么解决问题?你当你是治愈系就不会生病了?在唯一发烧的人是谁!?”

    小熊猫颤颤巍巍起身,圆滚滚的小身板挡在爸爸面前,这是它感受到恐惧后的第一反应。

    简尘把墩墩抱回原,起身,去厨房的冰箱里找来切片的面包,还有一袋橙汁,轻软的声音道:

    “那吃一点。”

    “别生气了,哈里。”

    简尘本来是想拿起面包直接啃,但顾及到哈里犀利的目光,青年顿了下,把面包片非常有仪式感摆放在盘子上。

    只是,他刚要去倒橙汁,就哈里清冷沉意的声音:“晚了,已经生气了。”

    简尘忽然感觉腿弯被有力的手臂捞起,身体瞬间一轻,简尘一惊,己已经被抱了起来,朝着二楼走去。

    简尘讶异道:“那个,哈里!…”

    “别。”

    哈里沉默了一下,浅银色的头发散乱垂下,在颈后扎了个小揪,人鱼垂眸,看向怀里的人类,冷声道:“今天下午物园关门,简尘,你要是不想惹生气,就乖乖上去躺着。”

    虫王的前臂撑着面,三步并作两步跟上。

    “你!”

    哈里指着虫王,停住脚步,又指向桌上哆哆嗦嗦的小熊猫:“把那只妈宝熊管好!你那么大一只,别上来添乱。”

    虫王停住,措站在原。

    哈里抱紧人类,转身上楼。

    *

    这场发烧足足持续了三天。

    市面上的药店很少有为人类准备的退烧药,毕竟星际时毛绒绒们体格强劲,乎从不发烧感冒,而人类又是濒危物种,所以药店很少会提供降温剂。

    即使有,药效强度很大,只适合进化后的毛绒绒们,而对人类来说有些难以承受。

    所以,简尘额头贴着凉贴,昏昏沉沉之中,打开了次光脑。

    看到界面没有出任何消息后,又迷迷糊糊睡去。

    哈里寸步不离照顾了人类三天。

    终于,简尘大病初愈。

    从别墅走出来的时候,他感觉到脚下轻飘飘的,但空气异常清爽,显然刚下雨不久,混杂着清新泥土的味道,闻起来惬意又宜人。

    简尘抱着小熊猫,在别墅外走了两圈,后面跟着紧张兮兮的哈里和虫王。

    看得出,小熊猫非常想念他的小爸,紧紧抱着不撒爪,嗅着简尘颈间温暖的味道,舒服半闭着眼睛。

    算起来,叶斯廷已经离开八天了。

    简尘坐在庭院里的躺椅上,抱着小熊猫躺下,晃呀晃,忽然觉得这样下去不是办。

    既然叶斯廷抽不开身,己何不去主看他?

    而且用不着藏着掖着,他和叶斯廷的关系早就被公布于众,陛下夫人前去陛下所在的星球探望,于情于理,完全没毛病。

    虽然眼前的一切有些反常,简尘担心,是不是叶斯廷受了什么伤?他怕己通视频画面察觉,所以迟迟不联系己?

    想到这儿,简尘决定,今天就出发。

    把己的想告诉哈里和虫王之后,愤怒的哈里就简尘大病初愈的身体状态,把不爱惜身体的小人类骂了一顿,后两个人各退一步,堪堪达成一致。

    明天启程!

    但简尘己出发,家里的崽崽们没有一个放心的。

    哈里太显眼,陪简尘出去不仅很可能保护不了青年,甚至还会因为高的人气,影响简尘的进程。

    小矮脚兽们虽然踏实能干,但终究战斗力不足,不能保证简尘的安全。

    后,大家一致觉得,大虫子是合适的人选。

    毕竟虫王能够变成人类形态,而全星际没有任何人大虫子的人形,所以完全不用担心男人被一眼认出是帝国的死对头首领。

    而哈里留下来,照看墩墩和物园。

    简尘简单收拾了下李,没有拉李箱,而是轻装上阵,只带了个背包。

    虫王则变成了人类形态,身形很高大,站在简尘身边时,与其说是崽崽,更像是保镖。

    只不这个保镖气场于强大了一些,金色的瞳孔,没有眼白的黑色眸子,和一点都不显得突兀的黑金色交融的披风,令人望而生畏,莫名想跪。

    再加上那只空荡荡的左臂,暗示着男人似乎是战斗系,俊美冷漠,但霸气十足。

    只是,当简尘跟他说话时,男人会默默俯身,唇线明显变得柔和。

    简尘转身,朝站在别墅前抱着小熊猫的哈里和小矮脚兽们挥了挥手。

    两人离开物园,前往星际中转站。

    宏伟的飞船缓缓停靠,整座星港犹如一座漂亮的堡垒,又像是夜里的星河港口,赋满了科技与浪漫的时气息。

    虫王不会买票,简尘低下头,和售票口的小机器人报了两张,递给男人。

    简尘小声科普:“没有光脑的话,就证明不是联邦帝国子民,直接买‘外来物种’票就可以了。”

