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34章 宇宙大渊,小阴间最可怖绝地之一!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轰隆!天宇剧烈颤动,铺天盖地的毁灭性气机在轰鸣,借助太上主炉之力,江焱再次杀到了近前,强大无匹的拳印轰击在了米粒瓦片上面,引发了一系列巨大的爆裂声响。

    “啊……”这等恐怖力量冲击下,原先那株特殊的古莲早已被磨灭干净掉了,唯独米粒瓦片还在放光,剧烈晃动着。

    最后还是被轰飞出去了数百丈距离,在其内部,还传出了太武那一缕残魂执念的惨叫与咆哮声。

    “吼,我不能就这般死去……道身何在,杀杀杀!”

    在其不惜一切代价的疯狂挣扎下,米粒瓦片神光震荡,死死与那轮回路尽的一缕光对抗着,想要冲破阻拦,亲自杀入太阳系星域之中。

    对于太武天尊残魂执念的最后疯狂,江焱也在竭力抵挡,充斥着冰冷杀意,不断朝着他轰杀过去。就当这两大至高级气机彼此纠缠,激烈碰撞之际,在太阳星系深处,突然爆发出了惊天动地的能量波动。

    旋即有着大片虚空涟漪从星空深处,蔓延开来,仿佛整个苍茫星域都被被彻底扭曲掉了,因依稀间可以听到有着愤怒的吼啸声传递出来。

    “不好,这是太武那具道身的气息……他真的还未曾消亡掉?”江焱眸光爆闪,凝视着星空深处,对于这股气息,他格外敏锐,那是属太武天尊一脉特有。

    此刻他那具道身,早已降临到了太阳系内,小阴间地球附近地带,眼下在太武一缕残魂执念的共振下,两者产生了感应。

    哗啦啦!星空下虚空涟漪不断卷动,终是打破了米粒瓦片与轮回路尽头那一缕光的平衡对峙,太阳星系内部,被撕裂了一道巨大的裂缝,隔着无穷距离,直达小阴间地球。

    “哈哈,真是天助我也!”

    在这种大好局势下,太武残魂执念,毫不犹豫借此机会,一头扎进了这奇异的星空裂缝之中。

    “老梆子,哪里跑!”在其身后江焱化为人形闪电,紧随其后。

    浩瀚宇宙,星域疆土无尽,一念之间,仿佛便穿透了漫长距离,依附在米粒瓦片上的太武残魂执念,与江焱近乎同时间便出现在了小阴间地球星域内。

    “终于降临此地了,我的道身,倾尽全力,发挥最后余热吧,倾力扫平此地一切!”

    太武那一缕魂光执念的疯狂大笑声响彻天地,充斥着无尽的怨恨与诅咒。

    不过很快,米粒瓦片内,太武那残魂执念的大笑声,便戛然而止了,因为呈现在他眼前的一幕,也让其无比惊悚。

    “啊……”浩瀚无垠的星空中,一道顶天立地的石像矗立,从他那满是裂痕的石像体上,也可清晰感知到此时他也在经历着一场难以想象的大战。

    但前者却依旧散发着异常雄浑的阳间血气,整片星域在他的能量气息辐射下,都在不断崩灭。

    他便是太武天尊那一具道身,非常强大。

    但此时,在这道巨人般石像头顶上空,一道璀璨的剑光,横劈而下,绝世犀利,仿佛要将这片天宇都给力劈为两半,所到之处无坚不摧,无物不破。

    电光火石之间,剑光撕裂苍茫星空,一闪而过,原先威势滔天,抬手便可破灭一方星域的太武道身,胸膛处立刻被斩裂,连带他的头颅都高高飞起,血液飞溅,染红星空。

    太武那一具道身被重创了,连带巨大石像体也都被斩为了两截,如此场景,实在太具冲击力了,连带米粒瓦片内,那太武残魂执念,也都发出了野兽般的吼啸与不可置信。

    “吼,怎会如此,我最后一缕执念未散尽,借助这米粒瓦片无上古器之力,这尊石像道身,依旧可发挥出部分天尊级战力。”

    “在这方阴间宇宙之中,除却那该死的小畜生外,怎还会诞生出如此匪夷所思的存在,可斩掉我那一具道身!?”

