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01章 第101章叶斯廷,你选哪个?……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简尘也察觉到了愈发阴凉的氛。www.junyiwenxue.com

    反应迅速的人类,很快抬起手,拨动芯片打开光脑,跳出淡蓝色光屏,把霸王龙父母吓了一跳。

    老幺不愧是家里出的大学生。

    又会写字,还会玩高科技。

    简尘快速找了一张他和叶斯廷还有墩墩的合照。

    想了想,怕霸王龙父母误会,于是把墩墩给p掉了。

    这下只剩自己和叶斯廷,简尘把这张照片展示给霸王龙父母,柔软的音在霸王龙眼中显得有点奶,小人类解释道:“我的爱人是他,不是你想象的那样。”

    霸王龙老父亲垂下脑袋,视线落在简尘光屏里的那张照片上,里面有自己的老幺,身旁是一个高大俊的男人。

    霸王龙老父亲:“……”

    谁成想,这两头成年霸王龙的神色竟没有丝毫缓和,反而依旧要吃人的表,凝重而严肃。

    一副自家老幺被猪拱了的表。

    简尘见两头霸王龙还是刚才那样的氛,赶紧把叶斯廷和自己的照片关闭,他打开网页,搜索霸王龙关键字,立马出现了无数张霸王龙的写照片。

    简尘挑了一个最霸、起来最酷的霸王龙,点开放大,给霸王龙父母过目。

    小人类为了让两头霸王龙开心起来,使出了浑身解数,道:“这是我老攻!”

    小人类掰着手指夸:“帅,谁也打不过,还给我叼三角龙吃。”

    霸王龙父母的视线落在光屏上的那张霸王龙照片上。

    ——庞大的身躯,霸的利牙,还有那狂妄不羁的眼神,尾巴也相当的雄壮,上去就能轻易撂倒三只小恐龙。

    霸王龙爸爸低吼了一。

    这个吼跟刚才的愤怒不一样,了一些认同的味道。

    霸王龙妈妈也跟着吼了一,作为回应和赞同。

    简尘:“……”

    自己应该没有绿叶斯廷。

    毕竟恐龙爸妈对男人的照片不满意,自己很难交差。

    为了让这对霸王龙父母能安心地生活下去,随便找一头好的霸王龙认作自己崽它爸,应该……没毛病吧?

    简尘干笑了一下,关了照片,又把光脑关上。

    不远处的金辛都震惊了。

    这是怎么回?

    他活了七年,算是星际时代初出茅庐的年龄,可像这样,两头霸王龙围绕着一个人类,并且像是在沟通着么,霸王龙露出了金辛自研究动物学科后,最丰富的神色和吼叫。

    当还有那隔着一层球形罩都能感受到的霸王龙对于那只小人类的喜爱。

    这是一种怎样的奇观?!

    他知道可能有这样一类人,比寻常的人更能够接近动物,放松动物的警惕性,发自内心的生出一股亲近的味道。

    那是一种类似动物亲和力的能力。

    可金辛怎么都想不到,这种能力竟能够同样适在远古时代最凶猛的森林霸主——霸王龙的身上。

    他的园长,绝非是一个寻常的人类。

    金辛的内心震撼着,不得不涌现出了这样的想法。

    简尘怀中的蛋壳发出更清脆的响,这不由得引起了青年的注意,也让霸王龙父母低下头,着老幺怀中的小孙子。

    小恐龙非常争,它甩掉了头上的蛋壳,更努力地往外爬,简尘连忙把蛋壳放到地面,怕小恐龙不小心坠落而下。

    小霸王龙三下五除,成功跑出了方才禁锢它许久的小蛋壳。

    雌性霸王龙垂下脑袋,蹭了蹭小霸王龙的侧颈。

    ……这是老幺的孩子。

    一想到这儿,霸王龙父母向小恐龙的眼神也变得慈爱了许。

    况且,崽他爸还是那么威风的帅比霸王龙。

    作为岳父岳母的两头霸王龙,表示非常满意。

    不一会儿。

    埋在巢穴里的另一颗恐龙蛋也发出了响。

    只小霸王龙诞生了!

