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21章 第二百二十一章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港区和世田谷区已经有人过去了,”诸伏景光侧过头低声和幼驯染说道,语气有些犹疑,“实在不行的话,我跟黑田长官说一下……”

    降谷零叹了口气,还是拒绝了:“不用,我没关系的,hiro你也要注意安全。www.dermstem.com”

    在还没有完全决定总攻是否提前的当下,挟持三座研究所的恐怖分子(或许直接说组织成员也行)才是他们要解决的首要难题,据上层所说,封城的原因正是监控拍到那群恐怖分子里有人已经从病毒研究所内部拿了东西出来。

    他们根本无法确定对方拿的是不是杀人细菌,也无从而知他们去了哪里,只能以最快速度赶在对方离开东京前封锁整座城市,绝对不能让细菌泄露。

    东京最近隐隐乱了起来,警方都无能为力,哪怕没有细菌这一说,封锁城市好歹也能让那些动静不小的组织安分下去。

    至于市民们都收到了躲避的邮件和赤司集□□出救援这件事,上面没有给出解释,但大家都藏在家里和安全的地方也是一件好事。

    起码这样做,短时间内杀人细菌要是出了意外,感染人数不会一下上去,而且也更利于公安FBI等组织在此期间发起总攻,尽可能减少被波及的普通人伤亡数。

    从会议结束灾难开始,留给他们的最佳进攻时间还有三十六个小时。

    诸伏景光等人准备先帮助警方处理恐怖袭击,主要是因为东京这样的城市封锁还是头一回,这种决定也是必须慎之又慎才能做出的,况且除了三处研究所,还有二十三个区的爆炸事件需要细查,人手不足的情况下几位精英前去帮忙很正常。

    他们能理解这次事态紧急,可要是细推下去,目前的情况根本还达不到必须封城的程度,那么,那几位高层会下达这样的指示出于什么原因就实在耐人寻味了。

    距离爆炸发生与收到城市封锁的指令才过去了半个小时,诺亚二号投影出来的实时监控上,东京几乎所有的地铁全部停运,周围一圈和别地接壤的行政区也都早已被层层守起来,重要的几条出入口道路同样拉上了明黄色的封锁线。

    哪怕是降谷零也不得不承认,这样的成果不可能是官方半个小时做得到的,他们开始准备的时间还要更早一些,而且那些参与封城的人怎么看怎么都像是反过来阻止外界的人进去,而不是看着里面的罪犯逃走。

    一言以蔽之,上层似乎防的不是内部动乱,是外部支援?降谷零推理到这里,无意间看了一眼身侧的赤井秀一,思路一下断掉,拐了个弯。

    他本来想借着协助的机会试探一下对面到底是不是组织成员,运气好说不定还能再撞上一次自家好友,结果FBI那边也说可以帮忙,这就算了,黑田兵卫才拒绝没多久,上层居然直接下达同意的指令。

    赤井秀一不偏不倚和他一起分到了前往中央区的微生物研究所的任务。

    有那么一瞬间,降谷零承认自己很想脱口而出一句FBI不要随便插手别人的‘家事’,但他想了想还没到来的总攻和FBI提供的那部分情报,还是不情愿地忍住冲动,现在都坐上前往中央区的车,准备行动了。

    和FBI合作?他不在背后给赤井秀一这家伙来一枪都是他善良。降谷零在心底冷笑一声。

    赤井秀一习以为常地拢了拢外套,自从诸伏景光假死之后,降谷零对他的态度不知为何就越来越差,前段时间再见面的时候更是达到了前所未有的一个高峰,连赤井本人都摸不清楚降谷零的敌意来源于哪里,他只知道每当自己提到诸伏和那月的名字时,对方就会阴沉又恶狠狠地瞪他。

    习惯就好。FBI精英搜查官如是想到。他也不指望跟降谷零成为社交意义上的朋友,他们从组织里开始关系就一直不对盘,这很正常,只要不在背后给他一枪就行。

    ……对方不会那么做吧?

    被提到的那月本人连着打了两个喷嚏,有些稀奇地摸了摸鼻子。

    他的体质一直很优秀,从来没有生病过,进医院或者吃药都得是流血那种程度的伤了,这一会儿那群人都忙着在外面奔波忙碌,应该没人会在心里念着他,所以是真的感冒了?

