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六十七章 【你是谁】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嗯,下午开完会,晚上才到家。】

    ·

    第六十七章【你是谁】

    淋浴房里的花洒喷头被陈诺拆开后,棉签从里面刮下了一点点残留的,类似于油脂一样的东西。

    “这东西是水溶性的。悄悄涂抹在花洒的喷头里,随着洗澡的时候放热水,热水将油脂一点点溶解,然后随着洗澡的国过程,冲刷在身体上。”

    “里面是什么?”李颖婉问道。

    “一种毒素,微量的。”陈诺想了想,道:“因为是微量的毒素,不会立刻致死。”

    “可是,毒素的话,不是服用下去,只是沾在肌肤上也会中毒么?”

    陈诺道:“人的肌肤上,总有一些地方,是肌肤表层粘膜有细微的不易察觉损伤的。比如自己不小心抓伤的,比如不小心蹭到的,比如毛囊炎,甚至是长痘痘,甚至是洗澡的时候不小心进了一点点进鼻腔里,鼻腔黏膜的吸收……等等等等,因素太多了。”

    李颖婉有些紧张,更有些害怕:“那妈妈会有事嘛?欧巴!你一定有办法救妈妈的,对不对?”

    陈诺想了想:“暂时应该不致命。这种毒素开始会让人有一种类似重感冒一样的症状,会让人头晕,这是毒素的影响。一次洗澡是不会致命的,但如果多来个几次的话……你懂的。”

    李颖婉哭了:“那现在怎么办啊欧巴。”

    陈诺神色很镇定:“这个事情暂时保密!你妈的那个秘书,不知道根底,暂时也不能相信。不过你母亲现在的症状还不是很严重,按照正常的情况,她会昏睡一点时间,然后只要不再接触毒素的话,就会慢慢的恢复。”

    眼看李颖婉还是很焦急。陈诺给她出了个办法。

    “你去弄点一桶热水,里面倒上点肥皂水,碱性的那种。然后给你母亲冲洗一下,先把身体表层肌肤上可能残留的毒素冲洗干净。冲洗的过程,你注意点,自己别触碰到你母亲的身体。”

    陈诺低声道:“然后呢,你再弄点叶绿素之类的东西,口服的普通的清热解毒的就行,你去要点买就好了,等你母亲醒后,给她吃个几天,帮助身体排毒……人的身体是自己拥有一定排毒功能的。只要不继续接触毒素的话,她也就是生病一场,自己会慢慢好的。”

    好吧,口服叶绿素这个,其实没什么用。只是陈诺眼看长腿妹子慌的厉害,说来安慰女孩的。给她找点事情做,她反而就不那么慌了。

    说着,陈诺拍了拍李颖婉的肩膀,沉声道:“别怕,既然我在,就不会让你母亲出事的。”

    安抚好了长腿妹子,陈诺把窗帘拉上,对李颖婉道:“给你母亲清洗的事情,记得不要让人知道,尤其是你母亲的秘书,现在暂时保持警惕才行。”

    “那……到底是谁害我妈妈?”李颖婉的脸上满是恐惧——女孩忽然就想起了南高力的事情。

    陈诺淡淡一笑:“这个……就是我来解决的事情了。”

    “可是……怎么才能瞒过秘书呢?”

    “简单。”

    陈诺让李颖婉拿起了手机拨打给了秘书。

    然后让李颖婉指派秘书出去买东西。

    要买的东西是陈诺指定的,位于金陵城云南路的一家烤鸡翅。

    李颖婉有些不解:“去买个烤鸡翅,就能把秘书支开很久嘛?那个地方难道很远嘛?”

    远其实也不远啦。

    距离这里也就十公里左右。

    但那家烤鸡翅,是今年刚开的,老板手艺极佳,而且烤鸡翅的时候,会刷上一层他们家秘制的酱料,烤出来的鸡翅味道很是特别。所以今年开始风靡金陵城,生意爆好!