    面对这等突变情况,他实在不能接受,太武天尊很清楚,到了现今这个地步,他天尊体魄与主魂光早已被磨灭,复生机会早已微乎其微了。

    仅存下来的一缕魂光本源都全部祭祀给了这米粒瓦片,化为一缕执念,想要让昔年的那一具道身大开杀戒,屠灭整个小阴间宇宙。

    但显然他的计划与谋划都全部落空了,这片诡秘的阴间宇宙所埋葬的辛秘,远超乎他想象,依旧有未知而神秘的强者,可与他那具天尊道身匹敌,并将其斩掉!

    轰隆隆!

    天尊道身被斩,化为两截,也引发了小阴间宇宙的种种惊天变化,整个星空都被侵染为了一片血红色,天穹之上,更伴着一道又一道恐怖的雷光在交织,轰鸣着,让阴间宇宙各地不少大势力都为之惊骇,感觉到了莫大的恐惧。

    “妖妖,果然是她!还有阴间宇宙所蛰伏的那股诡秘力量……到底也跟着出现了!”星空某一地,江焱身影浮现,环绕着炽盛光芒,此时看到太武天尊那一具道身被斩灭掉后,他脸庞上并未有流露出任何轻松神色,也没有与妖妖久别重逢的喜悦之情。

    透过重重能量光幕,江焱一双天眼早已经捕捉到了星空漩涡中心地带,那一道窈窕倩影,正是妖妖!

    此时的她的状态很特殊,手持一口光雾仙剑,身躯四周至阳至圣的黄金血气与至阴至寒的阴魂本源交融,能量气息正在一步一步急剧攀升。

    朦胧间可以看到,在她躯体内,似乎还有着另一道身影在蛰伏,与她相貌一模一样,身披古老甲胄,正在与她本尊逐步融合,归于一体。

    江焱明白,这是属于妖妖上古年间,陨落后所消失掉的肉身体魄,现今再次被她寻到了,新生的不灭金身与过往的体魄融合,发生了不可思议的极致蜕变。

    而在妖妖身后,则有着一口诡秘而恐怖的黑暗大渊虚影显化,横断天宇,非常恐怖。

    正因为看到了这一幕景象,江焱神情才会这般郑重,他明白现在的妖妖,似乎真的要走上过往的老路了,与宇宙大渊这等古老绝地联系在了一起。

    轰隆隆!星空深处在剧烈颤动,毁灭性的风波在浩荡,扩散向四面八方,太武天尊那一具道身也崩灭了,连带头颅也都在大渊能量气息的侵蚀下,化为了齑粉!

    “熟悉的气息……江焱是你吗,回来了?”星空中,那一口宇宙大渊在不断凝聚,似乎隔着无尽遥远距离显化出真实形体,此刻屹立在大渊上空,状态特殊的妖妖,眸子睁开,迸射出两道凌厉光束,望向了星空某一地,开口道。

    “妖妖,是我,恭喜你终于寻回了上古时期的真身,现今合二为一,越发深不可测了。”

    “但你现在的状态貌似有些不对劲,是否需要我出手帮忙?”江焱点头道,他身形闪烁,一步便跨越了数万公里,来到了近前,距离那口宇宙大渊非常接近了。

    他能够清晰感觉到,妖妖身躯内的异样情况,虽说极尽强大,但那股庞大能量,她似乎还难以全部掌控,异常混乱。

    “不用,昔年的肉身内历经漫长岁月的大渊能量淬炼,滋养出了另一道魂光意念,想要趁机跟我抢夺身躯的掌控权,这点小事情,我还能应付。”宇宙大渊上空,妖妖身躯能量气息越来越强大了,早已超越了普通神灵之境,朝着更高层次领域在提升着,回应道。

    对此,江焱也不由有些咋舌,真不愧是妖妖,连自身被夺舍都说得这般轻描淡写,涉及到魂光本源之间的争夺,那可是相当凶险的事情。

    越是强大者,对此便越是忌惮无比,而妖妖那一道魂光意念,历经了宇宙大渊这么长久的奇异能量滋养,天知道达到了何等可怕程度。

    轰隆!短短数个呼吸后,天穹上能量波动越发狂暴了,即便是隔着极尽遥远之地,漫天星斗也都受到了巨大影响,开始不断崩裂开来。

    宇宙大渊的出现,也让这片阴间宇宙,变得更为凶险与诡秘起来,连带江焱都对前者,产生了不小忌惮。

    作为穿越者,他可是很清楚,这口宇宙大渊,可是一处超级可怕的绝地,什么阳间天尊,古代大能,一旦坠入其中,统统都要陨落。

    在小阴间宇宙最古时期,这口宇宙大渊,甚至被一些阳间老古董称之为,超级恐怖的大坟绝地,可葬灭一切。

    不过好在,这种恐怖异象并没有持续多久,便再度平息下来,在一道轻微的魂光惨叫声中,妖妖主意识终于占据了绝对上风,彻底解决掉了自身隐患。

    “那宗古器,好可怕,蕴含不可揣测之力,在其内部似乎还依附有一缕微弱魂光气息,与那太武道身,一脉相承,江焱,你是为追踪前者返回来的吗?”片刻后,妖妖通体金色血气蛰伏内敛,从宇宙大渊上方,走到了江焱近前,与其对视。