    简尘忽有点庆幸,那两管记忆清除剂,最终没有派上场,或许他只是一味地关心着霸王龙的身体状态,却从来没有确认过,它想不想被夺这段记忆。

    一切的难熬和崩溃,都是源于对幼崽深切的思念。

    而简尘就是它的解药。

    至于叶斯廷是不是解药,简尘还是需要把男人带到长红动物园才能确认。

    既霸王龙能够认出自己的味,那么叶斯廷作为长子的味,霸王龙父母也一定会一眼认出。

    如果得知自己的两只幼崽都活着,它的状态一定会越来越好,至于缺失的幼崽的陪伴,就让这两只小奶龙来替他完成吧。

    想到这儿,简尘把两只小龙的蛋壳放倒,让两个小家伙能够更顺利地爬出来。

    不过这个过程,简尘戴上了更厚的手套。

    青年还是有点担心,这两只小幼崽会咬自己的手指。

    毕竟小霸王龙刚出生时,乳牙就已经足够锋利,好比一个小型的炸弹,战斗力绝对不能小觑,尤其是对上自己这种战斗力为0的人类。

    只是,颤颤巍巍跑出来的两只小龙,却没有急着跑向两头霸王龙父母,而是在自己的身边,努力地站稳。

    简尘:“?”

    先出生的那只小龙,除了路的时候会摔到,静止时已经能够站稳,它扬起小小的脖颈,去蹭简尘的手心外侧。

    简尘:!!!

    简尘有些怔愣地伸出手指,中指的指腹去抚摸小龙的脊背,从头顶划过后颈,再到小尾巴。

    小奶龙相当受,舒服地眯起眼睛,尾巴晃啊晃。

    ——吸恐龙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简尘能够回答。

    那是一种心都要化了的感受。

    简尘从球形舱里的背包拿出几个干净的纱布和营养素,直接坐在温暖的泥土上,把两只小霸王龙抱过来,放在怀里,一只一只地擦拭身上的蛋壳粘液。

    小龙刚出生,就感受到了犹如小猫崽被迫洗澡的相似感觉。

    耐心地擦拭完成后,简尘又拔去针头的小针管,抬起小奶龙的嘴巴,给两只小龙别喂了一些营养液。

    毕竟他是在基因公司研制而生,需要破壳后的营养支持,才能让他和普通的小恐龙一样,面对未来森林中各种未知性和无限可能。

    而霸王龙父母就在旁边低头着,似乎相当稀奇。

    当初连站都站不稳的老幺,连吼叫都透着奶的小家伙,现在竟开始照顾起自己的幼崽,这让老父亲和老母亲有些感慨。

    简尘悉心料理好两只小奶龙后,把两只小龙递给霸王龙父母。

    霸王龙父母:“?”

    老幺怎么把自己的幼崽递过来了?

    简尘想了想,从口袋里找出一个动物语言转换器,不过对于恐龙界来说,恐龙语言被研究的仍不够透彻,所以简尘也不确定霸王龙父母能不能够听懂,但他还是决定睁着眼睛说瞎话:“爸爸妈妈,麻烦你帮我照顾这两只崽崽。”

    霸王龙老父亲忽一歪头。

    似乎在品这句话。

    霸王龙老母亲也做出了类似的反应,简尘诧异地发现,它对语言竟有回应!

    小人类一有戏,继续道:“我和那头大帅龙生了很崽,不担心我没崽!”

    霸王龙老父亲:“!!!”

    消失了那么久,原来是去生崽了?!

    老父亲又一次的背过去。

    那头不知哪来的野恐龙,强迫着它老幺生了一大窝?!

    简尘不知道怎么的,霸王龙老父亲竟就生了。

    …翻译器出问题了?