    尤其是晚上的时候,排队简直能排死个人……

    这家小店本来开在一条很普通的街道上,人烟也不多。没想到生意爆好之后,门口每天晚上不但食客能排队排出一百米,就连很多出租车都停在门口等单。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按照历史的轨迹,这家烤鸡翅的老板从此发了财,越做越大,一年后就买房买车……然后发财后,再也不肯吃苦亲手做后厨的事情,而是雇了人做,店面虽然扩大了很多,单因为口味下降,口碑崩盘,几年后,就泯然众人,成为了城市美食行业的又一个逝去的传奇故事。

    其实很多城市里的美食,都是这样的,起于草莽市井之中,然后渐渐的做大后反而丢了特点,最终被淘汰掉。

    嗯,按照现在这个年代,正是这家烤鸡翅生意最火爆的巅峰期。

    现在晚上这个时间,派秘书去买的话……加上来回路上的时间,如果能在三四个小时内回来,陈诺可以把名字倒过来写!

    随后陈诺交代李颖婉在房间里照顾姜英子,而他自己则出门。

    李颖婉很害怕:“欧巴……你要去哪里?”

    “出去转转。”陈诺笑着离开。

    心中补了一句:

    顺便,埋个人。

    ·

    陈诺出了酒店,并没有骑摩托车,而是漫步在街头。

    他的目标很明确,一路往西,走向酒店西边一条街外的一栋建筑。

    那是一栋写字楼。也是酒店附近西面最高的一栋建筑。

    从目测的方位,距离,以及观察角度来看。这栋写字楼的位置,刚好对着酒店里李颖婉的那个套房的卧室。

    既然是做了这么一个局,用了微量的毒素,试图让姜英子慢性中毒。

    那么陈诺可以轻松的推测出几点了。

    首先,对方不想直接杀人,显然是有所顾忌。要么……就是一个很有自信的家伙,不喜欢简单粗暴的手法,要玩这种技术活儿来彰显自己的牛逼。

    其次,玩这种不知不觉的暗杀方式,那么对方肯定是要躲在暗中时刻监督着目标的……因为用这种微量元素来暗杀的话,中间如果姜英子不洗澡了,或者换房间了,或者出现别的意外了什么的,难免导致暗杀失败。

    所以肯定是会监督的……在暗杀计划一旦出现意外的话,可以随时掌握情况,甚至是补刀。

    ·

    少年双手插着兜,也不着急,就这么晃晃悠悠的一路走过去,大约走了七八分钟的样子。

    路上的时候,他还在一个小超市里,买了一罐可乐,打开后,边走边喝。

    走到那栋写字楼下的时候,刚好喝完。

    随手把易拉罐扔进了垃圾桶,陈诺抬头看了看这个写字楼。

    从高度来看,这栋楼最适合监视酒店李颖婉房间的楼层,应该是8-10楼的区间。

    低了高了都不合适。

    陈诺走进写字楼之前,先在楼下溜达了一圈。

    嗯,没有监控。

    毕竟是2001年,还没有像二十年后,满大街随便哪个建筑都布满了监控探头。

    几分钟后,他重新回到了写字楼的大门口的时候,身上已经套了一件不知道从哪里摸来的外套。

    是刚才他随手在附近一家快递站里摸来的。

    套着红色的某快递公司快递小哥的制服,陈诺把一个棒球帽戴在了头上,晃晃悠悠进了大楼。

    没坐电梯,而是直接进了消防楼梯里,一路往上。

    先去了8楼。

    可一到8就发现,整个8楼一层都被打通了。里面正在装修,各种装修材料堆的到处都是,还有没下班的工人正在地上贴地脚线。

    嗯,看了一眼时间,八点多了。

    看着装修工辛苦的在搬砖……

    陈阎罗心中默念了一句:加油,打工人!