    但她大部分注意力,也都集中在了不远处,正被一口太上主炉压制着的那米粒瓦片上面。

    “唔,可以这么说吧,这老家伙是阳间太武的本体,被我弄废后,不惜一切代价降临这片宇宙,想要报复我,屠尽一切阴间生灵。”

    “不过看起来,我倒是担心过头了,有妖妖你坐镇小阴间宇宙,一切无忧了。”江焱点头道。说话间,他眉心魂光大盛,打出了一道魂念波动,传给了妖妖,其中主要包括太武天尊一脉的底细根脚,以及包括阳间各大势力分布等重要信息。

    同时江焱也在郑重询问妖妖,是否愿与他一起横渡大阳间。

    “广袤神秘的大阳间世界,还真是让人期待,可惜现今的我,另有很重要的事情需要去做,前往大阳间只能待以后了。”妖妖摇了摇头,道。

    “妖妖,这口宇宙大渊内部,诡异莫测,内蕴无穷凶险杀机,难道你真要执意走上那一条古路吗?”江焱皱眉,询问道。

    虽说他早已知晓妖妖走入宇宙大渊这等古老绝地,是属于她的一番逆天机缘造化,甚至可借此横渡到真正的大阴间之地,获取到史上三天帝的帝术传承之法。

    但现今圣墟大界中诸多重大剧情轨迹,都已经被江焱所扭转,未来的发展轨迹,谁也无法预料,若是可以的话,江焱还是不愿意妖妖去冒这个风险。

    以他今时今日的造化底蕴,带领妖妖直接降临大阳间的话,也足以助其在短时间内强势崛起!

    所谓的天纵帝星,可不是说说而已,妖妖的确是有这个资本的。

    “呵呵,这是属于我自己的道途,此次融合蜕变之后,更加让我明白,我与大渊深处某一地有缘,冥冥中也有着一股莫名的力量在呼唤着我,那必要亲自闯一闯!”妖妖摇头,回绝道。

    说话间,妖妖身后那口宇宙大渊也在颤动,在黑暗不见底的大渊深处,更有着丝丝缕缕的奇异道纹浮现,主动涌入妖妖躯体内,这种景象很诡秘连江焱都有些吃惊。

    现在妖妖与宇宙大渊之间的关系竟然达到了如此密切程度。

    “好吧,妖妖既然你这般坚持,那我便不再强求了,但愿我们能够尽早再相见。”江焱轻叹一声,道。

    “一定会的。”妖妖点了点头道,说话间她屈指一弹,也以魂光意念的形式,将小阴间宇宙所发生的一些重大事情告知了江焱。

    在江焱离开小阴间宇宙之后,一切局势都尚在掌控,处在良性发展阶段,即便此次遭遇到了太武一具道身降临,爆发过惊世大战,也都没有受到太大波及。

    至于圣师,妖妖祖父二人,在昆仑炼狱某一个虚空断层内,遭遇到了疑似大阳间的一尊大能级人物皇朝女子,彼此在对峙一番后,竟然达成了某种协议,约定合适时机联手共同闯大阳间。

    “吼!”得知此事后,江焱也是心头一动,很快他便回忆起了那位阳间皇女底细,洞悉了对方来历根脚,这的确是他当年的一个疏忽,未曾触及过的,老爷子和圣师能够与她产生交集,也不失为一桩美事。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重要信息,那就是大黑狗那根狗毛分身没了……这货自己作死,主动跳入宇宙大渊深处,想要捷足先登去捞取好处,然后就没有然后了,这也让江焱相当无语。

    就当他想要再多说些什么之际,原先天穹上那口太上主炉也剧烈晃动起来了,似乎有些压制不住了。

    “这是师祖的气息,我感应到了……他老人家竟然亲自出动了,正在靠近这片阴间宇宙,哈哈,真是天不亡我太武!”

    天穹上,米粒瓦片剧烈震荡,原本已显颓势的这宗古器物,仿佛受到了某种强烈刺/激,爆发出了不可想象的能量波动。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