    但是眼着霸王龙母亲垂下脑袋,把那两头小奶龙拱到自己的身边,简尘这才松了口。

    简尘想,霸王龙老父亲大概是正值壮年,肉食恐龙经常会通过战斗来发泄,而雄性霸王龙大概很久没打架了,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所以经常莫名其妙地生?

    龙之常,实属正常。

    等哪天把叶斯廷带回来,相信老父亲就会开心起来吧?

    ……只要叶斯廷不当着两头龙的面对自己动手动脚,或是那种不顾场合的亲亲,大概一切都不会有问题。

    陪伴着两头成年霸王龙,从日出到夕阳日落,简尘担心霸王龙父母因为陪着自己而没有时间去觅食,就让金辛回到补给站去拿了一些生肉。

    谁知两头霸王龙对那些肉碰都没碰,似乎没有兴趣似的,只是静静地着自己。

    简尘一怔。

    他隐约地预感到,这对霸王龙好像感知到了自己即将的离开。

    简尘的界很庞大,他有爱人、有崽崽,有寄居在别墅的哈里,有辛勤照料动物园的矮脚兽,当,他还有两座广阔的动物园,他的心神被去了太。

    而霸王龙的界很匮乏,它只有睡眠、苏醒、觅食、受伤……无限的循环。

    唯一能够让它心神短暂柔软下来的,只有幼崽。

    而对于这对霸王龙父母来说,它最爱的,是那个犹如在肉食系家族中出生的食草系小奶龙。

    乖巧、却又努力凶猛的老幺。

    而现在,老幺有了自己的家庭,就要离开它了。

    但总比死去的好。

    那日悬崖边,因为绝望而生出的裂缝,被简尘的归来,慢慢地填补而上。

    简尘起身,踮起脚,抱了抱两头霸王龙。

    霸王龙的皮肤很硬,撸起来的时候比起感受手感,更的是敬畏。

    但简尘作为曾经的幼崽,此刻除了敬畏,还有亲昵和不舍。

    那个名为‘体验恐龙的一生’的游玩项目,或许对于其他游客来说,只是喜闻乐见的寻求恐龙之间的打斗和刺激,但简尘却永远都无法忘怀,那个从出生到破壳的视角里,真实到让人心痛,犹如昙花一现闪过的龙生。

    两头霸王龙顿了下,俯下身,微微侧过头,避免尖锐的牙齿碰到简尘,温柔地蹭了蹭小人类。

    有了霸王龙父母的保护和陪伴,简尘相信,这两只小龙会茁壮成长,同时两头霸王龙也能够弥补心灵上的缺失,好好吃饭,好好睡觉,重新振作起来。

    简尘拿好器械,重新跳回球形舱里,朝霸王龙伸了挥了挥手。

    霸王龙只是着他,距离越来越远,却仍一如既往地保持着那个姿势。

    直到夕阳藏尽最后一抹余晖。

    *

    联邦帝国首都星。

    来自小尘星的皇室护卫兵,一次坐上了前往首都的星舰。

    他登上星舰前,一次参观了如此漂亮宏伟的皇家星舰,通身黑色,流畅而锋利的线条,下面的能源喷口隐酝着淡蓝色的流,这足以让任何一个星际士兵激动,从骨子里感到热血沸腾。

    更别说,这趟星舰的旅程里,还有陛下。

    星舰上,士兵大都不敢出,纷纷挺起身板,目视前方,没人闲聊。

    只是,到达首都后,士兵心中不免费解。

    听说陛下今天在首都举办庆典,以他曾经学过的预备知识来说,陛下举办的任何重要场合,都会提前一天到达行星进行准备,尤其是这种跨越星球的盛典。

    所以,按照常理来说,陛下在此时才前往首都,让他不由得有些疑惑。

    但没人有资格探寻陛下的想法,服从是军人的天性,因为他无条件地信仰着自己的君主。

    只是,跳下星舰后,陛下的命令让他次暗暗惊讶。

    男人一袭军服,场冷冽强大,浅灰色的短发被清晨的雾色笼罩,却被晨暮染亮发梢,逆着光,表不出一丝起伏,却让人难以仰视,这大概是君主天生的领袖场。

    陛下垂眸,薄唇微启,道:“包围盛典四周,禁止任何国民进入。”