    男人接简尘递来的票,认真着,点点头。

    简尘领着大虫子走上飞船,附耳道:“这种短距离飞船没有固定座位,随意坐就好,如果不舒服的话和说,这上面有晕船药……”

    虫王虽然有些沉默寡言,但有问必答,简尘每次科普完什么乘船小常识,男人都会点点头,让简尘看到己的回应。

    仿佛是说——有在。

    简尘在虫王垂着眸,全神贯注着己讲话时,突然伸出手,往男人嘴里塞了一颗糖。

    虫王顿了下,眸子略略怔住,下意识咽了进去。

    简尘:“?”

    一虫一人对视。

    简尘睫毛颤了颤,问:“……好吃吗?”

    男人回想了一下方滑口腔的味道,沉默秒,道:“嗯,好吃。”

    简尘发对方吐字清晰,没有含着糖的声音,于是问:“崽崽,你喜欢吃甜的吗?”

    虫王表情未变,诚实道:“不喜欢。”

    简尘:“……”

    简尘越看越不对劲,小声说:“张嘴。”

    男人金色的瞳孔顿了下,微微俯身,启唇,张开嘴。

    简尘轻轻抵住他的下巴,换着方向往里面看了看,虫王的人类形态,就连牙齿和寻常人类不太一样。

    简尘在两侧上方,各看到了一个尖尖的虎牙,隐藏得很深。

    虫王视线落在简尘的眉梢上,睫毛投下细碎温软的阴影,深褐色的瞳仁比专注,男人睫毛颤了颤,有些不知所措。

    简尘放开虫王,诧异道:“咽进去了?”

    虫王点了点头,‘嗯’了一声。

    简尘:“……!”

    青年哭笑不得,他忘记告诉虫王如何吃糖,毕竟大虫子变成人类的时间太短暂,误认为糖是直接咽下去的食物,简尘握着糖纸,暗骂己不够细心。

    “那个不能直接吃的…可以在嘴里含着,或者咬碎了再含着,都可以,但直接咽下去,容易划伤食道,而且会吃不到甜味……”

    简尘顿了下,忍俊不禁道:“不你不喜欢吃甜的话,咽下去算正好……但你不喜欢的事,下次直接拒绝就好,即使是,不能强加给你…对不对?”

    虫王怔了一会儿。

    他低声道:“没有…强加这回事。”

    男人似乎不擅长表达,说起话来还显得有些生硬,低沉的声音缓缓道:“简尘给的,都喜欢。”

    简尘微愣,随即奈笑了下,摸了摸虫王的头。

    飞船缓缓驶,当然,与古球的铁和公交相比,小尘星和首都的距离,算是星际时里短暂的航线,如果以公交举例,大概就是相隔极近的两站。

    但青年始终记不清星际的航线,偶尔经一个小星球,简尘会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但始终犹如夜幕的太空、位置不够固定的小星、还有被定期清理的太空垃圾……都让简尘清晰感觉到,他身处的世界,是繁华而快速的。

    简尘的寿命相对于星际时的毛绒绒们来说,短暂的犹如弹指一瞬。

    青年的视线,忽然投向虫王。

    大虫子算是活了千年了吧?似乎己从来不知道它的名字,平时只是崽崽、崽崽叫,而剩下的哈里和小矮脚兽们,则直接叫大虫子为虫王。

    而虫王更像是一种号,虫族不断更新换,一个种族可以有很多首领和王,但真正属于虫王己的名字,只有一个。

    …不,虫王有名字吗?

    简尘印象里,虫王还是小小的一只,在玻璃罩内还有数数不清的虫族,简尘怕只给虫王取名字,对于剩下的小虫子们来说是一种偏爱。

    所以就都没取。

    另外重要的一点是,

    打死简尘,当时的他想不出那么多名字。

    于是,简尘问:“崽崽,你有己的名字吗?”

    看到男人略显不解的眼神,简尘解释道:“唔…比如说哈里,比如墩墩,他们各是人鱼和熊猫,但都有己的名字,而不是以本体命名。”

    “除了虫王这个号,还有其他属于你的名字吗?”

    男人沉默了秒,有些迟疑、点头。

    虫王说:“曾经和帝国战斗,在一个士兵的尸体上,看到了怀表,上面写着‘西格’。”

    “叫…西格。”

    简尘:“……”好心酸。

    青年一时语凝噎。

    战争给帝国和虫族都带来了什么?

    简尘能感觉到,虫王似乎想有一个己的名字。

    但简尘是个起名废,思考许久,人类轻轻说道:“黑壳虫的英文里,有一个词shell,读起来,是不是和‘哨’这个字有点像?”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