    他很快把这个插曲丢到脑后,转而伸了个懒腰继续投入面前的电脑之中。

    感谢无酒精咖啡的功能,不用睡觉精力满满地控场,这种感觉简直是太棒了!那月的大脑现在异常清醒,非常熟练地进行着一心两用,边对研究所里的部下发命令边收集整理他晚一点要送给红黑双方的大礼。

    值得一提的是,即便他搞了这么一个大动作,完整度仍旧毫无动静,定格在90%,那月猜测是这个世界还没看够热闹,又或者——

    截至目前,东京明面上的□□都是那月操控的,警方和研究所内部的争斗也是他们两方的事情,但实际上东京的□□与世界始终注视着的柯南并无关联,红方也不可能让这个小学生跟着他们去镇压东京的不平静。

    如果这是漫画,那么这段剧情对漫画家来说就是大决战前无用的背景,一句话就能轻松带过。

    看来,世界更想看的果然还是柯南跟他的‘对手戏’,那月忍不住吐槽了一句,神色莫名。

    想看戏也不是不行,那得再计较到时候他进行反扑的时候,这个世界能否付出相应的代价。

    他的好戏可没那么容易看。

    况且,要是红方行动不带柯南,那小子就能安分下来的话,最开始也就不会从高中生憋屈地变成小学生了。

    —

    “你们这门师徒真奇怪,一个都不让人省心,”江户川乱步微皱着眉嘟囔,转头又理直气壮地伸出三根手指,“结束后让诸伏君给我做三盒大福的话,我就帮你这个忙哦。”

    江户川柯南愁眉苦脸地想了又想,他不确定诸伏景光到时候有没有时间做这些,可他现在又确实很需要乱步的帮助……小侦探一咬牙,果断点头握住那三根手指:“成交!”

    乱步于是也喜笑颜开,哼着歌接过柯南递来的手机,往上面的电子地图标了几个点位。

    “你们要找的那个药物的资料放在这家研究所,目前那里是没有人的,不过我也不建议你自己过去,”乱步上下打量了一下还没自己腿高的小学生,嫌弃地说道,“连我都可以推一下就推翻你,算了吧。”

    柯南尴尬地摸摸鼻子,按着自己的足球腰带争辩:“我还有博士做的这些道具嘛!”

    乱步的眼神诡异了起来:“还说你的足球……名侦探都怀疑过做出这种东西的那个博士是不是异能者呢。”

    没听懂的柯南再度露出茫然的表情。

    “听好了,笨蛋小侦探,”乱步正了正神色,一脸严肃,“我告诉你这些地方不是为了让你乱跑出去找麻烦的,你明白吧,你要去的地方只有一个。”

    他的手指落在了屏幕里最边缘的板桥区的一个小红点上。

    “去这里,然后一路上亲眼看看这座城市,想清楚你应该做些什么。”

    直到柯南抱着滑板揣着手机偷偷摸摸离开了警察厅,也还不太明白乱步的意思。

    他只是想央求乱步先生帮自己确定那月哥的位置,打算趁着红黑双方都在关注□□的时候溜过去找对方。

    柯南不知道自己找到那月后要做什么,他只知道自己不想在这段时间的总攻过后,于死亡名单上看到他的兄长,他的偶像。

    那个人不应该被喊作罪犯,柯南想,这次的□□,那月哥绝对参与其中了,他比任何人都清楚这件事。

    正因如此,冥冥之中有一道声音在对柯南说,他要快点找到赤江那月,之后无论会发生什么都无所谓,他得比任何人都快,否则,一定会有什么东西因此改变的。

    上次这样的预感在双子塔带走了他的警官兄长,这一次难不成又要他看着对方死第二次第三次吗?

    柯南记得那月哥曾经喊过他小主角……别开玩笑了,要是有他这样连续好多次都没办法把最重视的人从地狱拽出来的主角,那得失败到什么程度啊!

    小侦探的滑板刚要驱动,从背后的小巷子里就忽然伸出了一双手将他用力地往里面扯进去,满脑子充斥着推理和胡思乱想的柯南一时不察,回过神的时候对方已经用一只手就捂着他的嘴,另一只则将他束缚得紧紧的。

    柯南一下被吓得不轻,但他很快就反应了过来,继续装出慌张地挣扎的模样迷惑身后的人,实际上反而沉下心寻找着脱逃的可能性。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