    最让长官诧异、却又摸不着头脑的命令,是条。

    “去准备于元帅的易容药剂。”

    国库里存着于元帅的dna,所以只要有陛下权限,便可以利国库里的数据信息来制作各种各样的伪装药剂和武器,当,都要经过陛下的许可。

    而易容就是其中的一种。

    所以,在陛下喝下于元帅的易容药剂后,士兵悄咪咪地抬起眼,偷瞄着陛下的变化。

    很快,或许只有几秒钟,一个白胡子军官出现在了他眼前。

    前排的士兵咽了下口水。

    突感觉这个界有些魔幻。

    毕竟易容术是一种高度管理的科技,寻常人一辈子都难以接触,而今天他竟亲眼见证了这个过程,不由得暗暗心惊。

    这是怎么回?

    陛下为么要扮成于元帅的模样?

    那么待会儿谁去出席盛典?

    他不敢说,也不敢问,只是变成于元帅的陛下依旧强悍如初,明明是白胡子的老头,褪去老人有的庄重威严,增添了些冷冽和让人不寒而栗的强悍场,就连瞳孔的神色也是。

    开口时,也换成了于元帅的音:

    “所有人,听令。”

    士兵浑身一震:“是!”

    ……

    他赶到现场之时,才知道这场盛典已经即将开始。

    而且其中一位上尉打听到,陛下已经来到了现场,并且入座。

    上尉:“??”

    陛下就在刚刚变成了于元帅的模样,同时药效至能持续三个小时,怎么可能瞬移到盛典现场,还是以陛下本来的样貌?!

    整件让人更加摸不着头脑起来。

    在国民的印象中,于元帅上一次出现,还是在小尘星的长红动物园中,当时为了营救陛下夫人,于元帅带着军队包围了动物园,而陛下从水中救起了夫人。

    那个名场面依被国民津津乐道,回味无穷。

    但自从那次起,于元帅又再次销匿迹,消失在各种新闻和重要场合出席的大众视野之中。

    人纷纷怀疑,元帅是被陛下派遣,做殊任务去了。

    只是今天,于元帅竟出现在了盛典现场。

    因为是德高望重的老元帅,叶斯廷进入时一路风雨无阻,‘于元帅’并未任何观众小儿,而是直接从陛下刚刚过的红毯那个入口进来。

    男人步伐坚稳,身姿挺拔,甚至没有上权杖,场是从未有过的冷漠强悍。

    这引起了现场观众的注意。

    此次盛典不仅有帝国重臣和贵族出席,还有来自联邦帝国的五千位平民,他别是各自领域的佼佼者,和大臣贵族一样,都为这个国家付出了难以估计的热爱和奉献。

    到于元帅后,现场瞬间爆发出了热烈的欢呼和掌。

    位于指挥台中心的‘陛下’,也注意到了下面的异动。

    他垂下视线,身旁的御前守卫立刻上前,低道:“陛下,是于元帅来了。”

    男人沉吟了一下,忽道:“于元帅?”

    人山人海的现场,恐怕只有两人察觉到此时此刻正在发生着么。

    哪来的于元帅,自己此刻寄生的身体就是那个老头。

    而有能力搞到这种易容药剂的人,除了老元帅,恐怕只有一个人。

    台上的‘陛下’微微眯起眼,目光愈发冰冷,远远地落在远处红毯上那袭穿着军服的身影上。

    叶斯廷,你取代了我几千年。

    是时候把一切都还给我了。

    *

    观众席上。

    一对父女坐在邻座。

    他是首都星的普通星民,父亲是位木匠,这次是父女俩一次来到这种盛典,所以小女孩显得异常兴奋,不停地抬起小手指向盛典的各个方向。

    女孩是漂亮的中短发,扎着两条小辫,但根部松松垮垮,显是旁边这位父亲的杰作。

    只是,女孩坐了一会儿,便提出想要出去买一个冰淇淋。

    男人了下乌乌泱泱的人群,犹豫了一下,还是答应道:“好,我先蹲下来,后你坐到爸爸的肩膀上,注意不要摔倒,行吗?”