    转身就走。

    可以排除掉8楼了。

    装修工地每天都人来人往的,凶手不可能在这种地方设置监视点。

    上到9楼,也被排除了。

    整个9楼分给了三家公司,没有空置的房间。

    陈诺隔着玻璃门看了看,三家公司都还有人加班,里面亮着灯。

    嗯,那也可以排除掉了。

    心中先是给还在加班的打工人送上三秒钟的同情,陈诺继续进入消防通道,前往10楼。

    走出10的消防通道的门,陈诺的眼睛眯了起来。

    10楼的环境比前两层要复杂的多。

    这一层写字楼都都已经切割成了一间一间的格局。

    站在走廊看去,有的门口挂着招牌亮着灯,而有的则一片漆黑……

    陈诺深吸了口气,慢慢的走在走廊上。

    他先来到第一个门前,嗯,挂着一个公司的牌,透过门上的玻璃能看到里面有人加班,格子间还有人伏案工作。

    加油,打工人。

    陈诺默默送上一句祝福,继续往里走。

    第二间……嗯,加油,打工人。

    第三间……没人。

    也没门,里面是个毛坯房。

    因为没有安装门,那么就并不适合作为监视点……因为这一层有人上班,白天人来人往的,走在走廊上路过的话,没有门,就能轻易看到里面。

    不合适。

    站在第四间的门前,陈诺笑了。

    大门紧锁,门缝里没有灯光。

    门上贴着一张纸:招租!电话XXXXXXXXXXX。

    从楼梯的位置判断,这一间的角度也刚好对着远处的酒店。

    完美的地点。

    陈诺吐了口气,抬头看了一眼走廊上,确定没人后,他伸手摸上了门把手。

    门虽然是锁着的,但陈阎罗轻轻一拧,啪嗒一声锁芯转动的声音。

    锁开了!

    随着陈诺推门进去,黑漆漆的房间里,陈诺清楚的看见,窗户旁,分明架着一台望远镜!

    陈诺缓缓迈步往里走。

    刚走了两步,他忽然心中一动,身子瞬间做了一个战术后仰!

    刷!

    一道寒光,从他的面前几乎是贴着陈诺的鼻子而过!

    雪亮的刀锋,瞬间映照在了陈诺的眼睛里。

    黑暗中,对方攻击的速度极快!一刀落空后,陈诺身子立刻往左一转,随后腰间的一刺也被他躲开!与此同时,陈诺抬起左臂来,砰的一声,对方一脚踢在了他的小臂上,被远远的震开!

    进门不到五秒钟,两人交手了三次,对方连续三次攻击无效,原本似乎是打算朝着门口跑的。

    可是那个身影才迈出两步,就被陈诺鬼魅般的贴了上来,一把抓住了他的衣袖。

    砰!

    这个身影被陈诺直接往回扔了出去,落地后,就地一滚,滚到了窗户边,飞快的起身。

    借着窗户透进来的光,陈诺看清了对方。

    一个男人,年纪不太明显,相貌很普通,穿着一件灰色的夹克衫——这样的容貌和装扮,走在大街上正是那种平平无奇的类型。

    男人狠狠的盯着陈诺。

    他抬起自己的手看一眼。

    他的手背上在流血,一道深深的划伤,鲜血已经染红了他的衣袖!

    陈诺笑着伸出了自己的手。

    他的指尖,扣着一枚易拉罐的拉环!薄薄而锋利的拉环上,染着血。

    男咬牙问道:“你是什么人。”

    陈诺一愣。

    哟!说的南高丽语。

    而且还带着一点点新罗道的口音。

    显然是南边的,不是北边的。

    男人看陈诺不回答,又问了一句:“你到底是谁?!”

    想了想,陈阎罗正色道:“姜虎东!”

    “…………”对方先是一愣,随即骂道:“阿西八!”

    陈诺点头:“嗯,安息吧。”

    ·

    【第一章送上。

    等会还有一章。

    求推荐票!】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