    小女孩连忙点头。

    男人就地蹲下,只是,秒过去,身后却没有动静。

    男人一回头,发现女儿坐在原地,脸色有些茫和焦急,很快就红了眼圈。

    父亲一惊,连忙问:“元元,你怎么了?”

    女孩低头,像是在使力,又像是在挣扎,含糊不清的哭腔道:“我、我起不来,好像被困在这里了,么东西把我的脚绑住了……”

    男人慌了神,迅速顺着女孩所说的地方去。

    此时,他发现,地面上有一缕淡黄色、类似于藤蔓的细细的枝叶植物,顺着台阶的根部蔓延。

    如果仔细,会发现不仅是自己这一层,似乎观众席的每一处都有类似这样的植物,凭照着记忆摸索,男人好像听说过这种漂亮的植物,名为‘菟丝子’。

    那是一种寄生性植物。

    令人匪夷所思的是,这种寄生性生物竟没覆盖在任何植物上,而是形单影只地蔓延到盛典的每个角落,不知道根源来自于哪儿。

    而此刻,这条淡黄色的细枝叶,发出了一丝细细的、近乎透明的筋络,如同灵动的神经一般。

    而另一头,正牵在自己女儿的脚腕上!

    ……这是么?

    男人确定,就是因为这个菟丝子支,让自家宝贝女儿无法起身的。

    既作为盛典场地来使,观众席的每一个位置,难道不应该清理干净这种植物吗?

    这位父亲有些愤。

    他俯身,想要帮女孩扯断那个类似于神经的透明细线。

    只是,他的手指刚落在那筋络的边缘,便被一股难以形容的人强大精神力震慑开来!

    男人倒吸了口冷,疼得赶紧缩手。

    见女儿没么大碍,父亲才松了口,他迅速起身,想去找附近的皇家军队寻求帮助。

    只是,没等自己离开座椅,忽,脚下被一股难以撼动的强大力量扯住。

    丝毫动弹不得。

    男人:?!

    他一低头,发现刚才女儿脚上缠着的那缕细细的植物神经,不知何时,早已缠上了自己的脚腕。

    现场的骚-乱愈发浓重。

    且范围也在不断扩大。

    不仅是重臣、王爵贵族,帝国平民……有越来越的人发现,自己被困在了椅子上。

    而罪魁祸首,竟是一个不起眼的淡黄色植物,菟丝子。

    态愈发严重,直到士兵也逐渐发现了异常。

    而最令人诧异的,是于老元帅到陛下面前,并没有行礼,而跟在于元帅身后的两名上将,军服貌似是来自小尘星,竟忽抽出能源枪,对准了坐在指挥台中心的‘陛下’!!

    场内传来一阵惊呼。

    侍卫立刻挡在男人面前,同样举起枪,保护‘陛下’的安全。

    ‘陛下’沉默了一下,一只手撑着下颌,瞳孔是明耀的红色,男人缓缓道:“于元帅,你要造反吗?”

    所有人不由得屏住呼吸,等待着于元帅的回答。

    “不。”

    安静到落针可闻的盛典,忽传来老元帅低沉的音,那个音从苍老,到音色逐渐年轻,在众人诧异的目光下,无形的精神力散发而出,巨大的力量使老元帅升腾于半空之中。

    下一秒,元帅脸上的褶皱竟缓缓地消退!纯黑色的瞳孔散发出灰金色的光芒,黑发变成浅淡的银灰色,男人的容貌发生彻底的变化,军帽下那张苍老的白胡子面庞消失,取而代之,一个高大俊的男人出现在了人的视野。

    男人音磁性低沉,带着不容置喙的冷漠和慵懒,缓缓道:

    “我来清理寄生虫。”

    全场屏息。

    众人从心脏猛跳,随即诧异到要几乎停滞。

    那个男人,竟和指挥台上坐着的人有着别无致的容貌。

    ……陛、陛下?!!

    *

    下一秒,叶斯廷已经越过侍卫,直奔指挥台上的男人俯冲而下。

    侍卫面面相觑,茫地对视,手里的枪不自觉地抖着。

    这、这是怎么回?!

    竟出现了两个一模一样的陛下,哪个才是真的?他……应该效忠谁,保护谁?

    没等他做出决定,叶斯廷已经摁住了宝座上那个‘叶斯廷’的脖领,男人甚至没有出拳,只是微微眯起眼,庞大的精神力便冲击而来,连同周围的上将都感到眩晕。

    而‘叶斯廷’的脸,也同样开始发生变化!

    没过几秒,俊的红瞳男人面庞开始滚动,又像是在融合、重组,‘陛下’发出沉重的闷哼,这种强制剥离的感觉似乎极度疼痛,常人无法承受。

    不久,于元帅的白胡子面庞,出现在了叶斯廷之下。

    他头上流下了鲜红的血迹,手背上的青筋凸出,似乎受到了不小的内损。

    众人呆了。

    这是……么况?

    两人竟互换了容貌?到底是怎么回?

    所以于元帅到底叛变了吗?!陛下又为么是从盛典外姗姗来迟,还是以于元帅的容貌进入??

    这两位一起奋战了几千年的领袖和忠臣,为么会打起来!?

    只是,当于元帅受伤的那一刻,匪夷所思的发生了。

    观众席上的人,竟也莫名其妙地遭到了巨大的冲击力,仿佛能和于元帅感受到同样的攻击一般,在场的人群纷纷出现了不适反应。

    轻则头晕呕吐,重则口吐鲜血,晕倒昏迷。

    叶斯廷的动作停住。

    与此同时,男人的耳麦里发出了窸窸窣窣的音。

    焦急带着慌乱的音从话筒里传来:“报告!陛下,观、观众席有些不对劲。”

    “从刚刚开始,所有人好像都被一种不明生物禁锢在原地,无法动弹。”长官的音充满不解:“这、像是一种植物,但我现在还没弄清源头来自哪里,但现在,观众席的所有人都出现了受到精神力攻击的现象。”

    “陛下,请求下一步指示!”

    叶斯廷的视线愈发冰冷胆寒,他俯身,向那个顶着于副官样貌的男人。

    “陛下,怎么办?”

    男人吐了一口血沫,轻轻笑了一下,同时因为疼痛而皱了皱眉,他缓缓道:“你爱你的子民吗?”

    “仅仅牺牲掉这一部盛典的大臣和子民,表面上起来损失巨大,实际上这群官员已经上了年纪,将军也因为先前的星际战争而纷纷负上陈旧的伤,平民中各行各业的佼佼者80%早已退休,不能为帝国创造出更鲜活的劳动力,其实你早就该整顿肃清联邦帝国了,不是吗?”

    “今天过后,陛下完全可以重新组建新的帝国,征年轻军力,号召各行各业全面创新改-革,同时,还能完全铲除掉我这个隐患,让陛下夫人后顾无忧。”

    “盛典的信号已经被你的精神力毁坏,消息也会被全面封锁,没人会知道,陛下放弃了他的子民。”

    男人低道:“…就连简尘,都永远不会知道真相。”

    叶斯廷瞳孔一缩,金色的眸子涌现了浓重的杀意,他不必挥下拳头,甚至不一根手指,仅仅是散发出sss级精神力,就能轻易杀死眼前的男人。

    于元帅抿住唇,等待着男人最后的动作,杀意如同无形的刀子,扼住了他的喉咙。

    六千条帝国子民的命,和杀死我、与家人团聚。

    叶斯廷,你选哪个?:,,.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